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重生之无冕人生 > 韶华回逝,入梦重生
第十六章 惊叫
作者:乌合只众  |  字数:3440  |  更新时间:2016-06-03 19:03:40 全文阅读

“儿子,准备开饭了!鱼马上就出锅,你快去洗手准备上桌。”厨房里传来秋父的声音。

今天秋父不仅亲自下厨掌勺,而且还把珍藏了很久一直舍不得喝的五粮液拿了出来。一家三口入座,秋安抢着给老爸把酒斟满,他和秋母则喝果汁。

“来来,咱们举杯,祝贺咱们秋安同学中考顺利。”秋母笑呵呵端起杯子,提议道。

“干杯~~”

“你们不知道,跟我一个厂子的丁梅,他家儿子今年也中考。以前她儿子是比小安成绩好,但说实话也高不了哪儿去,也就刚刚五百分的样子。前两天她还故意那成绩说事儿,到处夸她儿子,说这次发挥的不错,如果今年一中录取分数线不是特别高的话,就能顺利进一中。”秋母撇着嘴,故意学着对方说话的方式,逗得父子俩忍不住相视一笑:“还装模作样的关系咱儿子的成绩怎么样,不是明摆的想显摆显摆嘛。不过这次,我看她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再跟我提孩子学习成绩的事情,哼!”

“丁阿姨的儿子想不花钱进一中,应该是不可能了。”秋安笑道。很多人小时候都会有一个敌人,那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而老妈嘴里这个丁阿姨秋安对她可是印象深刻,上次中考的时候,他花了两万块进的六中,而丁阿姨的儿子则是花了两万块进的一中。一样的钱,不一样的结果,这件事情再后来秋安没少听老妈唠叨,每次让他都没脸反驳。不过这一世,秋安将这个横梗在自己心头多年的敌人,以一种俯视的态度踩到脚下。

其乐融融的一顿饭结束,家里断断续续的接到几通亲戚询问的电话,一旁收拾饭桌的秋安见老妈脸上时不时出现得意的表情,有些拿她没办法。不过难得让她高兴一次,秋安也就任老妈在那儿自由发挥了。

连续一个多星期的阴雨天终于结束,正式步入盛夏的文水市仿佛在这场大雨的洗礼后,重新焕发出它本该有的气息。下午秋安一个人走在文水市仍略显破旧的街道上,记忆中自文水二中逐渐落寞的那几年,一次在过年回家的聚餐的饭店里无意中听到有人诋毁文水二中沦落为二流等等如何,其实秋安心里也并不待见的母校,可是听到这话还是忍不住和对方争辩起来,在秋安心里不管自己怎么看,但是却不允许别人这么指手画脚的蔑视,护起短来甚至有些蛮不讲理。

走进学校,校园里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这个年纪的学生很多事情都没办法藏在心里,所以从他们每个人的表情上就能看出成绩理想程度,满面春光的肯定成绩是达到了自己的预期,一脸纠结不怎么吭气儿的八成是扑街的节奏了。

“喂,秋安你等等我!”身后传来个女孩儿的声音。

秋安回头,见来人是他的同桌严纯同学,脚步一缓。

“喂,秋安你上午查成绩了吗?考得怎么样?”严纯小喘着气儿,小脸儿红扑扑的,满眼充斥的八卦之火连基本的寒暄都给省了,直奔主题。

秋安没着急回答反而上下打量了小姑娘一番,嘴边的话缓了几秒钟,忍不住打趣道:“看你这兴冲冲的样子,应该是考得不错啊。”

基本具备女汉子雏形,自打成为同桌以来还从来没脸红过的严纯,稀罕的被秋安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给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哪...哪有啊,也就...比之前模拟的时候高点而已。”严纯很配合秋安的判断,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的,不过那眉梢的喜悦,却没法隐藏自己真实的心情。

“够一中分数线了?”秋安故作吃惊状,问道。

“542分,想来应该会差点,不过也差不了多少吧。”这个年纪的小女生,成绩的好坏代表着很大一部分的虚荣心,所以报出自己成绩,多少有些想得到周围人认可和艳羡。

“哟哟,可以嘛!厉害厉害,真实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呐。”以秋安的眼力和后世在市场部阅人的能力,很清楚现在送点不要钱的马屁,肯定好使。

果然,严纯听秋安这么一说,顿时心里乐滋滋的,不过却假意谦虚,说道:“哎呀,哪有哪有,一般般了。”

秋安瞅着对方的样子,也觉得挺有趣的,转而继续道:“走吧,先去教室坐会儿吧。”

“哦哦,好。”严纯小脑袋还乐得晕乎乎的,见秋安人已经走开,忽的想起来自己刚才的问题他还没说呢,急急忙忙的又加快脚步走到秋安身侧,拉着不放追问道:“喂喂,我说了半天,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说嘛,你到底考了多少。”

秋安侧目,笑了笑,敷衍了句:“我也比平时模拟好了点,就那样吧。”

“喂,秋安,你不许敷衍我,说,到底多少分。”严纯也没那么好糊弄,抢先往前跨一步,挡在秋安前面。上午查出自己的分数后,兴奋期一过,不知怎地想起了秋安的情况,主要是考前秋安种种奇怪的表现举动,心里跟猫爪子挠似的,就想知道他的成绩怎么样。是不是让人大跌眼镜,还是故弄玄虚。所以秋安不给个令她满意的答案,肯定不会就这么轻易地放弃。

秋安歪着脑袋,眼睛盯着对方的双眼,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容,不说话,就这么愣着。

一秒,两秒...十秒...

轮耐心严纯哪里会是秋安的对手,终于严同学不知是被周围路过的同学盯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觉得和秋安这样对视有些太过暧昧不清,率先忍不住,有些结巴道:“干嘛...干嘛这么看着我。你倒是说话啊。”

“我说今儿次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关心我了,以往也没见你这么热心啊。难道是因为,马上就要毕业了,你一直没敢说的事情,要趁这个时候....”秋安无耻的开始调戏,尤其说道最后,那意犹未尽,半遮半掩的意味,让早熟的严纯的小脸蛋儿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

以往印象中秋安哪会是这种会耍嘴皮的调戏小女生的男生,这冷不丁的一转变严纯明显是完全没防备,想说些什么反驳,可是看秋安那可恶的表情却一时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秋安也不再逗她,忍着笑一本正经的侧步离开,留下在那组织语言的严纯回魂儿。

教室里稀稀拉拉的零星的坐着几个人,班主任秃顶张稀罕的和几个学生坐在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几人注意到秋安进来,秃顶张就起身朝着秋安笑呵呵的招手,示意他赶紧过来。以往不苟言笑的张建平这难得笑一次,但这笑容实在是有些惨不忍睹,明显是脸部肌肉长时间不运动留下的后遗症。

秋安到没有虎到要提点儿不和景儿的建议,说老班儿你还是别笑了怪难看的云云。秋安刚走近,张建平就一把拉了过来,让他坐到身边儿,笑着对周边的几个同学笑道:“你们不是刚才一直问吗,喏,现在正主来。”

张建平一句话顿时让平时几个和秋安这个水准线走的不太近的学生一怔,作为当事人的秋安明显感觉到他们眼里的难以置信和吃惊,但是想到作为班主任不可能跟他们扯这么个谎,忍不住跟打量外星人似的来回巡视秋安,似乎是想找出点什么东西,已解决心里的疑问,毕竟,没理由的啊!

一旁的张建平到时仍旧一副笑眯眯的表情没觉得奇怪,其实作为学校里的老师昨天晚上他已经得知了班上每个学生的成绩时已经惊讶过了,当看到秋安的成绩的时候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老眼昏花了,后来确认了半天才确认无误,因为这件事儿还让他一晚上没睡着。

“老师,那...你们聊,我出去转转先。”秋安觉得再呆下去实在是有些尴尬,之前秋安在班里的人缘儿其实很一般,很多同学三年来说过的话都很少,很遗憾现在坐在教室里的都是这种情况。

“行,去吧去吧。”张建平摆摆手,原本他还想让秋安介绍介绍自己的经验呢,不过看这情形也觉得现在再说什么其实也没多大意义了。

秋安晃晃悠悠的来到操场,这时候操场里人倒是不少,踢球打球闲逛的学生很多,秋安手里拎着瓶矿泉水找了个地儿坐了下来。不知为何秋安自打回来之后一直喜欢一个人坐在操场,不说话也不上场,总觉得这样安安静静的感觉很好。考前有过简单交集的苏糯和班上的一些女孩子这会儿也在操场散步闲聊,时不时传来的笑声在这个明媚的下午给人种很青春很洋溢的感觉,几人路过秋安身前时,苏糯故作不经意间往秋安的位置一瞟,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又觉时机不对没开口。身边几个同班的女生则基本无视秋大叔的存在,毕竟三年时间秋安的存在感实在是太弱,不是优等生家里条件也一般也不是什么运动健将,真心很难让人能注意到。

“秋安,你什么时候过来的,刚才找了你半天。”无聊的档萧铙一屁股坐到了秋安身边儿,稀罕的没有下场去踢球。

“刚来一会儿,屁股还没做热呢。”秋安说道。

“哦”萧铙应了声,拿过秋安脚边放着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看他的样子似乎情绪不是很高,表情都很平淡,说罢便没有了下文。

“考得怎么样,多少分。”秋安问了句。

“差几分到500分,发挥还算正常。”萧铙回答道,转头看了眼秋安,犹豫了下又说:“我爸之前就答应找人花钱进一中,我的分数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

“哦,挺好。”秋安点点头,似乎早就料到这个情况,没觉得有什么意外。

萧铙挠挠头,觉得俩人这么聊天很淡腾,想说点什么可话到嘴边儿,又变成一句问话:“你呢,多少分儿?”

“嗯,差几分到600分吧。”秋安平静道。

萧铙点点头,举着矿泉水瓶又喝了口,正准备咽下去时忽的眉头一挑,突然“噗”的一声,直接给喷了出来,惊叫道:“多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