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无尽武装 > 第三部 极速72小时
第五十二章 纽约不眠之夜(6)
作者:缘分0  |  字数:5502  |  更新时间:2010-11-12 05:50:18 全文阅读

子弹在法拉利车身上敲出如星辰般璀璨的火花。

下一刻,法拉利如受了惊般的兔子骤然加速,重新冲入公路线。

“他跑了!”沈奕在楼顶大叫。

他追着法拉利的背影在楼顶上狂追。

“干得漂亮!”温柔送来欢欣的鼓舞。

“问题是我们现在怎么追上他,现在这小子肯定不会停车了。”洪浪有些忧心。

“别担心。”沈奕盯着法拉利,眼中放出如火光芒:“我来让他掉头往回开,你们负责给我截住他就行了。”

“怎么让他掉头?”

“简单,让他以为我在他前面就行了。”

他猛然加速,开始全力奔跑。

这一次他把所有的力量都调度起来,再不留丝毫余力,适逢此时,靴子的加速技能冷却时间已过,沈奕再度开启,人如离弦之箭般冲出。

跳过一幢大厦的楼顶,人在空中如蝙蝠般滑翔,眼看着即将落下,沈奕猛的甩出手里的飞爪,身体立时荡起,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将自己抛向远方,迅速拉近与法拉利的距离。

当他飞到法拉利头顶高处处时,沈奕猛然对着前方天际开枪。

弧形弹道术加专家级枪术专精带来的弹道控制!

火焰子弹呼啸着飞向远方,在划出一道道火线后突然转向,朝着法拉利飞去,从正面狠狠打在法拉利的车窗玻璃上。

玻璃哗啦啦碎裂,开车的谢宏军显然也没想到攻击会从他的正面而来,而且正是沈奕的招牌灵火枪攻击,他本能的一个急刹车,掉头回转。

砰!

沈奕在飞出近百米距离后,重重落在一处楼顶上。

他缓缓站起,冷眼看着下方:“他掉头了,进了另一条车道,你们准备拦截。”

“明白。”洪浪送回有力的回应。

法拉利开始如一条丧家的恶犬,在公路上狂飚突进,沈奕在楼顶上继续追逐着,视野中的谢宏军的样子已越来越清楚。

他的表情看起来气急败坏。

当陆虎车迎面呼啸而来时,他甚至能看到谢宏军那一刻绝望的表情。

轰!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陆虎车迎头撞上法拉利。

法拉利在空中翻滚着落向远方,四轮朝天的翻于地面。

洪浪等人从车里跳出,正要扑过去的时候,车中打出一连串的子弹。众人本能的躲闪,与此同时,法拉利猛然飞起向着洪浪他们砸去。

洪浪呐喊着打出一拳,打在法拉利车身上,巨大的力量竟然将洪浪震退了好几步,不过车子也轰然倒地。

谢宏军拖着小杰瑞从地上爬起来,一把匕首架在小杰瑞的脖子上,脚下则踩着胖子,胖子正处于重伤阶段,生命已降到百分之十以下,谢宏军疯狂大叫:“谁也别动,不然我杀了他们!”

洪浪温柔对望一眼,同时停下脚步。

大厦天台,看到谢宏军已经被截住,沈奕终于松了口气。

通话器里金刚说:“沈奕,这小子拿杰瑞做威胁,我们怎么办?”

“我这就到。”沈奕说着飞身跳下大楼。

人在空中,沈奕抛出飞爪,在勾住一条飞檐的同时,急速下落着。

他此时距离地面已足有130多米,飞爪的长度仅为百米,在下降到离地面还有30多米时,沈奕猛然一收飞爪,身躯继续向着地面直落。左手吸血鬼之触突现,沈奕对着身边墙壁狠狠/插去。

匕首在水泥墙壁上撕开一条深深的裂缝,以高速不停地溅射出细小石子,身上的阿玛尼风衣在风的作用下呼呼飘动,在下降到距离地面还有七八米的时候,沈奕猛的一瞪墙面,身体在空中做了一个急速旋转,仿佛蝙蝠侠般落向地面。

砰!

沈奕稳稳站于地面。

然后他大步向谢宏军走去。

看到沈奕过来,谢宏军脸上现出一丝狰狞。

“别过来!我知道你手里有飞爪,不过你要是敢用那玩意从我这抢人,我保证他们全都死定!”

没想到沈奕连理都不理他,竟然径直就走了过来。谢宏军心中大慌,想要杀人却一时又不敢下手。直到来到洪浪他们身边,沈奕才停下脚步,冷眼看着谢宏军,用讽刺的口吻道:“杀啊,你怎么不杀了?你的分筋错骨手不是很厉害吗?为什么不用?安雯就是被你这一手折磨死的吧?真没想到贫民区里就已经有人兑换了功法。”

“功法?你说这小子有功法?”金刚温柔他们同时吃惊。

谢宏军也瞪大了眼睛看沈奕:“你怎么知道的?先前的战斗里我根本没用这手!你的精神探察不可能查出我的功法来的!”

“看来安雯还真告诉了你不少事,连我有精神探察能力都说了。”沈奕冷笑道:“没错,我的精神探察等级太低,目前还只能查到冒险者的一般属性,查不出更多的资料,你大概就是凭这个自信不会漏底的吧?不过很遗憾,有些东西不一定非得要用技能才能查出来。”

谢宏军死死盯着沈奕,他厉声道:“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是我弄死安雯的?而且还知道分筋错骨手?我把一切都布置得很好,你没理由能看得出来。”

沈奕冷笑:“你的自信毫无根据,实际上问题多多。我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出你有问题。”

“这不可能!”谢宏军大叫起来。

“不可能?”沈奕向前走了一步:“你知不知道安雯身上受了多少伤?她身上的伤多到根本已经不是任何人能够承受的地步了。谢宏军,你来告诉我,什么样的战斗能够让一个颈骨都被打断的女人继续战斗,以至于要战斗到她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都断掉?”

谢宏军啊了一声,张了张嘴。

他完全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个问题。

沈奕冷笑道:“你很聪明,你用一个真实的谎言骗过了我。你们的确碰上了贾丁博尼特,也的确和他打了一场,而且安雯颈部的致命一击也的确是贾丁博尼特造成的。但正因为这样我才想不明白,如果安雯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为什么她后面还要受到那么多伤?解释的理由就只有一个:她被施暴了。那么谁干的?贾丁博尼特?不,不可能是他。他根本就做不到,他的确打伤了你们,但是他自己也受了伤,所以当时他只能离开却不能杀死你们。这一点我是在贾丁博尼特和我战斗时证实的——他的右手使用不灵活,是受过伤的样子。”

谢宏军苦笑:“没错,那是被我打断的,而且很难被治愈。”

“所以博尼特的实力因此大受影响,结果被我们杀死。”沈奕叹气说:“贾丁博尼特受了伤,你又还活着,他怎么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去折磨安雯?但是安雯又的确是被人折磨至死的,你说我不怀疑你怀疑谁?”

谢宏军张了张嘴,终究什么都没说出来。

他自以为聪明,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大而明显的漏洞存在,以至于一时间信心倍受打击。

想了想,他说:“那你是怎么知道我用的是分筋错骨手的?”

“难道安雯没告诉你,我在棕榈林是怎么看破移花接木的吗?”

谢宏军一怔。

下一刻他大叫起来:“原来你在血腥都市的时候研究过那里出售的资料,对许多东西了如指掌了是吧?难怪安雯说你这个人非常狡猾,做事总是有备无患。血腥都市的血统,技能,功法,数以千计,你竟然能一个一个的研究过来。那个南区冒险者用的移花接木就是这样让你分析出来的?你也是用同样的方法知道了分筋错骨手的伤害特点,所以猜到了我的功法!”

“不完全是。技能与功法不同,移花接木技能在商店里就有出售,我可以很轻易的就找到相关资料。但是功法需要秘籍才能修炼,而秘籍在商店又买不到,只有相关的功法说明,因此我对分筋错骨手的了解非常少。所以起初,我以为你用的是某种断骨技能。”

“那你后来是怎么知道的?”

沈奕眼中露出一丝嘲讽:“功法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由于没修炼过所以我也不太清楚。但有些东西,未必一定要用过才能知道。血腥都市中,属性属于基础,技能属于攻击方式,异能属于辅助,天赋属于发挥个人特长,血统拥有特殊种族能力,属于强化分支。那么功法应该是什么呢?根据我以前知道的一些情况,我想它应该是分为两个部分。一种是心法类,提升属性。一种是技巧类,提升战斗技巧。当然,可能还有其他类,我不太了解,但是你的功法,就是一种特殊的战斗技巧。它是介于普通攻击和技能攻击之间的一种特殊战斗方式,比普通攻击更加犀利,却又弱于技能攻击……安雯的骨头断得太多了,我搜遍记忆,也想不到血腥都市有哪种技能会造成这种程度的伤害,而且对于已经被控制住的人来说,也实在没有必要浪费精神使用技能进行折磨。所以后来我想到了功法。庆幸的是,你我都是初难度的冒险者。对于初难度的冒险者来说,能够拥有功法已经不容易,要想拥有高级功法就更难了,这样一来,我的选择面就小了许多。你的分筋错骨手又是专门针对人体骨骼下手,能力特别,我想不猜到都有些困难了。”

谢宏军呆了呆,想不到沈奕竟然是这样看出来的。

有些事看起来玄妙,一说破其实也很简单。

但就是这简单,却非人人都能做到。

这刻谢宏军悠悠长叹一声:“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可问题是血腥都市却逼得我们自相残杀啊,我不杀她,保不准死的就是我。”

温柔冷哼:“果然是为了排名。”

“当然,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谢宏军理直气壮的反问。

“那么你在抹杀名单里了?”温柔继续问。

没想到谢宏军却摇了摇头:“非要在抹杀名单里才能杀人吗?我怕到那时就来不及了。我现在的杀戮值是东区第十二名,原先是东区第十五,正好逃离抹杀名单。可是谁都知道竞赛一分钟不结束,也许下一分钟就会有变化。我干嘛非要等到最后出现变化时才动手?我怕到那时我就是想动手都来不及了啊!我和安雯碰上的时候,东区还有17个人,但是区域是第一。照这进度,是绝不可能落到最后一名了。但是有可能还会到第二,第三。我自己也有可能被人追上去。但是我只要再杀死几个人,就能稳进前十,我为什么不下手?当我们的人足够少,总排名又在前列时,其他人也就不会再对自己人下手,这有什么不好!?我们可以彻底地精诚合作,再不用互相提防了!我这是在为东区做贡献,用死掉一些隐患的方法来平衡内部的猜忌,大家一起努力啊!”

说到这,谢宏军歇斯底里的大吼起来,脸部的表情完全变形。

洪浪温柔等人听得面面相觑。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无耻到可以如此理直气壮的。

人心之阴暗,发挥到极致时往往可以超出人的想象,而谢宏军,毫无疑问就是这类为了生存而不计手段的人,只不过这个人竟然还颇有一套歪词言论,为自己脸上贴金。

洪浪更是恨得牙齿都咬出血来。

他对安雯是颇有好感的,虽说距离刻骨铭心的爱情还太遥远,却颇动过些心思。

反到是沈奕,在听了谢宏军的话后连连点头:“怪不得呢。我用精神探察看过你后,发现你的排名一直没有低过东区前十五以下,这同样是我不确认你的又一个原因。没想到你竟然是因为预防万一这个理由而对自己人动手。呵呵,这人要是卑鄙起来,真得是有许多东西完全无法理解,无法算计啊。我在第一天的时候,就猜测会有自己人对自己人下手,但那时我犯了个错误,就是只注意抹杀名单里的人,没注意那些边缘人物……你给我上了一课,让我明白了什么叫真正的人心叵测与蛇蝎心肠,我得谢谢你。”

人们总有种习惯,就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

可惜的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度不出那其中的气度;以君子之心度小人之腹,你也度不出那其中的恶毒。

沈奕终究没想到,一个没有进入抹杀名单的人,竟然也会干出对自己人下手的行为,更没想到谢宏军未被发现也会逃跑,他的确还是在这方面严重的估计不足。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她,反而要折磨她?”温柔不明白的问。

假如只是为了排名,谢宏军实在没道理这样做。

未等谢宏军回答,沈奕已经先说道:“因为他想逼安雯交出所有的装备,把利益最大化。分筋错骨手这门功法最大的好处不在于它的杀伤性,而在于它的瘫痪性。我猜他干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谢宏军一呆,怔怔看了看沈奕,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他笑得如此嚣张,如此得意,以至于都有些喘不上气来。

他大笑道:“你说得没错,杀死一个冒险者,只能得到一件随机遗产。可是逼迫一个冒险者,就能得到全部。我当然要把收获最大化!我和安雯把贾丁博尼特逼退后,就趁她不注意对她下了手,逼她交出所有装备。死婊子很硬气,我就一根一根打断她的骨头,折磨她,听她的呻吟,我喜欢听女人临死前的惨号。你不会知道那是怎样的享受,可惜被你的人发现了,我来不及杀人,只好……”

说到这,谢宏军脸上已经露出回味时的陶醉神色。

“你这王八蛋!”洪浪大吼着要冲过去杀了谢宏军,却被金刚更是死死抱着他不肯撒手。

不过这个时候的谢宏军已经完全不在乎了。

他看看沈奕:“不过我还是想不明白,你所说的都只是推测,你怎么能根据一个疑点就确定是我干的呢?”

沈奕从血腥纹章中拿出那枚毒镖:“不仅仅是这一个疑点。这枚毒镖,是我在巷子里找到的,已经被使用过了。令我想不通的是,毒镖是投掷类武器,因此它的落点,应该是在使用者的一定距离之外。那为什么这枚毒镖,会在安雯的身体旁边被发现呢?而且毒镖明明已经被使用过,可我拿到手的时候,竟然被血腥纹章提示还能再次进行投掷使用,仅仅是毒性消除,这是什么道理?所以我当时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在安雯被攻击的时候,她当时还来得及做出反击。但并非是投掷类攻击……这说明她当时已经无法将毒镖投掷出去,而那个人就在他身边,她所做的……仅仅是最后的反抗……”

沈奕冷冷盯着谢宏军:“你的伤不是在和贾丁博尼特的战斗中受的,而是被安雯打伤的,我在给你治疗的时候就发现你的身体里有中毒痕迹。”

谢宏军呆呆地看着那毒镖,半响才苦笑起来:“那个臭婊子,在我搞她的时候扎了我一下,我当时一下子掰断了她的手,自己也中了毒。没想到却被你看出来了。有了这两点,难怪你可以确认是我干的了。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太自以为是了,竟然露出这么大的马脚都没发现。”

“不,即使那样,我也没有立刻肯定是你。”沈奕摇了摇头:“我还是希望我的推测是错误的,所以我又做了一次最后的证实。”

“怎么证实?”谢宏军想不通。

沈奕回答:“安雯。”

所有人都是一呆。

沈奕叹了口气:“还记得安雯临死前,我让她把毒镖交易给我吗?那个时候我打开了我的血腥纹章交易功能。其实我当时打开的不是交易功能,而是书写记录,只让她一个人看到。我在上面写着:假如是贾丁博尼特害了你,就眨一下眼,假如是谢宏军对你下的手,就眨三下眼……”

随着沈奕的阐述,安雯临死前的那一幕,她连续眨眼的动作顿时浮现在众人眼前。

谢宏军无奈的哀叹了一声。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沈奕竟然是用这种方式得到了最后的证实。

“那为什么你当时不说出来,我们一起杀了他为安雯报仇?”温柔连忙问。

沈奕叹息一声:“因为我发现……分筋错骨手其实正是最适合对付万磁王的能力。”

————————————

求票求收藏求捧场,谢谢大家。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