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无尽武装 > 第三部 极速72小时
第二十五章 驰援(下)
作者:缘分0  |  字数:4626  |  更新时间:2010-10-22 08:14:35 全文阅读

第26小时。

奔驰车在大道上疯狂奔驶着,沈奕拨通对讲机。

“温柔,你们那边现在怎么样?”

“很糟!撑不了几分钟了。”回答的是洪浪:“我们被堵住了,就象是热锅里的螃蟹!”

“再坚持十分钟,我就能赶到。”

“你现在在哪?”

“刚出曼哈顿。”

“那你来不了那么快。”

“对你的战友有些信心吧。”

“难道你还想象昨天那样再来一次直穿纽约?”

“不,这次来点新花样。”沈奕说着切断通话,油门一加,加速向前驶去。

在他的身后,薇娜和安雯两组冒险者各开着一辆车紧紧跟随,不过下一刻,他们看到沈奕开着奔驰车突然转向,冲上一条斜道。

“他在干什么?”安雯惊叫起来:“那里不是通向198大街的路。”

薇娜他们的车上也同样发出了惊奇的怪呼。

不过下一刻,当看到沈奕开着奔驰车呼啸着冲进一处地方时,所有人的眼前都是一亮。

曼哈顿中央地铁站站口。

沈奕就那样开着车直接从楼梯上呼啸而下。

“他要去坐地铁!”薇娜尖叫起来。

“该死的,他疯了吗?就这样开着车去坐地铁?”莱克怪叫道。

“的确是个疯狂的想法,不过也的确可以更快的赶到198大街。这家伙真是个天才,我敢肯定昨天那个直穿纽约的计划也是他想出来的。”

“疯狂的中国人!他们的脑子到底装的是什么?”三名西区冒险者同时怪叫起来。

不过下一刻,薇娜已经开着车和沈奕一样冲上了斜道,还有东区的那辆车,有趣的是开车也是女人——安雯。

两个女人驾驶着两辆车同时冲进地铁站,在45度斜坡楼梯上跌冲着冲进地下大厅。

尽管纽约由于种族战争的原因处于极度混乱状态,但是作为国际大都市最重要的交通枢纽,地铁依然在发挥着作用,只是乘客比以往大大减少。

沈奕驾着车冲进地铁站,将检票站撞飞之后,堂而皇之地开进侯车站台,然后等待地铁的到来。

不远处的零零落落的一些乘客用惊骇的目光注视着沈奕和他的那辆破车。

一名小姑娘在母亲的牵引下,睁着好奇的大眼睛看沈奕:“你很赶时间吗?”

母亲吓得捂住小姑娘的嘴。

沈奕摘下墨镜对着小姑娘一笑:“这是个争分夺秒的年代,宝贝。”

薇娜他们的车也在这时冲了进来,薇娜一个急刹车停在沈奕车旁,然后钻出车窗对着沈奕大叫:“你打算怎么做?把这车也开进地铁里吗?”

“我们需要用最快速度赶到我朋友那里,我可不想在离开地铁站后再步行过去。”沈奕回答,他把墨镜重新戴了回去。

“怎么开进去?”

“硬塞。”沈奕回答。

前往东区广场的地铁终于进站,在巨大的轰鸣声中在站台上停靠。

沈奕一推操纵杆,奔驰车从斜向轰的撞进地铁门内,然后凭着蛮力扭过车头,沈奕手中灵火枪连响数声,将几根供乘客把手的栏杆打断,再如碾压机般碾压过座位,硬是把一辆奔驰车强行塞进了地铁车厢中。

莱克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摇摇头说:“嘿,薇娜,下次记得提醒我,我们现在认识的这个家伙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我想我不用提醒你,因为我们得和他一样。”薇娜一推操纵杆,同样加速冲了进去,然后是安雯。

三辆车塞满了整个车厢。

站台上的其他乘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敢上去。

沈奕对那小姑娘的母亲叫道:“这里还有空位!”

那母亲吓得连连摇头:“我们不赶时间,先生。”

沈奕无奈的耸耸肩。

前面传来列车员的叫声:“发生了什么事?我们好象受到了撞击,是变种人袭击了这里吗?”

那列车员跑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整列车厢被三辆轿车给塞得满满当当。

“我的眼花了吗?”列车员惊叫起来。

沈奕的枪指着对方冷冷道:“开车。”

“这不可能!你们把车厢都撞变形了,而且……”

一发子弹擦着那列车员的耳朵飞过。

“我说开车!”沈奕的表情冰冷。

那列车员再不敢多话。

地铁在人工隧道中疯狂行进着。

由于沈奕对车厢的破坏太过严重,导致车内的线路出了些问题,电压不稳,电灯忽明忽暗。

坐在奔驰车里,沈奕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把腿敲到车窗外,闭目静思着什么。

一个人从奔驰车的天窗顶上跳了进来。

是薇娜。

“给我根烟。”她说。

“没有了,我很少抽烟,这烟抽了好几天了。”沈奕回答。想了想,他回头看那车主:“你有烟吗?给女士一根。”

那车主愤怒地扔过去一包万宝路:“你抢了我的车,还抢我的烟!”

“会还给你的,我保证。”

“等你还给我的时候,它已经不是车了!事实上它现在就已经是一堆废铁了!一堆还能跑的废铁!”车主大声咆哮。

薇娜惊奇地看沈奕:“你抢车的时候总喜欢把苦主也带身边吗?”

“我是真打算还他来着。”沈奕无奈回答。

薇娜点着万宝路吸了一口,吐出一个好看的心形烟圈:“直接杀了他不是更简单?你看上去可不象是个犹豫不决的人。”

“杀人不是我的兴趣,只是我的工作。”

“工作?”薇娜挑起好看的眉头:“你把这个世界的一切还有我们面对的任务都看成是一份工作?”

“那有助于我们保持良好的心态面对各种问题。你可以把它看成是一份高危职业,但是收入待遇相当不错。在地球上的时候我们一个星期最多能有两天休息,一年才难得有一回休假。但是在这里,我们每个月只要出勤一次。”

薇娜惊奇的眨着眼睛,想了想她才说:“我从没想过用这种眼光看待问题,不过想想你说得也对。从危险性来说,我们未必比在战争中的军人更加危险,但我们得到的回报绝对比他们大。如果把我们看成是雇佣军,那我们也一定是价格最为昂贵的雇佣军,所以从这点考虑,的确没有太多值得抱怨的东西。唯一遗憾的是,血腥都市在挑选雇员的时候,并没有经过我们的同意,这是一种强制性合作。”

“在中国,这种强制性合作从来都是率见不鲜的事。”

“比如……”

“拆迁。”沈奕很认真的回答。

“那么面对凶狠残忍却又出手大方的老板,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

“全心全意干活。”沈奕回答。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同时发出了大笑,惟有那车主,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看来你很乐观。”薇娜道。

“能够用乐观的态度面对一切,就不要去悲观的看世界。”

“谁的格言?”

“我的。”

薇娜吃吃笑了起来:“我现在开始有些佩服你了,我也终于明白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哦?这么快?”沈奕笑道。

“当然。”薇娜凑到沈奕耳边轻声道:“你是一个能够笑对死亡的人。如果你不是曾经杀过很多人,就一定是有过死亡经历的人……一个有故事的人。”

沈奕微微呆了一呆。

想了想,他问道:“如果两者都有呢?”

“那么你就将是血腥都市中最可怕的那类人……注定了要成为强者的人。”薇娜轻轻在他耳边说着,吐出芬芳诱惑的气息。

地铁快到站了。

薇娜对着沈奕送来一个神秘的微笑,翻身从车顶出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沈奕注意到在那后面,那个叫安雯的女人,目光正死死盯着自己。

随着轰隆隆的进站声,三辆车鱼贯开出车厢,向着车站外冲去。

———————————————

198大街上的混乱依旧,到处都是变种人在发动疯狂的攻击。

他们能够和美国政府战斗,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本钱。

一名女变种人正站在楼顶冷冷看着下方的战斗,那一头白色长发充分说明了她的身份——暴风女梦露。

在暴风女的身边还站着两人。

其中一人竖着奇特的发型,满脸大胡子,正是X战警中的主角金刚狼罗根。

这刻金刚狼叼着大雪茄看着下方发生的战斗,沉声道:“果然不是普通人。”

冒险者们昨天一连串的攻击行为,不可能让变种人毫无所知。而且他们很快就发现,这次的攻击与以往大有不同。

在以前,美国政府对变种人产生袭击的时候,往往会出动大部队进行围剿,并且多数使用塑胶武器,在战斗前甚至会清理附近的居民,形成合围之势。

但是这一次,攻击者完全不同。他们根本不在乎附带伤亡,而且人数较少,但实力强悍。

以往变种人和人类的战斗都是质量对阵数量,但是这一次却反了过来,变成了袭击者以质量对付数量。

这对变种人来说,震骇是极为巨大的。

值得庆幸的是,他们今天终于有机会抓到一批冒险者了。

也许可以从这些人身上知道些什么。

“他们也不象是变种人,他们的战斗方式更多也更加灵活,身体素质比绝大部分变种人都更加出色。”金刚狼身边的年轻人说。

他是冰人巴比。

“基本可以确定,不是美国政府的手下安排来的,好象是一批外来客。”暴风女道:“查尔斯是对的。”

似乎对那些变种人的死亡并不是很在意,三位剧情人物丝毫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只是在探讨着冒险者们的来历。

事实上这批变种人也不是他们的手下。

看了一会,性情暴躁的金刚狼有些不耐烦起来,开始左顾右望。

在大楼的对面,一个面色阴沉戴着金属面具的男子正如标枪般矗立,冷眼观看着下面的战斗。

“那个家伙是谁?看上去很面生。”金刚狼指指那面具男子问暴风女。

“你根本看不到他的脸,罗根。”暴风女回答:“他叫杰肯哈格,是万磁王新招募的一个重要手下,四级变种人。他曾经在威斯康辛制造过一连串血案,在底特律进行过一次针对政府的恐怖袭击。直接或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比这里所有的变种人加起来都多,是个典型的杀人疯子。真没想到万磁王把他也派来了。看起来昨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大为恼火。”

“他的能力是什么?”

“让自己成为高密度金属人,真正的杀人机器,冷血无情。”

“听起来象是又一个金刚狼。”巴比插嘴。

“有很大不同。”暴风女缓缓回答。

仿佛听到了暴风女的说话一般,远处的杰肯哈格突然抬起头看了暴风女一眼,面具下冰冷的眼神流露出一丝戏谑的笑意。

他猛然从楼顶跳起,笔直的身体硬直如一杆标枪,直直地从空中向着地面刺下。

“小心头顶!”

下方一名士兵大声呼叫。

下一刻,杰肯哈格已经重重踩在那士兵的头顶,就象是踩中了一个破西瓜般,那士兵的头部砰的炸裂。杰肯哈格落势不减,在踩穿那士兵的身体后重重落在地上,如陨石撞击般在地面上撞出一个大凹坑。

洪浪挥舞着大斧向他砍去,杰肯哈格抬臂一挡,只听铿的金属交鸣声大作。杰肯哈格的手臂泛出一抹灿烂光弧。洪浪微微一怔,杰肯哈格欺身踏步,整个人已撞进了洪浪怀中。

仿佛被一辆十顿重的大卡车迎面撞击,洪浪轰然飞起。杰肯哈格一摆手臂,竟然将一根房柱拆了下来,随手向洪浪掷去,砰的将再度将他撞飞十数米远。

洪浪落到地面,发现自己只是被对方攻击了两次,生命力竟瞬间下降近半。

他惊骇大呼:“那家伙很厉害!大家小心!”

温柔赶到,单臂一甩,长鞭已经缠到杰肯哈格的身上。她试图将他拉飞,却发现对方纹丝不动。

杰肯哈格缓缓回头,看着温柔微笑道:“你知道我有多重吗?”

随手抓住鞭身,杰肯哈格往自己身边一拉,温柔再控制不住自己,向着对方跌去。杰肯狞笑一声,扬起泛着金属冷光的手臂向温柔击去。

温柔立刻松手,身体在空中做了个曼妙的回转,及时止住身体的跌冲。但是她不过去,杰肯哈格自己却冲了过来,向着温柔狠狠扑去。

“拦住他!”洪浪声嘶力竭地大喊。

数名空降营士兵纷纷冲了上来,倾泻的金属风暴如雨般浇在对方身上,叮叮当当发出清脆的响声,就象是打在了钢板上一样。杰肯哈格不闪不避,一连撞飞三名士兵,士兵们哀呼着飞起,就象是被坦克撞中般,全身的骨头都碎了大半。而杰肯哈格的目光却直盯着温柔。

他有着虐杀美女的嗜好。

眼看着温柔就要被这体重高达十余吨的的家伙撞上,一辆车突然从墙后扑土而出,越过温柔的头顶,狠狠撞在了杰肯哈格的身上。

以杰肯哈格的体魄,比说是车,就是坦克撞上他原本也不会有任何事。

但是这次情况有些不同。

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好象轻了起来,从未有过的巨痛感瞬间弥漫全身。

眼中的世界突然变成一片血色,并且翻转过来。

他这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被撞飞到了空中……

当他落向地面时,他看到撞飞的那辆车里,一个年轻人正坐着对自己微笑。

那是他看到的最后景象。

落到地上,车子碾压着他的身体而过,巨大的压力瞬间把他的头颅挤爆,飚洒的鲜血在胸腔巨大压力的作用冲天喷出。

———————————

估计又得有人质疑汽车进地铁的合理性,个人表示没有压力。

另:码字,竟然把更新的事给忘了。汗!!!作为补偿,下午加更一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