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残酒封寒星 > 星耀大地
第八十七章 山前一老僧
作者:凤日天  |  字数:3424  |  更新时间:2016-06-18 12:26:46 全文阅读

烂陀寺的钟声响起。

一声,两声,声声慢。

钟声在天地间涌动,直击人的心灵。钟声听似节奏全无,枯燥乏味却也有一番清心宁意的效果。钟声传到曹良知的耳朵里,他感觉自身说不出来的畅快与光明。就连他穴位内的星力也在这些钟声的加持下,加快了流动的速度。

曹良知抿抿嘴,不愧是烂陀寺,若是日夜听着钟声修行,对于自己破镜有很大的帮助。人们说烂陀寺修行弱拳头小,现在看来就是一句笑话!连这简单的钟声都有如此玄机,可想而知寺中的那些高僧们的修为是多么恐怖!

七坚小和尚带着曹良知走去,不过他并没有将曹良知领上那条白玉台阶,而是将曹良知引向佛山山脚处走去。

曹良知微微有些错愕,小和尚笑道:“让师兄见笑了,师父老和尚不喜欢那些山前的寺庙,说是太高了,他老人家喘不上气。于是便在山脚处寻得两件小茅屋,闲暇时间便住在哪里,除非有重大事务或者贵客临门,师父老和尚不会轻易见人的。”

曹良知笑笑道:“那么看来,我也算是贵客的了?”

七坚小和尚点点头道:“师兄当然是贵客了,师兄不但是贵客,还是与佛有大机缘人呐!”

与山前寺庙成群不同的是,去往山脚的路有些幽静。路还算平坦,和学宫一样的是道路的两旁也有不少树木。其中一大片硬针叶松林最为突出。这些松林也许是因为受到烂陀寺佛光普照的原因,竟是要比寻常松树高大上许多。松林被淡淡的雾所笼罩,更添了一些朦胧的感觉。

比松林更突出的便是在佛山手掌处的一些白玉佛塔。即使是在山脚下,曹良知也可以十分清晰的看到佛掌上的那些佛塔,就好像这些佛塔就在眼前一般。

曹良知心想:“这些佛塔想必是某些佛法高深的僧人的杰作,能在如此险峻的佛掌处立下如此数量的佛塔,而且看似好像还给佛塔加持了一些法阵,这样即使是山脚之下的人也可以感受到那佛塔上的浓郁的佛光。”

七坚小和尚看曹良知抬头看向佛塔,他解释道:“这些便是烂陀浮屠,共计一百单八座浮屠。里面供奉了烂陀寺前辈圣贤的舍利经书以及金身塑像。”七坚的眼神里满是向往,七级浮屠,无数僧人毕生想的功德。即使是在烂陀寺,万年来也不过区区的一百零八人能享受在佛山手掌中占得一浮屠的待遇。

那些佛塔是整个烂陀寺僧人心中的圣土,一如杏林之与稷下学宫。也许是前辈高僧大德的佛法着实精湛,即使经历过无数风吹雨淋,这些佛塔仍然散发着无数佛光,为烂陀弟子驱散心中的魔障,保佑他们专研佛法。

七坚双手合十行礼道:“小和尚的师父老和尚的师父老老和尚无悲大师的舍利便在期间。”

曹良知抬头,想要从哪些佛塔中找到无悲大师的那尊浮屠。

数百年前,南疆灭佛,以巫教为首的南疆七大教宗对佛教展开了屠杀!无数僧人成为刀下冤魂,无数尼姑被蹂躏致死!南涧的土地,被佛教徒的鲜血染红。无数寺庙成为断壁残垣。当时的烂陀寺无人再敢踏足南疆一步,只能在拦江北岸诵读那无数遍的《轮回普度经》。

也就是那时,在烂陀寺扫了一辈子地的无悲大师孤身下南疆!无悲大师于南疆巫教门前孤身迎战南疆七大高手!七大高手秘法尽出,狂轰无悲大师三天三夜!大师只是双手合十,面露菩萨微笑,大声解读自己从入寺起便一直读的《金刚经》,也是自己唯一会的《金刚经》!

佛家真言,不坏金刚!任南疆高手刀砍剑刺火烧水浇,大师佛言依旧传遍南疆大地三日而不绝!当大师讲完自己所知道的《金刚经》的全部后,金刚怒目,一掌尽毙南疆七大高手,而后割开全身血脉,金黄色的血液流到地上,白日生莲无数。自此之后,南疆再无灭佛一说!无悲大师含笑圆寂,肉身化作十二枚金舍利。

曹良知也学着小和尚,向着那些佛塔行礼。无悲大师为南疆数万信徒不惜性命也要在南疆之地留下佛家种子,他值得所有人的尊敬。也只有无悲大师这样的高僧才会教出同样德行无双的枯荣大师。曹良知看了一下虔诚跪拜的七坚,也只有同样德行高尚的枯荣大师才能教的出七坚这样的天命和尚。

七坚起来后,拉着曹良知的手继续向下走去。

“枯荣大师果真是不爱热闹啊!”曹良知打趣道。

的确,七坚小和尚带着曹良知七扭八拐,真是来到了山脚下。山脚的石头上爬满了绿苔,一条小溪从中经过。虽然是隆冬,这条小溪却是没有结冰。两件小茅屋就搭在小溪旁,看上去简陋至极。

如若不是七坚是一个唇红齿白眉清目秀双眼清澈的小和尚,曹良知都要谨慎的考虑考虑来到此处的真正目的。

七坚小和尚也不好意思,他挠挠头道:“师兄莫怪,师兄莫怪,小和尚也不知道老和尚师父为什么要在这里住下,说是要亲近自然,也不知道师父老和尚修的什么禅。”

曹良知笑笑,抬步走进茅屋。他已经全无当时的紧张,七坚小和尚的淳朴让他感到心很安定。

推门而入,一个藤椅在吱呀吱呀的响着,藤椅上躺着一个敞怀的老和尚。老和尚的脸上盖着一本经书,微微的鼾声从经书下传出。

七坚小和尚的小光头从曹良知背后探出,一脸庆幸的摸着自己的光头说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佛祖保佑,老和尚在睡觉。师兄,若是师父醒来问道,就说你早已等候多时。让师父自己醒悟过失晚上多去念叨念叨佛祖吧!小和尚我就先回房做饭去了。”

七坚小和尚蹑手蹑脚的从藤椅路过,脚尖不敢发出一丝声音,他看了一眼打呼噜的枯荣大师,嘿嘿一笑,然后将自己的袈裟披到枯荣大师的身上。

做完这些,七坚笑嘻嘻的朝着茅屋走去,嘴里念叨道:“师兄来了,就该吃些好的,嗯,一个炝土豆丝,一个番茄炒蛋,一个土豆丝炒番茄,一个黄瓜豆腐。”

七坚忽然感觉自己好像在原地停留,他看向自己的脚,发小双脚在空中乱蹬,而自己早已经被人抓起离地。七坚小和尚清秀的小脸顿时挤成一团,活像一个蔫吧的茄子。

他伸出双手捂着自己的小光头喊道:“老光头师父,你若是在打小和尚的小光头,里面的脑子都要成浆糊了,还怎么见佛祖?佛祖可不要脑袋迷糊的光头啊。”

藤椅上的枯荣大师站起,一只手提起七坚小和尚,另一只手伸进怀里胡乱抓了抓,全然不顾经书和袈裟掉到地上。枯荣大师的手从怀里逃出来,食指弯曲赏给七坚几个暴栗,发出悦耳的声音。枯荣大师眯着眼道:“小和尚,刚刚可是你让为师要去多念叨佛祖啊?你心里还是没有佛啊!”

七坚小和尚的眼角带泪,双手捂住光头委屈道:“师父老和尚,小和尚知道错了,不过师父老和尚你的心里也不见得有佛啊。我昨天还看见你偷偷的喝酒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你那葫芦里是百花露,其实是上百年的杜康!小和尚若是把师父老和尚你喝酒的事情告诉前院寺庙里的戒律长老,看他不赏你面壁抄经!”

枯荣大师一瞪眼道:“小和尚休要胡言妄语!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老和尚已将佛记在脑子中了。”说完还低头道了声佛号。

曹良知哭笑不得看着眼前的枯荣大师,这还是那个在世人眼中德行高尚的枯荣大师吗?这还是那个口吐白莲的佛门高人吗?若是枯荣大师这幅样子出现在世人眼前,不知又有多少一心向佛之人心碎满地!说不定还要损失一批信徒。

曹良知清清嗓子,打断师徒二人的争执道:“敢问大师,不知叫小可来有何指教?”

枯荣大师这才感觉到曹良知的存在,他将七坚放下怒斥道:“小和尚,还不快去做饭,让人耻笑我烂陀寺的待客之道!”

七坚小和尚双脚一落地便一溜烟的跑进茅屋,朝枯荣大师做了个鬼脸拍拍屁股,一股脑扎进厨房。

枯荣大师将衣衫整理好,又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然后单手行礼道:“小施主,好久不见。”

曹良知赶忙回礼道:“大师,好久不见,不知找在下有何要事?”

枯荣大师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道:“小施主,多日不见,竟然已经定星,可喜可贺。”

曹良知嘴上说的哪里哪里,心里却想道:“那日在学宫晚宴,颜慧师兄还未说我是九院学生,枯荣大师这便是客套话了,就算是佛门高人,也少不得人情世故啊。”

枯荣大师好像知道曹良知在些什么,他笑笑,自己便坐在藤椅上,有些歉意的说道:“小施主,你多担待,这人上了年纪,腰腿不好,我就卖个老,坐下和你说。”

枯荣大师继续说道:“今天找小施主来,就是想看看,唐道人的小徒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否像他之前的徒弟一样优秀。”

“我和你的师父唐道人是故交,我们曾经一起游历过这片陆地。不过那时候还没有九院,甚至还没有你的大师兄,这么一看,已经很长时间了。时间真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啊。”枯荣大师说完便低头沉思,好像又回到了那个结伴而游的年纪。

那一年他风华正茂是学宫最杰出的弟子,那一年,他是寺里最年轻的三藏法师。

那一年,两人为一句典藏而争执不休,那一年,两人立下鸿鹄之志。

我愿人间命由已。

我愿地狱在无苦。

曹良知低头听着,不敢插话。

枯荣大师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抬头看了一眼曹良知道:“小施主,这是一条充满荆棘和烈火的道路,你和九院注定走的孤独。也许你们会死在路上,也许你们会成功。烈火之后,是星海还是天门?我不知道。我祝福你,也只能祝福你。”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