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三生四界 > 第二卷 三生诅咒
第八十六章 五派齐聚
作者:白衣若水  |  字数:2907  |  更新时间:2019-08-09 11:26:41 全文阅读

随着玉清阁的柳云烟被沧心寒带入天剑大殿,修真五派终于再次齐聚湛卢山。

而这时其他弟子则颇有默契地纷纷退出殿外,连一些修真界的散修高手也无例外。原因无他,虽说是修真大会,但终究还是要以五派为主。五派提前一天相聚自然是有要事相商,无论是普通弟子,还是五派之外之人显然不宜再呆在大殿之内。所以未等冥逝开口,一干人等便识趣地朝殿外走去。

玄魔正要跟随弟子走向殿外之时,冥逝突然开口道:“玄魔真人请留步。”

玄魔闻言一愣,却已知他的意思,此刻不禁喜出望外。这倒并非是出自受宠若惊,而是玄魔知道,若是他能出席接下来的门派商议,便意味着,虽然蜀山派与天剑派积怨颇深,但值此危难之际,或许天剑派真的能放下恩怨,同仇敌忾

冥逝话落,其他四派的长者同样一怔接着却是大喜。若是天剑派与蜀山派能暂休干戈,无论是对五派还是修真界都是天大的好事。

待众人坐定,冥逝才开口道:“感谢各位前辈道友的莅临,想必各位都知,血月现世,大乱将至,此今诚乃人间生死存亡之秋。”目光扫过众人,又道:“幸得天外天尊主大天尊惦念,派下火云道君、缘灭大师、君子剑观剑仙相助,实乃我等之幸事,修真界万千修士之幸事。我已派人去请三位前辈。”

正当五派商议着如何应对鬼物入侵之事,月如却已悄悄退出大殿。此刻她只想赶回自己的住所。一场闭关本想着凝神静心,哪知白云苍狗变幻无常,此刻不仅秉持的平静荡然无存。甚至伴随着心爱弟子的逝去,她已心灰意冷。

自月如走出殿外,广场之人纷纷侧目,文轩也无例外。伴随着众人的窃窃私语,月如渐渐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道了声告退,文轩同样消失在人群之中。而君莫问也正如他的名字一般,竟真的没有多问,只是饱含着深意,静静看着文轩离去的身影,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回生,二回熟。文轩很快便在山间小道追上了徐徐走着的月如大师。“月如前辈。”

闻言,月如脚步一停,缓缓转过身,面色也稍稍缓和,但仍难掩心中的忧愁。“你来了。”似乎知道文轩要来一般。

见状,文轩心中一沉,已有了不好的预感。昨日见她之时,她虽甚是戒备,却并无忧愁。而此刻她虽无戒备却满是忧愁。可她为何忧愁呢?文轩知道,但他不敢却想。“前辈,洛雪她?”

“哎,雪儿是个好姑娘,奈何天妒英华,哎!”短短地两声叹息,却道出了太多的无奈。

“大师,洛雪,洛雪她她怎么了?”文轩的声音已满是颤抖,他猜到了,可他不愿意去相信,除非有人亲口告诉他。

“孩子,逝者已去,节哀顺变。”月如虽口中劝慰,但紧蹙的眉宇又怎能不暴露她心中无尽的悲伤呢?

任文轩心中有万千悲伤也知覆水难收,此刻任凭他如何追悔当初没能狠心将洛雪带出湛泸山也已无济于事。强忍心中的悲痛,文轩颤抖的说道:“劳烦大师记挂,晚辈感激不尽。只是有一不情之请,不知大师能否应允?”

“但说无妨?”月如满含愧疚地看着文轩。

“洛雪自幼便与我们生活在一起,近年来因为一些事情,罕有相聚的机会,如今她已、她已······我想带她回故里。不知道大师能否应允?”

文轩一言本是合情合理,月如却是一愣。原因无他,她一闻洛雪逝去的消息便觉晴天霹雳,后被各派长者耽搁,竟未来的急问清洛雪的葬身之处,后询问守山弟子,他们也只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所以直到此刻她竟然都还不知洛雪身归何处,此刻文轩相问,她甚至不知该如何答复。

但她知道不该让一个身陷悲伤之人再受失望,但又怕轻许诺言,难以信守,沉吟片刻还是说道:“落叶归根乃是人之常情,雪儿十多年不曾归家,如今也该回去看看了。”

“大师,你答应了?”虽然他已下订决心要将洛雪带走,哪怕前面有刀山火海也难以阻挡,绝不让她留在湛泸山上。但听到月如大师的应允,心中还是颇为欣慰。

月如点点头,“明日午后,待大会结束,我便交予你。”

世俗界讲究落叶归根,修真界虽然出自世俗界,却并不讲究落叶归根,而是讲究以身合道。无论是修炼有成,以身证道,抑或是生死瞑灭,以身葬道,最终还是将自身交于天道之中,所以各门各派对于门下弟子身葬何处并无太多计较。往往葬于门派后山,设生死冢,若是事权从急也便不拘小节了。

月如虽然未曾在生死冢找到洛雪牌位,但依她想来,若是将此事如实禀告,冥逝应该会体谅弟子苦楚,不会阻拦。她又哪里知道,洛雪不仅未曾身死,反而对天剑派做出如此忤逆之事,冥逝又岂会善罢甘休?

文轩本以为月如大师答应后,会马上将洛雪交予他,哪知只是许诺明日。不过他却并不相信待洛雪亲如母女的月如大师会欺骗于他,只好辞别月如大师赶回山洞。

他此刻没有丝毫心情理会天剑大殿上商议地热火朝天,此刻除了悲伤,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如果说在未听到洛雪的噩耗时,他尚可以心存侥幸,自欺欺人。那么此刻他再难欺骗自己,而之前掩盖的悲伤,宛如决堤的洪流,毫无怜悯地,重重地拍打在他心上,溅出的是无尽地悲凉。

孤愣愣地呆坐在石床之上,文轩心思杂乱,甚至已没有一个完整的思绪。他本以为湛泸山之行九死一生,因为他每靠近湛泸山一步,胸中的压抑便更盛一分,此刻才后知后觉,那可能并非临近危机的紧张,而是打开悲伤的绝望。

落霞孤鹜惊山涧,秋水共色染长天。

夕阳山色无限好,时近黄昏雁阵寒。

天剑大殿之内,冥逝高坐主位之上,其右手侧,火云道君首屈一指,位列上座。其右手边乃是一身着锦绣袈裟的老和尚。

和尚面色平静地端坐,手持一朴素无华的念珠,密密麻麻的足足有一百零八颗之数,手指拨动间,不时闪过一道隐匿的光华。不知是这念珠的“明珠暗藏”,还是老者的“妙手回春”。但无论哪般,这老和尚都不容小觑。

其右手旁一身着布色长衫的儒衣老者此刻正襟危坐于石凳之上。一缕华色长髯直抵衣襟,目光含神,如利剑般直射而去,倒让对面而坐的六艺门掌教仲春子坐立不安。原因无他,老者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师叔,六艺门曾经最杰出的弟子,君子剑观浩然。

这位师叔脾气素来古怪且天不怕地不怕,当年他掌门师傅在时,这位师叔行事就并无顾忌,更何况他呢?而且说起来,这掌门之位还是浩然师叔拒辞不受才落得他手,他又怎敢不顾忌呢?

仲春子虽并未犯下过错,而且他贵为掌门,即使犯下过错也轮不到他人指手画脚。但他却知这位观师叔素来秉性乖张,行事无忌,生恐他不顾体面,突然发作,这才不免有些心慌。

正当仲春子忐忑不安之际,冥逝一言宛如及时雨化解了他心中的尴尬。

“感谢各位前辈道友的莅临,想必各位都知,血月现现世,大乱将至,此今诚乃人间生死存亡之秋。”冥逝悲天悯人地说道,各派长者无一不点头附和。

“幸得天外天尊主大天尊惦念,派下火云道君、缘灭大师、君子剑观剑仙相助,实乃我等之幸事,修真界万千修士之幸事。在此我代表各派先谢过各位前辈了。”

闻言,火云道君说道:“冥掌门太过客气了,人界安危,乃是你我分内之事,万不可如此客气。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只有人间高手联合起来,摒弃门户之见,才能共御外敌,度过此次劫难。”

言罢,殿内众人纷纷附和,一时间阿谀奉承之言不绝于耳。火云道君一脸笑意,似乎颇为受用,连缘灭和尚也不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唯有观浩然一脸平静,似乎并不以为意。

“既然五······哦,六派长者都已到来,又有三位大师相助,我们也该商议一下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劫难。”冥逝习惯性地脱口而出,话刚出口便又立刻改口。

玄魔眼中的尴尬一闪而过,却并未多说什么。此般情形显然不适合斤斤计较。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