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九界仙尊 > 第一卷 凡尘修仙
第一章 因何而活
作者:神出古异  |  字数:3484  |  更新时间:2015-11-10 10:10:12 全文阅读

“世人皆想长生不死,等到了真的长生不死那天,大概就是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最后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吧……”

一处开满茶花的悬崖边上,站着一名十六七岁的白衣少年,迎着山下吹来的冷风,衣衫猎猎作响,孤单的背影,与这个世界显得格格不入。

又是黄昏将至,风卷晚霞无限美,可惜凡人无法像仙人一般御剑飞行,看不见世间最美的风景,少年往前走了两步,几粒碎石顺着他脚下的茶花滚入了无底深渊,连一丝回音也没传上来。

轻叹一声,这将迈未迈的一步最终还是放了回去,他不是没跳下去过,可惜那次没死成,摔得五脏六腑尽裂,却愣是在七天后莫名其妙痊愈了,想死也死不了。

“尘儿……”

就在这时,后面响起一个中年人的声音,少年转过身去,只见背后亭子里不知何时站了一名中年人。

中年人双鬓染霜,面上倦容甚浓,想来是因最近心力交瘁所至,少年缓缓走了过去,见对方脸上甚是憔悴,轻声问道:“父亲,你又去求他们了么……”

中年叹息一声,声音有些苦涩:“尘儿,对不起,是爹爹无能,保护不了你……”说到最后,只是不住叹气。

少年脸色逐渐苍白了下去,笑了笑道:“没事,没事……”

父子俩都沉默着不再说话,夕阳将二人背后的影子渐渐拉长,好似没有尽头一般。

少年名叫萧尘,云中城萧家的四少爷,不过在他这具身体里,却还有着另一段记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以数千年为计。

那时候天地灵气还很充沛,人人都能凝炼真元,御剑飞行,而他则是号称仙道之首的玄青门门下弟子,且还是妙音仙子凌音的唯一徒弟,自幼天赋过人,在很多人尚无法参透结丹境时,他便达到了那些人一生难以企及的境界。

按照这样的轨迹,他本该一步步臻入大乘,然后渡劫成仙,堪破生死,成为一方仙王。

但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却将这一切化为了梦幻泡影,他被诬陷与魔道勾结,杀害同门师兄,最终罪名成立,他被毁去了元婴。

当时只有一人愿意相信他,甘冒天下之大不韪回护于他,那人便是他的师父凌音。行刑那日,凌音以无上法力瞒天过海,骗过诸天神佛,将他的元神封印在了太古第一法宝轮回玉中。

当他再次醒来时,却成了襁褓里一名啼哭的婴儿,而当他发现已经过去数千年时,当他发现早已沧海桑田,他翻遍了所有能翻的史籍和古代文献,却再也找不出有关当年的任何痕迹。

当年的一切,竟无一字记载,就像是从某个时间点上彻彻底底消失了一样,那些号称不死不灭的仙王魔君,那些曾经惊心动魄的仙魔之争,如今都成了说书人口中的神话传说。

而他历经一世轮回,气运也衰减了一大半,所谓气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气运,气运盛的,出生帝王之家,气运衰的,沦为街头乞丐。

所以有谁能想到,上一世天纵奇才的他,这一世沦落天生绝脉,别说天地灵气,连武者的内力都无法凝聚,连普通人都不如。

“尘儿,你今后有打算么?”沉默了许久,萧亦凡终于还是轻轻开了口。

“我……”正陷入无穷回忆的萧尘被唤醒了,但却不知如何继续说下去了。

萧家乃是千年古武世家,族中人人均能习武,但若年满十六还不能臻入一重天的话,是要被迁出家族的,这是族规,改不了。

所以这些年来,萧尘就像是一个笑话般活着,虽然名为萧家少爷,但实际上连一些扫地的下人,都可以在他面前耀武扬威。

萧亦凡叹了声气:“那几个老家伙仗着是你爷爷的堂兄,如今这个萧家还是他们说了算,为父只能去求你爷爷,明年尽量别将你发放到九州之外的蛮夷之地。”

萧尘转过身去,没有说话,只是静静望着对面悬崖,两边悬崖皆有清泉涌出,中间水雾升腾,阳光映在上面,呈现出一道道绚丽的彩虹。

因此,这里也得了个美名,叫做虹桥,虹桥,仙人所居,凡人如何登得上去,除非有朝一日破云化仙。

可即便是上一世,凡人想要成仙也殊为不易,不仅需要充沛的天地灵气,还需要极佳的天赋,然而如今这一世的他,两者皆已失。

“世间人人俱思成仙,又岂能个个如愿,如这虹桥,终究已是可望不可及……”萧尘轻叹一声,转身欲走。

就在他刚抬起脚步的一瞬间,背后一声震天雷响传来,震得整座虹亭都在颤动,父子二人都被吓了一跳,时下正值三月初春,按说雷声不该如此之盛。

萧尘转过身去,顿时只觉强光耀眼,西边的天空上竟陡然升起了一道万丈白芒,几近掩盖了夕阳的余晖。

随后,天际青光阵阵,云层翻涌不止,萧亦凡喃喃道:“怎么回事,今天的天气怎么这么怪……”

但见远处天际金光阵阵,电闪雷鸣,云层翻涌不止,中有一青一白两道光芒极速穿梭,时而分开,时而碰撞在一起,每撞击一次,都仿佛要撕裂天地一般。

萧尘心中翻起了惊涛骇浪,那不是什么怪天气,若他猜得没错,那是两名凌空斗法的修真者!

可是为什么?明明这个世界的灵气已经消失了,连自己都无法感受到天地灵气了,为什么却还有人能够修炼到凌空斗法的境界!难道这天地间的灵气并没有消失么?

两道光芒越逼越近,直往萧家这片峻岭而来,天上光华璀璨,伴着轰轰雷声,这一刻仿佛连整座山都颤抖了起来,惊动了无数萧家正在练武的弟子。

萧尘终于清醒了过来,上一世他经历过无数仙魔之战,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两名修者斗法的恐怖,法力余波下,任何事物都将被绞得粉碎,即便武道臻入十重天,那也是一碰就死,形神俱灭!

“父亲!离开这里!”

然而已经来不及,一道剑气余波无情落了过来,萧尘踊身跃起,将父亲扑开,随后只听背后轰隆一声巨响,悬崖被斩得粉碎,遍地茶花瞬间化为飞灰。

即便隔有七八丈距离,萧尘仍是被震得气血翻涌,耳鸣目眩不止,这时萧家众子弟也都急匆匆赶到了,抬头望去,只见天上两道光芒时而分开,时而碰撞在一起,爆发出毁天灭地的磅礴气势。

一些人吓得脸色煞白,直接坐到了地上,他们一辈子习武,还从未见过这等奇异的景象。

一些聪明的少年则是联想到了什么,这一刻他们忘记了自己以前还嘲讽过萧尘,都纷纷向萧尘看去:“喂!不死尘!这不会是你以前说过的什么仙人斗法吧!”

只见两道光芒越来越近,轰隆一声巨响,不远处一座山头直接被削平了,漫天碎石朝虹亭这边砸了过来。

十几个火速赶来的长老立时凝起内力,抬掌抵御半空落来的碎石,纷纷喝道:“快离开这里!”

众弟子闻声,性命要紧,除却一些胆子大的,都往远处跑了去,然而总有一些倒霉的,直接被飞来的碎石砸得吐血倒飞了出去。

而这时,天上也赫然出现了两道人影,二人均御剑而立,云海随他们而翻滚,一人须发皓白,身着青袍,手持一柄拂尘,宛若仙老下凡一般。

另一人白衣飘飘,手持一柄白色仙剑,伫立在高空,双目如电,宛若九天玄女临尘一样。

众萧家弟子都惊呆了,天呐,这世上真的有人修炼成仙了!原来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对他们来讲,御剑飞行,挥手间山断岳移,那不是神仙才有的本事是什么?

虽然许多人都曾听说书人讲过仙人的风采,但此刻亲眼目睹,仍是露出了向往的神色,自己一辈子习武,即便武功臻入化境又有何用?可能够御剑天地之间?可能够挡下仙人的一招剑气?

一些人小心翼翼往虹亭这边跑上来了,萧尘大喝道:“回去!别上来!”

萧亦凡也早已怔住了,喃喃道:“尘儿,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刻他也忘了自己的身份,只是想起了以前萧尘总是说修仙什么的。

忽然间,风云剧变,天上二人再次斗在了一起,金光灿烂,耀眼夺目,半空中剑气激荡,四五座山头直接被削平,草木顷刻化作飞灰。

由于这一次离得比较近的缘故,许多萧家弟子被骤然掀起的罡风推飞了出去,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不妙,倘若这二人再向萧家靠近一些,只怕千年古武世家,就要毁于一旦了。

一名红袍长老面露惊骇之色,他壮着胆子朝天上喊去:“二位仙人请怜惜我等凡人,不要在此处……”不待话音落下,一道剑气无情波及了过来,直接将他掀飞了出去。

在仙人眼中,凡人便如蝼蚁一般,天上那二人又如何听得见这声呐喊。

萧亦凡这时也终于回过神来,拉了萧尘便要离开这处危险之地,却不料萧尘突然挣开了他。

“父亲,你先走吧。”

萧尘转身望着天空之上,眼中透露出了炽热的光芒,御剑飞行,控制天地元力,这一切都是他曾经所熟悉的仙家术法。

他不应该再沉沦下去,他要去问,问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能凝炼真元,修炼到御剑飞行的境界,自己熟悉最醇正的修炼功法,却完全感受不到这天地间的灵气!

在凡人眼中,这二人或许是仙人,但他却清楚无比,这二人目前只是结丹境界,连元婴境都不到。

思忖及此,他深吸一口气,往更高的山头冲了去。

萧亦凡大惊失色:“尘儿!回来!”足下一动,立时展开轻功追上去,不料一道剑气余波落至,猛将他阻了回去。

萧尘转过身道:“父亲,你先回去!我要上去!”

“不!你会死的!”萧亦凡如何看不出他对修仙的向往,可是凡人又怎可能修得了仙。

萧尘笑了笑:“不,我不会死的。”说完以更快的速度往山头上冲了去。

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他只知道若错过了这一次,那便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他不想被逐出家族,他也不想让父亲从此抬不起头。

他更不想——碌碌过完这一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