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游戏 > 末世真理 > 第一卷 执念
第一章 【地球膨胀计划】
作者:徐半生  |  字数:4886  |  更新时间:2015-10-12 17:03:47 全文阅读

公元2019年,十月十五日。

今天是李世界十九岁生日。

李世界翻身起床,随手拿过床头边的手机,拔掉充电线,目光朦胧间扫过十几条生日祝福短信,好些都是在凌晨12点整发来的。李世界一一打开生日祝福短信,只是,唯独少了那个只遗留痕迹在思念的小小少女。

有青梅竹马的吐槽式祝福,从小一起长大死党兄弟林峰,赵有志几人的逗比式,也有三叔李业浮夸的搞笑式,大表哥李苍穹的正经简单。异于前三者,李苍穹简单直白的祝福后面更是掺杂了一句:即便是老爷子和王玉珏也不想看到你这幅模样。

在看到王玉珏这三个字的时候,李世界眼神之中闪过黯淡。

三年了呢。

李世界起床,在不算凉爽的大热天里披上一件外套,忍着感冒带来的虚弱感,洗脸刷牙之后,走到了桌子边上,拿起了桌上的一张祝福卡片,这是由室友江小宁带头,黄超黄冠两兄弟辅助奇葩的生日祝福,无非是说下午回来的时候记得给他带上一个蛋糕,只是很可惜本来狠敲上一顿的机会没有了,下次要他必须请哥几个上安市最好的洗浴中心找个美女按个摩。

李世界笑骂了一句,随后从塑料袋里拿出了昨天刚买的鸡蛋放进热水壶里煮,按照李家村的习俗,每个人生日的时候都会吃白煮鸡蛋,李世界煮了四颗,两颗是自己的,两颗放在了另一个碗里,那是玉珏的。

他就想象王玉珏还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嬉笑着陪他过生日,一如既往。在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希望他放下,可惜的是,有些东西越是刻意就越是深刻,比如思念,他发现放不下,就选择不放下了。

这比罂粟还要深沉的‘毒瘾’,让人无法强行忍受下来。

听之任之吧。

两年前,李家村里一众老人找了个有点不靠谱的大师,据说是从穷山恶水的大隐士,为了请他出山,村里出钱给他在北京王府井买了间店铺,几百平方,最后换来一张方子,不是药方,有点意思:让他去大城市,去见见世面,让世间和众生的苦来治疗。

王府井一家几百平方的店铺多少钱,李世界不清楚,知道那些个老人听完这方子后,一愣之后就肉痛的破口大骂,不过不是朝着大隐士,而是朝着李世界家死去的爷爷开嘴炮。

李世界知道这群老人和自家老爷子交情不浅,也知道他们花出这样的代价是为了自己好,哭笑不得的答应下来,然后离开家人,朋友,来到安市这座‘繁华庸俗’的大城市,还无法直面无法接受的现实,或许真的能够借着‘众生万象’这种听起来很牛逼的大染缸来治病。

除此之外,李世界已经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来缓解这种连三年时间都磨灭不去的‘毒瘾’。

这一场心病还没治好,当初风吹雨打全不怕的少年坚朗身骨每况愈下,冷空气交替,一场感冒就来了。这场感冒来势汹汹,李世界估计没有个三四天是别想平复,请假不出,吃了药之后在药劲上来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就渐渐睡了过去。

不久后,古怪的事情发生了。

李世界的身体开始发光,开始颤抖,随即表情就开始变了,狰狞,害怕,恐惧,兴奋,痛苦,绝望,死寂,每一个表情都栩栩如生,配合着肢体的颤抖,宛如正在上演着一场场神秘的故事。

半个小时,所有的一切都平静下来。

李世界双眼缓慢睁开,这是什么样的一双眼睛,诡异的平静,就好像对一切漠然,蕴藏人性里最沧桑的灰暗,展现着比之前的黯淡还要可怕的深渊,似乎就在这短短半个小时的睡眠里,俨然换了一个人般。

李世界缓缓坐了起来,目光四处扫了了一遍,喊出了花枪,不过两个字出现他就有些愣住了。

我的声音怎么了?

怎么这么稚嫩?

这一思考,更多的东西就浮现出来。李世界平静的眼神里也渐渐出现了诧异,我的身体怎么会变得怎么虚弱?我的异能哪里去了?我的武道境界呢!

……

……

十年前。

在一个神秘的科研所里。

一个改变时代的研究缓缓拉开了序幕。

那是一个疯子在戏耍一群有钱愣子的故事。

“各位领导,各位大佬们,想必你们都吃过面包吧。总所周知,面包是小小的一块面团经过发酵膨胀而成。那么地球为什么不能膨胀?蛋白质是宇宙物质,石头同样是宇宙物质,1加1等于2,1等于1,小学生的题嘛,太简单了。”

研究所中,一个穿白大褂的科学家将一滴绿色药水滴在一块普通石头上,石头开始膨胀,直到增加五倍的体积才停止下来。

“我们不是开玩笑,我们所要做的一切都很科学,你们也见到了,如今我们研究出了一种令石头膨胀的超级化学药剂,尽管还不完美,但它在我心中是情人,嗷~~Mylove~。”

白衣大褂科学家亲吻了手中的那支药水,猛的一拍桌子,看向无数屏幕中的人影,说道:“简单来说,各位出钱我出力,各位给我信任我还各位奇迹,地球变大不是梦想,梦想是你们要拥有多少地,领导们你们还在犹豫什么,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利益囊括很大,它代表了权利,金钱,好处……没人不会为它折腰,没折腰只能是因为利益还不足以令他们动心。聪明人区别于普通人的所在,就是要么发大财,要么发大疯。

这个最先为自己理想而疯狂的疯子用最简单明了的比喻,让大部分的国家领袖,有钱的财团大佬都对这个利益巨大的计划着了魔,并且掏了钱。当所有人像是面粉加水揉成了一团,那么就是巨大的变化,他们耗资无数,打造了一个实验基地。

他们要将做一件疯狂的事情。

《世界膨胀计划》

他们准备按照科学家的研究,给地球注入点‘酵母菌’,加点自信,加点激情,给加上一点孜然,然后让太阳烤它个几分钟。

然后,就有用不完的土地了!

以后风和日丽,凉风有信,躺在眼前平方的小院子里看星星看月亮,忽然想吃乐事孜然爆羊排薯片,最近的商店离这儿有一百多公里!

疯子掏出一包薯片,撕开袋口抓着一大把塞进嘴里咀嚼,眼神里露出惆怅之色。

唉,不知所措啊。

同样不知所措的还有十年后,背靠在床沿边的少年郎。

此刻如果有人外人在,那么久会从这个屹立不动的身影感受到一种气势,不是高山仰止的清冷,不是大海的深不可测,也不是峰峦迭起的锐利,似乎是一种就体会过人生百态,最后归于晚暮的寂静。

就像是一个老人,佝偻着背,看着夕阳。

今天我生日?

李世界呼出一口气,伴随着香烟的味道和雾气,再次锁定了日历,然后又低头看着对面衣柜镜子中的自己,还有手中薄薄的一张生日卡片,脸上难以掩饰住慌恐迷茫‘五味杂陈’的古怪神情。

生日?他都已经有二十年没过生日了。。。

李世界重重的抽了一口香烟,将心中震撼连同百般情绪全吸入肺中,吸进心脏,吸进五脏六腑里,一团团死气被吐出来,然后他的脸色就更加的古怪,似乎这样才显得生气十足。

然后再度重复接受了一件事情。

他重生了。

他脑海里充斥着的都是一段段让病态脸色更加苍白的故事,而这些故事都将拉随着新时代拉开序幕而展现。

2019年十月十五日。

李世界还记得这个今天这个日子,除了这是自己的生日外,还是地球每一个生物的新起点。

《地球膨胀计划》!

计划开始之后,地球开始狂增提及,无数早就准备好的‘赤道核原子推进器’开始排序点火,推动自转的地球,远离太阳。这群科学家小心翼翼的论证推测,计算地球会增大多少,增大之后,太阳又会给地球增加多少温度,应该远离太阳多少公里,每一分每一毫都计算得很精准。

这些都在未来公布出来,他们都完美做到了,成功了。

但是他们唯一没有计算到的是,地球永远不会等同于面包,石头永远不等于蛋白质,1可以等于1,但有时候也不一定要等于1。大地在膨胀到最高值安稳了下来,地球但是那些科学家还没高兴一个小时,party才刚上,酒才半熏醉。

大地塌陷了,天坑出现了。

天坑,又称之为岩溶漏斗地貌,但是在地球各处骤然坍塌的天坑,不是一种地貌,是一种灾难,从天坑中的神秘井口里喷发出神秘不可知的‘粒子’,被未来称之为‘灵子’的基本粒子弥漫了整个地球。

众所周知构成世界和宇宙的空间,其本质就是由各种基本粒子组成,基本粒子中有电子,质子,介子,中子等,亦或是相反的反粒子,反质子,反电子等等,但其中绝对没有一种叫做灵子的基本粒子。而就是它的骤然出现,改变了整个地球。灵子能够随着接触而融入各种生物当中,参与细胞核与细胞膜的生物大分子的运转。它的加入让一切都平衡都被打破,灵子像是激素剂一样改造了所有的生物,将平和的世界变成的修罗场,在第一波熬过,得到造化的生灵走上了进化之路。

强者愈强,弱者愈弱。

灵子弥漫地球的半个小时后,熬不过的生物都倒在地上,止不住的抽搐,口吐白沫,然后倒地,随后,当这些生物都重新站了起来时,他们已经变成可怕的怪物!

时间定格在九点多钟。

距离开启末世新时代还有差不多六个小时。

忽然间手机铃声响起,是那首逗比江小宁给他调的歌曲,互撸娃互撸娃,金刚杵上生朵花,很熟悉,熟悉的让人惊心。

烟掉在了地上,烟头星火燎亮。

李世界精神恍惚的拿起了手机,然后目光就像是一对钩子一样直直盯在屏幕上,上面‘妈妈’两个字是那么的刺眼。

李世界一下子就好像石化了,思维被冻结,脑子一片空白。手机铃声一遍遍的重播响彻着。过了很久,电话挂了又响,李世界终于接起了电话,他想要说话,话语却梗咽在了喉咙里,只剩下了干涩的气息,就像是虚弱的病人要咳嗽时候的喘息。

“世界,你怎么了,你的声音为什么这么哑?是不是感冒更严重,你快给你们宿舍的黄超打了电话,他细心,让他送你去医院看看。”

李世界手指不可控制开始颤抖起来,有些声音是岁月连抹不去,当熟悉又陌生的关怀话语从电话那头传来,他咬着牙,最终只能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音,但是泪水已经布满脸颊。

他张了张嘴巴,千言万语都化成了一句喊声:“妈……”

“你怎么哭了?是不是难受了,要不妈就过去照顾你。”

在地狱一样的二十年里,李世界早早的就失去了家人,想念,回忆,记忆是他唯一拥有的宝物,他才能知道自己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在黑暗中独自飘零的孤独者。

“不,不要。”

“怎么了啊世界,快说你怎么了,妈都急死了。”电话那头的声音焦急起来,甚至略带些哭腔。

听见儿子难受,他也难受啊。

李世界狠狠喘息几口,抹了一把眼泪,然后平复心情,美好的人和事都重新出现在面前,那种失而复得的欢喜和最痛的悲伤一样,会让人忍不住泪流。

“妈,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话你要记住了,你快去超市里购买食物,越多越好,鸡蛋,肉食,米面,水都要购置,越多越好。冰箱不够的话就再买几个,千万不要省钱……”

“干嘛呢,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

“妈,我没有烧坏脑子,你要相信我,就算这一次是我在做梦,那我也认真的做一回,求你了妈,听我一回好吗?”李世界急促道。

二十年的点滴细节太清晰了,经得起任何推敲,但此刻的一切同样不像是梦境,算是梦境,这也是李世界数十年来做得最美好的梦。

就算在梦里,他也要改变自己,改变命运。

天下母亲都见不得自家孩子着急的请求,李妈妈连忙答应下来。

“妈,你只有四个小时的购置时间,四个小时之内一定要把所有东西都放到家里面,然后,然后等我回去!”

李世界交代了许多的东西,然后挂了电话。随即又给爸爸也拨了个电话,同样的感怀,听着那道沧桑的声音,同样是关怀备注的话语,李世界还是有种想哭的感觉。话题长驱直入,李世界两生以来第一次用平等的语气朝着爸爸坦诚了未来会出现的一切。

除了自己重生的秘密外,天坑,灵子,地球膨胀计划,甚至还有其他的秘密都说了出来。

远方。

李父挂下电话后,有着无法言语的诡异沉默,香烟的雾气布满整个办公室。

这个年纪快要五十的男人见证自己儿子十九年来的成长,从一开始的灵气十足到了后来的少年夭折,随波逐流。他只是毫无办法的一贯用威严的亲情来感化,或者是希望儿子自己毕业,结婚,长大成人。

那一天不远了,但一个电话就全变了。

李世界家里经营着一个小钢铁加工厂,不算什么大富大贵的家庭,但也算小有资产,底下有十几个工人。

李父在中午的时候将这些工人带回家中,请他们吃一顿饭。

李世界当然有自己的私心,这些工人常年干重活,身体素质极高,在第一次大造化里能变得更强。

而他的父亲待人和蔼,深受工人们爱戴,一个人面临绝望时或许会性情大变,但一群人时不会轻易如此,他相信爸爸能凭借过去的威望,在前几天时间成为这些人的中心骨。当地球开始膨胀变化,所有人都会陷入那种巨大的震撼之中,工人们不敢,也不会轻易离开李家。

丧尸的出现会有一场病变过程,而李父也能够在这个时间里从容应对。

还有李家村。

李世界下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了远在南方的大表哥李苍穹,末世二十年的残酷生存时光,他早已经知道什么人值得深度信任,当他挂完电话,他发呆很久,最后拿起一把小刀,在自己的手指上划了一下!

血液滴落。

如果这一切都是梦,他甘愿就此死在这个梦里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