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借兵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81  |  更新时间:2015-10-27 21:27:01 全文阅读

在场的台吉们大多也是一样的感觉,在努儿哈赤起兵之后,林丹汗已经在筹备与后金开战,很多与后金邻近的部落都有相当的压力,在科尔沁这里已经与后金开战几次,最著名的一次就是九部联军一起攻向后金,结果被打的溃不成军。打仗打不赢,这几年来后金方面又刻意与科尔沁这边展开联姻攻势,努儿哈赤本人迎娶了扎鲁特部的明安台吉女儿为妃,三贝勒莽古尔泰迎娶钟嫩台吉女儿,四贝勒皇太极娶莽古思台吉的女儿,第十子德格类娶额尔济格台吉的女儿,在后金的武力威胁和联姻双重攻势下,科尔沁部落已经向后金方面倾斜,而林丹汗又是蒙古人的大汗,这使得他们左右为难。

奥巴为难了半天,才慢吞吞的道:“我向北边方向选择一处牧场,色本你直接带着部众前去安身,我会向大汗求情,请他原谅于你,别的事我们慢慢商议好了再说。”

他又扭头向库尔缠道:“威胁在侧,还请使者不要生气。”

张瀚在心里直叹气,这奥巴首鼠两端,一边是后金对科尔沁草场和牧民的直接威胁,一边是大而无当的林丹汗,奥巴这个科尔沁的首脑却是没有一个切实的决定,还在这里想两边讨好,这样的人也是大台吉,怪不得蒙古人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库尔缠呵呵一笑,用蒙语客气了几句,接着就起身告辞而出。

这些女真人倒很坚决,既然蒙古的台吉们畏惧林丹汗,他们只得选择离场。

张瀚也告辞出来,科尔沁这里乱成一团麻,奥巴等人根本无暇顾及到商道合作的事情,暂时只能退出来。

奥巴也没有挽留,他知道这个明国商人不简单,不过他还要多想一想。

奥巴也知道张瀚一路东行前来的情形,张瀚沿着各部落送上重礼,打动部落台吉只是做生意的第一步,这一步叫这张瀚走对了,也走顺了。

奥巴其实也较为看中张瀚,毕竟一路上几个大汗接见也不是虚的,就冲这一点张瀚这明国少年就不简单,听说在卜石兔汗那里,张瀚的影响力直抵最上层,那木儿台吉也派了多个使者往各部打招呼,说这明国商人是他这个五路台吉的贵客,若不是有右翼蒙古的力保举荐,张瀚又哪里能一路顺利抵达科尔沁,并且在一路上受到各个大汗和台吉的尊敬和厚待。

眼前这少年,看着连二十也没到!

张瀚的居处安排在木栅城的内城西南角,从这里出去半里多地还有一道木栅墙,那里便是外城,外城四周还有一道木栅墙,出墙后才是城池之外。

整个木城范围方圆不到五里,以木栅为城也就只是和内地的县城差不多大小。

隔几百步会有一个箭楼之类的防御设施,有一些披甲兵在箭楼上下巡行,最近科尔沁这里气氛有些紧张,张瀚看到这些甲兵的神色都有些凝重。

惯例有的宴会这一次也取消了,常威和梁兴等人反而觉得轻松,所有的宴会都是大同小异,马奶酒,歌舞,烤羊肉,煮羊肉,这一路过来确实腻味的很了。

入夜后大家都是早早歇息,梁兴负责安排值夜。

尽管住在蒙古人的内城,不怕马贼或是狼群,梁兴还是坚持轮值,他找来几辆蒙古人用的小车,卸下挽马,车身排在各人住的屋子之外,隐隐形成了一个三角形。

如果异变突起,依靠这样的布置,过百甲兵的冲击都不一定奏效。

起更之后,张瀚的房中还亮着灯火,他有一些隐隐的烦忧。

过白城时,林丹汗的态度十分冷漠,完全不把张瀚和商道当一回事。

张瀚对这个大汗有一些了解,正统的蒙古大汗身份,黄金家族出身,对蒙古有一种使命感,当努儿哈赤冒起之后,别的蒙古贵族没有太大的警惕,林丹汗却是一直与努儿哈赤这个天命汗死嗑到底,打不过归打不过,但林丹汗在防范后金势力兼并蒙古部落的努力上还是可圈可点的。

事实上蒙古人与大明对峙二百多年,结果最终被女真人统合在战旗之下,然后编成各旗统治,在满清的二百多年中,清朝统治者用和亲联姻加上推行喇嘛教,再加上定期减丁等各种办法,成功的使蒙古人雌伏在满清的统治之下。

对汉人来说亡给满清是亡天下,对蒙古人来说,其实也好不到哪儿去,清朝皇帝成为蒙古共主大汗,这个地位一直到清帝逊位才结束。

林丹汗的敌意不是张瀚给金银就能解决的,他并不傻,张瀚的商道从西到东,涵盖所有的蒙古部落,这还不足,仍然继续东行,显然最终的目标是在辽东。

辽东这几年多事,用兵颇多,兵事首重的是钱粮,钱是朝廷的事,粮食等军需物品却是商家可以左右逢源之处,林丹汗可能也明白这一点。

张瀚隐隐觉得林丹汗或是炒花这样的大台吉都有更高一层的考虑,但这个层面是军国大事的曲划,他暂且还涉及不到这个层面上头。

眼前的事或许可以轻松揭过,也可能会使自己这一群人陷入危险之中,张瀚有些感觉,科尔沁的冷淡背后也有一些东西,自己等人被安排的住处地方在内地偏僻地方,外围把守甲兵甚多,这使张瀚感觉到一股危机感。

“今夜过后,明早就起行动身,就不知道那个库尔缠是不是也有这个打算……”张瀚在灯火之下踱着步,做着决断。

……

在内城中心地带,奥巴的住处也是灯火通明。

林丹汗派出来的使臣蒙额岱领着自己所部的甲兵赶到,他不是来捕拿色本,林丹汗的谕令中原谅了色本这个台吉,叫他断绝和后金的联络,立刻率部众返回自己的牧场,日后将功赎罪就可。

色本原本吓的不轻,得到谕令后松了口气,已经决定连夜出城,在城外扎下毡包过夜,然后明天就折返回自己的原驻地。

也就几个月后,林丹汗派出齐赛和色本等诸多台吉,领甲兵和牧民加起来一万人去援救明朝的辽东重镇沈阳,结果沈阳已经被后金攻克,齐赛和色本等人全军覆没,齐赛和色本等人全部被俘,仗打的一团糟,后来林丹汗派使臣令努儿哈赤放人,努儿哈赤当然理也不理,齐赛和色本等人的部落出了大量牛羊把他们赎回来,这事令林丹汗大失颜面,努儿哈赤的强硬和军队的战斗力令蒙古贵族们慑服,林丹汗的纸老虎一面又充份暴露,做事孟浪失当,又虚弱无力,结果打那之后嫩江科尔沁就彻底归附后金,然后是内喀尔喀被击败,再下来是察哈尔的附属部落,如巴林部,然后是奈曼和敖汉,到那时林丹汗众叛亲离,他又选择了往西去抢土默特和哈喇慎的地盘,赶走了卜石兔,弄的右翼鸡飞狗跳,接着皇太极领后金兵一到,林丹汗就只有跑,到鄂尔多斯部时急病而死,留下几万帐的部民和自己的妃子们被皇太极全部笑纳,之后皇太极成为大汗,林丹汗也就只能在地下气的打滚了。

这些事是发生在未来十年后,张瀚也只是记得大致的脉落,但对蒙额岱和奥巴来说,此时的他们绝难想象,林丹汗和察哈尔蒙古的溃败就在十年之后。

“大汗要杀那个张瀚?”

听到蒙额岱的话,奥巴一脸的震惊。

“嗯。”蒙额岱道:“张瀚到白城又继续向东,大汗就知道这个张瀚还打算和后金国合作,那个努儿哈赤其志不小,和明国还会打下去,并且对我们蒙古各部也有野心,大汗说绝不能叫这个人坐大。张瀚的能量不小,听说身家巨万,如果他能一直贩卖明国的资源到辽东,对我们的威胁就太大了。”

奥巴道:“如果杀人的话,大汗有没有考虑过会引起轩然大波?”

蒙额岱道:“所以大汗是密令下手,我带着五十个甲兵,你再借我一百人,他那几十人再能打也敌不过我们半途袭击。”

蒙额岱又道:“听说你这里有后金的人,如果可能的话,我想一并解决。”

奥巴道:“这绝无可能,人家是来走亲戚的使者,明安台吉和其余的台吉们绝不会答应,会把事情闹大。”

蒙额岱道:“大汗对你们和后金联姻也颇为不满。”

奥巴不悦道:“此前我们和后金打仗时,大汗又没有帮手,后来我们和解,互相联姻,大汗此时又说不满,不觉得太过份了吗?”

奥巴毕竟是济农的身份,又是科尔沁的共主台吉,蒙额岱不好太过了,阴阴一笑,只道:“借我一百甲兵就可,别的事不必多说。”

“好吧。”奥巴有些心疼,张瀚的事他还没有细细考虑,只从张瀚送的重礼上就能看出这个明国人的财力,如果商道真的贯穿东西,这几千里路就等于遍地黄金,科尔沁的牛羊和毛皮不愁无处可去,不象以前那样,还得辗转数千里到辽东去贩卖,但为了一个商人抵抗林丹汗的密令,他也没有这样的胆略。

-----------

求红票~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