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科尔沁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15-10-27 09:02:56 全文阅读

当时的大明人口在一亿五千万到两亿之间,北方诸省人口近亿,一个大型官店销售的皮毛占了总额的七成以上,可想而知都是什么人才有皮毛御寒。

李从业道:“我是南人,畏惧北方寒冷,然而连兔皮也用不起。”

众人又跟着议论起来,张瀚脾气甚好,规矩虽严,平时不怎么摆架子,各人虽觉得他威重,但说话却不怎么避忌他,马匹在小步行进,天气也不甚冷,张瀚感觉身上舒服,静静的听着各人说话。

这时马匹翻过一道缓坡,眼前的景致又是一变,因为四周有山谷的关系,草地的绿色还有不少,草长的特别长,总在人的膝盖上下,数里外隐隐有一个木栅围成的城池,有不少牧民骑着马进进出出。

“这就是奥马台吉所在的格勒珠尔根城。”梁兴下的苦功越来越多,蒙语也说的越来越流利,很难叫人想象在此前他当喇虎时的模样。

这时传来猎狗的叫声,一只狍子从人们眼前的草从里窜过去,然后是一只猎狗,那狍子身上还带着箭,越跑越慢,在众人眼前跑了一阵后,猎狗猛扑过去,一口将那狍子咬住。

这时猎人骑马跑过来,各人发觉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身上的皮袄子显的有些大,他策马跑过去,身手敏捷的跳下马来,然后掐着猎狗的脖子喝令这狗松嘴,那狗呜咽着抗议,过了好半天才松开嘴。

“有趣,有趣。”常威看的咧着嘴,说道:“用猎狗打猎真是好玩。”

常威又向张瀚道:“瀚哥,这草原上真是有趣的很。”

这时那小猎人已经把狍子从狗嘴上拿下,放在马鞍一侧,听到常威的话便是用汉语道:“冬天三个月不得出门,尿尿都冻的全身冷透了,雪比膝盖深还得去给牛羊喂干草,那时你便不说有趣了。”

众人这时仔细看这小孩长相,眉目清秀,举止从容,汉语也不象后学的,常威看着他道:“你是汉人?”

“嗯。”

“那为何在此?”

“我爹带我来的,别问我。”

这小子脾气倒是倔强,好在又有一队猎人过来,众人仔细看过去,果然都是汉人模样。

“鞑子台吉只要给他不停的缴毛皮和牛羊,总会叫我们活下去。”

“生于辽不如死于胡。”另一个汉人道:“宁死在这里,我们也不愿回辽东了。”

各人互相攀谈,这些人居住在一个村落之中,开垦了一些地,平时也放牧射猎,与蒙古人已经没有太大差别。

这时张瀚才知道,嫩江科尔沁到阿鲁科尔沁,再到福余卫旧地和女真各部地界,从辽东都司逃亡出来的汉人很多,甚至有的流亡到更北地方去居住,这些汉人有的生存下来,有的死于饥寒交迫,辽东和蒙古的冬天不是说笑的,零下几十度的天气连续十几天的大风雪,很容易便是将出边墙外的汉人给冻饿而死,就算这样,这些生存下来的也是从不后悔。

“你们不知道我们辽东军户的苦楚……”

一个四十来岁的汉民,须发皆白,这个年纪背就驼的厉害,但眼神中还有不少轻松之色,他望着张瀚道:“现在最少我们凭自己辛苦就能活下去,在金州时,上有总旗,百户,指挥,层层盘剥,种田已经苦极了,还要到海边煮盐,我家世代都有把眼熬坏了的,千辛万苦逃到这里,真真是死也不会回大明那里去了。”

一个壮实汉子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骂道:“那狗朝廷,狗皇帝,狗官,都死了才好。”

各人一时默然,梁兴等人都是面面相觑,他们做的也是违法犯禁的事,但心中倒从来没有这般激愤,而眼前这些汉民却是恨透了大明了。

常威这时向张瀚悄声道:“这是刚刚那小子的爹,那小子的娘叫一个千户强夺了去,为着这事告状,把祖上传下的地也被指挥使给弄走了,官司还打输了,他爹夜里翻进那指挥家的院子,先杀了指挥,又杀了他娘,然后带着他逃到边墙外头……”

朵儿闻言道:“若是我也这般做,不这样还算个男人么。”

王平安唏嘘道:“在京里也有太监和勋贵之家横行,但总不能这般过份,没想到辽东居然是这般黑法。”

各人离开这个叫王家台子的汉人小村落时,心情都是异常低落。

傍晚时分,所有人抵达格勒珠尔根城。

所谓城不过是大型的木栅围成的栅城,方圆三四里大,与内地的一个小县的范围相当,而这样已经是附近多少个部落的核心所在。

科尔沁部落有数万丁口,可以动员两三千披甲骑兵,实力在辽东蒙古各部中算是中等,部落同样也是松散的大小部落的联盟,现在的部长是奥巴台吉。

先头的领路骑兵早就驰入城中,张瀚等人进入不久就有一群小台吉迎了上来。

“这是莽古思台吉,这是额尔额齐台吉,这是密塞台吉,这是拜音代台吉,这是……”

奥巴的台吉府邸中,从内外到,足足站了有过百个台吉之多,张瀚一路走过来,听着介绍,觉得眼花头昏,根本就记不下来这么许多。

论起台吉数量,左翼蒙古这里远在右翼之上。

奥巴本人除了是科尔沁的台吉,还是察哈尔这个大部的济农,地位远在普通的台吉之上。

“在下见过济农。”

张瀚已经学了蒙古礼节,抚掌在胸,弯腰躬身。

奥巴没有如卜石兔那样与他行抱见礼,这个台吉眼神锐利,神色倨傲,而眉宇间似有重重隐忧。

“请坐吧,”奥巴道:“远来辛苦,你的事我们都听说了,日后果有商队前来,我们自会照顾,不必担心。”

寥寥数语,竟是就将张瀚的事说完了一样,奥巴眉头紧锁,看来有不小的烦心事情。

张瀚依言找地方坐下,这里说是府邸其实也甚是简陋,不要说不能和大明那边的勋贵的府邸相比,就是普通的富户也比不了,相比青城的富丽豪华,左翼蒙古这里确实寒酸很多。

“在下库尔缠,见过张东主。”

张瀚刚坐下,便是有人操着流利的汉话向他致意。

张瀚一征,扭头一看,对方便是微笑起来。

此人面白无须,眉目疏郎,两眼烁烁有神,脸上是和善友好的微笑,牙齿也较为细白,一看便知道是养尊处优的上层人物。

而库尔缠头上削剃的精光,整个脑袋四分之三是剃光了的,只有脑后留着一小撮头发,十分纤细,张瀚看了就明白,这是标准的金钱鼠尾,辫子可以从铜钱的中孔穿过,这样才是合式的女真发型。

张瀚下意识的报以回笑,而心中的复杂情绪,真是难以形容!

他没有想到,在这里就遇到了女真人,而且,很明显对方也收到了自己早前放出的讯息,已经知道了自己这个人。

留着细细一撮辫发的女真人,纵使张瀚向来不太关注历史,对这副形象也太熟悉了。

屠杀,文明毁灭,丧权辱国,宁赠友邦不与家奴,这些词语,不可遏止的迸发一样的涌到张瀚的脑袋里头来。

一瞬间,他的情绪变的无比复杂。

在库尔缠身侧四周有十来个随员,俱是穿着厚实的箭袍,身上背着弓箭,腰间佩刀或剑,也有人扶着铁枪长刀一类的长兵器,蒙古人礼仪粗疏,这议事的地方十分阔大,坐着过百人也不甚挤,各人都带着兵器,这些女真人也不算扎眼。

张瀚注意到这些女真人两眼中泛着冷漠残忍的光芒,这群人在打量着那些蒙古人,也打量着张瀚等人,不论是看何人都是带着警惕之意,在这些女真人眼中,张瀚和蒙古人仿佛都是死物一般。

这些人都身形异常的壮硕,肩膀宽的吓人,身形微微扭动时也显的灵活无比,两手阔大,指节布满粗厚的茧子,两腿稍微也有些罗圈,所有一切细节都是常年的骑射生涯演化出来。

在众多的蒙古人中,这些女真人也显的更加凶残强悍,气势更胜一筹。

张瀚不知道是这些女真人真的无比强悍,还是自己先入为主,不过总的来说,他也算身经百战,厮杀过次,眼前这些女真汉子确实给他极大的压迫感,这是经历过战场厮杀的人才会有的敏锐直觉,眼前这帮人,确实无比危险。

在库尔缠右手侧有一个胖大女真人,看起来也是壮硕无比,身后一张步弓十分长大,力道定然不弱,这人是个大胖脸,胡须也不茂盛,两眼不大,眼神中透着精明,见张瀚打量自己,那个胖大女真人微微一笑,轻轻一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张瀚点头回礼,回头听那群蒙古人议事。

事情很简单,扎鲁特部的色本台吉在库儿缠等女真使者到来前就与后金国暗中有联络,月前努儿哈赤派遣使节送衣物毛料等物给色本台吉,途中遇到巴林左翼台吉昂安,女真使者的财物被抢走,物品和信件落在巴林部手中,色本台吉怕林丹汗追责,慌乱之下带着自己的几百部民和财物逃到格勒珠尔根城,请奥巴台吉庇护于他。

站在人群中间一脸倒霉像的便是色本台吉,他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向奥巴台吉,也请其余的众多台吉帮自己说话。

奥巴也是一脸为难,他已经收到信,弘吉刺的齐赛诺颜派了部下领骑兵前来追赶色本,人马可能很快就赶到。

而自己帐中也有女真使者,直接回绝奥巴不敢,帮助色本又直接面临林丹汗的压力,这使他感觉左右为难。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