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过往

更新时间:2015-10-15 09:00:55字数:2982

“为甚要早走?”妻子张氏眼中一阵担心,说道:“不是说要下个月才走?”

“再迟些怕路上遇到大风雪。草原上的风雪可是要人命的。”张子铭答了声,接着又道:“和裕升的张东主来了,还和我说了几句话,看他的意思,恐怕也是要在草原上建立商路了,他是大东主,生意一旦做起来,我们就又没得事可做,提前走,预先打通好关节,沿途的部落先混熟脸,就算到不了白城,也得尽量往东走,那边的部落和蓟镇这些年不大太平,缺货很多,咱们好歹能赚些。”

这么仓促上路,准备不周的话很可能遭遇危险,张子铭的长子眼中露出不满之色,说道:“又是那个和裕升,咱家叫他们挤的这般惨了,这东主还要抢咱们的饭碗,爹,不如你找几个鞑子去杀了他!”

“混帐话!”张子铭勃然变色,骂道:“你懂个屁,人家带着几十个护卫,你找谁去刺杀?”

张氏道:“莫骂他,他也是担心你有危险。”

张子铭气咻咻的道:“我若死了,旁人也会替我把货出脱,少不得你们的吃食。”

张氏难过道:“夫君以为我们就为了自己考虑?”

张子铭自知失言,见三个孩子眼神都是亮晶晶的,每人都显露着担忧之色,他重重一叹,别过脸去,心中感觉一阵阵的难过。

……

“少爷,少爷?”

起更时,草原上刮来一阵阵的北风,低矮的丘陵挡不住西伯利亚过来的极地寒气,草原上的温度下降的很快,刚过中秋不久,半夜时的草原就如同内地的初冬一般寒冷,好在银锭的住处与汉人富户一样,都是砖瓦结构的房舍,屋里有坑,可以燃煤取暖,睡在坑上倒也并不寒冷。

张瀚还没有脱衣,只在上坑前用热水泡了脚,正倚在被上借着烛光看书,窗子外却是传来李氏的敲窗声响。

他吓了一跳,心道难道这妇人果真不守妇道,倒是没有把名字取错。

当下清清喉咙,说道:“李氏,这深更半夜的……”

“深更半夜才好说话!”

李氏声音宏亮,简直是拿着喇叭在喊,张瀚这才知道自己有些想左了,当下便是下坑将门打开,在外间椅子上与李氏对面坐了。

“白天的事我都知道了。”李氏看着张瀚,一脸不屑的道:“银锭那货蠢的紧,少爷你虽聪明,鞑子这边的事到底还弄不大明白。”

张瀚不露声色,只“哦”了一声。

“我常和那些台吉的府里人一起说笑,我手头的体己货物不少,又多是些金珠首饰一类的好东西,所以走动多了,她们说话也不避我,这一次的事情,看似素囊拉着布囊和大汗过不去,其实最关键的地方还是在那木儿身上。”

“为什么?”

张瀚知道那木儿是掌管五路台吉,直管很多部落,在多年前卜石兔汗与素囊争夺汗位时,金钟夫人也就是三娘子支持素囊,当时是那木儿与诸多台吉合作,纠集十几万众到板升城外示威,当时的情形也是一触即发,万一谈不妥当然只有打,后来三娘子退让,与卜石兔结婚,卜石兔顺义王到手,汗位稳固,局面才定下来。

由此可见,那木儿和卜石兔的关系是十分亲近的盟友关系,这一次的会议上,那木儿也是支持了卜石兔汗。

张瀚把自己所见的说了出来,李氏却是面露冷笑道:“这些鞑子,总说俺们汉人奸诈,他们却好到哪去了?少爷,那木儿手中的部落不在大汗之下,他们俩联手,足可压制素囊和布囊,为什么会议无功而散,就是因为那木儿其实支持的态度有限,所以依附在他那一边的台吉们都不出声,他不强硬,大汗也没有办法强硬,所以定下来的事还被搅的没法当场定局……你自己想想,是不是很明显的事?”

“你说的很是!”

张瀚想想席间的情形,果然正如李氏所说。

他不禁道:“银锭这个家伙,真是笨蛋。”

张瀚是对蒙古这边的具体情形不太了解,现在才开始恶补功课,银锭却是土生土长的蒙古贵族,他居然看不出其中的道道来,还是李氏这个汉人女子看出端底来,银锭这一句“笨蛋”的评价,得之不冤。

“那么,这个局怎么破?”

李氏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笑道:“我听说少爷要在青城和板升城都设点,然后往白城和辽东的沿途也要设点,板升城那边就算了,青城这边的点,妾身想接下来做。”

“银锭原本就是……”

“他是他,我是我!”

张瀚的布局中,银锭还是很重要的一个棋子,从新平堡和沿边各堡走私出来的大宗货物,多半往西,也会有一些向青城这边来,张瀚自己打算在这里开个分号,出手一些不便在官市和月市上出手的货物,比如铁器一类的违禁器,这个点设立了,打算是由银锭照管,按大掌柜的份例给银锭抽分分红,张瀚自己派掌柜人手,银锭只占个名,杜绝别家台吉的觊觎,这是两边都合算的好生意,另外银锭还是守口夷,出来的走私货物他负责押运照看,两边还都有好处可得,算算已经不少,银锭对李氏也很大方,不过这妇人真是贪得无厌,居然还要自己得好处。

“少爷一定以为我贪心。”李氏仿佛看出张瀚心中所思,笑了一笑,说道:“我这人确实喜欢银钱金饰,也爱绸缎绫罗,更喜张扬,若不是这样,也不会被少爷费尽心思送到草原上来……”

“呃……”

张瀚一阵尴尬,这时看李氏,确实比在新平堡时要沉稳成熟的多,看来塞上不仅气候险恶,恐怕想在这里生存下来,也要付出一些心血精力,果然是人换了个环境,就会成长一些么……

“不论是青城还是板升地,流离失所的汉人女子很多,这其中,多半是抢掠来的……这些骚鞑子,将妇人抢了来放在帐里,生下孩子的也只是奴仆,还要替他们放羊割草,生不出孩子又年老的,撵出来生死不管,甚至倒卖几手,一直卖到无人肯买为止。”

李氏说着话,脸上神态倒是激昂起来,起身道:“少爷随我来。”

张瀚心中也是有些震动,脸上露出些迷茫之色来。

他随李氏一并出门,门外蒋家兄弟也赶紧跟过来,李氏脸上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众人一起随着李氏向前走着,深更半夜,好在月光尚算皎洁,银锭这府邸说是与汉人宅邸相差不多,但胡风甚重,规划很乱,几处是东一处西一幢的胡乱建筑,待各人到了一处院落前时,李氏才住了脚,推开院门。

“少爷你看。”

张瀚人未近,就是闻到一股熏人的恶臭,走近些看,却是见到一个个年老委顿的老妇,一个个呆坐在院中,数十人挤在一起,身上衣袍破烂不堪,都已经脏污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出来,四周有一些神色木然的老妇,个个都是头发花白,正在用大锅熬着粥,用碗装了,分派给那些坐在地上的妇人去吃,粥碗递过去时,那些妇人脸上才露出些活色,伸出手来去接粥碗。

“这是?”

张瀚脸上满是震惊,他还从未见过有如此绝望的眼神和如此脏污的妇人。

李氏脸上满是同情之色,拍手道:“这些都是鞑子掠走的妇人,卖到无可再卖,我见了就买回来,叫她们做些粗使活计,但现在人买的多了,这里哪有这么多活叫她们做,现在银锭的人对我已经很有意见,所以想找少爷你讨个活计做,也好安顿些人,不然的话,再遇到这样的人,我也没有办法了。”

张瀚这才隐隐有些明白,为什么李氏转变这么大。

她自己也是丫鬟出身,转卖过几回,那种蛮横无礼和胡闹,恐怕也是一种自卫和防范,也是迫不得已,后来被送到银锭这里,不仅地方换了,连族群也是不同,银锭虽宠爱她,但明争暗斗必不可免,孤独一人,那种无依无靠的感觉恐怕更甚,接着便是发觉这一群苦命妇人,与李氏遭际各有不同,但实质却相差不多,一样的被人卖来卖去,毫无自由,在这种情形下,李氏大有转变,不仅相帮他人,自己较往日也有很大的不同。

张瀚默默点头,这一下,算是把眼前的事给理顺了。

他看着眼前的情形,有些呐呐的道:“这些妇人,多大年纪,又多是哪里人,怎么到此地来的?”

“抢来的,拐来的,骗来的,反正这都不是好来的。”

李氏面如寒冰,冷冷的道:“死鞑子说是安份了,前几十年可没有少犯边,这些妇人有的被抢来十来年了,最长的抢来三十年了,这般日子,能在这里活三十年,可真是难为了她!”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1617》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1617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二十六章 过往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1617”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