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四章 变化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52  |  更新时间:2015-10-13 09:02:28 全文阅读

这是长篇大论,也是张瀚精心准备过的话语。

直截了当,利益为先。

当然,也有“友谊”一类的词眼,用来修饰一下,但张瀚没有说太多,什么友谊都是废话,只有黄金和长矛才能带来真正的友谊。

张瀚现在手无长矛,只有黄金,目前来说就足够了。

“什么时候汉人也能跑到我们巍峨的汗宫来大放厥词了?”

卜石兔汗还没有回话,一个面目阴鸷的中年蒙古人就开口道:“难道成吉思汗的子孙被一点汉人的物品就收买了吗?难道我们蒙古汉子就如同妇人一样,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吗?”

“素囊台吉,旁人好说这样瞧不起妇人的话,你来说似乎不妥啊。”

另一个白发苍苍的圆脸蒙古人一边拿小刀割着羊腿肉吃,一边面露不屑之色,先说话的蒙古人被他这么一说,气的站了起来,但恨恨的冷哼两声之后,又是坐了下去。

“我的祖母是钟金夫人,岂是一般的妇人能比的?”素囊台吉面色有些灰败,其实他的一切都来自祖母钟金夫人,也就是赫赫有名的三娘子,自俺答汗后,谁想坐稳顺义王的位子成为土默特的右翼蒙古的共主,谁就必须得到三娘子的承认,历代的顺义王连续三代与三娘子成婚,最终得到右翼蒙古与大明的双重承认。

在几年前,上一代顺义王逝世后,一边是卜石兔汗这个继承人,一边是素囊这个三娘子的嫡长孙,两边都对汗位势在必得,三娘子当然支持自己的嫡孙素囊,危急关头,也是这个坐着割羊肉的那木儿台吉,纠合了宣府和蓟镇到大同的七十三部的台吉,带着十余万牧民和披甲骑兵到板升城外静坐,素囊还记得当时的情形,十余万人形成了巨大的黑潮,似乎能眨眼间把板升城拍成碎片,见惯风雨的三娘子并没有害怕,但素囊在最后关头选择了屈服。如果他继续坚持下去,汗位不知道能不能到手,这七十多家部落和十几万骑士的力量,足以把他撕成粉碎!

有了争汗位的旧日之仇,素囊在部落内也与大汗的势力形同陌路,他与林丹汗走的更近,私底下的交往更多,右翼蒙古的台吉屈身向左翼的林丹汗暗送秋波,就算林丹汗名义上是左右翼蒙古的共主,这事情仍然是叫土默特这边的本土势力看不过眼,而素囊背后又有却热斯塔布囊台吉领着的兵马支持,从青城到板升城,土默特本部的势力就是错踪复杂,更不必提那些散落在外,向来自行其事的大小部落了。

辉煌了几百年的蒙古人,因铁木真而被团结在一起,铁骑踏遍欧洲大陆,建立了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大帝国,毁灭文明,只带给人屠杀和血腥,故元之后,在草原上兴起了瓦刺和鞑靼,与国势上升的大明打了近二百年,从俺答汗到泰宁部的速把亥,再到炒花,卜言台周,再到林丹汗,蒙古的这些汗和台吉们无一日不想恢复祖上的荣光,但他们现在已经分裂了,力量分散,也没有能充当主心骨的人,想想俺答汗到卜石兔汗这几十年,这么庞大的右翼蒙古其实掌握在钟金夫人这个女人的手里,可想而知蒙古的贵族们已经庸懦无能到什么地步了。

“客人还在,我们自己就要吵架吵到拔刀相向了吗?”卜石兔面色有些难看,手中的金杯重重一顿,酒水洒了一地。

几个奴仆赶紧过来收拾,四周对坐的台吉们面面相觑,一时均是无人说话。

眼前这商道的事,已经不是简单的利益之争,而是涉及到了林丹汗和卜石兔两个大汗,涉及到管理右翼蒙古大臣布囊台吉,涉及到素囊和大汗当年的汗位之争,也是支持卜石兔和钟金夫人势力的两派势力之争,一个不好涉足进去,很有可能会带来将来的灭顶之灾!

右翼蒙古的力量已经分崩离析,从这场会议便看的出来。

卜石兔占着大汗的位子,然而所领不过十二部,与掌握五部的那木儿台吉和素囊台吉的实力几乎相当,青海部土默特不通音信,喀喇沁汗白洪大虽然是友盟,但也不会轻易介入土默特的内部事务,眼前一场争执,就是现在右翼蒙古的现实,卜石兔无力制约部属,与当年俺答汗在时,一令万里,数百部族和几十万控弦牧民听其指令的过往,简直是天壤之别。

“张东主,商道与合作的事情,我们还要商量。”卜石兔感觉有些难堪,然而事实如此,他只能这么对张瀚说。

帐中的贵人们都是表情怪异,银锭脸上有些焦急,但也没有在此时说些什么。

有素囊和布囊两人,就算是大汗也得顾忌一二,这事儿银锭这种小台吉根本使不上劲。

“在下告退。”

张瀚起身,抱拳向大汗和诸多台吉贵人行礼致意,然后转身离开。

在他脸上没有丝毫的失望和受挫的表情,就算是心怀敌意的素囊也是只能看到这个来自明国的汉家少年脸上只有从容和自信,不得不承认张瀚是一个很有风度和实力的汉人东主,而叫人忽略了他的年龄。

出了金碧辉煌而略嫌俗气的汗宫,四周也是峰檐迭起的各种各样的建筑,有同样金碧辉煌的喇叭庙,各种贵人台吉们的府邸,宽阔的街道,各种大型的商号铺子,写着汉文的招幌牌子,一样也有伙计在招徕生意,也有车马不停的辚辚驰过,只是往来的人群多半骑马,少数坐车,并没有人乘坐轿子。

这时来自内地的人们才明白,青城和各大板升地居然是这般的情形,真是远在人们的想象之外。

孙敬亭感慨道:“怪不得人说丰州滩的大小板升地是塞上江南,历来称为富庶之地,我还一直以为是人们的夸张,鞑子地界是苦寒地界,只有草和沙子,只能放羊牧马,谁知道居然是这般的情形!”

张瀚对这方面的了解也确实不多,在他生活的后世,蒙古一部独建一国,一部归于共和国,旧日的历史已经淡化,而蒙古活跃的宋元时期历史他看了一些,后来鞑靼和瓦刺两个部落与大明的战争史也看了一些,而明末时又是后金崛起,这方面的书籍较多,真正的明末时期蒙古草原上的部落演化,包括以汉人聚集为主的板升地的情形,这方面的著作较少,关注的人也不多,张瀚也没有这方面的认识,眼前的情形,也是叫他感觉十分惊奇和诧异。

“请到我的住处吧,先住下再说。”银锭拍马赶来,在马上闷闷不乐的喊住张瀚等人,带人到他的府邸去住下,以后的情形,银锭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只能叫各人先去住下了再说。

银锭好歹也是个台吉,城中当然有他的住处。他是属于卜石兔直属部落的台吉之一,在青城中拥有自己的宅邸和部曲,银锭的直属部下有三百多户,牧人一千五百人,多半在右翼这边的传统草场放牧,也有一些和汉人一起种地,银锭也有几个商行,另外他是守口夷主,每年可以拿到一部份抚赏,这一年多来和张瀚合作走私生意,更是赚的盆满钵满,他的府邸明显扩建和重新装饰过,青城中的建筑群落也是有明显的异族风情,房舍的式样多半是类似大型的蒙古包,那些喇叭庙也和汉人的传统寺庙大不相同,各人沿途看着,再进入银锭恢宏的台吉府邸之后,奴隶们簇拥上来,替银锭和张瀚等人拂去身上厚厚的浮尘,端来银盆洗净手脸,再换上一身崭新的袍子和靴子,各人都有耳目一新,旅途疲劳也一扫而空的振奋之感。

“大伙儿也不必担忧什么。”银锭这里的桌椅俱全,不象汗宫那里大家席地而坐,尽量保持着上古的蒙古人议事的规矩,银锭没有必要搞那种形式,张瀚不客气的在银锭的客厅正中左侧的椅子上坐下后,看着忧心忡忡的各人,他反是笑着安慰大家道:“这生意赚钱是大汗和台吉们都知道的,他们争执的其实是军国层面的曲划,这种层面咱们插不上话,也使不上劲,只能先等等消息再说。”

张瀚并不知道蒙古人的内部到底出了什么毛病,但今天的争执也是十分明显的,一边是卜石兔大汗,他们愿意和辽东交往,和努儿哈赤搞好关系,对张瀚的走私生意十分赞同。

另一边则是布囊和素囊,布囊代表的是林丹汗的势力,素囊则是土默特内部的异已势力的代表,卜石兔汗那边除了自己,还有一个代表五路势力的那木儿台吉。

由此可见,土默特部衰落到何等地步!

俺答汗盛时,土默特是整个右翼之主,影响力直抵蓟镇对面的喀喇沁各部,和车臣汗,土谢图汗等漠北三汗关系也是极为亲近,另外对河套地区,青海地区,乃至新疆和西藏各处,除了一部份是卫拉特蒙古的地盘外,几乎都可算做土默特的势力范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