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七章 佩特林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27  |  更新时间:2015-10-07 20:07:55 全文阅读

“常威,你小子捅娄子了。”

梁兴笑骂一声,他知道相隔还有三四百步,不怕鸟铳或是弓箭伤人,不过如果这边再不解释,一会再接近时,那边的护院镖师会毫不犹豫的打发鸟铳和发射箭矢伤人,这是训练总纲上规定的,没有任何例外。

一旦展露敌意,又没有表明身份,那么就认定是敌非友,可以展开攻击行动,如果敌势过强,就可以考虑固守的同时设法逃离转移,梁兴知道在店后就有暗门可出,有几条逃生道路可以选择,也有好几个预案准备着,到达预案规定的情形时,店里的人就可以做出选择。

重要的是帐局的银子和客人的货物,东六店这里其实不算多。

“梁哥,我错了,你帮帮忙……”

常威手中提着几只野鸟兴冲冲跑回来,见到眼前的情形也是一呆,赶紧请梁兴帮忙。

“臭小子知道厉害就好。”

梁兴很是喜欢常威,也不过份,策马向前,到百步左右表明了身份,接着店门才是打开,高处的镖师并不下来,还是在房顶上戒备着,一直到张瀚出现以后,各人都认得自家东主和一些镖行的伙伴,不少人在屋顶欢呼起来。

接着分店的掌柜伙计和镖师们纷纷跑出来,张瀚不免夸赞道:“反应迅速,应对得法,从掌柜到伙计再到镖师均做的很好,令我十分满意。”

分店掌柜姓刘名吉,三十来岁的样子,显著的特点就是头发稀疏,张瀚上回见他时就说是自己是操心操的,这一次头发掉的更加明显,张瀚向他笑道:“看来果然刘掌柜是操心掉发,回头叫人送几斤上等的何首乌过来,叫刘掌柜吃着补一补。”

刘吉笑的合不拢嘴,再三致谢,张瀚这时却向他道:“怎地店里有不少鞑子?”

店面里确实站着一堆鞑子,大约有五六人,皮袄子圆顶毡帽,矮壮身材,人人均是罗圈腿,脸上一脸横肉,刚刚有警讯时,他们每人都将手中的骑弓摘下,插袋打开,箭矢取在手中,这时又将箭矢放在插袋之中,看向张瀚等人的眼光均是不善,显是因着刚刚的事情都受惊不浅。

“里头还多呢。”刘吉道:“一共小二十人,护着一个鞑子官,说是有事要进京公干,在这里打尖一晚,明早就走。”

“鞑子进京公干?”孙敬亭在一旁奇道:“他们的事,不都是各镇料理就成了么。”

顺义王的影响力现在只限于蓟镇和宣大这一片,三十年前有扯力克带二十万人往西去的壮举,这三十年历任的顺义王已经无比恭顺,一般有事也就是宣大总督就能料理,包括顺义王的汗位继承,还有传奇人物三娘子改嫁和开市闭市等诸多事宜,一般惊动到总督一级就算了不起了,这些鞑子居然要进京,而且地方官员也允许,这倒真是一件足以叫人惊奇的事情。

“朋友你好!”

一个戴着高毛皮帽的大个子从店里间走出来,他小心翼翼的绕过灶间,用蒙古话向张瀚等人打着招呼。

东六店和普通的骡马店不同,唯一相同的地方就是店堂,因为要给不少路过的客人自己打火做饭,给他们方便,所以店堂不仅很大,还有好多个炉灶,客人只要给油盐钱和柴火钱,锅灶可以自己随意使用。

这年头,为了省几十个大钱而自己烧饭吃的客人才是主流,点几个菜,要两壶酒,慢慢喝酒吃菜的毕竟只是少数。

如果客流不大,路线不多的话,张瀚的这几十间分店根本赚不到一天七八百两的利润,也怪不得骡马行不是贵人行当,稍有实力和身家的士绅和商人都不会搞这种生意。

戴高帽的汉子身量高的吓人,待他近些,张瀚才看出这人衣服的式样和料子都和鞑子有明显的不同,裁剪的样式是上衣下裤,中间一根腰带,脚上的靴子一直到膝盖下头,这般模样,很明显的既不是汉人,也不是鞑子。

再近些,就看清面容了。

“白种人?”张瀚心中顿起惊疑。

眼前确实是一个白人,帽子前头垂下乱糟糟的金发,两眼蔚蓝,鼻子又大又挺,两撇八字须翘的老高,样子相貌都够粗犷吓人,若不是一脸笑容,只怕要惊倒不少人。

“听说您是这家店的主人,而且有不少家这样规模的分店,是一个庞大商行的主人,我是伊万.佩特林,奉我国沙皇陛下之命出使明国,前往‘大中国城’,能在这里遇到尊贵的阁下是我的荣幸!”

也不管张瀚能不能听的懂,这个佩特林说话又急又快,声音宏亮,脸上满带笑意,连声音也透着热情和亲切,就算真的听不懂的人,恐怕也能感受到这人的热情。

张瀚也用蒙语道:“原来你是俄罗斯人!”

“没错!”佩特林大喜,说道:“原来这位尊贵的少年东主知道我们俄罗斯。”

“当然知道了。”

张瀚眼神中可没有丝毫善意。

这年头的俄罗斯扩张的厉害,典型的毛熊风格,先用商人渗透,建立商道,然后有利可图后就派出哥萨克,先是小摩擦,然后就大量进军,这个时候的中亚地区一直到中国的外蒙古高原地方,方广万里,这一片庞大的地域却也是在最虚弱的时候,中亚的几个汗国已经被俄罗斯人全吞下肚,然后他们还不知足,继续沿着几条河流向东亚这边扩张,西亚和中亚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前行的脚步在这几十年里一直扩张到中国边境和极北之地,一直到清朝康熙年间,在打了一仗,又割让大片领土给俄罗斯人之后,中俄之间的边界算是暂时稳定下来。

只是老毛子的贪婪本性是没有办法遏止的,在清末中国最虚弱的时候,趁火打劫最厉害的也就是北方这个邻居,大片领地被强占,连东北和新疆都差点没保住,要说野心,也就是日本全面侵华抢了个第一,要不然从明末清初到清末,对中国胃口最大,伤害最深的,毫无疑问就是俄罗斯没跑了。

“我们是从托木河畔的托木斯克来,奉吾主沙皇伊凡四世之命前来大中国城,递交我国的国书,申明两国友好之意。”

佩特林的蒙语说的很溜,这也并不奇怪,俄罗斯人向中亚扩张的过程中最大的对手就是一个个蒙古汗国,这些先驱者稍有点能力的,蒙语定然都说的很溜。

张瀚也是已经学了很久蒙语,对话毫无问题。

“原来如此。”

张瀚点点头,对这个俄罗斯“使臣”使命毫无兴趣。

这年头哪有什么正经使臣,俄罗斯人的使节最多会出使欧洲,哪会真派外交使节到中亚或东亚这边来?这年头的俄罗斯人自己也被西方视为蛮夷,可在这些欧洲佬的眼里,除了白人之外,全天下都是野蛮人,这个什么佩特林可能真有沙皇的使命,不然也不敢瞎说,蒙古人也不会理他,不过想来就是一次试探和间谍这旅,行走中国的大地,侦刺中国这边的实力,在俄罗斯人的扩张过程中,这样的事再常见不过了。

“中国的土地真是广阔,地方也真是富裕……”

佩特林开始用蒙语起劲的夸赞起来,在场的人有不少听的懂,不少人面露得色,那些鞑子的脸上露出怪异的神情来,大约是想起他们曾经的辉煌来了,毕竟这一片富饶的土地,他们也是曾经的主人。

“阁下无谓多说。”张瀚的态度还是很冷静,看着手舞足蹈的俄罗斯人,他道:“跑出来寻我说话,恐怕也未必只是说这些恭维的话吧?”

“您说对了!”佩特林脸上毫无尴尬之色,拍手道:“听说您是一位家产过人的大商人,我们在托木斯克有大量的货物,蜂蜜,干果,毛皮,人参,珍珠,这都是利润极高的好货色,我知道你们明国人最喜欢收这些东西,又听说您有强悍的运输车队,如果我们合作……”

“那草原上的蒙古人和马匪怎么办?几千公里的路程怎么办?”

张瀚气的差点笑出声来,也亏这厮想的出来。

从托木斯克到张家口,直线距离最少要走三个月,来回得半年,而且路程上只有少量的俄罗斯人建的补给点,不要说城市,象样的堡垒都没几个,还得直穿外蒙古,抵达西亚地区才能贸易,就算俄罗斯已经在往东扩张,估计几年后才有可能把堡垒区修到外蒙古,抵达阿尔泰地方和伊尔库茨克地区就不错了,一路上有山脉草原荒漠,直接贸易谈何容易。

俄罗斯人的货物倒是确实和大明互补,他们需要明朝这边的精致物品,最重要的就是茶叶,历史上伊凡四世派过佩特林后,万历给了回书,后来隔了几年伊凡四世又派了一次使臣,这一次使臣最大的收获就是带回了茶叶,俄罗斯人也开始广泛的种值茶叶,这可是托木斯克这个城市和两派使臣的最大收获。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