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迷情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81  |  更新时间:2015-10-06 21:06:05 全文阅读

两人一时对视着,杨柳感觉张瀚目光灼热,当下转过目光,轻声道:“目光灼灼似贼儿。”

张瀚哈哈一笑,说道:“好吧,你去休息。”

杨柳心里反是有一些失望,她刚刚一直感觉着张瀚的目光随着自己的动作而移动,感觉他一直在自己的胸口和腰间和两腿上瞄来瞄去,有些羞恼的同时也是有更多的得意,杨柳的两腿笔直挺拔,肌肤紧凑,肤白似雪,自己也是十分骄傲,胸虽不及荷花的大,但胜在更加挺拔,腰是整个张府里丫鬟里头最细的一个,挺拔的胸,纤细的腰身,长而挺直的两腿,这叫她向来很是自信,不过这种自信现在打了折扣,听到张瀚叫她离开,一股失望的情绪涌上了她的心头。

“对了,你等会儿。”

张瀚一拍脑袋,拿过一个小包,取出了一根金步摇,昏黄的灯光下,散发着明亮的金色光泽。

“这是给你的。”

张瀚看着眼前的女孩,笑着道:“别同旁人说啊,除了我娘他们,就你一个人有。”

“这算什么?”杨柳却没有预料中的高兴,两眼盯着张瀚,怨嗔的道:“赶我走,又送这个给人?”

“跟我吧。”张瀚没有解释什么,这时候说什么话都是蠢,他拉过杨柳的双手,感受着柔荑的嫩滑,两眼看着对方亮晶晶的双眸,说道:“以后我不会叫你吃苦的。”

“你怎么这么厚脸皮……”杨柳感觉自己心慌的要跳出来,颤抖着声线说道:“晚间就想偷偷摸到常姑娘房里,现在又对我这样……”

“没影的事!”张瀚哭笑不得,说道:“我只是要回自己的住处,谁知道是这样……”

他又道:“这钗子是我早替你备好的,我早就喜欢你了。”

这话比什么都管用,杨柳低吟一声,软软倒在张瀚的怀中。

一下子温香满面,玉人在抱,杨柳的胸口正好压在张瀚的胳膊处,软软的还有一些弹力,他一下子就是把持不住,紧紧搂着她娇软发烫的身子,嘴向那娇艳红唇吻过去。

杨柳本就是想着这一日,又是泼辣胆大的性子,又知道张瀚即将远行,耽搁不得,错过这一日,下次再有这般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何时。她也知道,刚刚张瀚叫自己走开是因为顾忌很多,总不能惊动一家子之后还受了伤,然后就在房里纳了娘亲的贴身丫鬟,这传开去也太难听,况且两个舅舅和表妹都在,又要联姻,张瀚的顾虑很多,但越是这样想,心中就越发委屈,越发想得到慰藉,此时张瀚的唇亲过来,她并没有躲闪,直到让那温暖湿热的唇覆盖到自己的唇上,然后笨拙的等待着,不知道怎么继续迎合他。

张瀚轻轻的吻着,感觉到杨柳双唇的湿热与柔软,怀中女孩子原本僵硬颤抖的身体渐渐变的柔软与贴合,变的越来越热,他看到杨柳的眸中有分明的水气,那是动了情的样子,他将杨柳的裙摆掀起来,叫她坐到自己的腿上,中秋前夜的半夜还有些凉,然而两个动了情的人身上却都是滚烫,杨柳的裙内只穿着单薄的亵裤,薄薄的一层内里就是紧滑的肌肤,张瀚身上也只是披着一层薄中衣,两人对面而坐,感受着对方身体毫无保留的贴合在自己身上,情、欲都是如火山一般的爆发,张瀚两手紧紧搂着杨柳细弱单腰的腰间,看着她将脸仰后,毫无瑕疵的白玉一般的脸庞仰向后方,两眼微微的半闭着,贝齿紧咬着嘴唇,不叫张瀚得逞,就在这时外间传来人说话与走动的声响,两人的情绪如潮水般瞬间退了个干干净净,张瀚还是紧紧抱着杨柳,静静听着外间的动静,杨柳要动,他轻轻道:“不要动,今晚别走了……”

杨柳低了头,在他肩膀上狠狠一咬,张瀚吃痛,一下子松了手,等他回过神来,身上坐着的玉人已经离体而去,正站在地上整理衣衫,脸上潮红未退,而眼中和脸颊上满是娇憨的笑意。

她不是不愿给张瀚,心中千肯万肯,但不论如何,今晚时机不对,杨柳整理好衣袍,又跑到近前来,在张瀚脸上轻轻一吻,张瀚想搂她,她却一下跳开,娇笑道:“谁叫你刚刚赶我走,那我只得真走了。”

这小妮子报复心倒还真强,张瀚正自气的牙齿痒痒,却见杨柳又是盈盈拜倒了下去。

“这闹什么?”张瀚奇道:“莫非叫我亲的开心,特意谢我?”

杨柳板着脸道:“这是谢你的金步摇。”

张瀚不以为然的道:“一支钗子,这算什么,也值当这么正儿八经的。”

杨柳道:“可能对你不算什么,但对我来说,这支钗子意义重大。”

“为什么?”

“我曾经失去过一切,家人,房舍,住处,衣饰,只有重新得到的这一天,才是我重生的一天……”

杨柳轻轻说着,她似乎想起了自家院子外头的那条清澈见底的小河,兄弟姐妹们在河边嬉笑着玩闹,又记得自己的罗裳被收走,从此穿着打补丁的破烂衣服,小小年纪,走在那条蜿蜒曲折似乎见不到头的路上,她记得自己的脚疼的要命,那路怎么也走不到头,她拼命的哭,后来哭到嗓子都哑了,没有人安慰她,最终她学会了很多规矩,最后一条乌篷船载着她,慢慢的穿州过府,她一天天长大,在一个个府里流转,学会了很多,隐藏着心机,学着大人们说话的样子,习惯很多老爷少爷们色迷迷的眼神,最终幸运的流落到张府,见着了张瀚……

女孩子又在张瀚额头上轻轻一吻,悄声道:“你要了我,我会一生都对你好……”

“嗯。”张瀚没有说话,轻轻点头,看着她转身离去,轻轻掩上房门。

……

中秋节后的第二天,张瀚预备辞别家人,远离新平堡,甚至远离大明。

行囊和随员都已经准备好了,集结在一起,马匹也备好了,每人两马甚至三马的配合,人和马都挑的最好的,还有一个兽医,一个铁匠跟随着,可以远涉长途。

这一次的目标是先往土默特的汗帐所在,接着可能是蓟北的几个大部落,然后是沿辽东的几个部落。

原本没有这么宏伟远大的目标,这是和银锭再三确认过之后才定下来的行程。

现在的蒙古实在太复杂,林丹汗表面上还算是蒙古的大汗和共主,但他的地位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削弱,土默特汗,车臣汗,扎萨克图汗,土谢图汗,还有泰宁部等喀喇沁蒙古,内喀尔喀五部,插汉部和所属八部,还有内外科尔沁部,大大小小几十个部落,当年达延汗将东部蒙古分为六个万户,现在很明显已经暴涨多倍,光是漠北就不知道大了多少去,另外还有卫拉特蒙古等更远的已经与大明不大发生关系的更西去的蒙古各部,光是张瀚这一次要打交道的就有大大小小十几二十个部落,如果张瀚不去土默特,他就要转化大量的利益,在蒙古草原上寻找自己的代理人,将利益层层分包,最终来自辽东的利益被蒙古和大明这边两个政治军事集团瓜分大半,以张瀚和银锭两人合作下来膨胀的野心怎么可能愿意接受,如果能打通至辽东的道路,与各部落谈妥费用,虽然一样花费不菲,主动权却是握在自己手中,最终的花费开销,定然也远远低于由他人代理。

地理上来说,从张家口出塞往土默特汗帐最近,然后就是喀喇沁各部,接着是内喀尔喀和插汉等诸部,再下来是科尔沁,再下来就是大明辽东和已经建国的后金。

一路上要么是草原丘陵,要么就是海子河流,没有现成的道路,没有馆舍驿站,只有毡包和荒野。

这个年代的内外蒙古人口数远不及后世,这般广阔的地方,经常几十里过百里见不着人烟,黄羊群都是成千上万的一起活动,狼群也很多,不要说蒙古各部的威胁,就是那些土匪杆子和狼群也是叫人头疼的事情。

有鉴于上次刺客事件的发生,张瀚的随员计划做了一些更改。

朵儿和张家兄弟等人还是等着,又额外加了十人,王一魁和李来宾两人在内,又挑了十个身手最好的镖师,再有其余人员,一共有三十来人跟着张瀚出行,这样的阵营,除非是某个部落下决心与张瀚死嗑,不然的话也是足够保护他的安全了。

“大舅,这是我连夜画出来的草图,秋收过后就是农闲,这事得抓紧,若是忙了,恐怕未必能抽出多少人力出来……”

临行时,常氏哭的眼都肿了,常宁的小脸也是惨白,眼睛也是明显哭过,只是精心做了装饰,叫旁人不大看的出来。

孙敬亭等随员都已经在堡外等着,张家这边却是一片愁云惨雾,这也难怪,商人离家是常有的事,可要在草原上远行万里之遥,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当时的蒙古有板升地,那里也有不少汉人,多半是逃犯,被掠边民和他们的后代,也有逃荒过去种地的,也有少数商人,多半都是沿九边出口外做生意的中小商人,偷偷出口,常年在外主要是以收毛皮为主,这都是冒险的勾当,最危险的敌人不是北虏,而是巡查边口的大明边军和马匪,在常氏等人看来,张瀚此行当然千难万险,心中担忧自是难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