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零七章 窘迫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79  |  更新时间:2015-10-02 09:04:36 全文阅读

在这时,各人才感觉到张瀚令人惊异的年轻,平时这年龄都被张瀚耀眼的光芒给遮挡住了。

“哪瘦了?”张瀚摸着自己的脸,笑道:“在哪儿也屈不着我啊,每天吃的好睡的也好,又不曾打架动手的,操心反而比在这边少的多,灵丘那边好着呢。”

“这么好?多咱你带我去灵丘看看吧。”

灵丘那里张瀚预计要投两到三万两银子,明年可能投的更多,这等于以前太爷创下的全部身家了,这么多财产投在那里,常氏也是感觉似乎是在灵丘又有了一个“家”,想去看看的念头,并不奇怪。

“娘放心,”张瀚含笑道:“得了空了,我那新马车造好了,咱们一起出门走走,不仅是灵丘,大同各地有咱家产业的地方多了,我陪着你各处逛逛去。”

常氏听的心动,她在家里是闷的太久,但还是下意识摇头道:“我一个妇道人家,说说罢了……”

娘儿俩说了几句,常氏便向张瀚道:“还不赶紧见过你大舅和二舅!”

“是!”

张瀚肃容应了,回转身去,两个舅舅他还是幼年时见过一面,隔的时间久了其实相貌根本就记不清楚了,但大致的轮廓还算记得,两个中年男子又紧挨着站在常氏边上,料想就是大舅和二舅。

分不清楚的,就是两个舅舅究竟谁是亲舅常进全,哪个是堂舅常进有?

这也好办,张瀚到两个中年人面前,跪下行礼,低了头,口中道:“见过大舅和二舅。”

这么一含糊,果然两个舅舅也没疑什么。

张瀚回来的声势极为浩大,常进全刚刚看了个满眼,心中已经是什么滋味都有。

张瀚在前,五六个带着兵器的护卫在后,然后还有大批的掌柜,副掌柜,都头,队头,各种名目的属下跟在身后,一个个都是满脸敬服的模样,没有丝毫的不满或是懈怠,能近得张瀚身边的这几十人,常进全一眼看过去俱是气度不凡,个个都算得上精明外露,周逢吉和梁宏他熟悉,王长富和老蔡,还有梁兴,杨秋,莫宗通李东学这些后加入的人手,常进全就根本不认得,但不论是哪一个,或脸上有精明气息,或是剽悍孔武,一看就非常人的气态表现,随便哪一个,常进全都觉得不是易与之辈,然而这些人,俱是跟着自己家这个年未及弱冠的外甥,这使得常进全的心思十分怪异和混乱,令得他有些难以接受。

“瀚儿,我这二舅远不及你啊。”

常进全将张瀚扶起,语气复杂的说了一句。

张瀚微笑,这才看的出来这一脸精明的中年人是自己亲舅,也就是二舅,旁边那个有点书卷气息的,当是自己的堂舅常进有了。

常进有在一旁道:“瀚哥儿,若是你父亲还在,我不免要向他说一声:芙蓉万里潇湘路,雏凤清于老凤声,我那诚哥只知道生意经营,你家老太爷也只看经义诗文,你却不同,你的房中杂学甚多,涉猎极广,我看你书房里的书籍,翻动的多半也是杂学书籍,诸如《鲁班营造正式》,还有《家镜》、《木经》,火器类,各种营造的杂书均是翻动过,不过我看你读的最多的反是兵书,这东西有何趣味,我看了几本,似乎没有什么兴味……你那座钟,我已经拆开又装好了,想找些人仿造,可惜二弟他们不同意……”

“这大舅真是一个书呆子……不过是一个颇有用处的书呆子。”张瀚脸上神色怪异,他没想到,自己的亲族之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个人物。

“咳,大哥!”

常氏脸上有些哭笑不得,她害怕张瀚对娘家的长辈印象不好,当下阻止了常进有继续唠叨下去。

常进全也觉得大哥有些丢脸,当下就发作道:“大哥你尽说这些没用的,那座钟一架值得百两,要仿制岂是简单的事?光是转轮,你得费多少工、力和物力。”

两个长辈轮番反对,常进有脸上也有些失落,张瀚赶紧道:“大舅既然对这些事有兴趣,我这里人手物料都是现成的,想仿造这么个小东西不是简单的事?那座钟难的就是发条转轮,要契合的纹丝不差,这样报时才不会出错,若是工艺不巧,就白费了材料,所以这事不是急事,大舅你可以慢慢来,所需一应事物,均是小事情。”

张瀚说着对一旁侍立的张春道:“现在宅里和外头的事都是你管着,大舅要用什么,要支多少银子,你都要应着。”

又对老蔡道:“调多少工匠,用多少人,都是大舅说了算,老蔡你听着没有?”

张春和老蔡当然是赶紧答应着,常氏和常进全都没有想到,这么一件小事,张瀚居然如此的大费周章的吩咐底下人,一时也是感觉脸上有光,至于常进有是不是荒唐,那反是不需要太在意了。

常威也过来见了礼,表兄弟两人经常通信,见面后也还算亲热,张瀚拿出兄长的姿态,问着常威在这里是不是住的惯,缺什么,一边说着这些家常话,各人都是一边往府里走。

张府的院子确实不大,进了三开间的门房,只有短短一截照壁,照壁倒是重新粉涮过,不过绕过照壁之后,院子只有横竖三丈多宽广,在后世还是大宅,在大明这会子,连普通的乡宦人家也是大有不如,院落过后就是大堂,然后是穿堂,又是一个院落,再过去就是后院,连左右套院也没有,在新平堡里的富人中也只是普通的宅邸。

“东主,你们自家人叙话,我们告退。”

“东主还请好好歇息,有话我们晚上再说。”

周逢吉和王长富等人还算知机,院子不大,这么多人再涌进来站也站不开,就算张瀚有话同大伙说也不在这个时候,各人送进来之后就是一个个先请告辞。

张瀚也不留他们,只说了句道:“明儿中秋,大家只留轮值的,旁人放假。这些事,由周叔来统调安排,然后三柜负责给所有人发些月饼吃食,不要勒掯,小伙计也都给,都不容易。另外,我后日就走,往张家口去,东学和预先挑好的人跟着我,长富,回头我有空了找你细说。李先生,帐上的事,恐怕要很晚再找你说,你得等我……”

张瀚一回来,看看这些人,就知道自己的事很多,这一两日怕是轻快不了。忙是必定的,好在各样事都很顺当,没有什么烦难的地方,只是他日久不在,有很多事需得和各人当面说,算算今晚估计得三更过后才能休息。

被他点名的各人纷纷点头,然后各人才纷纷散去,只剩下张府里的上下人等。

张瀚一眼便看到杨柳,一个多朋不见,这小丫鬟风韵似乎又比此前强了些,面色如白玉般细腻白皙,两眼似秋水般向张瀚看过来,容光艳色映称的旁边的人都为之失了色,张瀚在这场合虽不敢多看,到底还是瞄了她几眼。

接着张瀚转脸又和两个舅舅说话,叫张春赶紧安排酒席,他要和两位舅舅和表弟喝上几杯,家里的婆子和男仆们负责这些事,自是赶紧去忙活,小丫鬟们站在一处一时倒没事,荷花向杨柳悄声道:“你早起精心收拾了半日,到底还是有用,刚刚他可是瞧了你好几眼。”

“他是谁?”杨柳微红着脸道:“瞧你这没规矩的样儿。”

“戚,还没有当上如夫人,倒先和我摆上姨娘的款了……”

“你这丫头要死是不是……”

两人笑闹一回,荷花叹息道:“我看你这事多半能成,就是我,姿色平常,不知道将来落个什么下场。”

荷花生的其实不差,中人以上的姿色,特别是胸前呼之欲出,张瀚也是喜欢的,只是被杨柳的美貌给比了下去。

“你这妮子真是春心动了……”杨柳笑道:“要不要和主母说说,早点给你挑个人嫁了?”

“别说话,大小姐出来了……”

家里已经没有了外人,常宁也是出来迎接表兄。

她心里也有些惴惴不安,毕竟是没怎么见过人说过话的大家闺秀,常家也是世代经商的大家族,也有族学,也出过秀才,常宁屏息静气,从大堂慢慢走了出来。

张瀚只觉眼前一亮。

常宁的脸,似乎是有着天边晚间云霞般的绯红,又似乎是早晚间天地灵气所聚起的烟霜,两眼有着如秋水般的秀色,从眼到鼻,再到下巴,线条无一处不是恰到好处,整张脸精致的叫人几乎不敢细看,又不忍不看。

不知怎地,张瀚此时此刻想起的居然是孙玉娘,玉娘也是极美,但比较常宁似乎还是差着一筹,而常宁的气质娴雅,玉娘是倔强中带着一点野性的美,两者是截然不同的……

“常宁见过大哥……”

到了近前,常宁向张瀚行礼,微笑,面色微红,一切都是雅致大方,典雅有礼。

“大妹妹向来少见……”张瀚此时有些智商捉急,后世的他是见惯花从,但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恋爱还是在初中的时候,那种甜而酸涩的感觉无论如何也忘不掉,而后来在花从中打滚的他,无非就是逢场作戏,真正和女孩子这么正经的打交道说话,倒真的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在众人眼中,张瀚此时的表现倒真的是正常了,不论如何,当着常宁这般的绝色美女的面,以张瀚的年纪,手足无措才是正常的事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