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 离开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09  |  更新时间:2015-09-30 09:02:01 全文阅读

韩通确实没睡,他的房间算是这牢房里最舒服的一间,身底铺设着厚厚的被褥,不象别的房间那样肮脏不堪,但丝丝缕缕不绝的臭味熏的他头晕,想睡,这阵子发生的事又如走马灯一样在他脑子里晃来晃去的……委实是睡不着。

这一次韩家算是吃了大亏,但韩通认为韩家跨不跨的关键还在韩畦身上。

他已经吩咐家人将所有的存银细软送到太原,务请韩畦保自己一条命。

如果实在办不到,也请韩畦设法替他报这个仇,另外保住韩家最后一点家底,留着点念想,慢慢恢复元气。

韩通心里一直在盘算这些事,甚至想着自己能够保命,并且依靠韩畦的势力搞跨了张瀚,然后令何三等人将张瀚几个当他的面虐杀,到时他要一边饮酒,一边欣赏张瀚的惨象。

这种幻想,无非是怨毒所致,而且在牢房这样的环境,面临生死大关,不这样幻想一下仇人的下场,韩通在这黑牢里怕是一天也耽不下去。

“韩老爷?”

韩通正想的出神,突地听到有人叫自己,他身子一震,两眼微睁,看到是杨秋后,两眼便睁的大了。

“是不是想等消息?”杨秋脸上还是一脸的职业化的笑容,但熟悉他的人便看的出来这笑容很冷,韩通虽不了解杨秋,却也感受到深重的威胁。

韩通扭头道:“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何三,马常……”杨秋轻轻念两个名字。

听到这话,韩通原本有些惊惶的脸反是又震定下来,不屑的道:“他们俩的事,与我无关,有事你和知县说去,莫来烦我。”

“和知县有什么可说的?”杨秋笑道:“只不过是韩老爷你做初一,我们做十五罢了。”

“你敢?”韩通猛站起身,脸已经骇的变了形状,他猛叫道:“来人啊,来人,有人要杀我,来人!”

“没有人来,你平素恶事做多了,人人都厌憎你。现在你这事又惊了太多人,案子已经报上去,你暴毙在狱中,这样大事都省心省事,没有人会救你,也没有人会当真查你的死因,就算你家那个布政使也是一样……”

杨秋一句句说着,粉碎着韩通心中最后的念想,一直到韩通的面色由红转白,再变成死灰。

“不不,我不想死……饶了我吧,我家里还有不少浮财,我给你一千两银子,不不,给你一千两金子……”

“晚了,韩东主,来生记得要修善积德,不要再这么为非作歹弄的人憎狗嫌的……”

杨秋打定主意要试试张瀚说过的水刑的办法,向左右使了个眼色,杨泗孙和温忠发两人赶紧上去,一左一右把韩通给按住在床上,然后将脚那边的方向垫高,接着在韩通脸上垫上毛巾,杨秋提着水壶往韩通脸上浇水,过不多时,各人看到韩通脸色憋的如猪肝一样,浑身颤抖,扭动,那种痛苦的情形,令得四周旁观的人都面色发白。

温忠发一边按着韩通挣扎的腿,一边脸色惨白的笑道:“东主说这个刑罚很残忍时,俺还以为他在说笑……”

这时韩通开始用力的呼吸,清水被他不停的吸到胃里和气管里,然后他开始痉挛,接着口鼻处都有沾液分泌出来。

又过一分钟,韩通开始失禁,大小便均自体内流出。

接着又是眼角和鼻子流血,韩通已经开始失去意识,挣扎也是下意识的行为。

若是普通的施刑,这时便可以放开,不然人就会死亡,这一次杨秋没停,温忠发和杨泗孙没敢松手,韩通还在抽搐着,又过一分钟后,杨秋看看他的瞳仁,一脸轻松的道:“行了,韩东主已经升仙了。”

“好家伙……”

“这刑罚真是厉害……”

这时杨泗孙和温忠发才松了手,两人脸都白的跟鬼一样,两手都抖的厉害,刚刚这一幕若是看着还好,可是自己亲手做的这事,最近这些天的晚上,估计这两人都睡不着,或是压根不敢睡了。

“这算什么?”杨秋一脸肃容的道:“我们就是替东主做这些差事的,难不成叫东主自己动手?要么就是王长富的那伙人来做?他们也有不少跟着东主杀过人了,也不怕见血,我们喇虎出身的,论打不如人,论胆不如人,如果再没有替东主做这些脏事的胆子和忠心,东主养我们这些人做什么?”

“就是看着渗人……”温忠发道:“倒不是不愿意。”

“下回我有一个法子,处决人时样子要好些。”杨秋道:“用牛皮纸,喷水,再加一层,再喷水,人是窒息死的,不象这水刑,确实惨了点。”

这时另外上去两人,替韩通擦拭掉口鼻中的鲜血和脏物,一番处置过后,韩通宛如生人,身上一点伤痕也没有,当然原本也不会有,根本就没有动手打他,也不曾用刀,更不是勒毙,杨秋看着也是满意,就算有人不依不饶,要来查这“暴毙”的原由,恐怕最老练的仵作也查不出来真正的死因。

“淹死的?”杨秋轻轻冷笑了一声。

……

万历四十六年八月十一,张瀚自灵丘动身,返回新平堡。

他是六月下旬盛夏时到的灵丘,一晃功夫一个半月下来了,酷暑已经远离而去,道左的树木已经开始飘落树叶,早晨起的早了,风透着凉意,把人们薄薄的衣袍吹的鼓动起来,提醒着人们,需得加厚衣衫来迎接寒冬了。

在灵丘最后的这一阵时光里,张瀚拜东山会,拜会李大用和曾用贤等人,在知县朱庆余的主持下,各家一起盟誓起会……灵丘钢铁行会正式成立,张瀚成为第一任会首,孙安乐和孙敬亭,加上马化先和曾用贤李大用等人均为理事,张瀚很想按后世的惯例,请朱庆安当一个名誉会首,这样可以多送一份贽敬给他,结果一打听,这事情知县不可能同意,毕竟以一县之尊掺合这勾当,传出去是士林笑话。

不同时代真是不同的想法,张瀚还好没冒昧提出来,否则结好不成,反是得罪人了。

韩通之死,算是死水微澜,除了韩畦挑头叫彻查外,几乎没有哪个衙门愿意管这样的闲事。不管是巡抚还是巡按,或是分巡分守道这些大员,均无人来认真调查这事,韩通算是暴毙,就算不死在牢房里,多半也逃不出菜市口那一刀,他的死活,其实无关紧要了。

“孝征兄,我预备是八月十四抵达新平堡,过了中秋后隔一日动身,十六日往张家口,预备五天到六天到张家口……”

临行之际,孙家叔侄等几十个东山会的人都来送别,马化先和李大用曾用贤等人也来了,张学曾已经提前返回蒲州,蔡九等人被张瀚勒令留在矿上,李慎明也早就回了大同,虽然如此,送别时的场面比起张瀚抵达时的冷静已经是天壤之别。

张瀚说话时,李大用对曾用贤悄声道:“张会首来时不过是一群镖师陪伴,走时却是这般情形,短短时间就经营到如此地步,我还是要托大说一句:后生可畏,后生可畏!”

孙敬亭此时含笑道:“那我就十三日往新平堡去,确定能赶上十六日和会首你一起出发。”

“要累你不能在家过中秋了。”

“男儿丈夫志在四方,这点事也值当拿出来说么?”

孙敬亭确实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张瀚倒有些心虚,不论前世今生,他都较重亲情,对节庆也比较上心,看来自己果然是小丈夫,算不得大男人。

这时他又见到还是穿着男装的孙玉娘,窈窕身姿藏在藏青色的箭袍之内仍然令人怦然心动,张瀚正好看到她的侧面,看到玉娘侧面线条,一个漂亮女子,不论是侧脸还是胸前,都是美丽之极,张瀚不觉心生异样的情绪,一个美丽的少女,大约很难叫男人不为之心动,特别是张瀚很喜欢玉娘的那一点当世女子少有的野性,和玉娘谈话时叫他感觉很舒服。

“孙爷……玉娘妹子,后会有期。”

孙安乐已经不再自称会首,叫人称他东主便可,张瀚倒不好把架子摆的太足,这一声“孙爷”也是叫孙安乐心里很是偎贴。

当下孙安乐抱拳还礼,还是一如往常的那种豪迈表情,玉娘脸上倒是笑吟吟的,还学着男子拱了拱手,说道:“张兄好走慢行,一路小心。”

张瀚又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同时玉娘没有表露出伤感的情状来,他心里反是有些失望。

这几天张瀚也在考虑这事,打算到新平堡和娘亲说说这事,他不知道常宁什么模样脾气,不大了解,但玉娘不论长相模样还是脾性都叫他喜欢,就是家世稍弱些,不如常家财雄势大,但常家和张家没有什么互补的,单从家世上来说,常宁并没有太多优势。

只是这事张瀚只能见步行步,梁兴等人也不好窥探他的心思,女方家里当然更不可能主动提这种事,虽说不少人在传张瀚喜欢孙玉娘,最终临行时,大家都没有揭开这层窗户纸。

“嗯,多谢玉娘妹子有心。”

张瀚拱了拱手,挥手扬鞭,马匹吃痛,四蹄扬起,带起片片烟尘和落叶,很快就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