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一百零二 勇者胜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15-09-26 09:28:40 全文阅读

蒋奎没有动,他还是盯着何三,在他身边的两个长枪手猛然前冲,长枪如毒蛇般猛然刺出!

一枪、刺中拿大锤子的胸口,这人大锤离的三四步远就抡起来老高,嘴里还狂呼大吼,几乎是送上来的菜,蒋奎左侧的长枪手一击便是得手,长枪的枪头瞬间扎入那人的胸腔,枪头整个刺入肉中,鲜血一下子涌了出来,染红了雪亮的枪头,右侧的枪手亦是得手,刺中另一人的腹部,枪头拔出来时看到那人的腹部开了一个很大的口子,红色的鲜血溢出来,白色的腹肉翻了上来,绿色的肠子从伤口处涌出,慢慢垂在地上。

枪手刺出的同时,何三两眼睁的老大,汗水从他眼角流过,但他根本不敢眨一下眼,对面拿镗钯的人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两边已经动了手,拿镗钯的还是冷冷瞪着自己,动也不动,这时候双方的压力应该都很大,何三心里只是奇怪,为什么对方能这般沉住气,根本就不把两边的威胁看在眼中,对方不动,他也只能忍着不动,但对方是拿镗钯的,姿式还省力的很,何三却是一柄宣花斧,比短斧长,比长斧短,重约十斤,看着威风,平时没事提着也不觉吃力,但在这战场上对峙时,这斧子却是越来越重,哪怕何三认真练过武,打熬过力气,此时也是渐渐吃不住劲。

这时有人拿着杆铁枪向着蒋奎去,两边的长枪手正在回力拔枪,这人也是觑准了一个好机会,何三见了也是大喜,他打算待那人攻向前去,镗钯手招待时,他拿斧子顺势跟上,劈向那人的胸膛!

这些事,叙述起来似乎过了很久,其实从对峙到两个枪手戳刺,再到另一个持枪攻击蒋奎,加起来还不到一分钟时间而已。

面对攻击,蒋奎却并没有动,在他身右侧后的蒋义则持刀牌而上,他的刀牌用的极好,在新平堡那边也是出了名的,所以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蒋义就是当之无愧的刀牌手人选,看到一个韩府家丁持枪攻来,蒋义就错步向前,他的步伐又快又稳,抢上几步后两腿还矮了一下,形成一种半蹲的姿式,然后圆牌先猛然伸向前,并不是呆板的等着人戳上来,而是相准了枪尖落点,先挡后荡,蒋义的姿式很猛烈,感受到盾牌受伤后,他的手腕掌着盾牌荡开了对方的枪尖,然后右身侧身上前,抢上两步,手中腰刀向对方的腰间猛划过去!

若要夺命,当然是一刀砍向脖胫更好,可这般的距离,还有对手的人数更多,蒋义怕有什么意外,划向腰间,面积大,落点好控制,一划过后抽刀回力,他已经又用盾牌护着自己,并且缓步后退了!

所有的动作,都是如一气呵成,动作也是熟极而流,几乎没有半点儿迟滞!

几乎是取了那枪手的命之后,家丁们才又发出第三次惊叹声,前头被刺死两个,已经使这些人为之害怕和惊叹,这一下蒋义这个刀牌手的动作实在太漂亮,反应快,动作猛,收刀疾,几乎没有丝毫破绽,这使得家丁们为之气沮,自己这边看着人多势众,也是打惯群架的好手,结果上来已经重伤一人,死了四人,剩下的人自是为之气沮。

这时蒋奎也动了!

何三拿斧子的手越来越沉重,脸上的汗水也越来越多,脸色也越来越狰狞,但越是这样,越显气虚,身形已乱,气势不存,这时蒋奎当然不会还呆站着不动,对峙是要取得优势,优势到手,当然是要趁机夺其命!

屈步向前,两手前递,挥刺!

镗钯刺向前,何三下意识的想挡,但斧子利攻不利守,他气势已失,身形已乱,斧子挥的软弱无力,而蒋奎的动作却是快过闪电,何三的斧子还没挥下来,镗尖已经刺中了他的腹部,尖锐的镗尖没有受到丝毫滞碍,直插而入,蒋奎还在何三的腹中搅了一搅!

“啊……”

何三巨痛,全身都软下来,斧子也落在地上,他两眼圆睁,死死看着蒋奎,心中实难相信,自己学过多年高明武艺,经历过生死搏杀,手中更有多少条人命,怎么就在今日此时,此在这样一个狭窄逼仄的山道之上?

此时此刻,何三心中何尝不是后悔,不该激于一时的义气,跑来趟这一次的浑水,韩通被抓,他甩手一走,谁能拦他?这些年他也攒了不少银子,应该能买几亩地,盖个小院,娶老婆生娃,和和美美的过完下半生……

在蒋奎面前,那个黑壮汉子腹间不停流血,后来鼻子和嘴里都冒出血来,然后突然脸上露出笑容,接着笑容僵在脸上,人也仆倒在地上,显见是死了。

他没有过于关注这个死人,镗钯一挥,又攻向前,对面已经丧胆,不仅不需要再严阵以待的死守,相反,可以攻过去了。

这些东西,王长富没教,战场上的情形瞬息万变,不能墨守成规,值得庆幸的是蒋奎是一个好学生,他学的很好。

一头一尾两翼阵大获成功,几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何三毙命,还带着三个同伴一起上路,而蒋奎挺身向前时,家丁们开始转身逃走。

这时又是砰砰的两声铳声响起,跑在最后面的两个家丁都是后背中弹,巨大的动能把这两个倒霉鬼的后背打炸开了,露出大大的血洞,脊梁骨打折了,人软软的趴在路边,发出短促的惨叫声后,便是死的不能再死。

这一下逃走的人跑的更快,有一些人慌不择路,开始从岩石区往山上爬走,蒋奎等人还要追杀,张瀚叫住了他们。

“算了,一群乌合之众,定然四散而去,不值当为了这些人去冒险。”张瀚看看蒋奎等人,夸赞道:“打的很好,我一边装弹一边看,心里一直没有担心你们会顶不住。今日之后,我敢和人说,我的部下,比起边军家丁来丝毫不差,甚至只有更强!”

边军比内镇兵强,但也是很少训练,当然比起内镇兵从来不训练还是要强的多,边军中的夜不收,架梁,家丁,这些是精锐,身手都很了得,精锐的夜不收,骑术,射术,还有投掷术,观察能力,潜伏能力,甚至根据草从的折断痕迹判断转场牧人的数量,判断鞑子骑兵还有多少距离,这些东西,镖师们短时间内是追不上的。

但从训练的强度来说,家丁和夜不收也远远比不上镖师。

用王长富的话说,他们才拿几个钱的月饷,值当苦哈哈的从早到晚的练?镖师们在打过土匪后已经分成若干级别,最上级别的称都头,和分店掌柜平级,也就是王长富和梁兴,杨秋三人,然后是队头,和分店副掌柜或帐房管库平级,再下来是镖师,镖师也分为甲乙丙三等,甲等是副队头级别,帮着队头管理,要武艺高强,立过功劳,操练考绩连续三个月都在上等的才能被提为甲等,乙等便是普通镖师,识字,武艺合格,操练认真,丙等就是新手,或是从上两等降下来的,丙等若是长期升不上去,那就只能退出或是开革了。

这是一次小小的改革,效果证明很好,丙等镖师拿一两八一个月,就这便是和边军家丁拿一样的月钱,只是不能打仗抢掠,也没有将领分给的田亩和住宅,将领的精锐家丁可以享有这些待遇,可镖师立功也一样有赏银,综合起来不比精锐家丁差,到乙等月钱就有三两,奖金额度也提高,甲等月俸十二两,加上奖金一年可以拿二三百两银子,这个收入,已经是很多中等规模店铺掌柜的年收入了。

张瀚知道金钱不是万能的,叫部下推心效忠,钱不一定完全管用,可金钱收入和很多细微的东西结合起来,效果就远远超出预期。

镖师们每操练六天才休息一天,每隔一个月就集中操练一个月,操练时规矩严,体能储备得到增加,临阵经验增加,刚刚蒋奎等人的反应和实战的效果证明,平时的实战操练十分有效,就是因为成百上千队的小队演练,使得蒋奎等人知道怎么利用地形,怎么分配小队成员,摆成什么阵列,然后对敌时丝毫不乱,以少敌多,自己一方还丝毫未损,连受伤的也是没有。

“多谢东主。”蒋奎将镗尖上的鲜血在尸体的衣服上擦拭干净,笑着道:“不过夸归夸,赏银可不能少。今日看孙黑子大捧的拿银子,我就想什么时候我也能立一功,果然老天眷顾,这银子就送上门来了。”

“少不了你一文钱……”张瀚笑骂着,这么一打岔,原本凝重的气氛也变的轻松起来。

东山会的那个护卫已经看的呆滞了,这边轻松破敌已经远超他的想象,东山会人虽多,吃亏在能打的人少,只有孙安乐叔侄等少数几个人撑着场面,韩家人少些,但有何三一伙人,和东山会对上时却多半能占便宜,双方打了这十来年,每次都是东山会负少赢多,这些年来来,轻伤不计其数,重伤致残的也有一些,还有几条尸体埋在东山深处,现在坟头都怕找不到在哪里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