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一章 狭道相逢

更新时间:2015-09-26 09:00:56字数:3024

“啊……”

火铳的巨响过后,升起一股浓烟,在孙玉娘几人身后二十来步的地方,有人发出惨叫,接着在灌木从里翻滚着,将低矮的灌木林压的一片凌乱。

这时梁兴也发铳了,仍然是一声巨响,然后对面传来人翻倒和呻吟的声响,那边的灌木里藏了小二十人,躲的十分密集,梁兴和张瀚其实都没有仔细的瞄准,但这两铳都是没有落空,张瀚将一人击成重伤,梁兴可能直接打死了一个。

“还不赶紧躲过来!”

张瀚厉声对还在发呆的孙玉娘吼着,灌木丛里已经窜出来十几人,个个带着刀剑挥舞着冲过来,还有几个手中拿着长铁枪,还好没有弓箭,这叫张瀚心中稍稍安定了些。

“厉害什么……我会射箭。”孙玉娘这才发觉刚刚张瀚不是针对自己,虽然有强敌袭来,小妮子心里倒是高兴的多,张瀚也看出她眼中笑意,心中真是奇怪,女人的心思果然是难猜,少女恐怕更难猜了,成年的女性好歹你知道她喜欢什么,好哄的很,小女生就难办了,他两世为人也搞不定。

好在孙玉娘有个强悍的爹和厉害的堂哥,在这种时候也知道厉害,顶了张瀚一句后一闪身就到了众人之后,张瀚和梁兴还在装药,张瀚武艺寻常,梁兴也一般,两人的长处反而就是手中的火铳,不管局面怎么危急也得先把子药装好再说。

这时张瀚心中也是有些感慨,果然科技是第一生产力,他用的是精心制作的鲁密铳,射程远,弹丸比鸟铳用的要大的多,威力也强的多,哑火率很低,炸膛更不可想象,如果他拿的是寻常用的那种烂火铳,好几次的危机关头,真的不知道怎么挺过来。

在张瀚装药时,蒋家兄弟等人也向前迎敌。

他们五个人,这里地势又窄,摆开的是一头两翼一尾阵,王长富长期的操练在此时显示出良好的结果,六个人听到梁兴叫摆开的命令,几乎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根据自己的特长摆出了迎敌的阵势。

蒋奎拿着镗把居中前,他是主攻手,左右各一长枪手,这是两翼,负责支应主攻手,然后再有一人押后,这是策应手,负责接应支援,如果主攻手受伤,策应手就接替主攻的位置挺身上前,这个位置,当然是由蒋义来承担。

这些梁兴也有些后悔,临走时杨秋提议多带几人,但张瀚没有同意,梁兴觉得自己当时应该与杨秋一个立场,有他们的坚持,张瀚也不会过于固执。

铁场那里留着十几个人,其实并无必要,护卫队的矿工现在忠诚度已经没有问题,确实很该多带几个镖师出来护卫。

这边的阵势摆好,对方也冲了过来,为首的是个拿斧子的黑大汉,身后跟着十来人,长短兵器均有,都是满脸戾气的凶暴模样。

“这是韩府的家丁,拿斧子的是何三,从登封过来,是个杀人逃犯。”

东山会和韩通斗了这么多年,彼此算是真正的知根知底,护卫着孙玉娘的那个护卫,一眼就把这些人认了出来。

张瀚道:“原来如此,我说好好的有人伏击我们……韩通确实是狠,看来今晚有必要叫杨秋去一趟城里,和人打打招呼,今晚用些好手段直接送韩爷升天。”

他的话里隐藏怒气,韩通这厮确实是茅坑里的石头,原本斗跨了这人也就算了,生死不论,韩家跨了就行,也不打算给他罪受,现在既然这厮吩咐家丁来伏杀自己,张瀚的脾气就是人犯我一尺,我必还其一丈,一旁的梁兴听了,也是替韩通默哀了一下,这位韩大老爷,今晚的罪不容易受了。

“张东主,对方人多,你还是暂避一下吧……”

孙玉娘带着三个人出来,两个一样穿男装的丫鬟,一个护卫,如果不是遇着眼前的事,这样的队伍也算很齐全了,这时眼看何三等人扑过来,那个护卫满脸紧张,一边挥手叫玉娘带着两个女伴先走,接着又劝张瀚赶紧离开。

在他看来,前头那五人只能挡住一时,人家被打趴下两个,可还有十五六个人,人数在这边三倍以上,而且全是韩家养了多年的悍勇家丁,这边委实不是对手。

张瀚冷然道:“我没有遇敌就跑的习惯……”

这话格调很高,张瀚自己也微笑了一下。

接着他也有些自得,从第一次遇到土匪的慌乱相比,经过多次交手,连续打放火铳,现在的他已经颇有一些老兵的风范,最少现在也是生死搏杀,但张瀚并没有第一次那种口干舌燥,头昏发慌的感觉,相反,他很镇定,对面人看着是很狞恶,那又怎样,他和梁兴的火铳很快就装好,前头蒋家兄弟也必定顶的住……张瀚对自己有信心,对梁兴也有信心,对蒋家兄弟和王长富操练的结果,更有信心。

“别看他们恶……”张瀚继续冷然道:“我们更恶!”

护卫无声退下,心中也是佩服,张瀚的身家在灵丘已经被传的很厉害,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这年头倒没有太多人仇富,毕竟流民潮没有大起,人们生活还过的下去,有钱人多半是士绅,不仅掌握财富,还掌握舆论,宗教和社会风俗上对士绅和富人多半是敬慕仰望,只有少数为富不仁的被人非议鄙夷,张瀚的财富不会叫人敌视他,只会令人佩服,而这般有钱的少年东主,胆子居然这么大,又是这般豪气,这个护卫原本还不大赞同东山会依附和裕升,现在心里已经没有丝毫不服了。

孙玉娘站在张瀚身左侧,仰着小脸看张瀚的一举一动,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

豪勇的汉子她见的多了,自己父亲和堂兄都是胆色俱壮的男子,玉娘打小就敬服父亲,父亲对女孩子的影响也伴随一身,刚刚玉娘只是对张瀚有些好感,现在却隐隐有了些爱慕之意。

“杀!”

持斧子的黑汉子就是何三,他是登封人,在少林学过几年武艺,身手很灵活,力气也大,学武的人不免恃强凌弱,他犯下人命官司跑到晋北这里,被韩家收留,这些年也是欺男霸女,无恶不作,从头顶坏到脚底,正经一个烂人,这人倒还有几分义气,韩通被抓,吩咐他报仇,他便纠结了二十个韩府家丁,摸清了张瀚的行止之后,跑到这里来伏击。

何三眼前是就是蒋奎,身量中等,身形也是中等,手中一柄三尺长些的镗钯,三股雪亮的锋尖正对着疾冲而至的何三。

何三有些犹豫,他的会武只是在少林学过一段时间,欺负那些百姓很拿手,在他眼前的这中等身量的汉子,脚步踏实,腰身挺拔,目光坚定,两手是左手在前,握在镗钯的中前方,右手则握在镗钯的最末端,两手紧握,发力定然有力,两眼随着何三的动作转移,对何三身边的几个同伴,视若不见。

这也是地形的好处,一头一尾两翼阵主要就是适用于狭窄的地形,如果地方宽阔些,最好还是摆开小三材阵,那是横阵,可以五六人一起对敌,再宽些,可以摆开两三个小三才,一起对比敌。

当然,如果五六人遇着五六十人,地形又是宽阔,那么除非就是一方有甲一方无甲,或是一边甲坚兵利,一边是拿着劣制兵器没有训练的农民,否则的话,这仗仍然是打不得。

眼前的双方,短时间内陷入了僵持状态。

双方的呼吸都很沉重,何三被蒋奎盯着,渐渐失去耐心,他感觉身子发麻,好象有无数根尖刺在刺着自己的皮肤,汗水如浆而出,额头和胸前的衣襟都湿透了,汗水沿着凌乱的头发不停的滴下来,他只有努力睁大双眼,找寻对面蒋奎的破绽。

相比而言,蒋奎因为信任自己的两翼,他的精神并没有太多紧张,也没有因为这种对峙而流失太多的体能,甚至他还有余力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何三身边……何三身边已经挤了五六个人,这处狭小的山道也只能同时挤下这么多人,各人手中的兵器都往前递着,拿的老高,蒋奎面露轻蔑的笑容,这样拿着兵器,有个傻鸟还拿着大锤,在这样紧张的对峙下,人精神高度集中和紧张,一个简单的动作也要耗费极大的气力,拿着大锤这个,可真是一个不知死的货。

再对峙片刻,何三那边各人的呼吸都越发沉重,有几个人都失去了耐性,两眼变的急迫而散乱,拿大锤的那个身形已经立不稳,两手也抖动起来。

在他们身后的韩府家丁大叫道:“赶紧冲啊,对面那两人的子药快装好了,咱站着叫人家这么打?”

刚刚火铳打中了两人,一个击在胸部,打的胸骨凹陷,口中狂喷鲜血,另一个打在脑袋上,脑浆迸裂,死的惨不堪言,想到刚才那两人的惨状,何三身边的几个终于忍不住,狂呼冲向前方。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1617》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1617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一百零一章 狭道相逢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1617”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