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合则两利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268  |  更新时间:2015-09-23 08:57:50 全文阅读

韩通一眼就看到混在衙役之中的韩老六,终于知道自己落在一个极大的圈套之中。

上次争执,张瀚退让,但也展示了权势,又在县主和城中的士绅那里加了分,同时韩通一时失言,得罪了蒲州张家,也等于得罪了很多有名望和权势的大士绅家族。

接着就是张瀚展示自己的新式铁炉,然后安排人给韩通收买,接着就是趁机毁掉韩家的铁炉,顺道再陷害韩通一道,把死人埋在韩家院中,一起出来,杀人的罪名就算落实了。

不论何时,杀人都是重罪,就算韩畦知道了也无话可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在韩府起出来尸体,怎么可能遮掩得掉?

韩通浑身发冷,知道自己可能不免被推到菜市口,往脖子上来这么一刀。

他这些年,打死过几个不听他话的矿工,盛怒下还把一个不听他话的丫鬟推在井里淹死了,逼死的人命就更多了,前几年收一个庄子,有个呆子不肯卖地,在他的逼迫下家破人亡。以往看这些事时,都是毫无触动,今日却是被人狠狠摆了这么一道,自己却是落到家破人亡的地步,韩通内心的复杂,真的是无法描绘的出。

张瀚说完话后又稍稍后退,好整以暇的打量着呆滞状态下的韩通。

他的心里对这样的人毫无同情,韩通的一切都是自己招惹上身,若不是韩通来招惹自己,就算此人劣迹斑斑,到底也不关自己的事,没有必要费尽心力,动用自己的人脉做这样的事。

况且,这事过后,慢慢真相必定暴露,等于得罪了一个布政使,纵使对方远在太原,干涉不到大同的事,终究是一个不小的隐患。

“大老爷,尸首起出来了。”

过了两刻钟功夫,一个衙役抢先跑出来报信,朱庆余听了微微点头,今日的事他将韩家也往死里得罪了,若是起不出尸体来,也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打蛇就得打在七寸上,朱庆余看看张瀚,眼神中也充满欣赏之意。

这个后生,能忍,能等,下手也是极狠,看来日后的灵丘东山,就是以这个和裕升为尊,东山会也甘心雌伏,加上韩家倒台,已经没有任何势力是张瀚的对手了。

接着就是大股人群涌出,韩老六也在人群之中,他向张瀚点了下头,接着就又藏在人群之中,韩通也看到了这人,眼中充满怨毒之意,接着衙役和仵作抬出一具尸体,埋了几天,天虽不太热尸体也是发臭了,离的近的人明显闻到尸臭,赶紧往外退了一大截。

这时有几人上前看了一眼,各人一起叫道:“是杨英明没错。”

张瀚从矿上也带了一些人过来,都是些灵丘本地的老矿工,一眼就认出来是杨英明的尸身。

好在杨英明没有家人,不然的话这阵子就得乱套。

就这样也好不到哪去,韩家得罪的人太多,以往所有人都是敢怒不敢言,此时眼看机会就在眼前,一坐实了是杨英明的尸身抬出来,韩家眼看要倒霉,不少人开始怒骂起来。

“张瀚,这一回是我输了,不过咱们的帐,迟早会有人同你算。”

韩通也算光棍,知道自己这一回栽的很彻底,当下先向张瀚说了一句,两眼充满恨意,接着便是向朱庆余道:“县尊,这案子我肯定不认,但也肯定要被收押,只请县尊手下留情,不要惊扰我的家人。”

“这是自然。”朱庆余也不敢怠慢,他今晚连夜就要把这案子坐实了,画押亲供证人证词一样也不能少,然后明早就派人送到太原,在韩畦能干涉之前,就在按察司把这案子给弄成铁案,当下一挥手,几个衙差过来把韩通团团围住,然后押往县衙,由知县一会回去之后,亲自审问定案。

韩通说话时,张瀚只是微微一笑,胜利者不需要口舌之争,哪怕将来有什么报复什么的,也和韩通没有关系了,这个人,死定了。

韩宅内传来哭泣声响,韩通倒也算是硬气,腰杆很直的跟着走了,这时梁兴和杨秋两人也摸过来,站在张瀚身边,梁兴撇了撇嘴,说道:“不知道问斩时,他还有没有这个胆子没有。”

杨秋道:“怕要尿裤子……韩老六怎么办?”

后面那句却是问张瀚,这里的事算是完结,张瀚最多再呆一两天就得走,从六月底到八月中,在灵丘一个多月,委实耽搁了不少事情,再呆下去也没味道,应该是要离开。象韩老六这样的人,用着不大放心,惟恐生事,万一韩家的背、景手眼通天,真的前来灵丘认真彻查,韩老六就算是活着的人证。

梁兴和杨秋都看着张瀚,等他决断,梁兴跟着说道:“人刚刚钻出去了,他的口供也画过押,县尊那里估计也用不着他,我已经叫人看着了……”

张瀚看看两人,突然小声骂道:“想什么呢?用的时候好言好语的哄着,事情完了就杀了灭口?这样做事,传扬开来,以后谁敢信任我和裕升,又有谁敢信着我?就算为着利益一时合作,我这样的人谁敢真心结交?”

两个喇虎头一吭,都不敢出声。

张瀚不解气,又接着道:“该死的人只管杀,不能讲妇人之仁,但做事要有定规,没有定规那是胡闹胡来,不敢杀人的成不了事,胡乱杀人的也成不了事,杀人狠的你能狠过董卓和黄巢,他俩成事了没有?”

杨秋呐呐道:“那这人怎么处置的好,放在灵丘,就怕出事。”

“带到新平堡去,交给老蔡打个下手,这人估计会打铁,打打马掌什么的,养起来就是。平时交代一下,对这人多注意些。”、

“中,这事我一定安排的妥当。”

“嗯。”张瀚点点头,有些紧张的神经真的松驰了下来,韩家这事也是真的耗费不少精力和心血,他给韩通挖了一个超级大坑,叫这家伙彻底栽了进去,这一下,灵丘这里真的可以离开了。

这时张学曾和李大用曾用贤还有孙家叔侄都赶了过来,眼见韩通被押走,张学曾先赞道:“多行不义必自毙,好,好的很。”

张瀚笑道:“三叔公你失态了,读书人可不能这般不厚道。”

张学曾笑骂道:“你那说法是乡愿,乡愿乃仁之贼!”

张瀚缩了缩头,说道:“三叔公,我回头一定多买几部书,好生读上一读,您老就不要给我抛书袋了。”

众人皆是笑起来,原本在场的人看向张瀚的眼神充满了惊疑,也有一些畏惧,无形之中很熟的人都变的有些疏远,张瀚这么一闹,倒是把自身的冷硬和威压感无形中消解掉了不少。

就算如此,李大用还是充满敬畏的向张瀚道:“张东主,你的手段当真了得啊。”

在他身旁的马化先在东山有三个高炉,也是一个有实力的东主,此时也跟着说道:“在下对张东主心服口服,日后不论是铁价还是人工费用,或是怎么样的定规,一定惟张东主的马首是瞻。”

孙安乐点头道:“我们东山会也是一样。”

此语一出,众人皆惊。

在张瀚前来灵丘之前,向来是孙安乐主持的东山会和韩通两边对立,李大用和马化先曾用贤等人是左右逢源,现在韩家跨了,各个小东主都愿臣服,加上东山会也听命行事,最少在山西来说,三分之二的铁产量归张瀚掌握,以整个北方来说,晋铁要占到三到四成的市场份额,也就是说,在刚刚的一瞬间,北方生铁的产量,不论是销售还是生产,到出货定价,最少有三成左右落在了张瀚的手中。

不论如何,这都是一件极为叫人自豪的事情!

张瀚的心中,不可遏止的升起了一股豪情,男儿不论是钱或是权,能够拥有都是人生快意,这种感觉,不比拥有绝世美女时差上多少。

无论如何,该客气还是要客气,张瀚向孙安乐道:“孙会首是过于客气了……”

“不,张东主放心,我东山会日后一定与张东主合作到底,我们铁场里的工人日后也要请张东主多多照顾……”

孙安乐看着和往日没有不同,还是壮硕的身体和硕大的头颅,头发还是乱糟糟的,腰背还是挺直,眼神一般锐利,但语气却是变的十分和缓,在众人的感觉中,甚至他和张瀚说话时还加多了几分客气。

对方到确实是真心实意,这时四周的人也散去的差不多,虽有一些人还打量这边,但各人都带着有长随或是护卫,将人群远远隔开了,时间很好,虽然地方不是很合心意,张瀚盘算了一下,还是很郑重的向孙安乐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一家发财不如大家抱在一起发财,和裕升再厉害,也没有办法把整个东言吃下来,大小东主好几十位,说实在的,我也有一些人脉关系,可韩东主又如何,恐怕也不比我差什么,他不是也倒下来了?所以我的想法,就是大家在对待工人上,还有产量上,销售的价格上,尽可以彼此多加联络,这样晋铁可以对外扩张,大家的利润也就可观。平时,减少内斗,工人的待遇提高,山西其余产铁地方的矿工可以闻讯而来,工人多了,可以多造炉子,出铁多了,可以抢占份额,占的份额多了,卖价自然也高了,这就是所谓的良性循环。要抱团,可以如东山会这样立个会,就叫灵丘钢铁行会,各东主来出任理事,遇事多会议商量,各位抬爱的话,和裕升可以当这个头,然后我们可以对各家进行一些技术上的支持,提高生铁的纯度和产量……当然,这一次是真心支持,没有什么别的东西。”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