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九十五 炸炉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30  |  更新时间:2015-09-22 09:10:48 全文阅读

“东主……”

孙耀想说杨英明不象是被掠走的样子,虽然看表情有些害怕,但明显是自己愿意走的,但张瀚已经不叫他再说话,将他往下虚按了一下,接着目光炯炯的看向医生,再三吩咐一定要精心治疗好孙耀,一应费用,当然是铁场来负担。

周围的矿工看的十分真切,听的也很清楚,在张瀚说话时,四周的人寂静无声,只有火把上的松油烧的噼里啪啦的响声,待张瀚说完后,有不少矿工掉下眼泪,看张瀚的眼神已经是那种五体投地般的敬服。

有的人就是这样,天生适合当领袖人物,不知不觉就成为众人的核心,当然张瀚觉得换一种说法就是天生会蛊惑人心,自己就算不干买卖,去干传、销估计也是好样的一把好手,这本事就是天生的。

要紧的就是态度,还有说的话语,态度要坚决,但不能过于激动,说话要不急不徐,不能太低,那样显得软弱,也不能太高而激的激亢,使得人察觉其中蕴藏的风险,这样的一番表现之后,张瀚展现了对孙耀的关心后,顺道又是把所有人的心气给鼓了起来。

“东主,这事交给我们去办吧。”

梁兴适时走上来,对着在场所有人叫道:“五更之后,我带人去城中县衙报这案子,有胆气不轮值的,跟我一并去,敢不敢?”

若说去和韩家打架,这时候张瀚和铁场对矿工们恩结不深,虽有不少跟着一起走的,但必定意志不坚,不跟着一起去的也会有不少,一听只是跟着报案造声势,在场的人均是叫道:“我等愿意同去。”

张瀚在矿上秉烛夜读,天色似明非明时梁兴带着几百人一起出了铁场,一并往城中去。

待开城门后,几百矿工一并冲到城中,一起到县衙鸣冤。

朱庆余见是这般情形也不敢怠慢,午前亲自坐着轿子赶到铁场。

见着受了伤躺着不动的孙耀,又听闻矿上被绑走两人,朱庆余脸色也很难看,不过还是对张瀚道:“这件事本官当然为查,但没有实证之前,恐怕也无能为力。”

“大老爷的为难在下也知道。”张瀚道:“是不是我这里能先行报复?要知道,韩家这样实在太欺人太甚。”

朱庆余铁青着脸道:“本官也痛恨韩家,也会向上峰禀报此事,但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还请张东主忍耐。”

张瀚道:“既然如此,在下不会叫大老爷为难,可我要声明,此事可一不可再,可再不可三,若是发现韩家真的与此事有关,还请大老爷秉公执法。”

朱庆余道:“此事不消多说,一切本官心中清楚的很。”

朱庆余当然是一员能员,可上次韩通嚣张模样已经印在他的心里,张瀚这边一直克制忍让,有孔敏行这样的关系也并没有在县中给他添多少麻烦,心里的天平已经明显向和裕升这里倾斜。

……

“这阵子外头风声颇恶。”韩通指着眼前的工场,对自己身边的几个铁场的管事道:“我们冒这么大风险,不能白瞎了功夫。”

“东主放心,”一个管事上前道:“韩老六半桶水,这个杨英明倒真是懂得很多,算来每个炉子最多一两天功夫就筑好蓄热室,管道也筑好,也试过了,一切都比咱们原本的炉子要好的多。就只有那风扇要木匠专门来做,需得一定时间才制的好。”

“那先不管,焦炭备好了吗?”

“已经好了,韩老六说可以直接炼钢水,把炭火备足了,不减数量,猛火猛炼,人家出好铁,咱直接出钢。”

“就这么办!”

韩通眼中贪婪之色很明显,他费了不少心力把人给弄来,如果能炼出钢水来岂不是一本万利?有炼钢的可能,为什么还拘泥于炼铁?

有些老成的想着先拿一个炉子试验,不过看到韩通的神色,又都打消了此念。

转念一想,和裕升铁场已经这般出铁水了,韩通的性子恨不得立刻一样出铁水,能忍这几天已经算很不容易了。

炉子都是按杨英明和韩老六的交代改造了的,试烧也试过了,毫无问题,炉子果然蓄热更多,今日便是按韩通的吩咐,把备好的焦炭用在炉子里头,把备好的铁矿石按原本的摆法放在炉子当中。

“起火!”

韩通威风凛凛下令,所有的高炉很快都点燃焦炭,一股股热浪和浓烟冒起来。

“东主,这炉子蓄热真是好啊。”

才几天功夫,炉子一下子就改好了,多年的老手也没有见过这般好的炉子,通风,回热,节省焦炭,原本不知道有多神秘的事,结果其实看起来也没有多么复杂。

一般一炉铁水要两个多时辰就能出炉,最快的一个半时辰就出来,一天一炉是因为要做很多准备工作,准备炭火,放上铁石,封闭炉顶,然后起火,从微火到噼里啪啦的烧起来都需要时间,各人随韩通在几个炉子的不远处站着,听闻炉内噼里啪啦的响声,虽看不见里头的情形,料想焰火升腾,这时倒用不着太多人手,只有那杨英明各个炉子边上跑着,指点人将蓄热室的小门不时打开,放些新鲜的空气进去。

具体的科学道理这些人当然不懂,但炉子进气有益燃烧还是对的,韩通看了也是微微点头。

在韩通眼前还点了柱香,这也是老规矩,一根香代表一个时辰,烧完一根再点一根,每次算算铁石和煤炭的量,有经验的炉工可以算出来要烧多长时间,短了的话铁水不合格,烧长了的话炉子危险,这一次是杨英明按和裕升那边的规矩,叫点了一个半时辰的香,小炉子点一个时辰的,这样可以差不多一起出炉。

韩通只希望是能炼出来钢水,这样的话韩家的财力和权势都会猛上一层楼。

每个炉子旁边都站着几个拿铁勾的炉工,在他们身后是耐火砖铺成的砖道,砖道尽头是一个个浅坑,里头横七竖八的划着一些纹路,铁水流到坑里就成为铁版,每个炉都对应着好几个铁版,所有铁版凉透了起出来,就是成型的生铁了。

“坏了,糟了,炉子要炸!”

这时一个老炉工侧耳倾听,接着连声大喊,脸上肌肉都变了形,他向人接连招手,然后自己赶紧就逃开。

这个时候,当然是自己的性命最为要紧。

杨英明等人也赶紧逃开,有人拉着韩通就往后,韩通还有些懵懂,他虽是东主,但这边如果不是有要紧的事也不过来,矿上又脏又乱,矿工们住着的窝棚散发着缕缕不绝的臭味,没事韩通哪会到这里来,现在他被人拖着走,脸上还满是茫然之色,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这时几个炉子前后发出巨响,人们已经走开几十步,飞溅的炽青色的黏糊状的铁水还是飞溅到不少人身上,好些人在原地跳脚发出惨叫,然后又继续向前逃,身后接连传来炸响,砖石和铁水四处乱飞,整个铁场象一群被掘了的蚂蚁窝,不少人漫无目地的到处乱跑,吱哇乱叫,轰隆隆的炸响声接连不绝,所有的炉子几乎在同一瞬间一起炸裂了。

杨英明也跟在人群中乱跑,他心头一阵慌乱,一切都没有搞错,他是老炉工了,对高炉的情形再清楚不过,他做的一切也都是按在和裕升看到的来做,怎地这一下就炸炉了?

这时他两边的胳膊都是一紧,两个面目阴沉的壮实汉子一左一右把他给叉住了,杨英明觉得不对,下意识就要叫喊,腰间突地感觉一紧,有人语气阴沉的说道:“不要出声,敢叫就直接穿了你。”

“救……”

杨英明还是要叫,他虽是烂赌鬼,可不是蠢人,今日的这事明显是被针对了,他若是被绑出去只怕下场也是不妙,当下还是要叫,接着他便感觉腰间一痛,低头一看,一柄匕首已经深深插在自己的腰间,入肉很深,再看时,一张阴气森森的脸庞正对着自己,两只眼睛里满是冷意,在对视的同时,那人又将匕首使劲的搅了一下。

杨英明痛的直蹦,但那人抽出匕首后又在他胸腹处连插了好几下,每下都直插到底,杨英明感觉浑身力气都在流失,接着没有人再捂他的嘴,他却是怎么也叫不出来了。

这时开始叉着杨英明的两人还是拉着他走,铁场这里一片混乱,也根本没有人理会这事,杨英明意识也在流失,两眼发黑,这时他看着捅自己的那人,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抖着手指指那人,说道:“你,你是杨秋……”

“安心上路吧。”杨秋点点头,嘴角咧了一下,他脸上溅满鲜血,也不去擦,只在杨英明的用上用他的衣服擦拭匕首,他看看杨英明,冷然道:“你自己选的路,也就不要有什么怨言了。”

杨英明嘴里格格有声,开始不停溢出鲜血,两眼很快变的无神,瞳孔放大,杨秋手中已经有不少条人命,见状知道死的透了,向着身旁的杨泗孙和温忠发两人道:“按此前的吩咐去做,这一次要小心谨慎,你这两货是梁兴和我一起找东主求情才带了来,叫你们效力立功,若是再把事情搞砸了,你俩直接走人,也就不要再找我们罗嗦什么。”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