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八十六章 骄狂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71  |  更新时间:2015-09-16 08:16:59 全文阅读

“叫诸位久候了。”

知县朱庆余终于走了进来,他神态闲适,步履从容,三十来岁的年纪,下唇上的胡子修剪的很整齐,仪表看起来很过的去,也很精神,今日他没有穿官袍常服,一身天青色的直缀,头上一顶唐巾,腰间一根玉带,看起来很是潇洒。

进来后,朱庆余和各人打了个招呼,自己就在中间的座位上坐下,这人也算是有能力的官员,吏部诠选官员时,一般象境内有大量铁场矿山,几万矿工的冲要地方也不大可能派一些老迈昏庸的官员前来,虽说都是进士,年纪大老迈的进士多半都在一些冷衙门,要么就是派到边穷无事的地方,叫他们熬几任就可以退休,要么就是闲曹官职,比如王府的长吏官一类,象灵丘这样的地方,还是要派年富力强的官员过来任职方可胜任。

韩通就跟在朱庆余身后,一路冷笑着过来,在张瀚对面坐下时,也是不停冷笑,上下打量着张瀚。

“今日这事,本官也是受诸人之托。”朱庆余拿手摸了摸自己下巴的胡子,开腔说话道:“然而本官也有自己的宗旨,那就是矿山里头不能乱。不管是张东主还是韩东主,或是东山会,你们这几家都不能给本官生事。要知道,矿山里几万矿工,激出大乱来谁也脱不得干系。本官固然要倒霉,你各家又跑的掉?大家和气致祥,一起发财,不比乌眼鸡一般的斗来斗去有意思的多?纵是有什么争执,大不了到本官这里来说和一下,本官在灵丘最要紧的就是看着矿山,你们的事自然会上心。本官有言在先,不论是哪家挑起事非,也不论有多大背、景,本官这里一概不认,谁生事,本官就针对谁。”

这个知县果然是年轻些,说话也很是直爽,一番话说完了后,朱庆余举着盖碗喝茶,对韩通和张瀚分别道:“两位有话可以当面说清楚,莫要再生事非。”

韩通的三角眼中还满是怒火,张瀚倒是一脸笑容,向朱庆余拱手道:“知县大人所说的是,在下到灵丘来就是开铁场发财,不是和人斗闲气的,如果韩东主愿意不再为难我的人,不生事非,在下愿意与韩东主和他的手下和睦相处……今日这场调处,还是在下发起,由此也可见在下的诚意如何。”

朱庆余微微点头,张瀚和韩通两边都有实力,他也很担心两边真的打起来,若是打的不可收手,对他来说就是局面大坏,上峰考绩时,一个“下下”恶评是走不了的,日后转迁,可能就到下县任职,而且很难升到州府一层,这一生只能沉沦下僚。

这时韩通开口道:“我的人遭打了,县主和诸位居中说和,不好拂大家的脸面。但我韩家的脸面也是十分要紧的事,张东主若是交出凶徒,任我韩家处置,再去我族中受伤的伤者处,跪下认个罪,这一件事,就彻底抛开了。”

张瀚心头怒火腾腾而起,却忍着不动,只拂了拂衣袍下摆,冷然道:“韩东主,话说的过份了吧?”

韩通傲然道:“张东主,若不是看你身后还有些力量,今日就该拿下你,狠狠打一顿之后再叫你跪下认罪,再拿银子出来赔我韩家的伤者,再在城中连摆几日流水席……你道我韩家的脸面,是这么轻易削得的?”

这一番话,狂妄十足,不仅把张瀚不看在眼中,连李大用等人也是一并扫了进去。

孙安乐冷笑一声,说道:“韩家的人我们东山会也动了好几回,还好我没有叫人拿去打一顿,也没有跪下认罪,我这膝盖虽不值钱,到底还不会轻易给人跪下。”

韩通两眼一凝,看着孙安乐道:“我这里预备和张东主打一架,人手都叫齐了,东山会是不是把这场子接下来?”

孙安乐一征,有些犹豫和迟疑。

和韩家他们打是打过,但每次都吃亏,韩通手里矿工加佃农几千人,平时养着的家丁恶奴也有近百人,这些人都是恶惯了的,打架是常有的事,器械也精,东山会其实就是一个矿工组织,松散的很,哪有本钱养那么多能打架的闲人?每一次打完了,算算帐均是吃了亏,只是他们人多势众,韩家也没有办法吃下他们,这些年也就这样过来了。

这一次替张瀚说和也好,打报不平也罢,到底还是指望别人来扛韩家的力量,自己出头把这事顶下来,岂不是傻的冒烟?

孙安乐胸口起伏,往常那副老实木讷和淡定过头的模样终于不复存在,和韩通恶狠狠对视几回合之后,这个东山会首终于将头一扭,虽没有说服软的话,可气势上到底是弱了下去。

这时朱庆余也是默然不语,韩通其实是自作主张的多事,但韩家势大,朱庆余也不好过于拂韩通的面子,而且他也要看看张瀚的成色如何。

“怎么样?”韩通逼退孙安乐,眼光扫了李大用几人一眼,各人都铁青着脸不出声,他又恶狠狠的看向张瀚,气焰无比嚣张的道:“要不然张东主就在这里跪下,向老夫端茶认罪,老夫的年纪当你的父执辈绰绰有余,你个后生能出门做什么生意,少不得认罪之后,老夫会提点你一下,免得你再生什么事端,惹动不该惹的人物,给自己招来泼天大祸!”

韩通的硬气也是有底气的,虽然刚刚朱庆余这个知县也苦口婆心的劝说过,但韩通得到的消息是蔡九带人先动的手,韩家也有几个人受伤,对韩通来说,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从来没有人敢占他的便宜,虽然韩通的消息是张瀚也有深厚的背、景,但韩通认为和裕升的势力都是大同的武夫,灵兵政属山西,张家的势力鞭长莫及,至于蒲州张家已经败落,不必太放在心上。

韩家的底牌是现任的山西布政使司左布政使韩畦,布政使也就是后世的藩司,在山西是除了大同巡抚巡按外的第三号人物,有韩畦,纵使朱庆余这个父母官也要忌惮几分,也是韩通的底气由来。

张学曾这时猛然起身,他气的浑身发抖,指着韩通道:“你道你是何人,敢叫凤磐公的后人给你下跪?”

“蒲州那边来的?”韩通面露讥笑,说道:“人都说蒲州是耕读传家,是我山西士林表率,怎么也来趟铁场这浑水,不怕失了你们的身份了?你说凤磐公,我亦承认他是山西士林之首,不过我来问你,凤磐公在哪里?你将他带来,我倒可以向他嗑头认罪。”

朱庆余这时咳了一声,语带不悦的道:“韩兄,请慎言。”

韩通的话,等于是侮及先人,而且侮辱的是张四维这样的国朝有数的记著于史的大臣,传扬出去,不仅韩通本人会被士林敌视,朱庆余如果没有表示的话,将来自己名声也是要臭了。

韩通自知有些失言,当下转口道:“我只是替凤磐公不值。”

张瀚这时拉着张学曾坐下,自己也是很沉稳的坐着,对着韩通沉声道:“韩东主多余的话不必再说,今日是说和不是要打,要打的话我和裕升也不惧任何人,辱人的话也不必多说,凭白将自己弄的如小丑一般,我这里有话在先,铁场我一定会开下去,我的炉子可以出一倍以上的铁,而且铁质超过一般炉子,这样的生意本人绝不会放弃,韩东主这里,我可以放一笔银子补偿今日冲突的事,别的事还是不要多提了。”

韩通今日打定主意要将张瀚压下一头,然后将事情传扬出去,这样灵丘还是他韩家独大,他怎会这么轻易放过,当下格格一笑,又待说话,这时一个青衣长随进来,俯身在朱庆余的身边低声说了两句。

“咦,他怎来了?”朱庆余猛然起身,说道:“快请进来。”

众人都是愕然,不知道是谁来了,叫朱庆余如此重视,而且客人不是在外等候,或是安排在别处会面,竟是直接请到这里来了。

朱庆余已经迎到门前,过不多时,先过来的却是各人都认得的李慎明。

这二十来天,李慎明已经不见踪影,各人也只说他到别处去公干,这里只是来帮着张瀚站一站台,撑个场面就完事了,不料多日不见,竟又是在这个场合见到这人。

李慎明还是那般长身玉立的潇洒模样,朱庆余和他一比,风度上就又是差了一筹。

“遵路兄,少见了。”

上回李慎明来,在朱庆余这里很是被冷遇一番,大同总兵幕僚的身份,朱庆余这个山西的知县自是可以不甩,这一次朱庆余就客气的多,拉着李慎明的手道:“一向少见,这一次定要叫遵路兄在灵丘多耽一些日子。”

李慎明脸上带出笑容,答应道:“此番确实要耽搁一阵子,少不得要到大人这里讨教。”

两人说了两句,朱庆余就放开手,又迎向门前,在李慎明身后,又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士子打扮的摇着扇子慢慢步行过来,朱庆余隔着很远就笑着道:“至之兄,很久不见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