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点化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21  |  更新时间:2015-09-11 09:11:07 全文阅读

要知道真的一意追打下去,要么下狠手杀人,那自是不怕,要么很容易因为不下杀手而被裹挟在一团乱阵之中,那时候后果就难说了。

当然输还是不会输,这二十来人对着精锐边军也不一定吃亏,何况一群拿叉耙的农民。

梁兴这时阴阴一笑,向着对方道:“现下吃亏了吧?有话不能好好说,非得拿叉动耙的,打仗你们又不行,咱们真要下手,你们这些人够干吗的?现在听着,派几个够格当家的过来,和我们说说你们要做什么。”

那边已经慌乱了,果然没想到这边的人这般能打,刚刚那么多人冲过去,几乎是眨眼间就被人家全摞倒了,现在全身是血躺在地上呻吟,那些伤者的家人已经急了眼,几个妇人和老人想挤过来上前扶人,梁兴一声令下,李来宾命长刀和长枪手戳刺上前,几乎将那几个妇人刺翻在地,这时山民们才知道这些人都是玩真的,一个不好可能真会死不少人,顿时就是老实了不少,一刻钟后,推举了三个老人一起过来,这时他们脸上已经没有凶戾之气,只有一脸的战战兢兢了。

“老人家过来说话。”

张瀚这时倒是一脸平和,笑眯眯的甚是可亲,李慎明撇了下嘴,梁兴这些人都是张瀚一手带手来,能用这般手段当然也是张瀚一手调教出来,这会子他倒是出来装好人了。

“草民叩见公子。”

三个老头俱是白发苍苍,跪在地下给张瀚见礼,张瀚此时倒也不急着叫他们起来,这般叫他们跪着说话,可以在心理上有一些微妙的变化,他现在还不知道山民要做什么,还是保险一些的好。

“你们这般闹法,为的是什么事?”

张瀚虽是和颜悦色,三个老头却又是一阵慌乱,半响后到底一个口齿便给的回话,总算是把这事给说清楚。

“俺们村原本有两个炉子,现在早就废弃,但每年三十多两的铁课还是落在俺们头上,每户要摊得五钱还多,这可不是冤枉?那些弃炉子的早不知踪影,找也找不到,俺们也是无法可想。现在这炉子还是立在俺们村地界,若是哪天生意不好,东主你也弃炉走了,这铁课还得落在俺们村里,俺们却是交纳不起,俺们寻思,要么闹过一场,趁炉子没立叫东主你另寻地方,要么就提前弄些银子各家分了,将来就算交铁课,好歹也不是赔累的太厉害……”

“原来如此。”张瀚安然点头,口吻带着一点责怪的语气说道:“我亦不是不讲理的人,何苦闹这么一场呢?”

今天他才刚来就是被人这般堵了,可想而知必定是早就有人埋伏着,日夜守望,只等东主模样的人过来就过来闹一场,这些山民倒也有趣。

“回东主,各村都是这样,只是有闹着银子的,也有什么也得不着的,到底还是人多势众,不怕打架的多少能有一些……”

“唉,你们也是可怜。”

过来开铁矿的可没有几个是善男信女,韩通那样的家族更不可能给这些山民补偿,而大明的官僚机构又是腐朽的可笑,当初立炉时开征铁课,虽然银子不多,一座高炉一年不过征十来两税,和利润比起来低的可笑,明初因为各种矿物开发不足,对开矿还是用鼓励的态度,所以征税额很低,当然这也是和明初的大环境有关,各行各业的商业税都很低,和宋朝的精细管理和重商税的情况完全相反,但兴一利必有一弊,铁课是不高,但只要你立了炉子,一旦废弃就要走很多流程才能报废,那些官僚哪里想去管这样的事,炉子废了钱课一样收,胥吏和衙役加上帮闲里甲,由不得你不交。

整个东山这里,二百多年废弃的炉子不下百座,这些铁课当然还是继续在收,怪不得山民一听说张瀚等人要在这里立炉子,立刻摆出这种打群架的架式出来。

“炉子我是一定要立的。”张瀚对这三人道:“我这里已经花费不小,而且地方还不够大,当然不会短期内弃炉而去。不过,你们有这种担心我亦能理解,只是凭白给你们银子也没有这个道理,我这里需要的人手很多,要将地方开辟扩大,你们的壮劳力只管来做事,每日给二分银子还管三顿饭,那些半大的小子们也能来,做些杂活,妇人们来做饭择菜,每人能得一分银子一天,也照样管饭管饱,这样待到我的炉子能用,你一家总得赚几两银子,这样你们出了银子,我也得了你们出力,双方皆大欢喜。若是想白拿我的银子,那你们看看打群架能打过不能,反正我是不会给你们汤药费,要到城中告状,知县定拿你们打板子枷号,自己想清楚了再说。”

张瀚一通话说的又快又清楚,那三个老人被推出来倒不光只是年老,也是见识明白的,待张瀚说完,已经趴在地上磕头,当然是已经代表村子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山民将受伤的人带走,张瀚这时表现的颇有仁心,吩咐人拿了几两银子给这些伤者,请个医生包扎一下,免得感染丢了性命,银子一拿,那些山民都是两眼放光,恨不得飞扑过来拿,看他们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模样,张瀚知道这灵丘山民的日子十分困苦,看来这矿区并没有富了一方人,只是富了一小群人。

“蔡九你这几天先扩大地方,开山凿石,规划上最少是能造五个高炉,地方要扩大十倍,生活区仍然照目前这样建造,只是规模也要扩大,山道能平整的地方就平整一下,车马我会陆续派过来,人力上头,多找几个村庄的人,不怕花钱,一百人做事和一千人做事自是不同,但提调者要费心费力,效率不一定是人多才高效,如果提调不得法,人多只是浪费人力而已。怎么提调,按我上次和你说的那样,把事情分成等级和方面,比如生活方面,生产方面,安全方面,娱乐人情方面,每个方面都有对应,比如娱乐人情,看着是笑话,矿主管这个做甚?但如果不弄好,矿工就是每日博戏取乐,打架斗殴,和山民生事端,如果弄好了,大家都一团和气,不生事非,我们这里自然也就省心省力。再下来就是看人,人也分贤愚不肖,一眼看过去印象有好有坏,这做不得准,你要建个档案,记录言行,最好有几个帮手助你,然后也是从各个方面观察,有人适合做事,有人会说话,有人喜欢多事多嘴,百样米养千般人,你得看准了。这些话,不止说与你一个人听,每个在外面独立掌事的人我都这般详细说过,日后还会编成册子叫人研读,蔡九你仔细听了,能消化多少,运用多少,那就得看你自己了。”

张瀚说的很平淡,但每一句话都是得叫蔡九消化半天,张瀚也是有意提点,蔡九还较年轻,精力很好,如果这个人能带出来,将来可以慢慢大用,最少灵丘铁场这边可以放心交给这人。

很多人不明白管理并不是随意的事,同样的人,为什么有人坐着喝茶都能把人管好,有的人嗓子都吆喝哑了,结果楞是一团糟糕?同样的一千人,不同的人管着,发挥的效能也是完全的不同,每日有几十上百件事,要分轻重缓急,部下也要分门别类,按其特长叫其做事,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这用人的学问,当然不可能是本时空的张瀚可以靠读书掌握的,而是后世的张瀚在商场上十几年打滚琢磨出来的经验,当然也有一些从书本上得来,但书上得来的东西其实浅薄,到底还是自己实际琢磨出来的更为实际管用。

对蔡九或是李慎明等人来说,张瀚这个人就如同才能天授,有些东西,在官场上多年的人也未必如张瀚这般精明,能把世事说的这般通透。

“好了,遵路兄,”张瀚转头向李慎明笑道:“我们到城中等消息。另外,梁兴你带人四处张榜,最好邻县都去,这附近矿工颇多,不仅限于灵丘一地,你们不要怕跑腿!”

“男浪满街逛,女浪倚门框,驴浪呱呱叫,狗浪跑折腿……”梁兴笑道:“俺们就当一回小狗好了。”

张瀚笑骂道:“就你废话多。”

他到底又看了一气,脸上也忍不住露出兴奋和骄傲夹杂的神情。

眼前这里又算一块基业,等扩地百亩以上,盖成了几十排房舍,招募五千以上的矿工,然后立起五座高炉,这里的重要之处就不在新平堡之下了。

如果张瀚的改良之法成功,这里一年最少出精铁五百万斤,另外还有若干斤的钢材,他出的精铁,质量上应该远在普通的晋铁之上,不在闽铁之下,甚至比闽铁还要好些,产量来说,可能占到明朝总产量的四分之一或五分之一,这个成就,委实不小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