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七十三章 灵丘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15-09-08 21:08:03 全文阅读

张瀚今日也着实高兴,和众人都是碰杯,来者不拒,这里的酒因为新平堡是苦寒地方,大家都爱喝高度的烧酒,现在烧酒技术已经成熟,和后世的高度白酒相差不大,只是现在的酒肯定是纯粮酿造,和后世那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兑酒不同,醇厚芬芳,入口绵柔,到喉咙后才感觉一股热力顺着食道沽沽而下,感觉十分给力,张瀚在后世时也是喜欢高度白酒,但几轮烧酒下肚,才知道自己今天有些大意了。

好在他是东主,感觉不对就不饮了,也没有人敢真的灌他酒,待席终张瀚还撑着叫人安排李慎明到客房住下,张府虽不是太大,但好歹也是几进的院子,李慎明等人被安排在第一进旁边的套院,三间正房两间偏厢,够他们主仆住下和安置行李了。

张瀚自己现在住二进正屋,常氏住在第三进,那里房子更精致些,还有一个很小的花园,只有一垒假山和栽种了一圈花木,另外有一个小亭子,四周一圈铺设了鹅卵石的花园小径,常氏用罢了饭喜欢在这小花园里溜弯,锻炼一下身子,这也是张瀚的建议,走惯了之后,不走反而是难受了。

这阵子张瀚打算在堡里再买一套大的宅院,最少得十来进房子,花园也开辟的更大些,最好是有山石有水池,这样母亲颐养天年也更舒服些,不过常氏断然拒绝,只说过几年再说,现在各处都有不少用钱的地方,纵有些银子也不能用在这等事上,张瀚心知母亲说的是正理,也就罢了此议。

待他到得自己居住,两个丫鬟迎了上来,若平时他这里都是张春伺候,今晚乱哄哄的,张春到李慎明那里帮着打点,常氏在后院知道张瀚这里无人,便是派了她们过来,张瀚来时,一个丫鬟正把纱窗放下,窗子下头各点了一小把艾草,用来熏跑蚊子,这六月的天,蚊子已是有了,张瀚又不喜欢帐子,又没有空调和风扇,再放着那厚实的帐子,委实难受,家下人只得用这样的办法帮他通风驱蚊。

“怎地一身酒气?”杨柳心中无比欢喜,嘴里却抱怨着道。

她年纪和张瀚差不多大,身量比张瀚矮半个头,比起别的小丫头来高了不少,身材也是该有的均有了,特别是长腿细腰,每每看的张瀚垂涎不止,平时常氏管的严,张瀚也没机会接近,今日见他脚步虚浮,杨柳赶紧上前来,嘴里虽埋怨着,却是赶紧上来把张瀚给扶住了。

张瀚斜着眼看,但见杨柳两只大眼也瞪眼瞧着自己,她皮肤白而细腻,从脖子往下看也是白嫩细滑,引人遐思,因为架着张瀚,整张俏脸离他很近,说话也近,张瀚心思不觉旖旎起来。

张瀚笑嘻嘻的道:“杨柳,你生的真不错。”

杨柳心里有些突突地跳,她抿着嘴,心里也不知道怎地是好,究竟是往少爷怀里投,还是要怎样?这等事几个丫头私下里说起来都是话很多,待事到临头时,才知道自己毕竟什么也不懂,就算心心念念想和少爷亲近,身体倒是忍不住挣扎起来。

张瀚感觉到身体一阵温软,一股少女特有的体香直往鼻中钻进来,他身体立时就有了反应,颇有点按捺不住,杨柳这时低着头,脖间青丝之下是惊人的雪白,再往下探,眼光不及,想象力却是叫张瀚无比心动,恨不得立刻将这女孩子剥光光,就在这时另一个丫鬟端着碗过来,笑着道:“酒席上只怕不一定吃的饱,这里有一碗豆腐脑,下晚刚点的,少爷用不用?”

张瀚扭头一看,见那白白的豆腐脑上头倒着黑色的酱油和红色的辣酱,红白黑三色凑起来,他不知怎地想起被自己一枪打死的土匪,又想到战场上头破肠流的景像,顿时胸腹间一股恶气涌上来,再也掌不住,呕的一声,吐了一地。

……

张瀚和李慎明出行已经是六天之后。

已经是六月底了,天气十分燥热,行走在新平堡的街道之间,一股股热浪追逐而来,只有在房屋和树荫底下,有凉风习习吹来之时,还能感觉到一股阴凉。

对张瀚来说,只是没空调睡觉比较痛苦,其实真正的热度他倒是觉得一般。

在后世的城市热岛中生活过的人才知道那是真热,古人这个时候,环境保护其实也是一般,但没有热岛效应,空气也是真好,穿着宁绸的薄长衫,一阵风吹来,噼里啪啦一阵响,身上的热气也就一扫而空。

李慎明也是不大怕热,他这样身份的商人,走南闯北也是惯了,天冷天热都得忙活手里的事情,不仅有自己的事,也有上头那些大人物交办的事情,耽搁不得。

出堡时,张瀚和李慎明都牵着马,各人随从在后,正好遇着一个车队过来,大约二十多辆大车,均是骡马行新制出来的大车,车身改造,车轮,弹簧,转向轴都有,虽然距离张瀚心目中的真正的欧式四轮大车还差的很远,但毕竟已经甩了现有的中式大车十条街,李慎明见了就迎上去,上下左右看了一圈之后,赞道:“文澜,为兄吃惊于你的掌柜都是一等一的,现在才知道,你的工匠也是一等一的啊。”

马车其实是在张瀚一手指导下制成的,包括怎么制造转向轴这关键的部位都是张瀚的主意,不过这事他自然不会明说,只笑笑便罢了。

李慎明又问道:“每车能拉运多少?”

张瀚道:“原本的大车一车想走快些,就只拉两千斤,到三千斤就走的很慢,现在这车,每车运四千多斤,照样走的很快,若是路好些,六七千斤也照样拉得。”

李慎明先是惊叹,接着压低声音道:“就是说,日后往鞑子那边,照样用这车去拉?”

“到鞑子地界,用的车还要更牢固些。”

从长城出塞,不论是新平堡还是宣府一线,出塞后行程都是好几千里,道路也就是在草地上走,很少有现成的类似大明官道的道路,张瀚也是已经考量过,大车的铁制部件要更多些,打制的更牢固,零件最好是可以通用,这样维护也方便。中国旧式的大车不仅笨拙,而且木制为多,一旦损坏修理也很困难,但越是这样还容易坏,新制的马车不仅铁制部件多,铁的质量也要好,零件最好是通用,这样的话,长途万里来回,损坏率低,维护方便,运力自然是极为强悍,利润当然滚滚而来。

如果马车最终成为张瀚设想的那样,就算是塞外草原,其实也该奔走自如,俄罗斯广袤的大地上哪有那么多道路?那些哥萨克人从欧洲地界一路到中亚,再到西伯利亚,战争和移民这几百年没有停止过,包括后来统驭庞大的帝国,整个俄罗斯帝国到处都是那种两轮和四轮的大型马车,不论是收获还是迁移,或是支撑扩张战争,马车的作用其实还在火、枪之上。没有后勤,难道火药和子弹加上补给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

俄罗斯人靠马车能做到的事,凭什么张瀚和他的部下做不到?

所以灵丘之行,也是势所必然,日后造车用铁极多,总不能一直靠买,新平堡到大同镇闽铁的存量都有限,到远处买成本也大为增加,十分的不合算。

张瀚扬起马鞭,指着那些在进堡的大车,笑着道:“遵路兄,日后我们再出门,很可以坐和裕升的载人马车,那车比骑马还舒服。”

“到时候再说,还是骑马痛快些。”

李慎明不是没坐过马车出行,颠簸加气闷,还真不如骑马,他虽惊异于眼前马车的形制和运载的能力,但还真不相信,张瀚能制成坐着比骑马还舒服的车辆。

张瀚也不多说,扬鞭打马在前,李慎明哈哈一笑,自也是逐马而追。

……

“遵路兄,这位是鄙家的三叔公。”

一路风尘仆仆到得灵丘已经是七月初,路上走了五天,中间又休整了一天,每日骑马好几十里,听着轻松,其实是件很累人的事。

在马背上如果坐姿不确,一个上午下来就是腰腿酸软,下马后腿疼腰酸,疲惫之态尽显无余,张瀚和李慎明等人都是常骑马了,随行的蒋家兄弟和梁兴等人也是马术好手,就算这样,抵达灵丘县城时,所有人都是疲惫不堪了。

张学曾提前了两天赶到灵丘,拜会了一些相关人等,待张瀚等人打前站的人到了城里,张学曾就领着一群人亲自到城外来接,张瀚虽然是风尘仆仆,满脸疲惫,也只能强打起精神来,先替张学曾和李慎明做介绍。

“原来是李先生。”张学曾还没有说什么,站在他旁边的一个中年士绅抢上一步,拱着手,满脸笑容的道:“学生李大用,曾经到大同拜谒过总兵官,远远见过李先生一眼。”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