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报仇的感觉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2978  |  更新时间:2015-09-06 08:06:55 全文阅读

现在李明达手里捧着一块上等缎子制成的幌子,感觉着幌子的光滑和润泽。

“范家帐局”,这是幌子上用金线刺出来的金字,每个字都有盘子大,等堡外消息一传来,和裕升没了主心骨,范家分号就会挑个合适的日子,把这幌子给挂出来。

接下来就是招揽和裕升的镖师,在各地设分局,以范家的财力,只要张瀚一死,抢掉和裕升的地盘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李明达脸上笑眯眯的,圆圆的脸上满是憨厚,可眼神之中,却是冰冷一片。

“凭甚地就是那小子一步步向上,俺老李落在后头吃灰?俺也有本事,俺也能发达……”

老李掌柜就这么抚弄着那幌子,口里小声的嘀咕着。

……

傍晚时分,张瀚一行终于出现在了堡门前。

若是旁人,不要说进堡,靠近一些守堡的边军就会警告,然后骑兵出来,拦截这些人马,细细盘问。

张瀚一行人,人有一百来号,马有一百五十来匹,人群中还押解着十来人,都是用绳子捆着,还有一些马身上挂着首级,隔着很远都能闻着血腥气,还有几匹马上绑着人或是横悬着人的尸体,那尸体软绵绵的以活人不可能的姿态被放在马上,一看就知道是死的不能再死。

这么一支队伍,新平堡外围的军台就很该发出警报了。

不过张瀚的脸就是通行证,这些军台和墩堡的人也没少拿和裕升的银子,一路这么顺利过来,军堡北门有城楼,也有一队巡逻看守堡门的士兵,远远的看到张瀚一行,先是紧张,接着就是迎了出来。

一个大胡子把总先迎上来,楞着神看向张瀚和他身后的队伍,征征的道:“张东主,这是?”

“遇到土匪。”张瀚含笑道:“结果你也看到了。”

大胡子把总又仔细看了一遍,挑起大拇指,由衷赞道:“我认出来了,这是周武的尸身,我们剿了大梁山这股匪好几次,楞没成效,好家伙,和裕升的镖师真不简单!”

“周武?”

“就是那个脸上有道刀疤的周武?”

“了不起,了不起啊!”

“大梁山的周武被和裕升给剿了?”

正是各家店要关门的时候,没生意,还没有上门板,各人都站在店外说着闲话,大胡子把总那么一吆喝,顿时就轰动了半个堡的人。

张瀚等人也有意借此事扬名,又在堡门外耽搁了好一阵子,这才从北门进来。

北街到南街,几乎是站满了人,过一阵子,趁着天还没黑,又有不少人爬到树上或是屋顶上来看。

大明这些百姓,最爱看热闹,杀人行刑是百姓最爱瞧的乐子,连那些看杀鸡也晕的妇人,也胆战心惊跑到菜市口看人挨那一刀。

现在眼面前就有这么多首级,尸体,还有押着进来的土匪俘虏,这热闹不瞧还是大明的百姓,还好意思就是炎黄后人,华夏子民?

很快的,满条街都挤满了人,好在镖师们都原本是街面上的人,排成两溜隔开人群,有不知好歹还往前挤的,喇虎出身的镖师一瞪眼,顿时就是老老实实的退后,这么着人群从北门一路往南街,那股子热闹就不必多提了。

……

赖同心瞪眼看着棋盘,宁以诚脸上带着笑,眼神里满是鄙夷。他可是真心瞧不起这武夫,脑满肠肥,大腹便便,喘气都费劲,不是靠家赖家在宣府东路的势力,哪轮着他当着这新平东路的参将?

走私的事,他是同范家谈妥了,就没准备叫赖同心分一杯羹,张瀚是他做的局,和裕升是他叫范家吃下来,在大同东路这一片,宁以诚的野心很大。

“大人,这一盘可是你输了。”

让了一盘之后,宁以诚毫不客气的连续将死了赖参将三局,看着赖同心的脸渐渐涨成猪肝色,他的心里就很舒服,脸上当然不好表露太多,只有一点微不足道的得意表情。

参将又如何,张瀚又怎样,还有将来的范永斗,宁以诚均不放在眼中。

只有真正的那些进士底子的文官,宁以诚是不敢去惹,文官均是抱团,他这样的佐杂官天生就是受气包,人家看他的眼神也和宁以诚看张瀚的眼神一样,均是用看蝼蚁般的眼光看他。

“唉,输了,输了……”

赖同心喃喃自语着,肥肥的手搅乱了棋盘,强笑道:“算了,不下了。”

宁以诚此时也有些焦燥,按理来说,堡外也该送消息进来了。

他放着一个心腹家人在土匪队中,就算土匪一时想不起来,宁知远那厮难道还敢耽搁不成?

难道,真的会有什么意外?

窗外响起一声闷雷声响,接着就是一道闪电,赖同心嘀咕道:“莫非是城外暴雨,耽搁住了?”

宁以诚故意做出淡然模样,端着小盖碗笑道:“管他如何,正好叫下官在大人这里叨扰一顿晚饭。”

这时府外传来一阵吵闹声响,赖同心和宁以诚对视一眼,均知定是那事情有了结果。

过不多时,赖府一个长随小跑进来,气喘吁吁的道:“老爷,外头来了和裕升不少镖师,他家东主张瀚也在,说是路上遇着土匪,打跨了土匪,杀了匪首周武,还俘虏了不少人,现在请大人出去,验看首级和将土匪俘虏接收下来。”

“啊?”赖同心张大了嘴巴,脸上的肥肉几乎挤在一处。

“咣当!”宁以诚手中的盖碗掉在地上,摔成了粉碎。

……

“在下见过参将大人。”

张瀚做势要跪下行礼,他现在身份地位远不是当年那样,但毕竟是民籍百姓,赖同心可是堂堂二品武职参将,都指挥同知。

“张东主不必如此。”赖同心赶紧搀扶起张瀚来,脸上满是笑容,他看着张瀚身后的人群,首先便是那几十颗血淋淋的首级,赖同心这个参将虽然水的很,毕竟每年都要带着兵马去防秋,每年总会有一些小冲突战事,他又是世代将门,这些首级倒也吓不着他,倒是看到周武的尸身后,赖同心确定今日这事坏了,赶紧用埋怨的语气道:“张东主这太见外了不是,虽则你们和裕升的镖师确实了得,这些土匪都不是对手,然而这般事情,派人来报个信,本将也好派家丁出战,这样岂不是更加稳妥一些。”

相比赖同心,宁以诚则是满脸惊惶,眼神也是惊疑不定,他匆忙出来,正好张瀚听了赖同心的话,一眼又看到了宁以诚。

宁以诚猛然站住,他发觉张瀚的眼神不对。

张瀚的眼神之中,包含着鄙夷,轻视,嘲讽,最重要的,便是一种将他视为蝼蚁般的淡然和漠视。

往常时,张瀚也常到参将府,也去清军厅,和宁以诚这个同知官也是虚与委蛇,每月的银子也不少给,双方见面还打个招呼,扯几句淡,宁以诚的架子还是很足,张瀚当然也足够谦躬,今日此时,张瀚不仅不曾向宁以诚见礼,眼神中还充满了蔑视之意。

对张瀚来说,报仇就是最好的酒,是夏天的冰饮,冬日的暖阳,他看着宁以诚,看着对方身上的六品文官的袍服,曾经的他对这一身官袍需要加以万分的小心,在去年这时候,他甚至要躬身到底,只能看到官袍下那黑色的官靴,抬头时,就是宁以诚笑脸之下隐藏的那种藐视与鄙夷,这个文官,从心底深处瞧不起自己这个商人东主,表面上的客气之下,仍然是去年冬天点和裕升为行头时的那种视为蝼蚁的实质。

现在,终于是一报还一报。

张瀚看着宁以诚的眼神,就是不折不扣,不加掩饰的鄙视!

就是漠视,鄙夷,视之为蝼蚁!

宁以诚的脸涨的如关公一般,饶是他向来心机深沉,以智计城府自诩,此时在张瀚的眼神之下,也是把持不住了。

何曾想过,自己堂堂清军厅同知,六品文官,居然被一个毫无官职和功名的商人鄙夷?

士农工商,商人在四民之中为最贱!

宁以诚有些忍耐不住,看着张瀚,两眼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这般反应,其实是十分无奈,也很无力的举动,可宁以诚此时毫无能制衡张瀚的东西,也就只能做这般斗气的姿态了。

“在下倒是想来请援。”张瀚终于将眼光转向赖同心,朗声道:“无奈堡中有位大人与土匪有勾结,贪图在下的身家性命,唆使土匪在半途拦截的就是我新平堡的人,请问赖大人,在下如何敢随便到堡中求援呢?”

四周围观的人群,不下千人,加上远处旁观的,恐怕有三五千人之多。整个新平堡连堡外依堡而居的村落也不到三万人,毕竟只是一个方广不到四里的堡城,这么多人旁观,转眼间消息就会传遍全堡每个人的耳中,听闻是新平堡的上层勾结土匪,旁观的人都是一阵哗然!

这个事,委实严重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