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责打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093  |  更新时间:2015-09-05 20:05:45 全文阅读

王长富道:“中,东主俺一定做好。”

这时梁兴策马跑了回来,杨秋也押着二十来个俘虏过来,他已经带着自己的部下将俘虏审了一遍,不少俘虏被打落牙齿,或是脸被打的猪头一样,到了张瀚面前,杨秋一指,所有俘虏都乖巧的跪了下去。

叫能悍匪这么听话,杨秋这拷问的本事看来是见长了。

“东主,俺逮到一条大鱼。”杨秋一脸兴奋的笑,对着张瀚道:“就是这家伙,东主看看能认得他不?”

张瀚看到一个长相普通的中年男子,身上脸上都是伤痕,看到张瀚的目光就赶紧把头低下去,是一个长相普通,气质猥琐而胆小的家伙。

“不认得,你说吧。”

“这是宁以诚的心腹管家,叫宁知远,东主,这厮是宁以诚派到土匪这边,专门负责联络,这一次,阴我们的主谋就是宁以诚,范家也脱不得干系。周家兄弟,只算是人家的打手。”

杨秋现在说话已经很有条理,并且对近期和裕升会有什么对手也十分清楚,和张瀚说话时,压低了声音,也是提防被旁人听到。

这个家伙,距离张瀚所设想的标准,也是越来越近了。

张瀚眼神中露出一丝冷意,宁以诚上次以蝼蚁般的眼神看他,在张瀚心中是一个不小的创伤。但此前没有实力,有了实力之后又没有把柄,一个商人,虽然财可通神,也有庞大的潜势力,但如果没有由头,想对付一个六品文官,就算是佐杂文官,那也绝非易事。

现在既然有把柄,当日之仇,自是非报不可。

梁兴这时却将温忠发和杨泗孙等人叫在一起,喝令这些率先逃走的喇虎跪下,接着便是开始正反手抽这些人的耳光。

噼里啪啦的声音不停的响起,十几个喇虎老老实实的跪着,打了左脸再给右脸,梁兴毫不留力,几耳光下去,打的人鼻血狂飙,十几耳光下去,脸顿时就是肿了。

“叫你狗日的跑,叫你跑。”

“你他娘的月钱拿着,饭食均在店里吃,房子院子都买了,你他娘的跑。”

一路打过去,饶是梁兴现在练的好身手,这时也忍不住喘粗气,扭头叫道:“杨秋,过来随我一起打。”

杨秋笑笑,招呼了几个自己的部下,开始站着打沙袋。

那十来个喇虎这时倒是硬气,被拳打脚踢也不啃声,打翻了就再爬起来,杨秋和温忠发关系向来不错,但此时也不敢留手,上来一个窝心脚踢过去,各人都听到叭的一声,温忠发被踢翻在地,又是很艰难的爬起来跪下。

这事不要张瀚发话,部下们自是知道该怎么办。

梁兴嫌打着不过瘾,叫人取了根马鞭来,开始用马鞭抽。

一鞭下去,脸上和身上就全是鞭痕,喇虎们开始忍不住,发出求饶和呼疼的声响。

“这会嫌疼了,你们弃了东主跑的时候心里可知道后果?”梁兴劈头一鞭又打过去,抽在一个喇虎脸上,对方惨叫呼痛,他丝毫不停,继续抽在那人的身上,每鞭下去就是一条血痕。

杨秋也有样学样,带着几人用马鞭抽。

这十来个喇虎被打的实在不成样了。

先是耳光抽,然后拳打脚踢,现在又是鞭子死命的抽,有几个已经叫不出声,只是下意识的在地上翻滚躲避。

四周全是围拢过来的镖师,脚夫们先是有些幸灾乐祸,后来眼中也是有了些同情,毕竟在一处操练,做一样的差事,就算出身不一样,时间久了还是有一些交情。喇虎出身的镖师们眼中的同情之色就更明显些,可并没有人敢出来求情,刚刚的情形大家都看到了,土匪冲过来,这些人反而弃了刀枪先跑,若张瀚是大明将领,这十几人必定全被砍头,无一人可以幸免。

张瀚这时又重新上马,静静看着。

王长富看了一阵,悄悄对张春道:“春哥儿,东主是不是不要这些家伙,现在这般狠打法,小人把人打废了。”

张春看看左右,含笑轻声道:“长富哥你糊涂了,若是不要他们,自是好言好语撵他们滚蛋,现在这般打法,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

又打了一阵,眼看人人均是动弹不得,张瀚才将手轻轻一摆。

仿佛是一直盯着张瀚一样,梁兴和杨秋等人都是住了手。

“日后有人再于战场上奔逃,那就直接开革,我这里不养孬种。”张瀚语气不重,但很坚决,也叫人明白感受到他的决心,他看着众人,接着道:“这一次为什么恕了他们,是因为咱们毕竟不是军队,此前我也没有明说过,日后定然要定下一些规矩,不能如此前那样随意。路们和裕升现在家大业大,光是镖师就有二百来人,日后地盘大了,镖师人数当然更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今日这样的事,绝不允许有下回。”

“是,东主!”

梁兴带头,杨秋跟后,其余众镖师一起齐涮涮躬身应诺,整齐划一,绝无迟滞怀疑。

就是那些被打的快爬不起来的镖师,也是趴在地上,叩头称是。

这一次,他们最幸运的就是没有被开革,也是因为张瀚不想一下子弄的动静太大,上下离心,反正这事之后,张瀚对怎么管理和提升镖师的战斗力也有了明确的想法,慢慢淘汰不合格的,使和裕升的镖师队伍真正壮大起来。

有些事,不亲历一回,是真的没有办法理解和领悟的。

张瀚对商业上的事颇有天份,也认真钻研过,可以举一反三。

但他不是无所不通的天才,今天这一场战事,算是给他“补课”了。

王长富这时叫道:“各人将伤者扶上马,首级带上,周家兄弟的尸身带上。收捡可用的兵器,不要遗漏,大家慢慢回转,返回新平堡!”

回程之时,张瀚对梁兴笑骂道:“准备细点的军棍,不要衙门里的那种大仗,要比藤条粗些,比棍子细些,上点漆,涂上色,放在咱们校场正中,下次犯规矩的拿棍子打,打几下我也会有规定,不要弄的和这次一样,感觉象是你们喇虎开香堂,你他娘的给老子涨点脸成不?”

梁兴只顾笑,眼神中还是颇有忧色。

他的班底这一次算是毁光了,杨秋自有格局,王长富越来越被倚重,只有他梁兴的部下却是这般不争气。这一次打是打了,他也保住了部下,不过梁兴自己也明白,这些家伙,绝不会再被重用了。

……

宁以诚捧着茶杯,和赖同心下着棋。

窗外响起闷雷声,六月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白天还是金乌万里,傍晚时天突然黑下来,然后院子里狂风大起,吹的花树弯腰,灰尘大作。

宁以诚和赖同心均要等消息,宁以诚索性不走,就离在参将府里陪赖同心下棋。

当然不是下围棋,赖同心没那耐心去学那玩意,玩的就是象棋,兵来车往,倒是颇符合赖同心参将的武人身份。

几盘棋下过,两人心里都闷闷的,赖同心看看有些渐渐黑沉下来的天,说道:“怎地还没有消息?”

宁以诚笑道:“大人何必焦虑,没消息便是好消息,没准这时那张瀚已经授首,部下星散逃窜,周家兄弟正在追杀,是以无人来报信请援……这样更好,省得事后有人弹劾大人见死不救,坐视土匪杀害商家。”

赖同心愁眉苦脸的道:“张瀚每月均有一二百银子送来,这一下可真是财源尽去。”

宁以诚心中鄙夷,脸上却露出安慰的笑来,只道:“范东主何等身份,身家何等丰厚,他们也要在堡里开帐局了,加上日后走私也要大人照拂,虽不如当初我们设想的那样能入股,到底也比别处将领拿的多,大人可以满意。”

赖同心很是怀疑,宁以诚是不是暗中和范家有什么交易,可这事没拿到实据就没法说,当初也是宁以诚挑唆他枷死了十来人,还有范家的伙计,结果范家还是不叫他入股,宁以诚也没了后话,赖同心心里的怀疑如海水一般,一浪接着一浪。若非现在要依仗眼前这人,赖同心很想叫人把宁以诚拖下去好好打一番。

“实斋,”赖同心可怜巴巴的道:“日后本将就全靠你了。”

“大人放心。”宁以诚一脸矜持的笑,还有一脸的智珠在握。

……

范家分号在北街正中,占地极广,门脸大,开间大,幌子高而显眼,伙计也多,占地多而房间库房也多,在北街,原本是第一等的大商号,多少商号跑到范家分号商量行市价格,打听消息,拆借些银两一类,这些掌柜或是东主到得范家分号就是格外的恭谨客气,恨不得将腰弯到地上去……好光景却是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和裕升才是北街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商号,整个北门附近几乎全是和裕升的地盘,粮店和杂货店,粮库,帐局,骡马行,工厂,银库,整个北门那一大片都是属于和裕升的地盘,那些掌柜东主们也是每常就到和裕升去,就算见不着张瀚,也是拉着周逢吉和梁宏两人寒暄,话里话外的,那种奉承劲就甭提了。

李明达这里,可就是看着落魄很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