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割头

更新时间:2015-09-05 10:01:08字数:2899

“东主,俺们来了。”

杨秋等人终于赶了来,因为小跑向前,队列很混杂了。

张瀚这时不等王长富了,直接令道:“杨秋你不要步战了,那边有不少土匪跑了,骑马去追,能杀的不要客气。”

“是,东主!”

虽然又得跑回去骑马,杨秋脸上倒满是兴奋,这一仗居然这么稀里糊涂的赢了,杨秋也大感意外。

刚刚他在后头,也是十分担心,倒不是怕输,只是担心张瀚的安危。和裕升又不是官兵,被土匪打败不算什么,短期内可能会对声誉有影响,可明白人很多,一百多土匪伏击的事,哪能天天发生?帐局和骡马行的押运生意都不会受太大的影响,当然,短期内想再扩大就难了。

这一仗打赢,东主丝毫未伤,又杀得这么多土匪,和裕升不要说在阳和新平路和大同东路,恐怕西路和山西镇的生意都能接,宣府东路也能拿下更多的地盘,触角可以伸的更远。

想到这,杨秋自是心头火热,和他一样明白的人也不少,众人士气高昂,听了命令就去骑马。

在马上砍杀,其实较步战要难的多,精锐骑兵可以几天几夜在马上不下马,可以左右手在马上骑射,可以在快马交错时判断距离,出手还留有余力,防止兵器反震,这些镖师们肯定办不到,不过在马上击杀地上逃跑的人,算是骑战中最简单的事,张瀚也是想锻炼一下部下的骑战能力,眼前的机会十分难得,不能浪费了。

张瀚看向身边的人,令道:“长富,梁兴,你们也都去。”

“是,东主。”

梁兴和王长富都面露兴奋之色,他们原本就在马上,稍等了一会,和大队会合后,各人亮着自己的兵器,开始策马奔驰向前。

看着远去的众人,张瀚长长松了口气,感觉身上一阵疲软。

今天这事,所得的收益实在太大了。

打出名头,解决了土匪隐患,这是一个层面,另外一层,就是张瀚亲临战阵,看到了冷兵器时代的战争是怎么回事。

今日这场战争,很多地方都是粗陋不堪,一边是镖师,一边是土匪,都是属于战术素养最低下的两群人,甚至是张瀚平时看不起的边军,真打起仗来,从行军到摆开,再到列阵,迎战,追击,种种事情也不是镖师能比的。

这就是张瀚看到的不足之处。他的镖师横扫各地的青皮无赖,但遇着土匪就很凶险,如果是未来的有边军加入其中的流寇,恐怕就更不是对手了。而且日后走私时都是往边境外去,那里有很多汉人和蒙古人组成的马匪,论起凶悍来,大梁山的土匪和人提鞋也不配。

张瀚沉吟着,心中明白,增强自己手中的武力,已经是势所必然之事了。

半个时辰后,和裕升镖师与大梁山土匪的这一仗,终于结束。

张瀚下了马,在这惨烈的战场上信步走着。

四周慢慢聚拢来一些刚刚躲避起来的路人,不少人看着张瀚,指指点点。

这一次和土匪的大战,估计会在很短时间内,传遍大同和宣府,成为商家口中的一件传奇般的奇事。

越向前走,张瀚看到的尸体便是越多,土匪们多半被搠穿或是砍死,也有一些重伤未死的,躺在地上呻吟着。

地上到处是丢弃的武器,跑丢的鞋子,一滩又一滩的鲜血。

张瀚看到了周武,他被一枪捅穿,肠子流了一地都是,已经有苍蝇飞了过来,在周武的尸身上方嗡嗡飞着。

他又看到了赖十一的尸身,横卧在斜坡上,距离官道很近,人先趴着,又被翻了过来,脸上全是黄土,身上也是肚破肠流,死状极惨。

张瀚心里不知道是何滋味,这是自己头一回杀人,两世为人,打架不少,杀人还真是头一回。他倒是没有呕吐,也没有太害怕,只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茫然,似乎情绪也僵住了,一时半会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这时王长富带着几个人到张瀚处,兴冲冲的道:“东主,李来宾和王一魁立功最多,是他俩稳着队列,并且还击,击溃了土匪前阵,李来宾还杀了匪首周武,是这一仗立功最大的一位。”

张瀚回过神来,看着一脸激动的李来宾。

“好,做的好。”张瀚伸出两手,搭在李来宾的肩膀上,重重一握,沉声说道:“今次大胜,各人出力都不少,不过李来宾你出力最多,我看在眼里,也会记在心里。”

李来宾脸上掠过一丝感动之色,呐呐答说道:“东主,俺吃东主的粮,拿东主的银子,合该为东主效力。”

李来宾今年还不到三十,不过长子已经十一岁,和李来宾的妻子一起在骡马行当帮手,这一家的生活都仰仗张瀚和他的和裕升,李来宾刚刚也想退却,后来被王长富一语提醒,逃可能也会被杀,而且和裕升完了,一家人又要回到朝不保夕的境地里去,那种日子,李来宾是一天也不想过了。

就是因为这样的心情,他才站定了脚步,并且把自己手中的长枪,向着敌人猛刺过去!

张瀚微微点头,对着王长富轻声道:“日后挑人,有家小的最好。”

王长富也是点头,轻声道:“东主,喇虎是不能再要了。”

“喇虎有喇虎的用处。该操练还是操练,不过,不要他们押送货物或出来打仗了。”张瀚又夸赞了王一魁几句,其余几个立功的也是分别夸赞,同时下令众人割下土匪人头,汇总到一处,周武和周斌的尸身却是完全的,抛在马身上,预备带回堡去。

这些事办完后,张瀚才接着刚才的话头,对王长富道:“喇虎身上油滑之气太重,平时以强凌弱还成,打群架就算弱势也能扛住,但这样生死战阵,无论如何指望不上他们。日后,喇虎就是守库,看家,开辟新路线时去打头……有些事,良善出身的做不好,还是喇虎做着最顺手。”

王长富频频点头,显是对张瀚的话深以为然。

“长富,这一次我有两个心得。”张瀚站在坡顶,看着众人拿刀切割首级,这一回不少人都趴在地上呕吐着,不论是喇虎还是脚夫,以前都不可能做这样的事,刚刚战阵之上拿刀枪捅人砍是一回事,现在拿刀切割人的首级,血淋淋的将人头劈斩下来,这样的事,在观感上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不少喇虎平素牛皮哄哄的,现在都是一脸苍白,反而是脚夫出身的镖师纪律较好,下令割头后,这些人就开始动作,比喇虎要坚决的多。

这一下,张瀚更是坚定了弃用喇虎的决心,当然,不是彻底不用,而是将喇虎势力消化转移,用到另外的地方去。

他看到梁兴在吆喝痛骂着刚刚逃走的喇虎,张瀚微微摇头,他又转向王长富,轻声道:“一者,是火铳实在是利器,但使用起来太麻烦,如果能简化装填,击发再快些,火铳的威力才会倍增,而为我所用,成为我们克敌的利器。”

刚刚的交战,火铳确实是转危为安的第一利器。

如果不是张瀚等人的火铳第一时间压制住了对方的弓手,今天这场仗的结果,恐怕就是很难说了。

就算李来宾他们还是能超常发挥,顶住土匪,可五个弓手在后头不停射箭,一箭一个,各人都没有铠甲,怎么挡?几轮箭过后,阵列就自然崩溃,只能被人追杀了。

而且张瀚等人还是拿着鲁密铳,这种铳射程远,精准度较鸟铳高的多,梁兴拿的是鸟铳,三枪才中一枪,还是在六十步以内这么近的距离,若对方弓手有备,在百步左右抛射,自己这边也能有鲁密铳还击,若是鸟铳,射程上就远不及弓箭了。

“另一个,就是阵而后战,远比胡乱打威力大的多。”

这一条,王长富心里也是明白,他颇有些惭愧的道:“东主,俺操练他们,只是照俺知道的来,但有没有效,怎么发挥效用,俺一头雾水,若是俺心中有数,刚刚也不会拉着你跑了。”

张瀚一笑,他知道王长富的天花板在哪了。

这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兵,但距离军官的层次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日后阵列操练,还需加强。短兵,刀牌手,一定要挑胆气壮的,另外,还要按我大明边军的建制来设官,咱们内部叫叫,用来明确上下,最好把衣服颜色给区分来,长富,你回去就做这件事,不要耽搁。”

---------------

不好意思啊大家,有事耽搁住,更新晚了一些,很抱歉。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1617》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1617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六十六章 割头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1617”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