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三章 弓手

更新时间:2015-09-03 09:01:33字数:2928

周武吐了口唾沫,对一旁的周斌道:“二弟,这伙人不好啃啊。”

“管他娘,冲就是了。”周斌道:“他们人少。”

话音未落,在官道烟尘大起,马蹄声直响,周氏兄弟脸色一变,周斌对着一个大汉道:“宁大人不是说赖参将不会派兵来?”

“我可不知道。”那大汉一脸无所谓的道:“若是干爹派了人马来,我们转身就走。”

赖参将的家丁全部拜了他为干爹,要么就是干爷爷,姓也改了,全部改成姓赖,有资历的就有名字,资历浅的就用数字排行,方便好记。

眼前这几个弓手都是姓赖,他们可不会拿箭对着自己干爹派来的人。

周家兄弟一时大急,官道两边截路的土匪也乱了,纷纷又往山上爬去,乱了好一阵子,杨秋等人终于出现在众人眼前。

“周东主,还敢下来吗?”张瀚一脸调笑,心里也不知道自己是想对方下来,还是想着对方转身就逃。

这一逃王长富等人就可以追,土匪一乱,好歹能杀伤不少,周家兄弟的隐患短时间内就不成威胁,可这样不除祸根,心里到底还是感觉不妥当。

“杀,赖十一,就靠你们几个了!”

杨秋等人还在半道,立足不稳,同时有一些截道的土匪开始扔石头骚扰他们,这边张瀚的部下人少,周武是个老匪,知道机会难得,手臂用力一挥,大喝道:“兄弟们随我杀,杀了眼前这小东主,人人都有重赏!”

周斌声嘶力竭的叫道:“往前冲的就赏二十两,杀伤一人的赏五十,杀死一人赏一百,杀了张瀚的赏五百两银子!”

这倒真是不折不扣的重赏,向来土匪抢东西,都是大头缴给头目,小头自己留着,平时胡吃海喝,攒不下来什么钱,这一下每人均是红了眼,两排人马,有人步行,有人骑马,都是口中喊杀,向前冲去。

“盾牌举起来,杨泗孙,温忠发,举高点!”看到土匪冲过来,王长富开始吆喝各人下马整队。

土匪和张瀚这边相隔三四百步,距离不远,张瀚各人均骑着马,身后拦截的土匪也乱了,若此时回转,土匪其实很难追上,但张瀚下定决心解决周家兄弟,自是不会在这时转身后退,不仅不退,他策马到正中,看着王长富指挥。

日头已经开始偏斜,太阳的热力也减低了很多,北边不停吹来些凉风,吹在人身上还是挺惬意的,张瀚却没有注意这些,他有些口干,感觉上颚和舌头都粘在了一起,想说话,却很难张开口。

“水……”

张瀚勉强开口要水,却感觉自己的嗓子无比嘶哑,象是一直不停声的说了十天半个月的话,话音象是干裂的土地,一丁点水气也没有。

张春也很紧张,原本红润的脸又变的腊黄,还带着惨白,听到张瀚要水,手忙脚乱了好一阵子才把水葫芦递过来。

张瀚痛饮了好几口,这才感觉口中干渴的状况好了很多,他自失一笑,这群架打的多了,动刀动枪也不少,怎地这一次这般紧张?

看看四周的喇虎和脚夫们,多半也是和他一样,每人的神色多少都不自然,不少人用舌尖抵着上颚,显然也是在口干。

这其实怪不得他们,以前打群架,知道只是“打架”,除非不小心,不然的话不会出人命,了不起受伤。

对喇虎这种好勇斗狠的人群来说,受伤就象是后世战士的勋章,身上挂了彩,走路都扬尘带风,和人说话也有份量。

不过那毕竟是“打架”,不是战争。

眼前这些土匪,个个背着人命,而且也就是来要他们的命,不是平常抢地盘的那种斗殴。

虽然两边的水平都很差劲,但这就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战争。

“莫要怕,越怕死的越早,你转身跑,人家往你后背砍,相准了砍,还不必担心你还手,你这样还跑,世上还有比你更蠢的人没有?”

王长富在队中不停走着,三十来人分成三个小队,三个小队彼此又离的很近,摆开之后成了一个小小的方阵,王长富看出各人的神情紧张,他不停的叫喊着,给这些人打气。

在身后,土匪们已经被杨秋等人击溃,那七十来人相隔还有里许,杨秋等人又策马向前跑着,中间有两匹马又折返回头,王长富看着点了点头,杨秋是个精细人,这边打着,再派人到新平堡请援兵,这样就立于不败之地。

这时两边越离越近,彼此都能看清楚脸,土匪的脸庞很狞恶,张瀚的部下们也是满脸凶戾之气,两边都是不停的喊叫着,给自己壮胆。

“日他先人,”王长富嘀咕道:“临阵时瞎喊什么,劲都喊泄了。”

相隔不到百步了,王长富从阵前折回,上了匹马,赶到张瀚身边。他害怕东主太过紧张,万一这时张瀚掉马跑了,这仗就不必打了。

毕竟又不是真的战阵,张瀚也不是将领,其实王长富觉得跑了也好,剿匪这事交给官兵办也行,何必让和裕升的人来冒这种险。

这时他看到几个矫健的身影从土匪队中冒出来,身形动作都很快,而且有板有眼,动作很利落,快而不乱,更叫王长富吃惊的是那几人均手持长弓,身后和腰侧都背着箭壶。

王长富瞪眼向张瀚道:“坏事了,东主,土匪里哪来的弓手?看样子还不是普通的弓手,是精兵。”

张瀚也看到了,他冷冷一笑,说道:“这是赖同心的兵。”

“赖参将?”王长富道:“咱们不是每月都有贽敬给他?”

“不一定是他亲自派的,肯定与宁以诚有关。”张瀚心思清明,涉及到这种事没有几个人比他脑子动的快,呼吸间就想的十分明白,他对王长富道:“现在你明白为何咱们得自己解决这麻烦了?”

王长富道:“不止是麻烦,可能咱们未必顶的住。”

他神色开始不安,那边的弓手已经立定脚步,在八十步左右,每人都斜举长弓,搭箭上弦,接着听到一连串的“崩崩”响声,箭矢在眨眼间被射出,向着这边落过来。

每人都情不自禁把眼光看向天空,对方使的是正经步弓,劲力很大,箭矢也落的极快,几乎要看不清。这不是山民里打猎用的猎弓,一张步弓制作程序十分麻烦,好弓需要耗时很久才制的出来,能用弓箭的也不是一般的好手,明军的合格弓手已经越来越少,立国之初,明太祖规定一个百户最少有二十以上的弓手,现在一个指挥也未必能挑出二十个合格的弓手了。

几乎就是抬眼落眼的光景,也根本来不及闪避,五只箭全部落在阵中,有三支插在地上,吓了人一跳,一支插在一个镖师的胸口,入肉很深,小半截箭杆插了进去,尾羽和后半截箭杆还在不停的颤动,那个镖师看着自己胸口的箭,眼中先是露出不相信的眼神,接着就是放声惨呼着,另一人被箭插到脚里,在原地一边叫一边单腿跳着。

“入了箭伤的不准叫,滚到一边去。”

王长富喊叫着,但效果一般,那两人还是不停喊叫,旁边的人都乱起来,整个队列都开始混乱起来。

其实若是打群架,这些镖师被人砍中一刀也未必会这样惨呼,但眼下镖师们精神紧张,痛苦被加倍放大了。

这时弓弦声又响起,又是五支箭射过来,镖师这边大乱,人人下意识的就想躲,队列已经彻底乱了,王长富喝令各人严守岗位,脚夫们还听他的,喇虎们已经乱的不行,各人均是往拿着盾牌的刀牌手身后躲,杨泗孙和温忠发等人身后躲了一长串的人,每人均弯着腰。

第二轮有两只箭落空,三只箭落在人身上,有腰,有背,也有腿,这三人也跟着此前两人一起惨叫起来。

接着快到六十步,那边土匪的喊叫声清晰可闻,土匪们脸上都露出兴奋之色,他们也看到和裕升镖师后头也有大队人马,而且手中的兵器比他们用的要好的多,这一场仗应该是恶仗,不象他们以前往山里村子去打劫那么简单。可在这五个弓手的连射之下,对面的镖师前队已经乱的不行,后队上来用处也不打,战场上就是这样,一边气势下去,另外一边的气势就涌上来,气势一强,阵列不乱,胜利就到手了。

这时第三轮箭又射过来,这一次已经是从坡上下来,距离又近了些,赖十一几人用的是平射,劲力比抛射更大了几分,温忠发感觉手腕一震,接着他看到箭尖从自己的盾牌另一面插了进来,眼睁睁看着箭尖刺到自己手心里头,接下来他才感觉到疼痛。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1617》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1617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六十三章 弓手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1617”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