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铁场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166  |  更新时间:2015-08-22 08:52:58 全文阅读

对大明这边来说少征了一些税银,可这种边市贸易根本不是正常的交易,马市开设之初就是为了使蒙古人消停些,另外就是买马,民间贸易只是顺带的,也是蒙古人的强烈要求,从开设之初大明就是出超,蒙古人除了马和皮子没有什么可卖的,大明这边连根针在那边都是宝贝,这种贸易是不对等的,明朝这边利润很大,征税因此只是象征性的,几万两银子的交易额,税额不过一二百两,十分有限,征税很少,明朝对工商贸易的管理向来不在士大夫考量范围内,只要不打仗,损失些银钱收入是极有限的,不仅税征的少,蒙古人来了朝廷还会给抚赏,当然抚赏也有额度,不能滥领。

现在有了张瀚这一条线,每月均送粮出塞,比起月市方便许多,量也增加了很多,但杂货不同,各部首领带了牧民来买杂货,按规模领抚赏银,牧民也能挑选,比起买张瀚的大宗货物要便利很多。

这时候小规模的走私商就是直接和牧民交易,也是颇有些竟争力。

张瀚皱一皱眉,点头道:“嗯,我知道了。”

银锭那边的要求减少,对周逢吉和梁宏等人来说是好事,就算是老蔡也高兴的很,调拨大量车马会影响别的店的生意,现在各店都有管事,多是从老店里挑的得力的大伙计去做,他们各成一系,对喇虎出身的老蔡原本就不亲近,每月送粮时还要从各店调车,更使得这些分店管事怨声载道,若是需求量真的少了,最少老蔡觉得这亏本生意少做些也好。

张瀚最近关注的是邸抄,上头仍然没有建州部和努儿哈赤的消息,大明各地仍然风平浪静,山西这里也是一样,去年有过一次大规模的地震,震感强烈,在新平堡都感觉到地面摇晃,另外就是干旱减收,还有就是中枢一再请求皇帝理政,然后还是没有下文。

已经是万历四十六年,张瀚不知道大规模的战争具体在何时爆发,只是料想已经快了,几年之内,粮食和杂货的需求都会大规模的增加。

“三柜,我打算到灵丘铁厂开几个炉,雇一些人炼铁。”

对张瀚布局和决断,梁宏已经佩服到骨子里,就算这样,这一下子跳脱到铁厂上,他还是有些跟不上,当下不免有些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应答。

明朝的生铁产量在永乐年间是一个高峰,张瀚记不清楚,但大约记得是三千多万斤,这个产量在当年还是够用,但现在大明人口较永乐年间最少增加了三到五倍,生铁的产量反而较永乐年间下降了,曾经用工几万的官营的遵化铁厂已经濒临倒闭,到处都是私营的小铁厂,有些地方私营的炉子遮天蔽日,矿工几十万人,但那些大型铁厂多半是在南方,北方的铁厂规模都是很小,生铁产量不足,人口激增,铁的价格也是直线上涨。

当时的铁以福建的最为闻名,崇祯年间方以智曾经说过:南方铁以闽铁为最上,广铁次之,而楚铁只可做锄。

茅元仪说:制威远炮用闽铁,晋铁次之。

赵士桢则说:制铳须用福建铁,他铁不可用。炼铁,炭火为上,北方炭贵,不得已用煤代替,故迸炸常多。

山西这里有几个大型产铁地,分别是五台山和平型关还有塔儿山和二峰山,大同镇铁矿分布较少,只有属蔚州的灵丘县有铁矿,炉子数量不多,产量并不算高。

那里的铁矿应该还属于官办,也可能有少量的官领私办,大明的铁矿业比清季要灵活的多,官办不行就改私办,说到底是控制力弱,但在私人工商业的发展上,铁矿可以私办绝对是一个极大的利好。

张瀚只要有银子,领了执照,便可以起炉炼铁了。

“少东主打算再卖生铁给鞑子?”梁宏到底脑子还是转的很快,一下子就想到原因,脸色变的有些难看起来。

对生铁出口,大明是厉行禁止的,官市私市均不准卖铁,官市可以卖铁锅,数量严格控制,蒙古人也不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如果张瀚卖生铁,不仅生意会爆好,而且,利润简直爆棚。

“这事小心谨慎些,暂且没有定局。”哪怕是对梁宏这样的心腹,张瀚在这事上也十分小心,他道:“生铁生意是一定要做的,怎么做我还没想好……先把炉子立起来,到时候出了铁再说吧。”

“暂且就是这样吧。”张瀚吩咐老蔡道:“车马每月备齐不易,也遭人骂,这事你做起来不容易,我心中有数。”

老蔡在张瀚面前向来笑容不断,此时难得的笑容一滞,脸上先是一呆,接着便是一阵感动的神色。

他要跪下,张瀚将他一扶,笑道:“咱们又不是官府,动辄下跪是何道理,再者你也比我大那么许多,平白无故这般受了你的礼,我岂不是要折福。”

少东主不喜欢人跪拜,老蔡倒是知道的,当下顺势站起,口中只道:“有少东主的话,便是再多烦难,小人也是不惧了。”

他毕竟喇虎出身,口中仍然要带两句自己不易的话,张瀚听了也只是一笑。

外间的事就是这么多,隔壁不远就是银库,那里防守十分森严,外人等闲不得进,不少人连这大院到底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院角四周都修了小型箭楼,由镖师轮班在上瞭望着,弓箭当然是没有的,火铳也不敢多打,但有拿着刀枪的镖师在上守着,一望可知是要紧地方。

张瀚远远瞭了几眼,见守备如常也就不打算去看,常氏看了银库后颇有些不安,也还好是原本就有几万两的家底,若是贫门小户一下子见了这么多银子,还不得当场晕过去?张瀚可不打算叫自己娘亲成了范进他娘,这四周角楼加上内里巡逻的人,短期内安全也够了,将来还是得学清朝时的大晋商,在家里挖超级的大地窖,然后把银子溶成几千斤一块的大银块,你偷吧抢吧,只要是正常年景,谁有这个本事?

骡马行的规模已经扩大了三四倍的样子,连上改成银库的院子,四周前后左右四个大院加五六个民家都被买了下来,加起来已经有十五六亩地,原本有三百多间屋子,现在全部连成了一个整体,库房和骡马行的马厩有二百来间,往内里一直走,还有几十间屋子和大块的空地连在一起,那里却是匠户们所在的地方了。

看到张瀚进来,留着山羊胡子的王德榜赶了上来,他主攻的是各式兵器,张瀚手头用的那根火铳就是他精心打制出来,做工十分精湛,看到张瀚过来,王德榜献宝式的送上一支新制火铳,口中道:“东主,这铳已经制得了。”

张瀚接过手中,感觉这铳六七斤重,长度也很合适,铳管和枪托用料都很考究,拿在手中十分舒服。

王德榜口中念念有词,介绍道:“这铳重七斤,长七尺,由铳管,铳床,弯形枪托,龙头,扳机,火门,机轨,前口,后门,照门,准星,样样均是照东主给的那书中所书制成。”

“嗯,做的不错。”

张瀚举起火、枪,感觉枪身与手臂联在一处,轻轻扣动扳机,感觉龙头一落,然后听到钢片的咔嗒声,枪机落后又复弹起,机械弹性做的十分不错。

“这铳精度远比鸟铳要高的多,威力也远在鸟铳之上,只是打造十分困难,大小管相套,钻管也难,钻头要好,还要聚精会神,稍有不慎就全功尽弃……”

王德榜起劲吹嘘,几个跟着他一起做火铳的也是眼巴巴的在一边看着,张瀚的观感对他们来说十分要紧。

这些匠人在这里过的日子,和以前在堡中的生活几乎是判若云泥,大人们身上都明显看出肌肉的轮廓,女人孩子们脸上都长了肉,也结实了许多,娃子们吃的饱穿的暖,每日在院中嬉戏笑闹,大人们听着心里都是高兴,各家都分了住处,每家都有两三间瓦房住着,在以前他们是住在堡南的草房棚户区,每日冻的要死,经常吃不饱饭,肉食一年也难得吃一回,过的生活比普通的军户还差,比起佃农来更差的远,比起乞丐来也就是多一个固定住的地方,可乞丐好歹不要做活,他们这些匠户每日都得辛劳,有时还被征调到太原给晋王修王府,或是去大同,最远还得去京师,凡有大兴作,全国各地的工匠都在抽调范围之内,活计辛苦,日子也苦,关键是代代如此,看不到希望,能逃的当然是逃了,可抓到惩罚也重,一般人也不敢随意出逃。

张瀚却先不说话,只叫人拿来火药罐,用大拇指按住药罐,倾泻火药入颈口,待倒满后,用食指将颈门掩住,接下来他取过搠条,将火药筑实,但又不是筑到无可松动,其中关窍,只有经常施放火、枪的人才能把握好,再下来取过弹丸放入,再用搠条将棉纸塞入,弹丸要塞紧,以放低铳口不动为准。

接着左手横持,再取发药罐,用口咬住塞口物,倒药入门池,盖上盖,左手侧转火铳,使火眼朝上,以右手轻敲火铳铳身,使发药入眼中,与筒内、射药相接。

接下来便是将铳托放在右腿上,使火铳口向上,然后右手取出火绳,吹去灰烬,夹在龙头之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