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口外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2932  |  更新时间:2015-08-19 09:19:06 全文阅读

“中,我一会就和各人说好。”

梁宏答应着出去,张瀚才将眼光看向李玉景。

李玉景这个帐房也是店中的老人,这时看张瀚的眼光却有些畏惧,见张瀚看向自己,赶紧道:“少东主叫我来有何吩咐?”

“李帐房那龙门帐可还熟练?”

“已经弄了几个月,自是已经熟练了。”

张瀚微笑道:“本堡的帐局还有各分店的帐局均要建帐,麻总兵和李副使均会派人来看,我各许了他们三成干股,实说话当然是哄他们的,给多少银子自然是我说了算,不过看帐终究是麻烦事……”

李玉景已经明白过来,赶紧起身道:“这一层东主请放心,只要每月东主告诉我应该是多少,帐面上肯定不会叫人看出什么来。”

“好好,老李你儿子似乎已经不小,若有空了也叫到店里来,再找几个机灵的小子和你学着做帐,将来好接你的手。”

李玉景身子躬的越发低一些,答道:“是,一切按东主说的办。”

张瀚满意一笑,这时代的人果然没有太多法制观念,做假帐这样的事在后世还颇为麻烦,在这里却只是一句话的事,果然方便的多了。

……

第二日清晨张瀚早早起来,这日却不信打拳锻炼,吃罢了早饭便往店里去,张春还是跟着他,几个月下来,这小厮也稳重的多,说话办事都比以前要干练许多。

张瀚沿着北街一路走着,特别注意的就是两边粮店放出来的当日粮价,看到粮价果然已经较去年冬天涨了不少,不觉也是暗自点头。

他收的粮食到现在一粒也没有卖,在张瀚路过时,已经有不少粮食的掌柜或是东主看过来,他们也是好奇,张瀚的粮食到底是打算什么时候出手?

现在是三月,这个时候也是俗称的青黄不接的时候,野菜还未长出,旧粮耗光,新粮还得再过两月才能收,此时放粮,张瀚最少赚三成,对于粮食这种货物来说,这利润已经不算低。

张瀚行走时,不承想也有人在看着他。

李明达缩在柜台后头,眼神颇有一些阴郁。

去年秋冬时,谁都巴望着今年有个好年时,毕竟连续多年天时不好也是罕见的事情……谁料今年天时还是不好!

这雨下的很小,也不透,不少地方地都很干,那些旱田没有水的话收成十分有限,大同这里的旱田,正常年景均收不过一石半到两石之间,水田才能收到三四石,这般天气,每亩最少减产三四成,对不少农民来说日子会过的很煎熬,对粮商来说,囤积大量粮食在这春荒时提价发售,这才是发财正道。

现在的粮价已经从一石四钱涨到了六钱,往下去还会再涨些,范家从南方开始持续大量调运粮食,只是春天时南方粮价也涨,获利有限。

范家在各地均还有大量存粮,只有新平堡这里分号将存粮卖光,李明达因着这事十分没有面子,心里对张瀚也是十分不满。

“看,这位就是张少东。”

张瀚过年来个子又长了不少,他每日肉食充足,还在宅里养了牛奶牛,每日喝些牛奶,这习惯在汉人中少有,也在堡中引为笑谈。加上每日打拳锻炼,又是长身体的时候,个子自然是长的很快,在李明达和他身边人的眼中,十六岁多的张瀚身量已经比普通的成人还高的多,而且并不单薄,身形十分匀称。

“就是他?”李明达身边那人用低沉的声音道:“还真是个半大娃子。”

李明达笑道:“老周,这半大娃子可不好对付,你和我都在他手里吃了亏。”

“我的店,等于是被他抢了去。”

“老周”,就是东一店的原东主周斌,他当然不是善男信女,这店的位置要紧,范家的商队也经常在那里打尖或是更换疲惫的骡马毛驴,而且周斌还有另外的关系,所以范永斗都知道这个人,叫李明达笼络一些,不曾想张瀚初出茅庐的后生,楞是用一群青皮喇虎硬抢了这老周的店。

李明达失笑道:“这事我也真是想不到,你老周一辈子行走江湖,身边也有几个能打的,居然就这么忍了。”

“梁兴和杨秋那俩狗日的,一看就知道最近没少动手,老子江湖打滚半生了,那一伙一看就知道说动手便动手,这边赖参将和清军厅都被张家买通,老子挨打也是白挨,好汉不吃眼前亏,难道真被人一通好打,那我脸往哪搁?”

李明达笑道:“这事你不会这么算了吧?”

“那是自然,咱们骑驴看帐本,走着瞧。到时候,老哥你也要帮我一把手才是。”

“这还要说?”李明达咬牙道:“我那侄儿被他打发到外地去,年都未曾回来过,我的存粮被他买空,这阵子粮价大涨,弄的我在东主那里好生没脸。还得从别处又调了粮过来。”

“一调便是十几万石,你们范东主才是真正的大豪商。”

“范家已经经营多年,家产百倍和裕升,张瀚这小子算什么!”

说起这个,李明达也是一脸自豪,他卖给张瀚的那些粮只是小数,亏的其实不多,只是叫他脸面上下不来,现在春荒一起,估计蒙古人那边也不好受,粮价还会持续上涨,范家家底的厚实是外人想象不到的,最近这一个月连续调粮北上,各个有马市的堡都有,新平堡这里是大同最大的马市,调来的粮也最多,米豆麦加在一起有十五万石,全部出手的话有好几万的纯利,沿九边西到甘肃,东到蓟镇,到处均有分店,可想而知范家一年要赚多少。

“闲话不说太多。”老周冷冷的道:“范东主发大财,我们也跟着喝汤,待过一阵想法对付那姓张的小子时,叫你老李帮忙也不要说二话。”

李明达其实不愿掺合到这事里头,张瀚只是叫他吃了个闷亏,也是他自己愿意,自己侄儿也在和裕升谋事,不好将事做的太绝,只是他知道这老周不是好相与的,当下想了想,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

……

守口的是一个千户哨官,带着十几个家丁和数十营兵,沿边巡查,张瀚等人没有动,只梁宏策马上前,往那千户手中递了个小包,里头有数十两碎银,那千户掂了掂,顿时就是一脸的笑,远远还向张瀚拱了拱手,然后便是挥手放行。

除了张瀚等人,三三两两带着些货物的小商人也是从各处出长城,只要给那些巡查兵丁一点好处,自然是视若未见。

去年赖参将枷死多人,其实雷声大雨点小,之后该怎样还是怎样,大同东路这边没有小堡,若是西路和中路有小型马市的地方,其实走私更加严重。

出了口外便是草原,在后世新平堡外已经是农耕区,需得再走很远才是传统的牧区,在此时,长城内是耕作区,长城外就是牧区,一道长城就隔开了两个明显不同的区域,地域变化十分明显。

在板升地有一些蒙古人和汉人在耕作,只是他们根本不会耕地,用马拉犁只在地表拉出浅浅的沟痕,撒下种子便不管事,收成低的还不如放牧。

在草原上也没有道路,只是在近长城地段有一些人踩出来的羊肠小道,也并不明显。

三月的天气还很冷,草只有枯黄的草根,一点点的绿芽冒出了尖,极目远望,一望无际的空旷大地上似乎铺了条浅浅的绿色毯子,只是底色还是枯黄。

若到了夏季,草不仅长的半人多高,一望去全是绿色,天空也是蔚蓝一片,加上一从从的野菲花,景色十分漂亮,在草从中还有大群的野狼黄羊野兔狐狸,蒙古人在夏季不停射猎也打不光,将大量的皮货交易给大明。

“东主,守口夷来了。”

因为是提前约定好的时间和地点,加上从新平堡出口也就这么点地方,守口夷银锭台吉已经带着人赶了过来。

除了明方会有守口将领和边军外,根据大明和蒙古一方的约定,在口外重要地方蒙方也有守口的负责人,这一套办法已经行之有年,有效的保障了双方的利益,也减少了很多摩擦。

这年头的蒙古台吉也没那么值钱,一个部落就好多个,现在土默特的顺义王是卜石兔,也是当年俺答汗的重孙,嫁了祖孙三代顺义王的奇女子三娘子也在前几年逝世,她留下了一个传奇。

“汉人小子,你可终于来了。”

银锭脸上笑吟吟的,身边跟着十几个披着棉甲的兵丁,没准这就是他这个台吉在部落中的所有武力,可有这么些护卫在身边,加上台吉的身份,银锭台吉的成色还是满足的。

张瀚脸上也露出笑容,策马迎了上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