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招徕

更新时间:2015-08-17 08:55:11字数:3213

“孬货,有这般疼么。”梁兴身上被砍中几刀,小腿还被铁枪戳中一下,裂开了小孩嘴大的伤口,沽沽流血,他看这个脚夫胳膊上的伤口也不大,却是叫的这么凄惨,不禁有些瞧这人不起。

“你不知道,”刚刚差点划破梁兴肚皮的那个高个脚夫蹲在地上,看看惨叫的伙伴,眼中满是同情之色,他抬头对梁兴道:“铅弹软,打到身子里头就碎了,外头看着创口小,里头已经打碎了,用刀破开皮,里头小碗大的洞,这胳膊已经废了,若要活命,就得拿刀把这胳膊给斩了。”

梁兴上前给他一脚,骂道:“狗日的胡说八道……刚刚差点砍了老子,一会老子先砍了你的胳膊。”

那高大脚夫眼中露出一抹狠色,不过看看已经又重新装填完毕的张瀚,却是蹲在地下没敢再出声。

张瀚打完一枪后就是直接再装填,这火铳是他令骡马行里的匠人们打造出来,这些匠人曾经在蓟镇打造过不少火器,这也是当时的好处,一镇开造大量火器,匠户不够便从各地抽调,骡马行的匠户不仅在蓟镇做过事,还被调到过京城工部做过一年活计,时间到了才放回来。有这么一身本事,一支鸟铳算不得什么。

他手中这鸟铳长约不到五尺,重量在六七斤左右,用药四钱,铅弹三钱,需得前置铅弹,然后用龙头夹住点燃的火绳,搠条紧实弹药,又不能太紧,然后击发时扳机打开火门,点燃的火绳将药池里的引药点燃,接着引药点燃射药,火光喷射之后,枪管里的火药产生的动能将铅弹喷射而出。

打响之后,张瀚就是赶紧重新装填,喇虎们不是对手,他的这一支火铳已经成为克敌制胜的杀手锏,若是拿着空枪,就同烧火棍一样了。

装填的过程十分繁琐,需得分十几步来进行,张瀚以前经常用来打兔子的土枪都是打铁沙子的前膛燧发枪,性能要比现在这火绳枪先进的多,好在他心理素质极佳,在众人乱哄哄的当口,第二枪终于装填完毕,黑洞洞的火铳瞄着那群脚夫,终于止住了所有人的异动,这一场群架,算是打赢了。

听到那脚夫的话,张瀚止住梁兴,向那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以前是不是当过兵?”

那脚夫抬头看看张瀚,答道:“小人王长富,以前在宣府西路当兵。”

“怎地又干了脚行勾当?”

“小人脾气不好,得罪了队官干不下去,没法儿只得……”

“行了,我知道了。”

张瀚止住这人的话,眼前这汉子高壮有力,眼神中却透着阴狠,一看便知不是善茬,说的话一听就是假的,八成是个逃兵,没准还有什么人命。

当然,这人当兵前可能也有人命在手,或是什么流窜犯,要么干脆就是军流当兵,大明军队的成色就是这样,张瀚倒也并不觉奇怪。

这时杨秋等人冲到店里,将店中那掌柜拖了出来,那人已经被杨秋几个横竖打了几十个耳光,脸又青又肿,猪头也似,嘴唇下还有血丝和口水滴落着,看起来凄惨无比。

张瀚看看那掌柜,吩咐道:“丢井里去。”

“好勒。”

杨秋有些意外,更多的是兴奋。

梁宏嘴唇蠕动了一下,想劝,却是没敢。

其余喇虎脸上都露出残忍的笑,杨秋几个将那掌柜往门口井边拖过去,那掌柜杀猪般的叫唤,脚夫们一阵骚动,可看看喇虎们手中的刀枪和张瀚的火铳,终究是没有人敢动。

扑通一声响后,那掌柜果然被扔在井中,在井中不停扑腾和求饶,声音变的有些沉闷。

张瀚脸色平静,看着那个王长富道:“你刀法不错,也有股狠劲,我的骡马行刚办不久,需用人手,你跟我干,成不成?”

王长富有些吃惊,说道:“小人刚刚还和东主做对……”

“各为其主而已。”张瀚对掌柜在井底的惨叫还是视若未闻,王长富打了个寒战,感觉眼前这少年平静的面孔下隐藏着叫自己害怕的东西,当下不再犹豫,跪下道:“小人愿为东主效力。”

“甚好。”张瀚点点头,又看看其余脚夫,问道:“还有人愿意么?”

又有五六个脚夫跪下,口中道:“小人愿意替东主效力。”

这些脚夫多半是光棍,由流民和破产农民组成,也有王长富这样来历不明的脱伍官兵,甚至是逃犯一类,不过张瀚也不介意,反正手下原本的喇虎也没有一个是好货。

至于脚夫们也是一样,原本的东主叫他们打架自然就打,打输了这新东家又招徕他们,自然是给更强的效力才是正办。

张瀚想想也是摇头,自己麾下,除了那些正经做生意的伙计是良家子弟,其余的都是些什么货色啊……

这时井底那掌柜的声响变小了,张瀚对站在井边的杨秋道:“扔绳子下去。”

“是,少东主。”

杨秋的口气越发恭谨,对张瀚的命令根本不敢有任何的怠慢和耽搁,他赶紧将手边拎水的提桶解开,将绳子扔了下去。

那掌柜泡了半天,看到绳子自是赶紧捞住,杨秋几人用力拉着,将泡的死猪般的掌柜给拉了上来。

张瀚骑马过去,也不下来,在马上冷冷看着那掌柜不语。

对方这时哪敢硬气,跪在马蹄之下一直嗑头,张瀚待他嗑了十几个头之后才道:“若再有下回,就没有这绳子拖你上来,你这店也是一把火烧了,听清了吗?”

“听,听清了,小人再也不敢,小人是猪油蒙了心,听人唆使……”

“我不听这些,我只叫你听清楚了就行。”张瀚脸上满是笑容,越是这样,那掌柜就越是害怕,他这个骡马行离新平堡甚近,听说和裕升开了骡马行兼脚夫行,两样都是在抢各人的生意,跨行业跨的厉害了一些,车户,脚行,骡马行,张瀚一下子得罪人不少,这掌柜店中的脚夫就是好几个脚行分别派来的,结果却是这般,张瀚手段又狠,这掌柜心中虽还是不服,脸上却连一丝表情也不敢带出来。

梁宏在一旁赞道:“少东主真是好手段。”

那些投效的脚夫张瀚都叫人带回和裕升,慢慢调教了再用,他留用的都是刚刚表现特别凶悍的脚夫,这些家伙也不能一下子全带在身边,得慢慢调教了再说。

张瀚又看看那些喇虎,受伤重的也随脚夫回去,梁兴死活不愿走,张瀚心里也甚是倚重他,也就叫梁兴留下。

“少东主,咱们惭愧。”

梁兴一边叫人包扎伤处,一边一脸惭愧的道:“咱们说是来护镖,差点就叫人打跑了,还得多亏少东主出手……”

“各人心里有数就行。”

张瀚摆摆手,没有说什么。他将火铳包起,又收了马腹一侧,不少喇虎盯着这火铳看,不过张瀚并没有多打制火铳给各人用的意思。

一群乌合之众,用的就是他们的匪气和痞气,发枪给这些家伙?免了吧。

况且他自己拿这么一支也罢了,人手一支,这是要造反?

杜慎明这时骑马过来,看着张瀚笑道:“原来真正的高手是少东主,真是失敬了。”

张瀚笑道:“李先生拿我说笑了,事出紧急,还好事前有备。”

杜慎明低声道:“少东主,贵属下若全是这般货色,恐怕押镖之事,也不易成功。往大同去还好,沿长城各堡的间隙可有不少马贼,往大梁山和镇虏卫那边,山多险要,颇多土匪,贵属下这般的本事武艺,难啊。”

张瀚淡淡一笑,说道:“草创之初,颇多犯禁之事……”

“哦,我懂了。”

杜慎明真是七窍玲珑心,一点就透。

当下笑了笑不再说话,只是看向张瀚的眼神,又有那么一点变化。

这时张瀚招手叫了梁宏过来,低低嘱咐道:“一会我们歇息下来,你不管旁的事,找那掌柜商量顶下他的骡马店当咱们的分店,他必定不同意,明早我们起身,他必定到城中告状,你带一百两银子去参将府,将银子送上去,就说日后每月都有贽敬。”

梁宏颇有一些肉疼,迟疑道:“每月都有?”

“嗯,和他说日后还会多。”

“啊?”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张瀚笑笑,拍拍梁宏的肩膀,说道:“别舍不得这点银子,大头肯定还在我们手里。”

当晚就在这骡马店住下,张瀚对这点颇为满意,他原本是打算年后和梁宏出来跑跑,砸银子买下些店来,今日打了这么一架,估计买店的钱能省下不少来,他也没担心赖同心会不给自己面子,郑副使的书信刚送到不久,面子还在,再加上答应月月送钱,赖同心等大人物眼里脚行和骡马行都是贱役小生意,赚不到大钱,有银子入帐就很高兴,况且一次百两也算是厚礼,新平堡这里有赖参将罩着,打打群架只是小事,根本不会有人理会。

第二日照常动身,上午走了二十里左右,又确定了一处店址,张瀚初步的打算是从新平堡到大同镇城弄出一条线来,这是一条次官道,一路上军堡甚多,然后再开辟大同到太原,同时到张家口堡的路线也要弄出来,接着再到杀胡口,这几条线开出来,生意就很不小,也是山西大同宣府三地精华线路所在,至于更远的,恐怕没有几年功夫积累人力财力和对官府的人脉是不行的。

----

新的一周开始了,新书榜想获得好名次离开不了大家的支持,真心求支持,拜谢。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1617》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1617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三十章 招徕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1617”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