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收粮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223  |  更新时间:2015-08-15 09:04:19 全文阅读

“小米麦子,四钱一石,杂粮米豆均要,亦是按市价给足,来者不拒。”范家设在新平堡的分行里,李明达看着抄来的纸条,脸上也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来。

和裕升在年前这样的时候开始收粮,而且是按每石四钱银子的市价来收,杂粮米豆也要,价格要稍低一些,但也是和市价一样。

整条北街中最少有一百家店铺在做粮食生意,其中也颇有一些资本在十万以上的大商铺,还包括范家这样的身家过百万的巨富大商行的分号,和裕升的资本在新平堡这样的地方只能算中等,按市价大肆收粮的消息一传出来,一下子跌破不少人的眼镜。

李明达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几个月前他的远房侄儿李遇春还找过他,请求以低于市价的价格从范家购入粮食,并且隐晦的表达了要顶下店铺自己来做的想法,谁料这么一点时间风云突变,和裕升不仅没有如范东主说的那样倒下去,反而大张旗鼓的搞起了骡马行,还在整个新平堡收粮,这个动静,不可谓不小。

“给他们,咱们库里还有一万多石,全给他们好了。”

李明达虽然不大明白和裕升是什么想法,不过好歹自己侄儿也在那边当掌柜,既然是按市价买,这笔买卖吃不了亏,他这个分行掌柜完全能当这个家。

距离下次小市开市还有一个多月,正月十五之前各家商号都不一定开业,市场也停市,要到下个月月底才开市,这么久的时间,以范家商行的实力,到时候自然又有大批粮食运过来。

“听说他们还搞骡马行?”李明达对一个帐房笑道:“张家那小东主野心还不小。”

“折腾吧。”另一个帐房一脸不屑的道:“做生意哪有这么容易法,就不知道老周他们怎么会跟着这么个毛孩子胡闹。”

李明达脸上带着笑容,心里也是赞同这帐房的说法,和裕升的危机化解经过他也是打听清楚了,并且给范永斗写了封信说明这事,范东主对各地的商行变化等诸多消息都很在意,此前李明达跟着东主跑了不少地方,送了不少银子,东主所谋甚大,但具体要做什么他还不太清楚,他隐隐感觉和裕升还有市场的变化其中有些联系,只是暂时还摸不清具体的脉落。张家这少东主的行事经过他也写的十分详细,不过李明达觉得这事能成还是靠的蒲州张家的势力,张瀚一个半大娃子能做得何事,恐怕具体的事也是跟着去的梁宏在跑。不过他的信中没有写这些,东主会有自己的判断,他这个掌柜只把消息传达到就可以了。

……

离过年还有两天,不少家在外地的伙计和掌柜已经离开了新平堡,整个堡里都变的冷清起来,只有和裕升的两个店还是十分热火,本店还在收粮,到目前为止已经接近五万石,也就是接近六百万斤,这粮食数量已经不少,数额已经接近一次小市全部的贸易额还多了。

和裕升的银本不过一万多两,上次小市几乎把货出脱干净,拢了近万的银子在手,加上张瀚从家中取出来的一万两,按银子来说收完粮后还有些富裕,只是骡马行的开销大,本店的开销也不小,虽然现在已经不收布匹绸缎和油菜一类的货物,每日的压力仍是不小。

“年前不收了,就说正月十五之前柜上过年,年后再说。”静室之中,张瀚已经坐在主位,周逢吉等人在下听着,各人均是没有异议,甚至周逢吉和李玉景都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张瀚已经在教帐房李玉景龙门帐法,这个记帐法分为“进”、“缴”、“存”、“该”四大类,是传统四柱清册法的更进一步,有早期的复式记帐的影子,原本还得过几十年才出现,张瀚也是看闲书时涉猎了一些,相比复式记帐法来说这龙门帐要简单的多,相比原本的四柱法又详细得当,四法对应当天的“全部收入”、“全部支出”、“全部资产”、“全部资本和负债”等等,每日开销支出一目了然,最近没有开市,上回交易的货物也多半出脱,每日可谓是只出不进,李玉景这个帐房每日取出大捧的银子给人,真正是压力山大。

要紧的是以市价买入的粮食已经堆的如山也似,和裕升原本的库房根本不够装,还好骡马行那里空房子多,打扫了之后大半放在那边,另外还找几家相邻的商行借了空房子摆放,各处都堆的满满当当。

张瀚对这个数字也是极为满意,换了新平堡外的地方,想在这么短时间收到这么多粮食也是没可能的事,小市贸易就是粮食为主,布匹杂货为辅,所以不少家商行主打的商品就是粮食,别的不说,粮食是尽够的。

至于市价收进来,可不是市价卖出去。

大市也好,小市月市也罢,都只能勉强满足部份蒙古人的需求,没见右翼蒙古,也就是土蛮部还有喀喇沁蒙古,也就是当年的朵颜三卫,仍然是每年都在边境上打草谷?

真的要靠贸易解决了几百万蒙古人的吃饭问题,这些人还闹腾个屁?

现在不仅是蒙古人,女真人也暗中加入了贸易阵营,辽东马市很快就维持不下去,到时候几十万女真人和他们抢下来的地盘所需要的物资从哪儿来?

这个走私生意,可是一本万利,而且需求量极大,眼下收的这点粮算什么?

“少东主,骡马行来生意了。”梁兴没在柜上看到张瀚,索性就在店堂里叫唤着,好在店中现在无有客人,倒也无事,梁兴满脸喜色,平时脸上的那种邪气一扫无余,这时张瀚才发觉,这厮居然长的颇为帅气。

张瀚的骡马行其实是个四不像。

说是骡马行,但并不出租骡马,而是备有脚夫,帮着承运物品,收取费用。

明朝时运输业已经很发达,南有船北有马,北方各处都是以骡马大车为主,并且在各个城市都有脚行,备有大量的脚夫,近途的纯粹用人力推运,脚力出力,远途的就用骡马,脚夫也充任骡夫,帮着赶骡马和上下货。

这年头的法制水准和后世比差一百条街,地方官吏不足,衙门的三班衙役加上游手帮闲也不够用,主要工作只是用来征取赋税,平时的治安多半是宗族自为,城市比起乡间反而要乱的多,因为宗族力量不强,多半是散居。

脚行的伙计多半是破产农民构成的流民为主,也有少量城市贫民,这些人多半都是品行不佳的败类,帮人运货时偷摸只是小事,讹诈和抢劫也是时有发生,远途时甚至杀害货主也不少见。

因为脚夫素质太差,后来客商很少直接雇佣脚夫,而是寻得可靠的脚行,与脚头接洽,点检好货物后给脚头一大笔,脚夫只开发一小笔,这般运输下来,损耗还是难免,但比人财两失要强的多了。

当时俗语,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其实亦有道理在其中。

骡马店则是提供食宿和骡马,连车也出租的称为车户,当时的短途商途,车户为选,长途大宗货物,则必雇佣骡马和脚行脚夫。

“路上商贩络绎不绝,十数为群。所骑所驼,非驴则骡,大车则驾十余,或五六头,小车则或牛,或驴二三头,或则独轮,而一人推之,所载则一马所驼也。”

车也分多种,大车有四轮和二轮之分,其四轮大车可载五十石,由马或骡牵引运行,或十二匹,或十匹,八匹马骡不等,据宋应星记录:“凡大车行程,遇河亦止,遇山亦止,遇曲径小道亦止。”

普通的二轮车对道路条件要求要低些,但载重量就下降很多,那种载运几千斤的大四轮车,要求高,运向难,套用的骡马数量多,一般只是近程运输有用,地形稍一复杂,就只能用两轮车或是小车,甚至用单马或人挑了。

张瀚的骡马行已经是脚行与骡马店加车户的集合体,然而还不仅如此,商行还提供银钱代存代取的服务,新平堡这里是总店,张瀚打算在天成卫和镇虏卫两城,还有阳和卫城各设一店,这是方圆三百里左右的范围,也是目前和裕升可以到达的极限。

年前跑生意的少了许多,骡马店在新平堡的主店已经很象样子,张瀚打算和梁宏年后出去跑跑,选定几处分店的地址,分店不需太大,有十来间屋子养一些马匹和骡子毛驴一类,放几辆车,可以倒换人手就可,关键是要设几间牢固的库房,放一些喇虎和帐房守着,用来代收代发货物和银钱。

这种骡马行加脚行加早期帐局钱庄的做法,是张瀚双管齐下中的一管,走私是一管,这个店又是一管,这两样生意做起来,身家过百万是小意思,千万亦可期。

谁得天下张瀚不想理会,他走私也好,搞骡马掂也罢,第一条是搞钱,然后是壮大自己实力,走私可以结好蒙古人和女真人,这些家伙二十年后得天下,做生意有了钱再买通大明这边的官员,日后也无人敢动他,只要流贼不来就什么也不怕了。

=============

今天要特别感谢几位读者,

洛玫玫mm

sisuo

timqiucd

打下小怪兽

y200622

Crazy小小微

感谢你们。

另外书评区我一直有看,希望大家多留言,不论质疑还是要跑龙套,我会记下来,不管怎样,感谢大家。

无6Crazy小小微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