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逼迫

更新时间:2015-08-13 09:13:08字数:3162

“你便是张瀚?”

一个身形胖大的缙绅冷脸道:“跑这里来胡闹什么?我蒲州张家的祠堂,也是随便什么猫儿狗儿的都能来跪的?”

另一个高瘦缙绅也道:“你这后生赶紧走,不然的话,拿帖子去报官,将你枷号示众,然后拿你去军流,这一世也不要想翻身!”

“三叔公,”张瀚先向张学曾问讯一声,张学曾答以一声苦笑,接着张瀚才面向那两人,微笑着道:“不知道两位尊长怎么称呼,请恕小可无礼。至于为什么跪祠堂,那是因为小可是凤磐公的嫡系苗裔,蒲州张氏正经的族人,这祠堂如何跪不得?”

胖大缙绅怒道:“胡说什么,你祖父当年带着神主离开蒲州,已经算不得蒲州张氏的人。”

高瘦缙绅面露不满,轻咳一声,接口道:“况且他无凭无据,如何说是张耘大兄的后人?难道谁跑来说一句是凤磐公的后人,咱们都得认?”

张瀚轻轻点头,原来这两人是和张辇,张耘兄弟同辈。

以在宗族里这么高的辈份,跑来主持这样的事,当然是十分合宜。

当年张耘就是被排挤走的,很简单,族内需要一个举人,而不是唾手可得的秀才,张耘离开时,必定满腹怨气,这些人,又怎么会看着张耘的后人轻易的认祖归宗?

况且还能讨好张辇,跑来打张瀚这只落水狗,实在是再轻松写意也没有了。

眼下的局面,实在是坏到了极点!

梁宏面色灰败,手都有些发抖,和裕升也是他的家和心血所寄,如果和裕升完了,固然凭他的才干和积累的人脉能够轻松找到下家,继续还干他的掌柜,但这样的结果,委实不是他所愿意的。

可能后世的人跳槽如吃饭般自如,最少在现在这个时代,梁宏过不了心理这一关。

梁兴和杨秋两人还是一脸的无所谓,两人脸上多多少少有些好奇,就是不知道张瀚要怎么过这一关。

这个小东主,在此前的表现足以叫他们佩服,行事稳准狠,遇事有静气,有决断,但眼前这事,张瀚终究是无法可想了罢?

……

张瀚脸上还是挂着笑,看着那胖大缙绅,微笑着道:“家祖父当年是分家不假,可从来没有自外过宗族,神主也供奉在家,年节上供绝不敢怠慢,怎地到了这位叔公嘴里,就是我祖父已经自外于宗族了呢?”

这个道理果然是说不响的。

瘦高缙绅狠狠看了一脸尴尬的胖大缙绅一眼,又颇为不耐的向着张瀚道:“我那堂兄到底是出族还是分家,这是两说,要紧的是你这竖子怎么自证身份?我蒲州张氏这边,并无人见过你,你又没有带你府中信的过的人前来,就凭你嘴巴一说,二太爷就得认你,叫你认祖归宗,天底下,有没有这样便宜的事没有?若我蒲州张氏是寒门小户,你恐怕也未必前来归宗,是不是这个道理?”

这瘦子五十来岁年纪,一脸精明,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他言词如刀,几乎将张瀚逼入死角,词语上头,几乎没有辩驳的余地。

这事情,照瘦子这样说法,闹的再大,蒲州张氏也不会丢什么脸,张辇也不会丢脸,识者最多说几句张辇刻薄,也不会觉得二太爷丢人……张辇要的就是脸面,至于他的秉性刻薄,这是早有公论,张辇自己心里也是十分清楚的。

如果不这用这般说词,恐怕张瀚能跑去鸣冤,事涉名教,这是比刑杀案子还重要的大事,有关地方官的官声前途……后人恐怕很难想象,地方官最关注的不是谋杀和盗劫案,而是名教案。

一个县只要出了名教案,比如乱、伦案,父子相杀的案子,这一类案子一出,三年一考的时候地方官就不要想得上评……这就是儒家治国的表皮,亲亲之谊连天子也要讲,何况芸芸众生?

教化,绝对在刑法之上,地方官可以以情枉法,但绝不可以法废情。

高瘦缙绅这么一说,四周原本同情张瀚的人也是频频点头,张学曾颇想说话,但嘴唇嗫嚅一下,也是闭了嘴。

他固然看的出来张瀚与张诚相貌极为相似,几乎是一副模子刻出来的,那又如何?

说话的这几个太爷,哪个不知道张瀚确实是张耘的血脉?谁认不出来?无非是睁眼当瞎子,认出来也假作认不出来!

“这少年郎,赶紧起来离了这里吧。”

“是啊,这事说不清,你家里可还有尊长?下次带了尊长来再说。”

“也是张家厚道,若是换了那几家,有人在家祠前头这般混闹,先拿住了打一通板子再说,还派出这么多尊长来好言好语的劝说。”

“嗯,清官难断家务事,咱们少说两句。”

围观的人有的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只管瞧热闹便是,也有的心存厚道,上前来劝说两句,叫张瀚赶紧离开,否则张辇一个不耐烦,张瀚眼前亏也是要吃的……没见那些护院家丁,已经和梁兴杨秋两人横眉怒目上了,一个不对,两边就会大打出手。

也有扯顺风旗向着张家那边说话的,踩乎起张瀚来,不亦乐乎。

众说纷纭,也是世间百态,对张瀚来说,也是难得的经验。

“没想到还是要用这一招……”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张瀚毫无办法的时候,张瀚却是先深吸口气,又是突地一笑。

“梁兴,将我备好的画,取出来。”

“是,少东主。”

梁兴和对面蒲州张府的家奴们几乎要面贴面了,两边都一伸手就能够的着,梁兴眼里的挑衅之意和脸上的邪气震住了不少人……这些家奴,也就是欺负一下庄子上的泥腿子还行,遇着梁兴和杨秋这样一脸邪气和阴狠气息弥漫的喇虎,却是始终只在虚张声势,并没有真个敢下手。

再说他们也要等着命令,还好,在决裂之前,张瀚把梁兴叫了过去。

“这是先祖父与先父的画像,识者自知,瀚不复多言。”

张瀚在来此之前,已经考虑过眼前的情形,仍然是炭笔做画,画的却是自己的祖父和父亲。

在他家的正屋之中,原本就供奉着祖父和父亲的牌位和遗像,典型的中国式的肖像画的画法,飘逸有余,灵动有余,韵味有余,而写实不足。

张瀚根据那遗像和母亲的提点,在离家之前用炭笔画了两幅画出来,经过常氏的肯定,这才带了出来。

“栩栩如生,真是太像了。”

这是常氏当时的画,看着太爷和张诚爷俩的画像,常氏当时便悲从心来,哭了好一阵子,张瀚也劝了好一阵子才好转。

这两张画,算是“大杀器”,张瀚就是等着对方的画挤兑他到角落里,把话说开了,说死了,这才把这两张画给取了出来。

当下展示四方,在场的人看了一圈,“嗡嗡”声就猛然响了起来。

人的眼均是不瞎,张耘,张诚,张瀚,这爷孙三代,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特别是张耘和张瀚,可能是隔代遗传,相貌比张瀚和张诚这父子之间还要象一些。

“象,太象了!”

终于有个人猛然出声,却是一直忍到现在的张学曾。

这一句话,好象使洪水猛然开闸宣泄了下来一样,四周低声议论的人,均是一起大声道:“象,瀚哥儿是大太爷的血亲苗裔,这绝对错不了!”

“这下看二太爷怎么说?”

“反正我看有人没脸说了。”

“呵呵,吃人嘴短,现在才知道年幼的人未必可欺,这一番真是丢脸丢大了啊。”

“这画是谁画的?倒是想打听清楚,先母亡故多年,每思想起来就痛彻肝肠,若是能画出这样的画来,每常早起上香祝祷,也能稍解心中痛楚。”

“这谁能知道?一会儿找瀚哥儿打听吧。”

胖瘦两个缙绅都是脸涨的通红,四周冷嘲热讽之声大作,这一次,却是齐心协力,全冲着他二人来了。

原本的帮闲也不好出声,毕竟这画像上的爷孙三代,实在是太象,这画,也是画的太真,太写实,这两人都是见过张耘的,知道画绝没有假,自己厚着脸皮说不象,这话也是说不出口,只是他们确实只是受人之托,却是当不得家,呆征了一会后,只得以袍袖遮脸,快步离开,在这两人身后,传来一阵哄笑之声。

“三叔公。”张瀚并没有在脸上显露出高兴的神色,以现在他对张辇的了解,恐怕这老头到这种地步还不会低头,现在低头就是彻底的丢脸,越老越固执,而且死爱面子的张辇,恐怕不会这么简单的屈服。

“瀚哥儿说话。”张学曾刚刚碍着利害,而且也不敢向人拍胸脯保证张瀚就是张耘的后人,只能在一旁不说话,他是那种急公好义的热心肠,为人最为热诚,对刚刚自己的表现感觉十分愧疚,这时拍着胸脯向张瀚道:“只要三叔公能办到,就一定帮你。”

“我想请三叔公替我说几句话……”

张瀚拉着张学曾走到一边,人群中有一些闲人想过来听,梁宏几人将人群隔开了。

“就是这样……”

张瀚的话很简捷明了,没说多久就说完了。

张学曾脸上神色有些怪异,他没想到,张瀚这般年纪,居然已经学会对张辇诱之以利。

话和事都很简单,张瀚请求蒲州这边的保护,每年会送两千银子过来,算是归宗之后对家族的贡献。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大明1617》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大明1617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二章 逼迫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大明1617”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