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十六章 掷还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3202  |  更新时间:2015-08-09 21:09:47 全文阅读

后宅里隐隐传来金莲那中气十足的哭闹声,大约是要拿金银细软跑路的意思,可惜没有人理她。

常氏就在正堂屋里坐着,家里的几个婆子站着劝说常氏宽心,可这些人也一样知道大难临头,她们这些人都是在张家几十年的老人,张家败了,她们根本也是无处可去,就算有几个置了自己房子和产业的,覆巢之下不会有完卵,池鱼之殃她们也禁受不起,在劝解常氏的同时,这些妇人们自己也在抹泪。

男子们则是蹲在檐下,哀声叹气,看到张瀚过来,各人下意识的站起身,脸上有些期翼,更多的还是漠然。

这少东主就算变的老成,做事也显露出精明来,那又怎样?横逆之下,张瀚的身份和地位决定了他根本不会有什么办法。

“娘,我回来了。”

“瀚儿……”

常氏看到张瀚,先是精神一振,接着又是忍不住哭起来。

毕竟是妇道人家,遭遇横逆,毫无办法,只能坐着垂泪。张瀚看到常氏两眼已经哭的红肿,整个人都不大清醒的样子,知道常氏帮不上什么忙,只得上前宽慰道:“娘,不值当如此,咱家就算败光了又怎样,儿子一样能挣出这一份家业来,最不济,咱把家当全给他们,咱们投奔舅舅和表哥他们去。”

“哦,哦,你说的对。”张瀚的豪言壮语常氏没听进去,儿子再出息还是没成年,不过常氏被张瀚一提醒,这才想起自己还有娘家。

常家也是大家族,比起范家亢家那样的巨富差的远,可家底远比和裕升厚实的多,这两年哥哥常进全经常写信来,说是打算派人到和裕升开设分号,但还一直没有下定决心。常家经常已有数世,家族中虽无进士举人,也是一直鼓励子弟读书,就是怕遇到和裕升现在的遭际,如果有进士或是举人的家族,那么常进全的胆子就会大很多,分号恐怕早就开起来了。

“瀚儿你说的很是。”常氏抹抹泪,终于渐渐镇定下来,握着张瀚的手道:“咱家败了了也不怕,你舅舅不会亏你,咱们到榆次安个家,一样能过日子。”

“能保全咱自家还是要保全。”张瀚只是安抚常氏的情绪,可没有打算到人家寄人篱下的打算。

“说的也是……”常氏迷茫道:“可怎么办呢?大同镇,阳和道,赖参将那儿,清军厅,哪里咱能说的上话?”

周逢吉和梁宏两人站在一旁,也是齐齐摇头,根本毫无头绪。

两人在清军厅都有几个熟人,可是这样的事情,没有哪个熟人会包揽到身上,这事涉及的层面很广,获得的人也多,没有强力人物介入,认识几个吏员是毫无用处的。

“找赖参将。”梁宏想了想,还是说道:“赖参将贪财,咱们拼了命去巴结,看看能不能免了咱的和买差役,最少也免了行头。”

“可以一试。”张瀚点点头,想了想,还是说道:“咱家能不能攀上真正的官员?”

“那就只有蒲州老家,你叔太爷还在世,他举人出身,做过两任知县。”常氏说着,自己又摇头道:“当年你太爷和叔太爷反目成仇,太爷一怒出走,现在又是几十年不曾往来,你父亲在时还通过几次书信,蒲州那边根本不理咱,现在你就算去求人家,人家也不会理你的。”

张瀚咬牙道:“如果实在没法,儿子也只能去一次。”

常氏点头,但脸上明显不报什么希望,周逢吉和梁宏二人也是如此。

张耘太爷和叔太爷张辇是堂兄弟,张辇中了举人,太爷只是秀才,家族中必定会有厚此薄彼的事,兄弟二人就算有些情谊,各自成年成家后也淡了,后来因族中不公,张耘一怒分家出来,这一晃几十年,蒲州那边怎么还会认这门亲?

“先准备银子吧。”张瀚道:“金子有多少起多少,银子备五千两,这个时候,也不是心疼的时候了!”

张家门前的人只是防着这家人逃走,一听说人家去参将府送礼,领队的不仅没拦着,还派了几人护送。

金子一千多两,折银一万出头,银子五千两,还有家中值钱的古董,字画,加起来值得一两千,所有东西摆在两个紫檀木的箱子里,用一个挑子挑着。

这已经是张家近半的家产了,而且是短期内拿的出来的财物,其余的家产多半是店面,货物,土地,就算想卖,也不是三五天就能出脱的。

如果赖参将稍微有点人性,张家已经接近破产,也是可以收手了。

北街距离南街不远,过不多久就到了。

这一条街不少衙门,一路挂着不少灯笼,各衙门门前均有仪仗,正门阔大,门前还有亭阁和下马石拴马石一类的设施,也有巡街的兵丁,到得南街这里,气象就是与北街截然不同,一股森然冷硬的气息,令张瀚感觉十分的别扭。

“一会见了参将,一定执礼要恭谨,先跪下嗑头,人家说起了才起身,不要抬头,也不要四顾张望,说话声音不能太大,也不能小,语气要平和……”

周逢吉当年随太爷见过不少官员,在这方面还是颇有经验,一路走,一路教导着张瀚。

张瀚心中当然有些不适,穿越前巴结官员的事他没少做,可真没有见人就嗑头的经验,好在他心理足够强大,这方面还不会有什么问题。

“这是我们的名帖,”到了参将府门前,梁宏上前投帖子,并且,附送礼单,他往门子手中塞了一锭银子,再三打躬道:“请务必将礼单和名帖送到参将大人手中。”

门子掂了掂银子,皮笑肉不笑的道:“等着吧。”

……

宁以诚告辞,赖同心勉力起身,要将宁以诚送到二门。

若是往常,送到大堂檐下也够了,这阵子两人利益相同,算是正式成了一个小团伙,赖同心也是格外客气一番的意思。

“大人请留步……”宁以诚在二门处打着躬,请赖同心回转。

这当口,正好门子拿着礼单和名帖过来,见状之后,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什么事?”赖同心不耐烦的道:“宁大人是自己人,无需避讳。”

“是,老爷,”门子赶紧上前,递上礼单,名帖却没有拿,他知道自家老爷没兴趣看这种东西,当下用口说道:“这是和裕升少东送来的礼单,他和几个掌柜就在门外候着。”

“呵呵,他家动作倒是快。”

有人送礼,赖同心自是开心的很,打开礼单一看,脸上顿时就更开心了。

若宁以诚不在,赖同心也要同他商量这事,宁以诚在场,倒也省事的多,当下赖同心将礼单递给宁以诚,笑道:“实斋,你看看,这礼也够诚心了。”

宁以诚看了看,也是吃惊张家的反应和决心,这礼单上几乎可以肯定是张家的全部浮财,除了不好变卖的,恐怕都在里头。

“倒是心诚……”宁以诚面露笑容,只是看起来有些阴狠:“可惜这样还差的远,若是这样就算了,以后事就不好做了,下头的人也不会高兴。”

“嗯,那掷还礼单,叫他们滚蛋。”

这是一件小事,赖同心没有多想就做了决定。这礼单虽好,可自己收了这事就得重新再换人,物色行头不是那么好决定的,向来的规矩就是他吃一部份,留下一部份给别人分润,自己强吃下来,底下人都不服气,以后大家就不好共事了。

若是张家一直以来都经营和赖同心的关系,这些礼物分多年慢慢送,赖同心自然笑纳,而且众人知道张家是赖参将的关系户,选人时也不会瞎了眼去乱选,可惜张家不识趣,这么多年只和众人一样送普通的礼物,那也就怪不得赖参将心狠了。

……

“大人说了,礼单掷还,叫你们赶紧滚!”

赶紧滚这话一出,门子就将名帖和礼单一起丢下来,几张白纸丢了一地,被北风吹卷着在地上翻动着。

周逢吉和梁宏都没敢说什么,下意识的去捡那几张纸。

张瀚原本对这事也没抱太大指望,送礼这事他门清的很……平时送和事急送不一样,常年送和偶然送也不一样,送的东西也有讲究,送十两银子和花十两银子吃顿花酒,也是不一样。很多东西,虽然相隔几百年,形式变了,内里的实质却没有变化。

临时抱佛脚,有时能成,多半是成不了的。

“走吧,咱们回家再想法子。”

张瀚止住慌乱的两个掌柜,向着大门里冷冷一笑。

此时正好有个官员从正门出来,与张瀚四目相对。

这是个方翅乌纱,胸前六品补服的文官,站在高高的石阶上,正好用居高临下的态度看向张瀚。

对方的眼神中,满满的都是鄙夷和淡漠,视张瀚如蝼蚁般的傲然,只是扫了张瀚等人一眼后,那个文官就钻入了自己的轿子,扬长而去。

梁宏道:“这是清军厅经历宁以诚,咱家的事,应该就是他的决断。”

周逢吉眼中突露希翼,他道:“我要到他轿前嗑头叩拜,请他抬一抬手,若不答应,我就跪死在他家门前。”

梁宏吓了一跳,拉着周逢吉的手道:“大柜你糊涂了,那些当官的最厌如此。”

张瀚看着远去的轿子,眼中满是宁以诚刚刚阴狠的面孔和不屑的眼神,他心中满是怒火,不过自始至终他也没有说半个字,没有实力,说出来的话只是无聊的叫嚣,毫无用处。

----

晚上有点事,这章发的晚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