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明1617 > 正文
第九章 开小市
作者:淡墨青衫  |  字数:2909  |  更新时间:2015-08-05 09:27:04 全文阅读

眼前的事,周逢吉其实清楚的很,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张瀚居然是这般方式来处理。

梁宏也十分意外,看看周逢吉也是如此,眼前的张瀚,成熟老练,这般处理滴水不漏,叫李遇春本人都无话可说,而且布置时,张瀚语气笃定,不容商量,颇有一种上位者驭下恩威并施,处置的同时又加以恩结,叫人心生感慨。

周逢吉重重一点头,眼圈居然有点儿发红的样子,他沉声道:“就按少东主说的办,以后店里的事,凡事都要和少东主商量。”

说第二句话时,周逢吉看着梁宏,梁宏忙不迭点头,应道:“这是自然,少东主,日后我手头的事情,都知会了你再办。”

“这也不必,”张瀚笑道:“梁掌柜手头的事都很琐杂,总不能清库也和我说,买个帐本子也和我说,这真的不必了。凡事记下来,我每常都会看,有什么事想不明白,再和掌柜们商量着办,这样店里的事,渐渐也能上手了。”

周逢吉赞道:“这才是正办,少东主果然是太爷的后人,精明在骨子里。”

梁宏没说话,只是又向着张瀚一拱手,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遇春向着张瀚深施一礼,最终也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张瀚在店里这么多天,终于得到这个沉默寡言的老掌柜的赞许,也收获了基本的忠诚,他看着几个掌柜,也是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

“说好的要两个丫鬟四个婆子伺候我,还有拿一百两银子打头面给我,还有拿缎子做几身新衣服,怎地一样也没有?”

“你们张家说是有钱人家,怎么过的这般落魄。”

“我要走,放我走。”

胖美人李金莲已经成了张常氏的一块心病。

买回来这些天,每日均在家中不停哭闹,时而要衣服,时而要金首饰,又要体己银子压箱,每日早起还要喝燕窝粥,说是在原本主家喝惯了的,不喝就闹病,再叫人拿银子买药去,若是不依,就是在府里不停哭闹,她身宽体胖,中气又足,吵闹起来四邻皆知,不知道叫多少人笑歪了嘴。

常氏只恨的牙齿痒痒,这女子确实是大户人家出来,惯出这诸般毛病,马牙婆事先也是大吹牛皮,两边对不上,李金莲当然闹腾不休,恨的常氏气不过,很想带着人将那马牙婆抄了家才好。

这一下张瀚省心了,不必他想办法,常氏也不可能叫他和这女子圆房,这般女人,真纳成妾,不知道还要生出多少瓜葛来。

只是这女子却是花了重金买来,张家又是积善人家,不可能虐待她,每日供给稍差便是哭闹,府中上下视之如灾星,要依张瀚干脆卖到青楼了事,可惜常氏是绝不会同意的。

“快走,快走。”听着嚎哭声响,张瀚赶紧披着衣服,戴上鼠皮大帽,系上风带,一迭声催张春赶紧随他一起走,这府中闹腾,实在是叫人心烦。

转眼是腊月初,这是今年最后一次小市开张的日子,张瀚在店中日久,知道开小市是每家商号最重视的要紧大事,他身为少东主,自是要早点赶到,与众人一起去参加交易。

这此日子,张瀚不仅每日在店中学习这个时代的经营之道,也是走遍了北街和南街,堡中四处只要有商家的地方就走到了,看别人家的生意是怎么做法,研究哪一种行当利润高,从中寻找更大的商机。

因为沉迷生意之道,这些天他根本没摸书本一下,这也叫以前熟知他的人大跌眼镜。

城中也有一些风景名胜,比如玉皇阁,城隍庙,关公庙,孔庙,学宫,还有一些衙门之类的地方,张瀚都是一概不曾去过。

到了北街,家家户户的商号均是已经在紧张的准备着,和裕升也不例外,张瀚到时,两个掌柜均是已经到了,所有的伙计将准备卖的货物样品都备好了,预备一起往市场去。

新平堡市是最重要的对蒙古贸易点之一,每个月的小市也很重要,这也是商家向朝廷争取来的福利,当然,也是大明朝廷考虑到蒙古那边的需求,一年一次的官市贸易额虽然大,却远远解决不了蒙古牧民的日常需求,仅仅能满足部落最高统治者和少数贵人的需要,如果没有每月一开的小市,北方的那些朋友可没有这么好说话,不够用了自然便是要来抢,为了边境的实际需要,小市也是非开不可。

当然大明还是要面子的,只和蒙古右翼贸易,左翼的土蛮不肯臣服,那就一直打下去,马市只和女真人开。

“鼓点响了,三鼓之前,必须入场,大家赶紧走。”

众人站在店门前寒暄着,都是一脸紧张,隐约听到市场那边鼓声响起后,周逢吉脸色一正,立刻吩咐所有人出发。

所有的货物样品都放在两辆骡车上,到了市场内再支起门板摆摊,自由贸易。

“周叔,”张瀚和周逢吉一起走,张瀚向周逢吉问道:“货物出脱,怎么运走?”

“鞑子自己有马队,咱们卖出多少货,他们算算需多少运力,来人马过来搬运。”周逢吉耐心解释道:“这是这些年规矩小了,若是早年,只能咱们运货到市场,当场交割,鞑子不准在堡中乱走。”

“早几十年鞑子还经常犯边,”梁宏在一边笑道:“现在消停多了,是以也不怎么防他们了。”

周逢吉又道:“鞑子也奸滑的紧,其实宁愿我们将货物送过去,以前开官市他们过来贡使,骑的马还是卖给我们的,一路也不疼惜,病了的死了的均有,后来还是朝廷与俺答交涉,规定贡使人数,规定只能骑他们自己的马,不得骑卖给我们的马,这才消停了不少。少东主,这里头弯弯门道甚多,不要看鞑子表面憨直就叫他们骗了去。”

这些都是边贸的经验,甚是宝贵,两个掌柜不停的说,张瀚便是听着,不明白的就问,十分虚心。见他如此,周逢吉脸上满是笑容,只觉张耘太爷后继有人。

马市就在新平堡北边不远,特别开辟出来的阔大地方,设有栅栏,市门,还有箭楼,鹿角,往北的方向,还有壕沟的痕迹,互市之初,彼此十分提防,蒙古人来的多,明军这边有地利之便,好在现在交易日久,沿途过来的商人们都是彼此说笑着,丝毫不见紧张了。

等和裕升众人堪堪进了门,第二通鼓声响起,大门前传来杂沓的脚步声,旗帜招展,先是一小队穿着铠甲手持纹眉长刀和骑枪的骑兵进来,沿着栅栏跑了一圈,最终在一处高台处住马,然后是大队的扛着长枪的步兵,中间又是马队,这一次马队中有不少穿着铁甲的军官模样的在其中,最后还是扛长枪的步队,总数大约有五百人,其中马队有一百来人。

梁宏在张瀚身边,见张瀚脸上好奇,当下轻声解释道:“马队是新平路赖参将的家丁,步队是驻堡营兵中的一部份……说是一部份,其实额兵一千六百多,实额也就千把人,这里已经来了大部份了。”

“他们穿的怎么这般破烂?”

张瀚惊奇的不是梁宏说的话,他穿越前的张瀚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在家读书,连商号也少去,当然没有什么机会遇到军人,穿越过后,张瀚对军政的事也不大感兴趣,唯一有兴趣的就是生意上的事,张瀚倒是考虑过贿赂官府,后来打消了这个念头。

此时和后世不同,没有身份的商人不能轻易得罪官府,但也不能轻易接近拥有权力的人,所谓的身份,就是属于士绅或军官勋贵阶层的一部份,最少也是外围,如果不是,还是闷声发财的好,最好不要被人惦记上,否则破家有份。

人说距离产生美,张瀚对本时代的军人还是颇感兴趣的,但此时一见之下,第一感觉就是眼前来了浩浩荡荡一大群的叫花子……衣衫破烂,面黄肌瘦,唯一不同的就是叫花子拿的是打狗棍,眼前的这些“军人”,拿着的是红缨长枪。

“军伍凋敝不是一两日了,我少时就是如此,恐怕几十年前百年前也是如此。”

梁宏还算有见识的,周逢吉在一旁也道:“少东主,边军靠的是骑兵,以总兵以下将官的家丁为主,刚刚那些骑兵你见着没,还有披甲,衣服也算齐整。”

张瀚只能勉强点头,那百来人的骑兵确实还象个样子,看起来还算悍勇,有少量铁甲,多半是皮甲,外饰铁叶,手中兵器也千奇百怪,各种均有,那些叫花子般的长枪兵看来只是充门面的炮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