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东海雨

第二十四章 【噩耗】

更新时间:2010-08-04 00:09:42字数:3195

韩家西府练功房内,马师傅被韩漠突然而至的铜棍逼近胸口,却已没有了回收之力,眼见韩漠的铜棍就要击在自己的胸口,却见韩漠猛地停了手,收起阴阳棍,拱手笑道:“多谢马师傅,承让承让。”

韩漠的心里很兴奋,他刚才施展的,不过是“蛇部棍术”中的几个动作,却想不到不到十个回合,便将马师傅击的没有还手之力,这马师傅虽然不是什么顶尖高手,但也算是一号人物,十招制服他,这是韩漠动手之前想也没有想过的,心中对于《八部棍术》更是钦佩不已。

马师傅忙还礼道:“五少爷,你这棍法,在下真是从未见过,当真是神出鬼没,难以防备,佩服佩服。”

众武师纷纷夸赞,武师教头何思义更是真挚地道:“五少爷,你这棍法,算是摸清了棍术中的‘巧’字,有此一点,配上你那神力,已算是极高深的棍法了。五少爷择棍而学,我先前还有些疑惑,如今看来,实乃智者之选,想必五少爷早就有棍术上的造诣了。”

“以五少爷的手段,只怕那些身经百战的猛将也比不上了。”项师傅不甘人后地奉承道:“十方名将,终有五少爷的一席名位。”

众人纷纷夸赞,却听门外韩青声音叫道:“少爷,少爷。”

韩漠对着众武师拱了拱手,出门见韩青正焦急地等待,忍不住道:“又出了什么事情?该不会又是谁被杀了吧。前儿个黄班头才刚刚死。”

韩青苦着脸,但眼眸子却带着恨意,恨恨道:“少爷,韩春过来了,他有事要找您。”回过头,对着院子里的韩春叫道:“还不过来。”

韩春泪痕未干,快步过来,扑通跪在韩漠面前,带着哭腔道:“五少爷,您……您帮帮我们家四少爷。”

“四哥?”韩漠警觉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笼罩在心头,沉声道:“出了何事?四哥现在在哪里?”

“四少爷在城外。”韩春抽泣道:“五少爷,您快去看看我们家四少爷。”

韩漠知道事出有因,也不多说,派韩青去牵了两匹马,飞一般往城外赶去,韩春在前带路,径自出城往西去,只行了小半个时辰,就看到了一片椰树林。

在东海城外,东海海岸线,有不少椰树林,那是韩氏家族很多年前便开始东院东海百姓们种植起来,一来可以防备海浪的侵蚀,二来椰树林多了,可以改善海边的空气,更能增加椰子这一项货物的积累,在韩家的允许下,许多的海边渔民就是将住房安置在椰树林中,形成许多海边的村落。

“少爷,这是香玉儿藏身的地方。”韩青放慢马速,指着树林子道:“里面有十几户人家,都是老实巴交的百姓人家,当日便是将香玉儿安顿在这里。”

树林子也不算大,稀稀落落之中,有十几间房屋,不少人家屋前都晒着渔网,这些也都是在东海打渔生活的渔民,将香玉儿悄无声息地藏匿在这里,也算是一个极隐秘的地方了。

下马跟着韩春来到一处比较偏一点的屋子前,屋子的大门紧闭,里面死一般的寂静,四周环绕着苍翠的树木,屋前甚至还有几株盘花,倒也清雅的很。

“四少爷在屋子里。”韩春抹了抹眼角的眼泪。

韩漠皱了皱眉头,淡淡地道:“哭什么哭,天大的事,也用不着哭,谁教你遇事就像娘们儿一样掉眼泪?看着心烦。”上前轻轻敲了敲门,沉声道:“四哥,在里面吗?”

没有回答。

韩漠微微用力,便推开了屋子,然后他就看到了韩源。

面前是一个简陋却极为干净的前堂,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很整齐地摆放着,而韩源此时就像一个失去了灵魂的尸体一眼,靠着墙壁,一双眼睛无神地盯着地面,一动不动,就像真的没有了呼吸一样。

韩漠知道,这是一个人在受到巨大打击之后,近于崩溃的一种状态,韩源的心此时应该是冰冷一片,而他的脑子,想必也是一片空白。

……

屋子里寂静的怕人,旁边似乎有一间小房间,竹制房门虚掩着,一时还看不清屋子里的状况。

韩漠轻轻走到韩源面前蹲下,伸出手,轻轻握住韩源那已经冰凉的双手,柔声道:“四哥,我是小五,小五来了。”

韩源目光呆滞,呆呆的,痴痴的,只是看着地面,他似乎没有感觉到韩漠的到来。

韩青已经走过去,站在虚掩的房门前,轻轻推开,探头往里面看了看,惊叫一声,连退了几步,神色苍白的怕人,旋即眼中布满了怒火,转头向韩漠道:“少爷,香玉儿……死了!”

韩源在来时的路上,就已经猜到了三四分,所以韩青说香玉儿已死,他并不感到奇怪,握着韩源的手,微微沉默了片刻,终于以一种让人感到森然的语气问道:“韩春,她是怎么死的?”

韩春虽然眼睛红肿,但是害怕惹恼厌恶别人哭泣的韩漠,硬撑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跪在韩漠身边道:“五少爷,今日我和四少爷赶到这里,就见……就见香玉儿光着身子死在内房,里面残乱不堪,香玉儿……香玉儿胸口被一把匕首刺中,已是死了过去。”他看着韩源,声音忍不住带着哭腔:“四少爷……四少爷看到后,就坐在地下,一直都没有起来过。”

韩漠闭上眼睛,他脑中第一时间就浮现出小阎王萧景的面孔,就算是一头猪,此时也能想明白究竟是谁下的手。

小阎王父子这一阵子与韩家之间的矛盾急剧升级,暗流涌动,虽然表面上还没有达到剑拔弩张的地步,但是双方对于对方的厌憎可说是到了极点。

黄班头之死,几日下来,官府倒是抓了不少嫌疑人,但是萧幕瓒心中清楚得很,这事儿若是和韩家没有一丝关联,那还真是出了鬼。

萧景对韩家怨毒极深,但是明面上,他一个郡守之子花花大少,那自然是没有资格也没有实力与韩家正面相争的,对于他来说,能够暗中制造一些事端,让韩家的人遭受到一种打击的痛苦,那绝对是他乐意干的事情。

至少香玉儿的死,能够让韩源遭受沉重打击,而且这件事情发生之后,韩源还不能张扬,韩家若是因为一个*的死找上郡守府,那可就成了大笑话,世家名门中,将会从骨子里遗弃韩家。

受了巨大的打击却又只能忍气吞声,小阎王或许一想到韩源出现这样的状况,梦中都能笑醒。

“你们两个先处理一下香玉儿的尸体。”韩漠显得很平静:“夜深人静之后,找个地儿先葬了……就这样吧。”

“是!”韩青恭敬回道,转身忍住内屋的血腥味进了去。

韩漠凝视着韩源,轻声道:“四哥,咱们回家。”他要拉起韩源,却发现韩源的身体异常的沉重,就像那一团冲天怨气增加了韩源的体重一样。

韩漠皱起眉头,忽地抬起手,对着韩源的脸庞狠狠地扇了下去,“啪”地清脆一响,韩源的半边脸竟然被打的通红,而这一巴掌,显然也让处于呆滞中的韩源受到惊吓,他的眸子里充满了惊恐,抬起头,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近在眼前,这一刻,韩源就像历经无数的艰难险阻见到了自己最亲的人,眼圈一红,紧紧地抓住韩漠的手,忽地“啊”地凄惨叫了一声,随即就像一头受到极大伤痛的野狼,撕心裂肺地哭出声来,那哭声,就如同旷野中受伤野狼凄惨的嚎叫,让人心酸,却又让人心惊。

韩漠知道,这种哭泣,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悲伤宣泄,只要哭出来,这种悲伤就不会击垮一个人。

“哭吧!”韩漠搂着韩源的肩膀,眸子里的光芒犀利无比,他喃喃道:“只有受过打击,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以后才不会轻易被击倒。”

韩青从内屋里出来,手中拿着一方洁白的丝绢,神色很不好,将丝绢递给了韩漠。

韩漠接过一看,只见这方丝绢上竟然画着一幅极其龌龊的图画,四五个男人赤身裸体,正对一个赤裸的女子施暴,而那女子眉眼间,竟带着几丝风骚之色。在丝绢的左上角,更有一个锦衣公子坐在椅子上,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发生的淫靡之事,那公子的眉眼,竟与小阎王有八分相似,旁边,写着一行小字:“残花万人采!”

这是挑衅,赤裸裸而肆无忌惮的挑衅。

小阎王显然也知道,即使留下这方丝巾,韩家也不可能凭借这方丝巾作为证据去告他,毕竟这样的画儿有许多人能够画得出来,更何况在小阎王看来,韩源也不可能不顾韩家的声望将此事公开。

其心如蛇,其人大恶。

已经清醒过来的韩源一把抢过丝巾,怒吼着,将这方丝巾撕成了粉碎,就像一片片蝴蝶飞舞,飘落在地上。

他目眦俱裂,双目赤红,带着无尽的怨恨,嘶吼着:“我要杀了他,我要他们血债血偿,我要萧家的人死光!”

韩漠沉吟着,终于淡淡地道:“不错,我们要杀人了!”

-------------------------------------------------------------------------------------

PS:都说经过挫折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希望韩源会如此啊!

作者求捧场月票

如果觉得本章写的精彩,捧场支持一下吧~投月票也可以哦!

  • 捧场100纵横币抽月票

  • 捧场500纵横币

  • 捧场10000纵横币

  • 捧场100000纵横币当盟主

默认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客户端

下载《权臣》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书页目录

权臣

倒序↓
正在努力加载中...
书评 收藏 书签 红票 下一章

章节评论(共0条)

发表章评当前章节:
第二十四章 【噩耗】
正在努力加载中...
 

小说推荐

点击查看更多“权臣”相关信息

关于纵横| 诚聘英才| 商务合作| 法律声明| 帮助中心| 作者投稿|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谨防诈骗| 网站地图

Copyright©  www.zong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北京幻想纵横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纵横小说网,提供玄幻小说,都市小说,言情小说免费小说阅读。

ICP证:080527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京ICP11009265号  京网文[2015]2368-459号  

作者发布小说作品时,请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本站所收录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05190号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933768

举报邮箱:jubao@zonghe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