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权臣 > 第一卷 东海雨
第十一章 【碧姨娘刺绣】
作者:沙漠  |  字数:2908  |  更新时间:2010-07-29 22:29:13 全文阅读

韩漠恭敬道:“姨娘,漠儿给您请安!”

碧姨娘回过头,见是韩漠,温柔笑道:“漠儿来了啊,刚才沁儿还在念叨着你呢。”

碧姨娘的笑很柔,让她本就秀美绝伦的脸庞更增美艳,虽然年过三十,但是她的肌肤却如小姑娘一样雪白娇嫩,但是比之小姑娘,却是多了成熟妩媚,那是青涩的少女无法比拟的风韵。

她的笑如春风,让人会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会让人觉得她笑得很干净,干净这个词通常是无法去形容微笑的,但是看在韩漠的眼里,却是觉得只有这个词最贴切,碧姨娘虽然身形丰盈,但是任何男人站在他面前,却在心里会产生一种保护的意识,因为碧姨娘那看起来柔弱的眼神,似乎总是带着某种淡淡的忧伤。

不可否认,韩漠躯体里的意识对这样的女人是很感兴趣的,但是现实中的身份却无法让他对这个丰盈女人有任何一丝的非正常情愫,所以很早之前,韩漠就对自己说,这是自己的姨娘,自己父亲的女人,一个不容亵渎的美丽妇人。

韩漠很好地掩饰了他刚才那种近似如失魂落魄的情绪,微笑上前道:“姨娘在忙什么呢?”

他走过去,只见在软席上,摆放着五六张轻纱,而轻纱之上,却是绣着各色图案,那些图案惟妙惟肖,就像活的一般,这让之前从未见过这些绣画的韩漠怔了一怔。

香风弥漫,碧姨娘身上特有的那种淡淡体香直往韩漠的鼻子里钻,声音温柔:“这都是我以前绣的绣画,选几样出来,让沁儿照着绣。”

“姨娘,你绣的这些绣画真是好漂亮,就像活的一样。”韩漠赞叹道。

碧姨娘笑道:“也就是从小便练的女红。咱们燕国刺绣技艺,还是从庆国传过来的,庆国人才是绣的好呢。”

“那倒不然。”韩漠摇头道:“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虽是庆国传过来的,但姨娘的技艺,庆国人未必能比得上。”

韩漠这倒不是故意奉承,而是发自内心所言,碧姨娘绣出来的这些绣画,即使韩漠并不懂刺绣一行,却也觉得技艺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高的水准,市面上的那些刺绣他也看过,比之这些绣画,那是差了不止四五个档次,想不到这样一个娇媚的妇人,竟有这样出神入化的技艺。

碧姨娘似乎被韩漠夸赞的有些害羞,雪白的脸庞泛起一丝绯红,轻声道:“你一个男孩子家,哪里懂这些。”

“姨娘,这幅绣花该如何称呼?”韩漠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副绣画问道。

“这唤作芙蓉鲤鱼!”

“这个呢?”

“喜鹊登梅!”

“还有这个?”

“凤戏牡丹!”

“这个也好,该如何称呼?”

“这个是狮象瑞云!”碧姨娘带着微笑,耐心地解释道。

韩漠点头道:“都是喜庆的话儿,兆头好。唔,姨娘,这刺绣是不是很难啊,有些什么讲究啊?”

碧姨娘微微一笑,柔声道:“漠儿,这都是女红,你一个男孩子用不着学这些,等娶了媳妇儿,自然会有人给你绣的。”

“早着哩,我可要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女人。”韩漠嘻嘻一笑,道:“姨娘,你就说说吧,我挺喜欢这些玩意。”

碧姨娘见韩漠有些兴奋,也不好拒绝,低声道:“这刺绣有许多种技法,例如错针绣,乱针绣,网绣,满地绣,锁绣,纳丝,纳景,平金,影金,盘金,铺绒,乱绒,戳纱,撒线,挑花,都是技法儿。就那针法,也是有讲究的,分为齐针,套针,扎针,长短针,打子针,子母针等几十种,要想全都掌握,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工夫,若要精通,那更要下苦工夫。”

说起刺绣,碧姨娘显然很有兴趣,柔柔而言,让韩漠听得有些发呆,想不到小小的刺绣,光入门就有这么多讲究。

“子母针?”韩漠鬼使神差地道:“就是好比你和我在一起刺绣吗?”

话一出口,立刻后悔,这话可是有些暧昧了。

好在碧姨娘没有听出话外之音,摇头道:“哪是这样,罢了,这活儿学着太累,你的性子是耐不住的。要是让老爷知道你学这些东西,又要说你不务正业了。”

这个时候,里屋的韩沁已经叫道:“哥哥,是不是给我送《聊斋》故事啊?”

韩漠走到里屋,哈哈笑道:“什么故事,都在学刺绣,还想着那些,可别讨老爹的骂了。”上前看了看,见韩沁绣的东西惨不忍睹,摇头道:“小妹,姨娘刺绣那是登峰造极,你若是及得上一小半,就不愁嫁个好人家了。”

“你……!”韩沁狠狠瞪了韩漠一样,撅着嘴道:“你才嫁人呢!”

“哎,我倒是想嫁,可惜没人要啊。”韩漠笑嘻嘻地道。

适巧碧姨娘刚刚进门,听到这话,眉头微皱,神情一阵黯然。

碧姨娘的出身倒也不差,娘家家资殷实,后来因为韩夫人两年不育,才在大宗主韩.正乾的安排下,嫁入韩府成了韩玄昌的小妾,目的只不过是为了传宗接代而已。

这个时代,一旦做妾,却不同于正妻,那是要和娘家断绝来往的,也就是说等于没了娘家,除非日后被扶正,否则再无机会与娘家往来,身后也没了娘家靠山。

韩玄昌与韩夫人感情极好,虽然他性子和善,对碧姨娘也极温柔体贴,但是对于这个娇美的妾室,却并无多少爱意,一年下来在西院也不过一个月罢了,碧姨娘性子温柔,虽然在某些方面受了冷落,却也并无任何怨言。

而韩沁也就成了她生活中最大的寄托,但是韩沁一日大过一日,终究是要嫁出去的,所以碧姨娘每每想到韩沁出阁,日后又是时常一人独处,心中自然是很为伤感的。

韩沁在旁见到母亲的神情,岂能不知母亲心中所想,狠狠瞪了韩漠一眼,过来抱着碧姨娘,撒娇道:“娘,女儿不嫁,这一辈子守着你!”

“傻丫头!”碧姨娘抚摸着韩沁的秀发,柔声道:“哪有不嫁人的,那不成了老姑娘吗?”

“老姑娘就老姑娘。”韩沁嘻嘻笑道:“只要陪着娘,做老姑娘又有什么关系。”

碧姨娘轻声一叹,说不出的苍凉。

韩漠最见不得这种伤感的场景,咳嗽一声,道:“小妹,回头给你写几篇《聊斋》故事来,这次可要写很吓人很恐怖的故事,到时候可别晚上做噩梦。”也不多留,向碧姨娘微微一礼,出了西院。

想到过一阵子要跟着出海差,自己在东海畔生活了十八年,却对这广阔的大东海并无多少了解,找到韩青,让他弄几本介绍大东海的书籍来。吃过午饭,韩青才气喘吁吁回来,道:“五少爷,这类书还真少,这是从刘府借过来的《东海地志》,听说还是当初的一位海盗头子写的,也不知有没有用。”

韩漠捧着书回到花园,一下午便躺在葡萄架下看书,二宗主韩.正坤看到两回,见他捧着《东海地志》读的聚精会神,不由微笑着直点头,低声咕哝:“不愧是我的孙子,和我年轻时候一样好学上进!”

韩漠还真是被书里的东西迷住,这本书不但介绍了大东海的许多条海路线,谈到许多海下生物和奇闻异事,最重要的是,书里面甚至介绍了海上的许多小国,那些国名都是离奇古怪,而且各国的一些特产竟然也写的极为详细,例如一个叫做忽月罗国的国家盛产桂皮,葡萄酒和麝香,又一个叫做图鲁斯国的国家盛产象牙,染料,当真是细致入微。

“我靠,海盗头子,少爷我是真谢谢你!”想到这是一位海盗头子写出来的书,韩漠不由肃然起敬,不管这名海盗头子做过多少恶事,但是对于各国文化的萌芽交流,确实起到了引路人的作用。

-----------------------------------------------------------------------------------------------------------------------------------------------------------------------------------------------------------------------------------------------------------------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