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小宫主别太过分
作者:慕容冰恋  |  字数:4738  |  更新时间:2017-07-06 21:35:34 全文阅读

一阵厮杀过后,全部埋伏的敌人都已经被彻底歼灭,当然也有厉害的敌人还是被三位帮主一刀斩下,虽有逃亡的敌人,但风下令一个不留,也就没有哪个敌人能逃得过冥帝帮各位英雄好汉的双眼了。

“这个风也真是的,说去上个厕所,这都上了3、4个小时了,准是偷玩去了吧?丢下这两个老成的人不去,那也不能不带上我啊,真是偏心的很,哼哼!唉,打斗了好一阵子,可怜我这如花似玉的手啊......哼哼!”耀在旁边一个劲地抱怨,娇气得很,实则是为了解闷,他怎么会因为这点儿小事生他好兄弟的气。

“呵呵!”舒光偷偷笑了一下,然后摇摇头,对他是万般无语。

轩则是在执行任务中,尽管眼前的敌人已经被歼灭,也丝毫不懈怠。

“或许是风另有任务,就随他去吧,接下来面对的才是真正的敌人,大家千万不要放松警惕性,走!”轩一声令下,所有手下整装待发,快步跟上去,他们心里已经有了胜算,毕竟这次赤血帮的人都来了,还不把那些盗贼杀得个鸡犬不留。

..........我是分割线,

在前方庭院里有一阵阵刺耳的兵器碰撞的声音,想必是遇上了。

冷雨并没有跟风商量,而是用手语示意手下跟上,还意在于叫他们小心翼翼不要被敌人发现。

风又不是赤血帮的人,自然是看不懂这手语的意思的,但既然冷雨都使用手语和自己的手下对话了,说明他们正在说很重要的事情,外人自然是不能听得的。

冷雨闭眼细细聆听,忽然听见了一丝风掠过衣衫的声音,发觉周围早已埋伏好了敌人,准备围攻他们,看来那人竟想到了这一层,想到会有人来救援。只不过他也只会想到新娘是此次他们重要的目标,却并不知道他们整个岛上的人也都成了猎物,既然新娘很重要,那当然主力会放在救新娘上,所以他选择派一些身强力壮不会轻易被打败的力士来当冷雨他们此次的对手,当然,他也更没有想到赤血帮跟冥帝帮合作的事了,都说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你这天天出门的竟杀也不晓得,真是羞死人了,唉。不过也怪不得你,合作的事如此严密没有被泄露出去也是正常,要真泄露了,除了有奸细那还能是排名第一第二的吗?唉唉,可怜的娃儿!

“看来这人还真是聪明过头了啊,好,我就陪你好好玩玩!”

冷雨使用一种在讨论如何作战时临时编的手语给手下和风看,意在于说有埋伏。

冷雨知道作战时会发生两帮合作的情况,就临时瞎编了一个手语给各位一看,说是敌人看不出来,虽然用处不大,但万一遇到很笨的敌人呢。

冷雨、风和手下们都泰然自若的样子,好像并没有发现有埋伏,那些敌人也还不算是很聪明,反正力士从来都是靠力量哪会靠智慧。

力士们就那么放松了一下,忽然发现冷雨他们消失不见,连一个人影也给找不着了,顿时慌张了起来,要是让那人知道自己没有杀死冷雨一行人还让他们给逃了,后果是可想而知的。

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发现敌人已在身后,他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瞬间那身体瘫软无力地倒在地上,后他们闭上了眼都死去了。

冷雨没有用手语了,而是说道:“你们都在这里等我,千万别让人给发现了,等会儿会有个暗示,之后看了暗示你们就知道了。”

风一下子牵住了冷雨的手,让冷雨防不胜防慌了一下,一下子不稳倾倒在了风的怀里,旁边的手下也还没反应过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冷雨昏了头,不知发生了什么,听得一声‘冷雨宫主’,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被风抱在怀里她想推开风,但她突然感觉到风的怀抱好温暖,好似母后的怀抱那样温暖,不想离开,后渐渐沉浸在那样的温暖里,就以为是母后来找她了,不经意间叫了一声‘母后!’风一看见冷雨快要摔倒在地,想也不想立马冲上去抱住了她,才免了冷雨狗啃泥的难堪,毕竟她是个帮主,还是天下第一,摔个狗啃泥也并不多好看还遭人非议,他此时此刻心里不仅心跳得很快,还一个劲地慌啊,他竟然把冷雨紧紧抱在了怀里,冷雨和自己的关系本来就不好,这下关系又恶化了,把她手下推过去接住她也可以啊,自己为何会如此笨呢?他又不好意思说些什么,不放开不是放开也不是,该怎么办呢?不过他觉得冷雨身上的一股清香淡雅的味道实是令人陶醉,从来没有闻到过如此香的味道,像蓝珠这样的女孩儿身上胭脂水粉多的是刺鼻且有难闻的很,唉,没事擦那么多胭脂水粉干嘛,而冷雨身上却没有那刺鼻难闻的胭脂水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自然的香味,一时还想不起该怎么形容这种香味,但他确信这会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味道,是任何香味都无法比拟的。但令他疑惑的是冷雨叫了一声‘母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几个手下被撒了狗粮,而且冷雨和风的周围满是情意绵绵的气味,又不好意思打扰他们,只好离他们远点儿,他们也很高兴帮主找到了真爱。但一个手下虽不愿打破这美好一景,但现在在执行任务,谈情说爱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现在呢:“咳咳,冷雨宫主,虽然我很赞成‘有情人终成眷属’,但现在应该不是什么谈情说爱的时刻吧?”

那个手下的一棒子打下去,幻象也随之被打破,两人都迅速回过神来,冷雨才发现自己和风互相紧紧地抱住对方,起先以为是母后,原来被自己抱住的人是风,且情意绵绵的场景还被手下看到了,深感羞耻,而自己却没有发现自己的满脸通红,只是感觉到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而已,冷雨则是认为自己受了惊吓所以如此,她立马用内力把风推到了几尺之远,还道:“真是不知羞耻,还胆大包天紧紧抱住本宫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真是异想天开,要不是为了任务......罢了,这笔账改天遇见你再算。还有你们几个,要是在帮里乱说,小心我叫人拿胶布封住你们的嘴。”几个手下纷纷点了点头,但都没有害怕之意,因为知道帮主只是这样说说而已,并不会真的要做,要惩罚的话也只是轻罚,但他们也的确不会在帮里乱说的。

风一下子被莫名其妙地推了那么远还被莫名其妙地骂了一通,便有些生气地大吼道:“你这口是心非的小宫主别太过分,是你愿意紧紧抱着我的,你还真是不讲道理啊,用内力把我推这么远,这是要谋杀第二帮派大帮主吗?还说我癞蛤蟆........”

风还没有说完,冷雨就不见了影子,她的确要算清这笔帐,但再和他纠缠下去,恐怕自己的家人会有危险,她不是不相信帮里的人,而是极度害怕失去他们。

冷雨一下子翻上了房顶,发现的确是自己的人和那人与他的手下遇上并拔刀相见拼杀了起来,而没有谁身边带着新娘,难道带着新娘的那拨人给逃了?不对,像他这样有点儿文武双全样子的人是不会容许任何敌人逃脱的,那会是怎么回事呢?先下去查探查探。

冷雨看准机会抓了一手下来,还命令他不准往后看,小声问道:“小子,大哥叫我来让新娘换个地方以免敌人真的给救了去,但我忘记新娘.....”

那个手下听完冷雨一半的话便明白了,反身准备刺杀冷雨还说道:“看在你们快要被歼灭的份上,我告诉你,根本没有什么新娘,那是我们放出去的假消息,所谓的新娘是我们其中一个手下假扮的,且她武艺也不是盖的,你手下一半的人都给灭了吧,哈哈......”

冷雨冷笑道:“说的也是,我怎么糊涂到忘了这一层了,但不好意思,这次被歼灭的人不是我们呢,猎人盯上的猎物哪有逃过了的呢,你说是吧?”

冷雨说完,那个手下顿时信心全失,他也知道冷雨所说的道理,但他还是决定要和她决一死战,但决一死战就说不上了,冷雨秒杀了他,让他都来不及反应。

“哼,你们这些虾兵蟹将很容易地打败了我,那他岂不是一个手指都能捏死我,还真是太小瞧我了,都说了,对敌人万不能小觑,这就是不信这个道理的代价。”冷雨冷冷地想道,却不知这样还有持续到多久,本也只想过个普通的生活,像个普通小女孩儿一样谈恋爱、玩乐,看似这一世是不可能了,早点复仇随母后去了吧,这样的生活下去真的好累,但现在还不能倒下去,还不能,那狗皇帝还逍遥自在得很,怎能让他如愿。

冷雨发出了一个信号给手下,手下们立马看明白了,还告知风冷雨宫主叫他们过去。

“发生什么了?”风抢先问道。

“没有什么,只是我们中计了,还好不算是大威胁,现在把这些乌合之众赶紧杀了,后再赶去帮冥帝帮吧。”冷雨冷静答道,不失帮主之风。

说完,几个人冲进了腥风血雨之中,赤血帮的人看见大帮主都势气倍增起来,其实都堪比提高士兵的士气的敲锣打鼓了。(打斗场面不好细说)

‘群龙无首,士气必减,军队大乱’冷雨临时结出的一个道理,在一片厮杀中,那人根本没有到冷雨,只是知道敌方来了几个不知天高地厚来送死的人而已,并不大在意。

冷雨拿出一个细针,把它捏紧,迅速而准确地掷了出去,虽那人在动,但她这种场面见多了,大概知道怎么掷能杀死人,且她知道一直这样猜测下去也是行不通的,所以在帮派里她经常关上门独自在屋子里练习,不仅在帮派还有自己的家里也在天天练习+研究+记录,但老天爷从来塑造一个人都不会是十分完美的,她并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帮派里还有那么来几个,但为数不多,不过有没有这种神奇的本领对她并没有多大影响,她虽没有,但勤记也就给记住了,想忘也忘不掉,当然你若一两年都不回顾一番,记忆也就成了零散的碎片到最后的完全遗失。刚好那针不偏不倚地刺进了那人的心脏,瞬间倒地而亡而死,竟和那傀蜈死时一般无二。

那人的手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的主子莫名其妙就死翘翘了,匪夷所思,但也不会想太多,只是整个队伍慌了乱起来,想着要逃跑,却不明白死神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冷雨以前是仁慈的,可现在就不一样了,过去的就过去了,她再也不会被这可怜兮兮的场景而心软。

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人竟和当时叫傀蜈的人死的一般无二,猜想定是赤血帮的某某人干的,不过还知道群龙无首这个道理,赤血帮倒也配得上天下第一帮派,我也心服口服,只是那小宫主不好惹,只希望她对我别太过分了,呵呵。

冷雨知道风有可能会把这个独门绝技告诉给他帮派里的人,但她也毫不畏惧,她相信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一切就算是太糟糕,她也还是能挺住的,因为现在的困难只是一些小小的尘埃,大雨洗礼以后就过去了,但复仇才是真的困难,但她认为她的词典里就没有‘困难’两字,无论什么困难都能迎刃而解,一切都会很so.easy!

但风却并不打算要这么做,既然是独门绝技,要是自己帮派里有奸细,让那人知道了,岂不是害了赤血帮,那自己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其实是他不想做盗版这种坏事的人,因为这是犯法的,要是让警察叔叔知道了,有自己好果子吃的(说笑,呵呵)。

敌人已经秒杀地干干净净,大家心里甚是痛快得很,有些人还惬意得很,毕竟好久好久没有这样动动胫骨、舒展舒展一下了,但大家不免也有些内疚。

全部赤血帮手下单膝而跪,一些‘代表’用内疚的口气说道:“帮主,是我们太愚笨,竟然不知道中计了,对了,那新娘已经被我们杀死,不过也因为她,我们的几位兄弟也......呜呜呜,是我们不中用,是我们太愚笨,请求帮主降罪于我们。”

冷雨不忍心看他们如此自责,便道:“你们先起来,降罪就算了,怪不得你们。稍后留下几个人把牺牲的兄弟带回帮派,等我回来再安排。兄弟们,你们以后只需记得要勤学苦练变得更强,要学会保护自己,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我之前也说过这杀人的事不是很简单的,也让你们自己选择离开与否,既然你们那时选择留下来效忠于我,那你们以后就必须听我的,要变得比以往更强大,我希望牺牲也能减少,我真的不能再失去你们其中一个人了,以后对敌人不可心软,既然是敌人,那就要杀之,你心软的话否则被杀的人就是你自己,如果你们还想活下来,想生儿育女,过平凡的生活,那就不要死给我活下来,明白吗?”

“明白!”大家齐声喊道,气势之大,那声音又是如此震撼人心,让冷雨也看到了他们的决心,她放心。

风从未看到过这样的女孩儿,15、16岁的样子,又如此娇小,心胸却如此宽广、博大,他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该如何形容这样的女孩儿,只是新生敬佩之心。

(各位,对不起哈,更新时间不固定,但我有时想起就一定会来更的,由于我老妈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就先更到这了,下次再稍稍修改一下,毕竟后半部分并没有细想,完全如做贼心虚一般想把事赶快做完,那样的文章读起来不是很好看的,总之各位读者改天见了,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