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超凡相师 > 正文
第一章 黄粱噩梦
作者:孟南星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15-01-30 10:59:27 全文阅读

躺在病床上的林熹,骨瘦如材,气若游丝。弥留之际,回想一辈子的经历,觉得胸口有些丝丝拉拉的痛。恍惚中,他似乎有些分不清,身上的痛苦,究竟是来自病痛多些,还是悔恨多些。

因为那种悔到骨头里,疼到心坎处的感觉,让他痛不欲生,恨不能马上死掉。

他是一名普通的80后,1982年生于松江省市宁安市凤山县下面一个乡村里,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他有着普通人的经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工作、结婚……。

高中时,父母交了一大笔借读费送他到市一中读书。可惜他在这方面始终不是很用心,成绩马马虎虎,加上家境不好,总被人瞧不起。

因为生性唯唯诺诺,跟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女孩,最终离他而去,从此天各一方,永不相见。高二时喜欢上了同班的班花,却被当众拒绝,成了全校的笑柄。

高考之后,他进了一所大专混了三年,学业上稀里糊涂,感情上倒是谈了两个女朋友,却没有一个能走到最后。

毕业后的林熹踌躇满志,雄心万丈地去京城闯荡了五年,最终一事无成回到宁安,在一家小公司混日子。到三十二岁的时候,才经人介绍认识了后来的老婆。谈了不到半年,在父母的用尽一生积蓄的帮助下,买房结婚。

婚后的生活如同白水一般,淡而无味,毫无激情。一晃又是三年,老婆受不了吃苦的日子,毅然同他离婚,把嗷嗷待哺的儿子留给了他。

三十好几的林熹,独自一人带着个孩子艰难度日。工作上又不顺心,一把年纪了,还在当一线员工,跟二十出头的小孩竞争,在二十七八的上司手下工作,没有半点前途。最终他辞了工作,在小区里开了家仓买,勉强维持生计。

再后来儿子长大,早恋打架,念书考学,没一样让他省心。毕业后连份像样的工作都找不到,整日窝在家里打游戏,还埋怨林熹没本事,不能让他拼爹。

又气又羞的林熹跟儿子大吵了一架,打了他一巴掌。结果儿子一气之下远走鹏城,成了一个土豪家的上门女婿,不再与父亲联系。二十多年的父子恩情,一巴掌就断掉了。

一辈子窝窝囊囊的林熹,自然也不能给父母什么荣耀,除了过年的时候能回趟家外,平时也没什么尽孝的机会。直到两位老人相继去世,他都没能让二人享过什么福分。

晚景凄凉的他,守着那家小仓买,没事的时候就翻翻珍藏的书籍。他曾经无比喜欢看书,只是这些年因为生活所迫,早没了看书的闲情逸致。

看破红尘的林熹,到此刻才相信那句话。“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只可惜他不仅前四样不占,就连书也读不好,一辈子浑浑噩噩。

越发相信宿命的他,翻出了当年村里算命先生佟瞎子送他的那本《黄粱秘术》,里面包含了风水、相术、占卜、画符之类的内容。他没事的时候便研读一番,验证之下,觉得十分灵异。

说来好笑,当年佟瞎子说他骨骼精奇,天赋异禀,若能跟他学奇门术数,可成一代宗师。年轻时候的他只当是笑话,想不到老年时,却开始痴迷这些“封建糟粕”!

林熹研读《黄粱秘术》十多年,倒也有些心得,平日里也能帮邻居们看相,算卦,寻找失物,得个十块二十块得卦资。偶而接个阴宅风水、阳宅财位的,就够他吃半年。穷苦里一辈子,都快七十才算宽裕一些。

孤身一人的林熹越发地老迈,自知时日无多的他,总是时常回想这辈子,却是越想越痛苦。就算犯五敝三缺,也用着这么惨吧?

记得当年大学毕业之后,同班的同学之中。有的人,还没毕业就开上了宝马,住进了洋房;而他却要每天挤着公交车,租住在城中村。有的同学,衣食无忧,薪水年年看涨;而他却是二年换三次工作,一次比一次难过。有的同学出国留学,有的人考入部委,火线提拔。有的人成了亿万富翁,有的人大权在握。

而他呢,卑微地像根野草,卑贱的像个土狗。平凡的像块瓦砾,窝囊的像个土鳖!

可怨谁呢?林熹问,怨自己,那就怨自己吧!怨自己又能怎么样,怨父母又能怎样?怨了别人又能怎么样?

他这辈子,平平安安,从未经历过严重的生存危机。没有碰到过火山、地震、海啸等不可抗力;也没遇见过凶杀、被抢、盗窃等刑事案件,甚至连架都没跟人打过。

他生活的那些年,华夏经济高速发展,虽然存在着很多不公正的社会现象,但总体来说,还算海清河晏、安定团结。可就在这种环境之下,他居然活的这么衰,让年老时的林熹,每次想起过去,都老泪纵横。

渐渐的,林熹老的动不了,视力也越来越模糊,竟然真的成了“林瞎子”!而那个跟他妈一样狠心的儿子,却依旧不肯来看他,生儿如此,不如养猪!

好在政府的政策还不错,而五保的标准,“鳏寡孤独残”,他除了不寡外,其余的真没什么差别。住进了老年公寓的林熹终于等到了大限的那天。

人是不能死在老年公寓的,虽然抢救过来也没几天好活,但还是要往医院送。病床上,已经陷入恍惚状态的林熹,听着病床前,一男一女在对话。应该是大夫跟小护士,听他们的声音是真年轻的,只可惜林熹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刘大夫,你听说了林大爷的事了吗?他这一辈子是真可怜啊!”小护士望着病床上那个无人照顾的老人,怜悯道。

刘大夫显然事已经见惯生死的人了,不以为意地说:“林大爷那茬人,命是挺苦的,像他这样的多了去了!哪像咱们啊,对了小杨,你是哪年的啊,看起来这么小!”

小杨护士挺挺胸脯说:“我是35年的,已经不小了!”

刘大夫笑着说:“哦,那都有20了啊!跟你一比我都老了啊!”

“刘大夫你看着一点都不老,她们都说新进的这一批大夫里,属你最帅了!”

“我28年的,比你大七岁。我们都说,新来的这批实习护士,就属小杨你最漂亮。”

“刘大夫你取笑我,我……我不跟你说了!”

“小杨,来,咱到这边说。”

林熹躺在病床上,听着20后勾搭30后,回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后悔如同潮水般涌上心头。他忍不住想,如果老天能给他再来一次的机会该有多好,该怎么过,该怎么活?但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自己再活的那么窝囊,那么卑贱。

不甘心的林熹,攥着拳头发狠,却感觉胸口越来越沉重,呼吸越来越困难。他奋力地伸手挥舞,想要引起刘大夫和小杨护士的注意,只可惜他们依旧在很投入的谈情说爱。

“小杨,这周末《斗破苍穹》4D版上映,咱们去看吧?”

“不要吧,我还是想在家看《诛仙》最终季,我奶奶临死没看到结局,很遗憾的,叮嘱我上坟的时候,把这版电视剧的剧情告诉她!”

林熹突然间觉得心中一凉,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没机会听到了。估计自己死后,那个不孝子是不会给他送终的。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老天,我不甘心!为什么,为善的受贫穷又命短,造恶的享富贵又寿延。我若有来生,定当逆天行事,再也不像今世这般,忍气吞声,打碎牙合血下咽。哎,直落的两眼泪涟涟!”

林熹在心中发出无尽的呐喊,只可惜声音到嗓子眼处,却只变成了“呃呃”声音,小的连刘大夫和杨护士都惊动不了。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林熹努力的向上方伸着右手,似乎有什么东西可以抓到一般。但最后,他还是无力的垂下了胳膊,头歪向了一边,永远地停止了呼吸,再也无法弥补悔恨了。

当林熹咽气好一阵,刘大夫跟小杨护士才发现。“哎,刘大夫,林大爷好像没气了,他眼角居然还有眼泪,你说他是难受还是后悔啊?”

“两者都有吧!”刘大夫是见惯了生死的人,很漠然地说道:“通知太平间过来抬尸体,通知住院处,820空出一张病床。”

当林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慢慢地漂了起来。他能够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看到刘大夫和杨护士对自己的死茫然不知,听到刘大夫说820空出一张病床。

再然后,就听到一个慈祥的声音说:“痴儿,还不醒来,更待何时?”

林熹忽然觉得浑身瞬间充满力量,他猛地睁眼,看佟瞎子正坐在他面前,笑眯眯地望着他。

林熹双眼圆睁,身子后仰,很吃惊地说:“佟瞎子,你不是死了好多年了吗?怎么还没投胎,这……这里是地府吗?”

谁知“佟瞎子”听了之后,面色大变,“你个浑小子,老子是你师傅,竟然诅咒我,真是不孝!欺师灭祖啊,看我不打你!”说罢抄起一份报纸,卷成卷照着林熹的头上就打来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