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天神下凡 > 第三卷 身穿教袍的大帝
第15章 我征服(中)
作者:烽火戏诸侯  |  字数:5273  |  更新时间:2012-03-07 04:42:38 全文阅读

伯里曼黑暗森林,是一座包裹帝国守夜人心脏的天然前哨阵地,从第一副红手套被制成起,初期受到过一次圣灵庭的浩大讨伐,漫长岁月里,再没有大规模作战的记录,森林东北角外围地带有一座佛西斯精灵塔,与西南角的忏悔教堂遥遥相对。石阶上攀附着无数晶莹绿色的精灵亡魂,任人踩踏,据说这里禁锢有一位古老的雄性精灵王,现在精灵一族中众多的精灵女王,大多是他妻子或者女儿,此刻,三名游客缓缓走上无人看守的精灵塔,一位高大沉默的老人,一个高挑身段的金发尤物,还有一位让前两者出众身高显得不那么出众的两米多巨人,年轻而健壮,旺盛而健康的生命力,吸引来无数的绿色灵魂萦绕在他身边翩翩起舞,精灵,一直天生钟情那些生命旺盛信仰纯正的生灵,这让惹来精灵躲避的金发女人十分生气,不断掐指,将那些不识趣躲开她的可爱绿色亡灵捏爆,可见她的脾气实在是糟糕至极,神情木讷的老者对这种不人道的行径只是微微摇头,却没有出声说话,石塔顶点是一个祭坛,八柄释放蓝色火焰的火炬熊熊燃烧,地面上篆刻白银时代十分流行的精灵文字,那个遥远到被遗忘的时代,精灵还是这个世界的小半个统治者,星空属于巨龙,洞穴归属矮人,荒原统治于各族游魂,但是一切有植被生长的土地,尽归于被无数神祗宠溺的精灵,但当“众神的私生子”“陆地天使”人类出现,尤其是熔炼师的诞生,一切都开始巨变,天空被清理得一干二净,森林和荒原的旧主宰都被驱逐,被一个个不平等条约束缚在牢笼中,人类的骄傲发展史,就是其它种族一部部过程不同结局类似的悲剧名著。

三名来自不同阵营的游客,在旅途中偶遇,因为目的地一致,结伴而行,叫但丁的年轻缪斯居民最后一个加入,只知道他们皆是人类中力量金字塔中最顶点的强者,老人不爱说话,总是在思考,女人倒是乐意唠叨,但都是些琐碎小事,跟普通的人类贵妇没有两样,路上遇到眼神不好的小伙盗贼,被女人称呼外号“龙枪”的老人习惯退让,一点都不像是手握统治级绝对力量的存在,女人则性格迥异,摇摆着性感腰肢,调戏盗贼的头目,伸出手指戳着相对英俊盗贼的胸膛,娇滴滴说些类似“呦,好结实的肌肉”的疯话,说完了摸够了就把他们化为灰烬,但丁看得出来,高阶伽马术在她手上就跟贵妇涂抹脂粉一样娴熟,他在史诗大陆游历两年多,间歇性见过几位让自己热血沸腾的人类,除了一位被他付出小代价扭断脑袋的不成熟圣棺骑士,大多数强者都不愿意接受他的挑战,比如一个在冰岛暴风雨中碰上的女人,脖子里盘着马尾辫,爱喝烈酒,心情不好就去跟一群德莱赛水龙在海中厮杀,可就是不乐意跟他打一架,这让但丁十分失望,这次还是头一回一口气碰到两个让自己感到危险的人类,这让但丁对神圣帝国产生一种这个帝国很变态的美好认知,走入这座精灵塔顶端,可以俯瞰大半个天使花园,不善言辞的老人又沉默了,自称永远十六岁的金发女人把她极丰腴极具诱惑的臀部搁在一座矮小石雕上,脱去装饰繁琐的鞋袜,揉着脚,但丁看了眼,弯曲的光洁脚背,像一张弓。她很漂亮,哪怕以缪斯的眼光来打量,也是一位大美人,可惜,但丁心中已经有自己的女神了,他的女神,有一双最好看的眼睛,一颗深邃蓝色,一颗璀璨紫色,在那里,但丁仿佛能看到星空和大海。但丁站在精灵塔最前缘,跟着老人一起沉思,在缪斯,这位体内流淌着提坦巨人战争血液的后裔除了杀戮还是杀戮,哪怕是对心目中女神的爱慕,也是用战斗这种最纯粹的方式去表达。但在人类版图上短暂的游历,让他学会了去思考武力以外的事情。

“老龙枪,那孩子真打算启动魔法阵?”金发女人抬起头问道。从她嘴里说出一个老字,那么她眼前的朴拙老人应该的确是有些岁数了。

“一个在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对金币是没什么概念的。”老人终于开口,哪怕多年不曾与人对话,他对每一个发音都有一种精准的掌控,喜欢在语言上钻研的最挑剔贵族都挑不出毛病。

“小屠夫的待遇真好。”女人感慨道,“这里是奥林匹亚天使的两大陨落地之一,另一个地方跟圣欧神祗的战争女侍死亡场所混杂在一起,无法被打造成魔法阵,所以提起攻击性和威慑力,帝国内已经找不出比这里更可怕的地方了。小家伙正面挑衅我都比来这里调皮捣乱好啊,为了一个临死的傀儡,值得吗?我可是知道他这些年培植了不少有价值的棋子,就算要急着借机跟皇帝陛下表忠心,也不需要如此不计后果吧?换做是我,肯定第一个找生灵厅的麻烦,毕竟老龙枪可不是个疯子,打不过就坐下来谈判嘛,谈崩了就逃嘛,以你现在的好-性格,怎么看都是最佳挑衅对象。”

“圣灵庭里躲躲藏藏的小丑奥斯卡,这颗棋子和伊甸盖娅在他心中地位不一样。我们这些老人最大的悲哀,活得太久,就很难找到几个朋友了。”老龙枪轻轻道。

“奥斯卡?那个为了爬升能够跪下去给任何舔脚趾头的丑八怪?他也是小屠夫暗中培养的羊羔?这小家伙,怎么品味反差这么大,伊甸盖娅好歹是个我见过最英俊的女人!”女人愤愤道,“还有,别说我老,小心跟你翻脸!”

女人提起一只刚刚抚摸过脚心的手,闻了闻,自我陶醉道:“真香。”

但丁看到老人难得笑了笑,这时候才确定身边两位是神圣帝国黑暗国度里最显赫的两位,神圣长矛列司盾,黑羊之母海姬大人,他们难道不应该是敌人吗?要是在缪斯大陆,早就要阵亡一个了,人类的社会关系真是复杂荒诞。

“老龙枪,你说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条顿嘴巴真紧,这么件大事情都没跟我们说。”海姬大人一想到那个身份神秘的y-梅纽因,就心情糟糕透顶,太不可爱了,比小屠夫差了一百条大街。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条顿觉得这个孩子能给守夜者带来新鲜活力吧。条顿接手守夜者的时候将它拉到与圣灵庭和母羊持平的高度,当然希望接班人可以超越我们。每一个家庭的老人,都希望如此,不能一代不如一代,说到底,家庭拼的还是孩子。”帝国最神圣的黄金长矛自言自语道,“条顿在走之前孵化了一窝普鲁士赤腹鹰,伊甸盖娅,王尔德,乌利塞,甚至加上奥古斯丁,都是被y-梅纽因踢出鸟窝的牺牲品,对赤腹鹰来说,幸存者必然是那只最强壮的幼儿。只不过条顿还没来得及折断这只幼鹰的翅膀,训练它的骨骼韧性,如果多给条顿几年时间,守夜者会更有希望成为他一直希望的机构。这次奥古斯丁挑起的战争,对双方而言,都太仓促了。由此可见,那个圣歌拉尔水杯的持有者,在奥古斯丁看来,意义非凡。”

“老龙枪,我一直很好奇你为何把黄金矛送给小家伙的瘸子扈从。”海姬大人试探性问道。

老人眺望远方,保持沉默。

视野中,诗呢歌的亡灵大军开始推进,碾压玫瑰花丛。

但是无比精彩并且被后人熟知的战争史诗,输的往往是那些战争开端被胜利女神裙摆笼罩的一方。

“你告诉我这个秘密,我就收集到的几根远古毁灭羊角送给你,怎么样?”被好奇心打败的海姬大人不甘心说道。

老人摇头道:“不用,这个秘密没那么值钱。当年那场黑色浩劫,科索家族做了一系列违心的卑劣事情。当那个阳光灿烂的‘审判者’孩子被犹大玛议长们分食,但是她无法被损坏的灵魂被封闭到三颗最完美的水晶里,被分别保存在三个地方,一个位于存放有桃红牌密约原稿的红桃盒子,搁置在拜占奥教廷的遗物水晶厅,还有一颗水晶,保留在犹大玛议会中,最后一份被切割的灵魂,遗失了,当时有人预言将来它会被一个半长生种半狼人的禁忌身躯融化,然后展开新一轮迟到的复仇和审判,说到这里,海姬,你应该知道那个少年是谁了吧?”

“小屠夫身边有一位瑟特斯家族的亲王,会无法察觉到这个秘密?以他的钻研精神,不会绞尽脑汁去挖掘内幕?怎么还敢带来天使花园?”黑羊之母震惊道。

“他不知道。越是年老的长生种,越感受不到植入灵魂水晶的孩子的末日审判气息,反而是一些低级长生种,会产生天生的畏惧感。在黑天鹅湖,应该没有幼年的长生种带给奥古斯丁这类关键启发。”神圣长矛否定道。

“我要疯了!光是这一点,小家伙这几年对血族的友好拉拢,就全部报废了,说不定犹大玛议会马上就要把诗呢歌给反复荡平个七八遍,出生于瑟特斯并且把血族王冠带进墓地的审判者,还有比这更让十一家族更仇恨的毒刺吗?难怪你一点都不着急秩序的壮大,原来是等着这个内幕自动炸开。老龙枪,你就不能付出一丁点儿长辈该有的仁慈?小家伙这样的有趣的年轻人,可并不多。被你害死了,我上哪去找帮我创造欢乐的小家伙?”海姬恨恨道,捡起一只鞋子,砸在神圣长矛后背的圣洁白袍上,老人如长矛一般笔直的伟岸身躯纹丝不动,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曾经单独绞杀雷神丢番图两位数子孙的复仇者。

“奥古斯丁,运气一直不太好。”极少对谁进行评价的神圣长矛犹豫了一下,冒出这么一句。

“跟暗中既定为下一任牧首的同龄人拿破仑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花丛里高坐的神祗一个泥泞中匍匐的恶灵。”刚说出这句充满感性的话,海姬大人就立即闭嘴。

神圣长矛微笑道:“拿破仑只是一位白品牧师,能够成为牧首?看来这两年他的英雄壮举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皇帝和教廷的原有看法。你们黑羊参与了对他的铺路?哦,记起来了,这次如果不是你的安排,帝国福音想要活着从瞭望角返回不太现实。”

黑羊之母耍赖道:“这个秘密跟瘸子少年的内幕抵消了,你别指望我把毁灭号角交给你!”

神圣长矛大度道:“我一开始就不奢望你能兑现诺言。”

但丁一阵头疼,人类政客和上位者都太不容易打交道了。

“小但丁,你的缪斯女神就在那里,不去帮忙?”海姬大人终于记起身边还站着个缪斯的年轻异种。

“不去,她会不高兴的,在我们那边,加入无直接关系的战局是一种很丑陋无聊的行为。”但丁呵呵笑道。

“放屁!别以为我不知道在你们缪斯,旁观本身就是一种宣战和参战!”见多识广的海姬大人冷笑道。

提坦巨人后裔装聋傻笑,并没有理睬尤物老女人,跟女人吵架?无论是史诗大陆还是缪斯大陆,都不是智者会做的蠢事。

“尝试去做秩序的智力考验题,真是让人灰心。海姬,我最多评个合格,你要是去,可就要被诗呢歌拒绝了。”神圣长矛从怀中掏出一份离开圣灵庭时拿到手的测试复印稿,这一路很多的思考,就来自对这份考卷的回答。如何将一颗完整鸡蛋立于平滑桌面上?一个由二十七个小正方体组成的大正方体,一根铁线最多可以穿过多少个?航海事业对人类繁衍的深远影响?两百多个奇奇怪怪的小难题,让老人乐在其中,兴许是习惯了站在高处看远方,神圣长矛从中看到了许多可能出题人都没有意识到的东西,例如对规则的破坏和重塑,团队的协从配合,逆向思维和逻辑推理。一个赚了一万凯撒金币的富人只会想着赚下一个一万凯撒,一个凯撒就是十枚波旁。一个赚了一千万凯撒的富人可能就要开始布局整个帝国的蓝图,几十万百万凯撒可能就是一个行政长官位置了,那么赚了更多的富人,大概就要把整个大陆当做攫取财富的战场,交易品宽泛到包括皇帝宝座,两国战争的胜负走势等等,眼中看到的东西自然也会不同意义,男人在床上,是胯下斧头决定了脑袋,但在更多战场上,是屁股下的位置决定了一切,教皇,国王们,十大黄金家族的领袖,这些人,除了极个别被影子阴谋家当做牵线傀儡的白痴,哪一个不是都在经营着巨大的战争沙盘?

能像雷神丢番图那样“桀骜任性”的老头子,实在少得可怜,况且,丢番图的本事也不止是丢锤子。

除了守夜者最初的死敌圣灵庭在数百年前集体践踏过这片土地,此后从未有人敢以侵犯者的身份踏足天使花园。

为首的男人黑袍下穿着一具镶嵌有破碎龙眼的领袖意志龙铠,身边飘荡盘旋着数头形象模糊的巨龙怨灵,它们已经脱离意志的囚笼。

“请止步,大执政官阁下!”

离亡灵大军最近的副审判长小阿尔伯特率领一批精锐红手套,挡在敌人的前进道路上。

龙枪骑士的中年男人眼神坚毅,哪怕当年亲眼见证过开普勒绞架的树立,男人也没有丝毫退缩,因为他的团队身后,还有二十位正副审判长和数位守夜者黑暗巨头,其中包括一支全部由猩红玫瑰骑士组成的秘密部队,包括一位老剑圣和一个身份隐蔽的圣棺骑士,参加过无数场惨烈战役面对过无数强悍敌人的小阿尔伯特没有理由在主场露出胆怯,即便眼前的奥古斯丁更加符合一名圣事部终身制巨头的气质,阿尔伯特都要对得起手中的骑士佩剑和持有利剑的红手套。

阿尔伯特被死海骑士笛卡尔和十几名亡灵骑士牵扯住。

下一个审判长带领的障碍,被地狱英灵圣棺泰德束缚。

第三批红手套,被带上救赎面具的金发瘸子和巫妖王那不勒斯联手剩余亡灵撕咬肉搏。

这就是红手套的厚度,秩序与这个积攒底蕴数百年的前辈相比,还是太单薄。

奥古斯丁开始单独前往。

迎向一整支在守夜者象征执法者的猩红玫瑰骑士团。

远方,精灵高塔。

黑羊之母情不自禁问道:“老龙枪,你会为了一个女人去地狱吗?”

神圣长矛微笑道:“那你会为了一个男人舍弃整个黑羊吗?”

可能是老女人中最性感最漂亮的尤物放声笑道:“我长得像十六岁少女,可年纪真的不小了。”

老人轻声道:“如果我是条顿,也不放心把最后的红手套戴在这个傻瓜手上。”

海姬大人玩味道:“要不我们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把毁灭号角送到圣灵庭,你输了,就保守那个审判者秘密。”

神圣长矛转身,望着老朋友,皱眉道:“你这是在帮奥古斯丁?”

女人撇了撇嘴,伸了个懒腰道:“这样的傻瓜,再冷血的雌性都愿意挤出一点母爱。”

老人重新转身背对黑羊之母,缓缓道:“我不答应。”

海姬大人嘀咕道:“就知道。那我问你,是不是奥古斯丁如果能活着离开天使花园,那个秘密就会立即被揭发。”

神圣长矛点了点头。

女人一脸惋惜,可怜的奥古斯丁,还是早点死了轻松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