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魏武大帝 > 治世之能臣
第二十八章 无官一身轻
作者:中化十  |  字数:2077  |  更新时间:2014-12-18 14:28:43 全文阅读

“小兔崽子!”曹节在府中大发雷霆,接连摔了七八块价值不菲的美玉,“李淳正也就算了,咱早就知道他是块茅坑里的臭石头,摆在明面上显示咱的开明大方。但是,但是那曹阿瞒,他居然也敢联名弹劾,亏咱还当他爹曹嵩是自家人,亏咱处处在天子面前为他说话。白眼狼,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三四个俏丽婢女伏地而跪,瑟瑟发抖,头一回瞧见权势滔天的老爷生这么大的火气,生怕有个万一把怒火撒在自己头上,那可就惨了。区区一个婢女就是直接弄死也没人会说什么,这位老爷可是连先皇弟弟渤海王都敢关进大牢弄死的狠角色啊!

“给张大人捎句话,就说咱很满意他的做法,也很看好他。大汉缺的就是张大人这种栋梁人才,过两天咱会亲自向天子举荐。不过让他先把曹操给弄走,咱见到这人、这名字就心烦,至于那个愣头青李淳正,把位置换一换,弄个清闲官差给他挂着,总不能让人说闲话,说咱不能容人吧!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咱肚子没桥老头子那么大,却也算不得小。”

曹节抿了口茶水,火气消去不少,毕竟是那位曹大人留下的根苗,总不能把他给拔了,这口子一开,自己曹家那堆废物还不得死个精光。

曹操府上。

曹操胡乱的收拾着一件件衣物,这笔用了三年,留着;那块砚台恩师送的,留着;锋利银亮的匕首,庄园的年轻小铁匠亲生打磨的,留着……

“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环儿问道,“不是才刚来洛阳两个月吗?怎么就准备要走了?”

“我骂了曹节一顿,估计着过两天罢官的命令就下来了,。你也别担心,小事一桩,我就是觉得有点对不住阿翁。”曹操笑了笑,也没什么无奈不无奈的,倒满是畅快。

环儿一怔,脸色迅速恢复,露出令人心安的笑容,抢着替他收拾行李,“公子你是大人物,是干大事的,这些杂乱的活还是让我来做吧!”

“哪有什么大事,这些年你看我做出什么大事了?不过是些年轻气盛做的糊涂事,官场上不知道多少人在暗地里笑话我曹操傻、蠢、没脑筋。”

环儿麻利的动作赏心悦目,尤其是那双白嫩细腻的小手,看得曹操一阵心猿意马。

正如曹操所预料的那样,不过在时间上出了点差错,急于讨好曹节的某位不知名字的张大人在第二天就拉着曹操的手,语重心长的教育他,年轻人要多出去外面走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走的路多了才不会迷路。

经过长达一个时辰的心理教育课,曹操愉快的把官帽子还给了那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张大人。

“听说袁家那边的许劭很出名啊,你这种年轻人就该和名士多多接触,提高自身品行修养。”张大人晃了晃茶壶,空空如也,又让下人赶紧换上第三壶茶水。

出了门,曹操恰好撞上昨天之前同为议郎的李淳正,后者老脸一红,满是羞愧,都不好意思抬头看他,这模样多半是被人好好敲打了一番,磨去不少书生意气。

两人擦肩而过,没相顾,却也是无言。直到曹操走远,才遥遥听到身后有人大喊“曹孟德,我李淳正对不住你啊!”

回头咧嘴笑了笑,曹操连忙加快脚步离开,还好是在古代,不然真怕被人误解成“大叔街头勇敢告白有志青年”,上了娱乐新闻头条。

当晚,桥玄深夜私下造访曹府,对罢官之事闭口不谈,也没说什么“你小子真不会做人”之类父亲常说的大道理,就是聊些历史典故,尤其是那段秦末汉初的乱世之秋。末了,桥玄居然也提及许劭,说是让曹操去找他作个评,对将来大有好处。

春秋战国一直是贵族世袭制,当官的都是些从小吃猪肉的贵族,秦国算是个异类,有才能便敢要,只可惜秦朝暴政短命。到了汉代,对官僚的选拔进行一定程度的改革,出现了推举制,就是让那些个有名气有声望的人举荐孝顺廉洁的好人当官,品德成了决定性因素。

这个声名在外的许劭就是传说级的名士,听说每天都有几十人上门找他做评,类似今天有人找微博大V打广告。还好这种内部可操作空间巨大的制度被后来的九品中正制和科举考试制度所依次取代,没让微博大V有举荐公务员的机会。

脑袋里翻找记忆,曹操总算想起来了,自己的前任也就是真曹操曾经在太学毕业后有过一段游学,放今年就是大学毕业做了个修学旅行,叫做“壮游”,意思就是个头长高了,长壮实了,就拉出去溜一圈给大伙看看,不对,是看看大伙。

那次外出壮游曾经找许劭要过一回评论,最后却没要到,说是什么“这个月的评作满了”。

许劭这人很懂得人情世故,非常喜欢研究人类,研究得出的报告每月发布一次,叫做“月旦评”,不仅算江湖百晓生的祖师爷,还是今天月刊杂志的老祖宗。曹操要是回到现代,真得劝劝那些杂志社把许劭牌位供奉起来,说不定能大卖特卖。

也罢,既然恩师桥玄都这么说了,是该去趟平舆县见见传说中的两条龙。

这回出行,曹操没人环儿陪着,而是打发她们几个回了老家谯郡,比较这一去得路过袁本初老家,要是被那位见到自己养了这么个水灵灵的小白菜,保不准起什么坏心思。正所谓“上人之妻不可有,防友之色不可无”,铁哥们关系的崩溃总是从老婆被偷开始。

汝南县也就是今天的河南驻马店,离洛阳倒是不远,快马前去花不了一天时间,不过曹操是抱着游玩散心的想法,自个儿驾了辆马车,老马拖着走,慢如龟速,足足花了一天半才到达汝南,中间还在某个不知名小镇睡了一晚上茅草。

记得阿尔卑斯山有块路牌,上面写着“慢慢走,欣赏啊”,来到东汉末年快有三年了,曹操这还是一次慢慢走着,欣赏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中华大地,壮丽河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