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轩辕神录 > 第一卷 楼兰风云
第二章 唤灵仪式
作者:纳楼兰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14-11-07 10:38:18 全文阅读

不过这些,他早已经习惯了……

窟寒山镇,楚氏一族族内,素来宽敞的演武台周围,此刻竟显得有些拥挤。黑压压的人潮涌动,让人不由得升起闷热之感,若不是寒山中的林木红了枝叶,山石上青霜洒落,几乎会让人忘却眼下的天季已入深秋!

但若仔细向着人潮观去,你会发现,演武台周围,那几乎汇聚了半个窟寒山镇镇民而产生的拥挤沉热之感,似乎并不足以引起围观人的燥闷与喧哗,因为真正的缘由,在于激动而难以抑制的心!

因为那演武台之上,进行着主宰整个窟寒山镇的家族,楚氏一族年轻一辈的唤灵仪式。

“三十八号,楚凤玲!”

听着手持号码玉牌人的喊声,演武台周围,众人自觉的安静了下来。

楚凤玲这个名字,在窟寒山镇的楚氏一族中,很是有名。她天赋很高?不是!在没唤醒灵骨前,就不能修炼,无法确定任何一个人的修炼天赋,她自然也不能!

在一双双来自家族少年略微火热的目光中,一名少女自人群中走出。少女年龄与楚沐云一般大小,不过十五岁左右,虽然那张稚气未脱的脸蛋儿算不上绝色,但那蕴含着淡淡妩媚的眸子,纤细的腰肢,与傲人的身段,成功吸引了众人的瞩目。

原来,是美貌让她很是有名!

楚凤玲快步上前,用匕首划破指尖,在骨灵碑的骨灵镜上轻轻挤下一滴血珠,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沉默与瞩目中,骨灵碑上的骨灵镜荡起灵纹,如同潭水荡漾,匹射出一道祥和的霞瑞,映照在少女的灵骨处。

少女缓缓睁开双眼,骨灵碑上一道灵纹光柱冲霄而起,在所有人的仰视之中,灵纹组合,一行蓝色的古字显现。

“忉利天,天蚕!”

“凤玲姐好棒!”

“楚凤玲,神录忉利天,轩辕术天蚕!”那中年男子略微满意的点了点头。

少女的脸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真是上苍庇佑啊,这个轩辕术,最适合凤玲姐不过了!”  

听着人群中传来的一阵阵羡慕声,楚凤玲脸颊上的笑容如同莲花绽放。正如族妹所言,忉利天的天蚕术对于一个女孩来说,甚至在某方面远比夜摩天的轩辕术更令人欣慰。

与强弱无关,只是天蚕术对于爱美的女子来说,更具有诱惑力,因为这种天赋,是靠着发丝施展。

若是身怀忉利天的其它轩辕术,例如固本术,铁甲术等,这种先天增幅术者肉身强横的轩辕术,对于女孩子来说,就真的有些滑稽了。

……

轩辕神录远古轩辕神留下的一部图录,记载了术者最初的各种天赋神通,共有四天三千部法门。

众生平等,每个人都会得到上天眷顾,有与生俱来铭刻在灵骨(也就是心骨)之上的神术,俗称轩辕术。

而术者一途的第一步,便是唤醒天赋灵骨,知晓自己的轩辕术,修行之路简单来说,就是一条掌握自己天赋神术的道路。

所以说,术者一途的宏观之路是相同的,而对于每一位术者来说,又是不同的。

相同的是修行境界,元曦三境,铭纹境,洞天镜……不同的是具体的术者都有自己的天赋神通指引着道途。

……

楚凤玲下了演武台,与平日里的几个姐妹互相笑谈着,她的视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间,落在了那独自呆在角落里,显得孤单的少年身上。

稍微思虑了瞬间,楚凤玲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念头,即便他是来自皇城的宗族,而她是在窟寒山镇的家族出生。因为灵骨已废,日后的两人,不可能再有多余的交集。

楚凤玲莫名的摇了摇头。

那人群中角落里,来自皇城宗族的少年,曾经被多少光环笼罩,集万千关怀于一身,唤灵时灵纹撑爆骨灵碑,虽然未曾显示轩辕术,但那种自信和修行的潜力,可谓是整个宗族开宗以来,难得一遇的天才,将来无可估量!

甚至远在皇城之外,窟寒山镇的楚凤玲,也曾有过无数幻想。

然而,一切只是听闻,而她也只限于幻想。

因为天才的道路,貌似总是曲折的。七年之前,这名声望达到巅峰的天才少年,还是个孩童的时候,却是突兀的遭受了有生以来唯一的,也是最残酷的打击。

自那以后,他被发配到了窟寒山镇的家族,也自那以后,少年的修为从元曦三境的纹灵境巅峰,不断的后退,一直后退到灵骨沉默。

真是有趣!时间不可逆转,修为却可倒流!

“三十九号,楚沐雨!”喧闹的人群中,唤灵官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人群自觉的安静,所有观众的视线带着疑问,随着唤灵官的目光转移。

在众人视线汇聚之处,一位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如同空谷幽兰般淡雅的站立,平静而稚嫩的俏脸,有几分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静美而脱俗。

演武台下方的楚氏一族少年们,看着楚沐雨的身影,却是眸含贪色,隐隐有一种火热在瞳孔中燃烧。

骨灵碑之前,楚沐雨没有理会那些无谓的眼光,只是循着人群,视线落在那被众人遗忘的角落里,望着哥哥微微一笑,然后伸出娇嫩的小手,同样滴落一滴血珠,霞瑞映照灵骨,微微沉静后,骨灵碑之上,再次绽放灵纹蓝光。

“忉利天,霜雪!”中年男子略有诧异的望了望少女,旋即平静呼吸道。

众家看客同样深深感到诧异,并不是说轩辕术霜雪是多么的罕见与强大,未开始修炼之前,只要在神录中处于忉利天的天赐轩辕术,没人知道彼此真正的差别。

他们的诧异,是来自于先入为主的心理,他们想当然的认为,灵骨已废的人的妹妹,天赋轩辕术又能满意到哪里去?

显然,事实证明,他们的想法错了!

人群中的楚凤玲,皱着浅眉盯着骨灵碑前的紫裙少女,脸颊上浮现一抹嫉妒之色。

少女向着骨灵官微微点了点头,安静的回转过身,然后在众人炽热的注目中,如同一道醉人的薰风,向着那不起眼的角落跑去。

“沐云哥哥!”少女挽着楚沐云的手臂,发丝间透着淡淡的清香,美丽的俏脸上露出让人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

楚沐云眉心褪去浅浅的愁苦之色,露出笑容,轻轻敲了敲少女额头:“你呀,这时候,也不忘撒娇!”

人群中这副别致的风景,引来无数道指指点点的声音。

楚沐云四周望了望,那一道道凌迟在身上的鄙夷目光,与嘲讽之色,早已让他免疫。

他伸出略有些粗大的手掌,挽着少女的玉手,落寞又潇洒的转身,缓缓消失在人群……

山崖之颠,楚沐云斜躺在草地之上,眼神萎靡,看上去醉醺醺的。他举起左手掌,挡在眼前,目光透过手指缝隙,窥着天空上那轮明月。  

他的右手中,酒水静静的流淌。

“今宵有酒今宵醉,明日苦来明日尝!哈哈……”

他酒性高昂,对着星空咆哮,都说借酒可以消愁,而他却愁绪更加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夜空的繁星还是数之不尽,一样的永恒。他的眼神开始恍惚,俊朗的脸庞,依稀可见酒水洒落的痕迹。

他已经烂醉如泥,表情渐渐浮现一抹痛苦,他抬起左手狠狠拍打着脑袋,想要将脑海中那一道巍峨如山的身影轰散。

即便那身影的模样,已是七年前所留下的记忆,即便记忆已经模糊。

他头痛欲裂,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身影仿佛在对他微笑,他依稀可以嗅到那期待已久熟悉的气息。

七年前的他,深居在楼兰古国皇城中的冰王府,那是真正的庭宇楼阁,奢华翡翠的府邸。

那时,他还有父亲,他的父亲文可安邦,武可定都,是楚氏宗族中三百年来最为耀眼的天才,没有之一。更是八岁的自己,心中最为崇拜和敬仰的人。

那时,楼兰皇曾亲自召见父亲,并将皇城四大家族之一慕容家的千金许给八岁的自己,两家结为秦晋,并约定在自己十五岁满之时就举行大婚。

慕容家族虽为四大家族之一,名义上在楼兰皇的驱使之内,但楼兰皇对其敬重的程度,可以说是四大家族之最。更是将其当做国之顶梁柱,不可撼动。

楼兰皇将慕容家族之女许给自己,以此来拉拢父亲之心,足可见楼兰皇对父亲的重视非同一般。就连下一任冰王之位唯一的竞争对手楚雨叔叔,面对父亲时,也只能选择退出。

宗族内,没有人会因此而小觑这个退出的人,因为他是唯一有资格与父亲相提并论的宗族天骄。

星辰比之月光或有不及,但星辰终归是星辰,远非萤火之烛摇曳的烛光可比。

他选择退出,并不是他畏惧父亲,而是佩服,发自心底的佩服。楚雨叔叔曾说,家族有了父亲,定可保千年不衰!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