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轩辕神录 > 第一卷 楼兰风云
第一章 楚沐云
作者:纳楼兰  |  字数:2672  |  更新时间:2014-11-06 12:30:28 全文阅读

“术者一途,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夕阳已经落下余晖,残阳如血,笼罩着这座位于楼兰古国皇城之东,山峦起伏中一座毫不起眼的窟寒山脉。山脉林中,一名年仅十五岁的少年,挥汗如雨,在刻苦练习着武学。

少年名叫楚沐云,这样的动作,这样的习惯,他重复了七年。

七年来,无论他如何刻苦,他的修为始终没有一丝一毫的进展,甚至曾经所学的一些武学斗战术,也是随着演练的次数频繁,而变得生疏。

如今的他,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反复练习记忆中的斗战术学,他不指望能有些许进步,只盼着不再在遗忘中荒废。

林中落叶纷飞,时不时的激起一阵尘土飞扬。他不知疲倦地练习一套基础的掌法,想要从每一招之中,找回七年前的感觉,哪怕是一丝一闪即逝的错觉,对他来说就已经满足。

林中的少年,挥掌击出,顿了顿,感觉不行,收回。

他加大了力度,再次重复着这一掌,摇头,收回。

他放缓了速度,对着一株古树连续打出两掌后,整个人面露苦色,开始有些胆怯的再三收回。

就这么重复着一个动作,汗水早已浸湿他黑色的长袍,手臂也有些疼痛到麻木,他依旧没有停下,显得那么执着。

楚沐云不停重复着这一套掌法,脑海中对往事的记忆确实是愈发的清晰,然后他加快出掌的速度,不让自己有时间胡思乱想,然而脑海中却浮现七年前,那人手把手教自己这套斗战术学时的情景。

终于,他克制不住内心的慌乱,在林中嘶吼,双掌疯狂的乱打一通。林中隐有疾风起,黑色长袍,黑色发丝凌乱飞舞,楚沐云如同一个幼魔发狂。

“啊……”

“为什么!为什么!”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楚沐云拄单膝跪在地上,掌心有血液流出,他眼神涣散,面色苍白。

就在这时,远方一行青衣少年在金色夕阳笼罩之下,闲庭信步,拍着手掌,面露轻视的笑容的向着楚沐云走来:“哎呦?我当是谁呢,居然如此发狂。这不是楚氏中族不出世的天才吗,沐云哥,小弟这厢有礼了?”

楚沐云缓缓抬起头,涣散的眼神,变得有些凌冽,盯着那一行青衣少年。

这些少年都是窟寒山镇楚氏一族的族人,为首那少年名为楚连宗,是窟寒山镇楚氏一族长老之孙。楚沐云现在寄人篱下,七年来虽然有族长照拂着,可也没少受这楚连宗的欺辱。

楚连宗身旁一个剑眉少年露出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楚氏宗族不出世的天才?那是七年前了吧?”

“好像是喔!都已经过了七年,我们眼前这位,哪里还是皇城宗族不出世的天才,充其量,也不过是连续三次唤灵失败的废柴而已。”

“哈哈哈,天赋灵骨已废,浪费了一种天赋轩辕术不说,还真是把脸都丢到整个窟寒山镇了。”

“这算什么,比起他那位彻头彻尾的伪君子父亲,简直小巫见大巫啊!”

“哈哈哈哈……”

听着这些刺耳的嘲笑,那身着黑袍显得有些狼狈的少年,混在血液和泥土中的手掌紧握起来,他并不是刻意的大力,而尖锐的指甲仍旧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我杀了你们!”

楚沐云盯着那几副狰狞的脸孔,发狂一般的跃起,挥拳便是向着楚连宗砸来。

他可以被人嘲笑为废柴,他可以无法原谅自己的父亲,但别人不行,哪怕说一句也不行。

“哎呦?生气了?”

楚连宗的眼神很是轻蔑,望着那奋起的一拳,自己却依旧纹丝不动。

在他眼中,楚沐云根本不合他一招之敌,还不够资格让自己闪躲退让。

果然,在楚沐云拳风到来之际,楚连宗只是很随意的抬起了脚,楚沐云的身体,便是被踹了出去。

楚连宗在窟寒山镇楚氏一族小辈里,足以算的上佼佼者,虽然比起他兄长大有不如,可唤灵成功的他,又岂会将灵骨作废的楚沐云放在眼中。

楚沐云尝试着爬起,那楚连宗却一脚踩在脸上,狠狠碾压,露着狰狞的笑容:“还敢动手?也不看看自己的实力,七年来一点长进也没有,你天生就是个废柴!你母亲怀胎七年都没见下个蛋出来,她更是妖孽!你父亲欺君虚伪,你爷爷重伤难遇!你,你们全家都是笑话,整个楼兰古国的笑话!”

“哈哈哈……”

“打,给我狠狠地打!”

一群少年轰然拥上,对楚沐云又是一阵拳脚相向。就这么边羞辱,边谩骂,直到楚沐云眼神萎靡,呼吸脆弱时,才潇潇洒洒扬长而去……

楚沐云从昏睡三天三夜中醒来,已经是在自家的屋檐下。

朦胧的眼睛看着眼前煎熬打盹的妹妹,心中生起了一丝痛苦。

如果说,窟寒山镇七年被驱逐的生活,如今还有什么让他觉得快乐的话,那就莫过于守护眼前这位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了。

这七年来,不论楚沐云忍受了怎样的闲言闲语,他却从未在母亲和妹妹面前脆弱,即使他是个废柴,也从不允许任何人对家人冷嘲热讽。

小沐雨对他来说,就像是一颗深夜明珠,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决不让她散失一点光华。

而那独自倚在门前,深深望着远方母亲兰婉君,曾经更是风华绝代的美人儿,而却因为楚尘的背离,再也见不到那最为温馨的笑容。

虽然只是一道背影,楚沐云也能看到那秀美的脸颊如今变得苍白而柔弱,怀胎七年而未曾分娩的她,温婉柔和的背影总是给人一种疼惜的感觉。

他害怕失去,所以不惜一切珍惜身边的两位至亲。

楚沐云轻轻移开小沐雨的小手,却还是无意间惊醒了她。

“沐云哥哥,你终于醒了。”

楚沐雨年龄只有十三岁左右,那紫色长裙包裹的身姿,也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盈盈不堪一握的蛮腰弱如杨柳,整个人看上去倒是颇显的娇小玲珑,在这窟寒山镇,倒是首屈一指的美人胚子。

楚沐云眼中饱含因守护而产生的温和笑意,眼眸中的女孩,拥有着紫色翩然的长发,映着白皙如雪的肌肤,有着说不出的美。

这是他的妹妹,是他父亲收养的义女。

小沐雨嘟着小嘴伸手挽起楚沐云的手臂,将他扶起,抱怨说道:“楚连宗那个家伙真可恶,早晚有一天,哥哥一定会恢复修为,将他们打的满地找牙。”

楚沐云苦笑一声,轻轻敲了敲沐雨的脑袋:“好了,沐雨说得对,哥哥早晚把这些打回来。”

他苦笑着,说起这一番话时,心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兰婉君已经从失神中回了神,她走到桌前,端了一碗汤药,坐在床沿:“虽然你的体质根基好,但毕竟七年来不曾调理过,又是整日受伤……唉,这是族长前些日子赠与的外伤灵药,快把它喝了吧。”

兰婉君声音很是平静,平静的没有波澜,没有一丝情绪。她的心仿佛隐藏在烦恼丝之中,七年来,没有人看得出来是在哭泣还是在滴血,或许,已经蒙上尘埃,凋零。只是还有一丝牵挂,不愿成泥碾作尘。

小沐雨抢先夺过药汤,递给楚沐云。

“对了沐云哥哥,明天又是家族唤灵的日子了,你可不可以来看看雨儿呀。”楚沐云大眼睛扑闪着,很可爱,让人不忍拒绝,更何况是一直宠溺她的楚沐云。

将碗中汤药服下,楚沐云擦了擦嘴角说道:“哥哥答应你,一定在你唤灵时给你鼓励加油。”

“哥哥真好!”小沐雨一个猛扑,钻到了楚沐云的怀中,甜甜地笑着,而心中,却是在哭泣。

窟寒山镇七年来,楚沐云已经参加过三次唤灵,但毫无疑问,都是以灵骨已废的结论画下句点。

他早已经成为窟寒山镇人尽皆知的修炼废物!

纳楼兰
作者的话

新书上传,已经准备签约事宜,求收藏推荐支持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