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混在1275 > (第一部)崖山血色 (卷二)建康鏖战
第十四章 噩梦
作者:哥是出来打酱油的  |  字数:3653  |  更新时间:2014-09-24 19:24:16 全文阅读

冲天的火光照亮黑夜,明亮的刀光闪过,硕大的人头飞起,热血洒在白皑皑的雪地上,鲜艳而狰狞。

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怒睁着,

“王忠!”刘禹大声叫着,却发现喉咙就像被人掐住一般,什么也发不出。

不远处,妞儿还未长成的身体痛苦地扭曲着,身无寸缕,会笑的大眼睛满是惊恐,让人不忍直视。

“畜生!”刘禹怒吼,依旧什么也听不到。

全副武装的军士提着滴血的弯刀,狞笑着围上来,皮靴踩在积雪的地上发出吱呀的声音。

“大郎!”眼前掠过一道身影,飞快地闪向身后,刘禹挣扎着奋力转过头去。

“妾先走一步了,黄泉路上切勿相忘。”两行泪水滑下,身形丝毫未停地扑进了熊熊燃烧的大火之中。

“晚霞!”刘禹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叫着,为什么,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满脸虬须的大汉大声呼喝了一句,高举着钢刀向刘禹的头上劈下。

“啊!”眼睁睁地看着刀光劈落,他不由自主地大喊,上身猛地坐起。

“禹子!”身体被人紧紧抱住,刘禹猛力挣扎着。

“是我啊,你怎么了?”听到胖子的声音,刘禹停止了挣扎。

“我这是在哪?”雪白的墙,床,还有身上的衣服,如同梦中的雪地一般。

“XX医院。”几乎没有合眼地守了一夜,胖子有些疲惫。

“我怎么进来的?”刘禹的记忆画面只停留在了那场大火中。

“我也不清楚,接到医院的电话,就赶来了,你怎么进的医院还没来得及问。”

“有烟吗?”头疼地厉害,刘禹不知道要如何排解。

胖子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掏出烟连同打火机一块递过去,看刘禹手在颤抖帮着他点燃,顺手抽出一根给自己点上。

刘禹猛地吸了一口,几乎吸掉三分之一,深深地吞了下去,强烈地刺激感让他猛地咳了起来。

胖子沉默地看着他一支接一支地抽着,那根本不叫抽,就是点燃了然后两三口吸尽,长长的烟灰落在被单上,却浑然不觉。

“麻烦你了。”刘禹觉得头疼减轻了不少,仿佛才看到低着头吸烟的胖子。

“发生了什么事?晚霞是谁。”胖子见他平静了些,忍不住出口问道。

晚霞是谁?刘禹脑海里浮现出那个飞速旋转的身影,还有轻轻的呼唤“大郎。”

“一个女人。”刘禹的思绪飞舞着。

“她......出事了?是在非洲?”胖子放低了声音。

“我救不了她。”刘禹闭上眼向后靠去,右手紧紧地握成了拳。非洲?差不多吧,那是另一个世界。

“哥们,不管你想做什么,现在你得先养好身体。”胖子叹了口气。

“哪儿能买到核弹?”做什么,刘禹的对手是蒙古铁骑,还是其中最精锐的那一部分,他只有一个人,能做什么?

“乌克兰......”胖子顺嘴答到,接着就是一哆嗦,这得多大的仇恨!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能在病房内抽烟!”推门进来的护士MM皱眉看着屋内,大声呵斥。

“对不起,护士小姐,我们错了。”胖子赶紧站起身道歉。

“不知道抽烟对身体不好吗?”护士走过去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清晨的阳光透进来,刺得刘禹眯了下眼睛。

“我想出院,帮我办下手续。”刘禹转向胖子。

“出院?你开玩笑吧,昨天才进来,能不能出院得医生说了算,再说你昨天那样,怎么可能这么快好。”护士MM的语气很快。

“禹子,我也觉得你应该再观察一下。”胖子劝他。

“我没事了,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刘禹的心里像藏了一团火,烧得他无法平静。

没能拗过固执的刘禹,胖子还是去办了出院手续,在医生的要求下,爽快地签了保证书。

急于回到家的刘禹没有答应胖子的陪伴,坚决把他赶回了家。

其实刘禹只是想找个能发泄的地方,那种无法对人言明的痛苦让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在地下室里,刘禹用拳头一拳一拳地砸向墙壁,看着血印慢慢浸透,手变得麻木,直到精疲力尽。

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他痛悔着自己的无能和软弱,一直以来为平静的表面所迷惑,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一个什么样的年代。

“为什么?”刘禹仔细回忆着,本来他以为只是那百户的个人报复,可是想着事情的经过。他们根本没想过要杀死自己,他们要抓自己去哪里?为什么要抓自己?

地下室里一箱箱堆砌到天花板的黄金,这是他全部的资本,这是很多人一生都无法企及的巨额财产,下半辈子的衣食无忧本来是他的梦想。

可是想到四个无辜惨死的人,刘禹的怒火猛得升腾,复仇的念头像毒蛇一样吞噬着心扉,再也无法自抑。

“晚霞,妞儿。”刘禹站起身,紧握双拳走向楼上的卧室,一滴血珠滚落在灰尘里。

SD论坛是一个国内很著名的军事论坛,这里集中了很多充满奇思妙想的人。

包括一天到晚做着穿越梦的家伙,这伙人最喜欢做的事就是整天讨论穿越到某个时代的行动和计划。

《穿越到1275年要怎么做才能打下大都城?》刘禹用马甲发了个贴子,自己去查阅这一年代的所有资料。

“做梦。”这是沙发的回复。

“1275年,太晚了,除非有很大的金手指,带支军队一起穿之类的,否则绝不可能。”地板还是很理智的。

“限定太死了,一个人,开辆坦克也杀不死几个人。”有地方学习开坦克吗?

看来自己太心急了,刘禹等不了十年,可是短时间根本办不到。

跟贴的人越来越多,讨论也越来越激烈,逐渐分成两派。

暴力党主张在现代采购足够多的武器装备,用最短的时候训练出一支现代化军队。

稳健派则嗤之以鼻,没有工业作基础,后勤保障都无法做到,子弹打完了当烧火棍抡吗?

刘禹拿笔的手血糊一片,但他似乎感觉不到痛,飞快地在笔记本上记下认为有用的东西。

“伤脑筋啊。”不知过了多久,刘禹扔下手里的东西,抚着额头站着身,窗外,雷声隆隆,一场大雨蓄势待发。

令人绝望的年代,蒙古大军的推进如催枯拉朽一般势不可挡,史书上充斥着诸如‘某某畏遁’‘某某以城降’之类的句子。

没有一个地方能坚持超过四个月,半个南中国几乎是传檄而定,最后的小朝廷被赶下了海。

最关键的是没有人才,所谓的“宋末三杰”也不过是忠勇有余,能力平平之辈。

反观对手,忽必烈就不说了,一时雄杰,手下也是能人辈出,就连那宋人降将,反过来攻击旧主也是凶狠异常。

宅男刘禹仰天长叹,自己这种吊丝,除非突然获得太祖那种超能力,短时期内,实在看不出有成功的可能。

可就算是太祖,从图书馆管理员成长为一代天骄也用了好几十年。

“穿越大神啊!赐予我力量吧。”刘禹对着暴雨怒吼,回答他的是一道跃目的闪电。

春节已经临近,坐在回家的动车上,刘禹的脑海里仍然在回想着各种方案。

芜湖,鲁港,再过一个月,避开两淮防线‘浮汉入江’的蒙古军就将和宋军主力展开关键一战。

听着列车员甜美的报站声,刘禹看向窗外,阡陌纵横,高架横江,已经没有一点古战场的影子。

晋陵在望,刘禹背起简单的挎包,随下车人流缓缓走出车站。

整个春节,刘禹都宅在家中陪伴父母,慢慢地,睡眠也恢复了正常,噩梦不时也会有,但已经不像前段时间的那么频繁。

虽然极力掩饰,细心的父母还是觉察出异样,儿子连电话都没往外打一个。

“不是和女朋友闹别扭了吧?”刘母一边嘀咕,一边撺掇刘父去打听。

吃完晚饭,刘父叫上刘禹去散步消食。

晋陵,前临长江,后依太湖,两人走在沿湖路上,远处湖光山色,美不胜收。

“来,陪我坐坐。”走了一会,刘父找了路边一排石椅坐下。

刘禹坐在一旁,看着天边落日映照在湖面上,金光闪闪,不由心中就是一叹。

“和晚霞吵架了?”刘父拿出一根烟递给他。

刘禹接过来一看,是自己买回家的苏烟金沙,100块一包,他知道父母有钱也舍不得买。

拿出打火机给父亲点上,看着火苗想了想,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父亲的话。

“年青人,吵吵闹闹地很正常。”刘父见他不想说,也没勉强。

“爸,你年青的时候遇到过什么坎吗?”刘禹看着父亲脸上的皱纹问了句。

“要说坎啊,当初和你~妈结婚的时候,你外公家死活不同意算是最大的一个坎了吧。”刘父笑笑说。

“那后来怎么成的呢?”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呗。那时候的人都很单纯,就想着两人能在一起,最关键的是你妈~的心很坚定。”

“那你这辈子有没有碰上生死攸关的时候?”刘禹吐出一口烟雾,心里很乱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倾吐。

“17-8岁大的时候,正赶上知识青年上山下乡。那时候也没有学上,凭着一腔热血,坐上卡车就走了。”刘父奇怪地看了刘禹一眼。

“我们去的是贵州山区,虽然没有北大荒那么远,却也是穷乡僻壤,每天干得都是重体力活,开山,修路,炸石,挑土。”

刘父讲的故事很长,里面有友情,爱情,还有恩情。所谓友情自然是指‘一起下过乡’,爱情应该是父亲的初恋,当然最后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开花结果。

恩情则是一个舍己救人的故事,刘父所在的连在一次放炮开山任务中,年轻的连指导员为了掩护他们几个,用身体挡住了哑炮爆炸所飞溅起的石块,自己却壮烈牺牲。

“张指导员才28岁,婚都没结,就这么去了,家中还有一个没成年的小妹。”说到这里,刘父眼中已经泛起了泪花。

看着沉默下来的父亲,刘禹知道他想起了回城时的艰难,可能其中还有那段埋没了的恋情。

“其实吧,我们这一代相比你们来说,是不幸的,因为国家的动荡。但也是幸运的,因为那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年代。每个人都充满理想,而这些是现代这个社会最缺失的东西。”

突然,刘父的声音变得高冗而激昂。

“如果有一天我要做的事是为了让自己不后悔,我应该去做吗?”刘禹问出了想问的话。

“相信你不会做犯法的事,既然这样,那当然要去做。只不过,要注意安全。”刘父拍了拍他的肩膀,没问他想做什么。

谨小慎微了20多年,刘禹决定要冲动一把,就算不成功,至少自己曾经努力过。他看着远处的湖光,目光异常坚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