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混在1275 > (第一部)崖山血色 (卷一)大都惊魂
第十二章 大都血夜(上)
作者:哥是出来打酱油的  |  字数:3842  |  更新时间:2014-09-24 19:24:11 全文阅读

阴了许久,大都的雪还是下了下来,雪花被大风裹着四处飞舞。

“好大雪。”刘禹打开门走到廊下,望着天空。

“晚来天已雪,能饮一杯无?”丁应文笑着递给他一杯酒。

酒已温热,刘禹放到唇边,浓郁的酒香被蒸发出来,入口绵软。这是丁应文携来的口外黄酒,黍米所酿,度数不高,是这时节的上好佳饮。

“好酒。”杯子甚小,刘禹一口而尽,一股暖流直透心底。

“郎君慢些,此酒后劲颇大。”晚霞接过空杯,给他戴上一件连帽披风。

刘禹看着她明亮的眼睛,笑着揽了过来,抬手帮她拂去发丝上的一片雪花。

“今日这酒甚是醉人,某有些不胜酒力,歇息去了。”某人还是很知情识趣的。

嘤咛一声,两个人已经拥在了一起,唇齿相交,融化在这大雪之中。

内室,温暖如春,上好的青瑞炭在燃烧下噼啪作响,空气中仍然散发出一丝云雨之后的淫靡之气。

“大郎!”刘禹是家中独子,有时候,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晚霞喜欢这样叫他。

“嗯。”酒的后劲还未消去,他的头有些晕。

“妾此生足矣,只有一憾,......”晚霞悠悠地说,从锦被中探出手臂抱住刘禹。

“别说了,无妨的。”刘禹知道她想说什么,无子,是任何时期的女人都无法正视的痛苦吧。

听丁应文提起过,青楼女子,为了避孕,会喝下一些可能永久伤害身体的汤药。

刘禹暗暗叹了口气,揽住她的头,俯身吻了下去。

丁应文这次过来,和刘禹交割了过去所积欠的货款,装着黄金的大箱子堆满了整整一间的厢房。

这次回去,除了搬运这些黄金,刘禹还准备把晚霞介绍给父母。

为此他带来了一部数码相机,准备拍些照片和影像给父母看,至于人是带不回去的,刘禹的借口是姑娘现在在国外。

虽然不知道那物为何能摄人身影,晚霞出于对自家郎君的信任,还是很快的适应了。

看着画里略显紧张的姑娘,跪伏于地对着镜头行着面见公婆的大礼,刘禹希望这样做能让她心安。

刘禹的家乡晋陵是南方省的一个二线城市,自古就有“中吴要辅,八邑名都”之称。

他父母家住在一幢六十年代建造的住宿楼内,红砖裸露,傻大黑粗,倒是极为结实。

不到四十平的房子在现代来说小得有些过份,刘禹站在自己原先的房间里,看着墙壁上贴着小时候的奖状,各种摆设基本上还是他高中毕业时的那样。

“小禹,对于这个姑娘,你是怎么打算的?”刘母看过了笔记本中的照片,放下老花镜。

“感情好着呢,您放心,一定尽快谈婚论嫁。”刘禹和父母打着马虎眼。

“看着挺漂亮的,就是不知道性情怎样。”刘父关心的重点是,儿子感情是否和睦。

“我看也是,比小玲还要漂亮些。”刘母口不择言,刘父嗔怪地看了她一眼。

刘禹无所谓地笑笑,父母都有些攀比心理,希望自己的儿子找得更好。

他心里在想着另一件事,年底了,不好招人,公司开张的时间得推迟了。地下室堆满了黄金,超过了五吨。没人守着,不放心呐。

算了,等过完年再考虑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刘禹摇摇头,甩开这些思绪,继续和父母聊天。

大都城宫廷之内,大明殿正殿上,小儿臂粗的牛油蜡烛布满两旁,明亮的烛焰把殿内照得白昼一般。

“陛下请看。”说话之人指向当中的一张案台,此人名叫郭守敬,时任都水监。

忽必烈推开身前卫士的阻挡,走近台前。台面上的堆积的粉末已经被燃烧殆尽,火焰冲起丈余,十分骇人。

“果然要比金人所制火药更好,可惜南人不识,只作取火之用。”忽必烈点点头,他的汉活说得已经相当流利了。

“陛下所言甚是,若能得到方子,用于震天雷中,攻城拔寨则无往不利。”郭守敬学识颇丰,一眼看出其用途。

“正像郭监正说的,这种震天雷用西域炮发射,我想,没有城墙能抵挡得住。”说话的色目人亦思马因在襄阳一战中曾立下战功。

他所使用的西域炮,又名“回回炮”,是一种巨大的投石机,可以将重达百斤的石弹投出250步远。

“命人去寻丁家,料他等不敢藏私。”忽必烈转头吩咐。

“奴婢这就去办。”一名内侍恭身答道。

接到旨意,丁伯父马上去找丁应文。

“什么?”丁应文大吃一惊。

他吃惊的不是大汗索要配方,而是这前来传旨的内侍并非一直交好的王都监。

“王都监亦不知当时详情。”丁伯父顿了一顿。

“那内侍神情甚是傲慢,事毕略坐一坐都不肯,一千贯文的交钞虽说接了,却面露不宵。

此事恐有蹊跷,老夫提到王都知,那人也不以为然。”一千贯换不来一个笑脸,与王都知显然并不交好。

这样一个人若是有心为难,丁家有何关系可以动用?丁应文在脑海中细细搜索。

“莫慌,那刘家小子何时能回来?”丁伯父见他神情便知道他心中所想。

“约莫还有几日,这等事如何开口?况他家货物亦是贩自海上,哪来的方子?”丁应文边说边摇头。

“海上?托词罢了,老夫在那边亦有些路子,找人仔细打探过了,广泉明各大港市舶司,从未听过什么刘家,更没见过那等货。”

来历不明不是什么大事,但若是惹上麻烦,则会给有心攻讦之人极好的借口。丁家从商多年,并不是没有仇家。

“待刘公子回来,侄儿去和他谈。”丁应文有些头疼,刘禹虽然随和,却不是好糊弄之人。

丁伯父看着他没有说话,有些事他没有告诉丁应文,随王都知传来的还有一张手信,上面只写了六个字“事不谐,宜放手。”

宫城外一所宅院内,一个身影匆匆而入。

正厅之上,三人围坐着,当中一人也是内侍打扮,左边一个大腹便便的色目商人,正是‘狗大户’迭刺忽失,右边一条虬须大汉却是那怯薛百户。

“回禀总管,旨已传到。”来人恭敬做礼,一面将一张交钞呈上。

“一千贯,好大手笔,这丁家果然有钱。也罢,既是赏你的,你便收下吧,他们如何回说?”当中被称总管之人瞥了一眼那张交钞,淡淡说道。

“那丁家主事之人推说货主仍未回来,请求宽限些时日。”传旨内侍称谢,将那交钞放入袖笼。

“嗯,回宫交旨吧,见了大汗,知道怎么说吧?”大元建立才不过几年,大都之人仍旧以大汗称呼。

待来人颌首离去,总管回头看向另外二人。

“此事还要着落在丁家身上,现在我们要做的事就是等,切不可打草惊蛇。”

“既然这样,我先回营了,行事之时再说吧。”百户拿起桌上的毡帽戴上,起身出门。

“乃木贴儿这厮太暴戾,别到时把人弄死了,那可是很大一笔财富。”色目商人迭刺忽失摇摇头说道。

“放心吧,这里面他也有份,只是这丁家太过圆滑,门路又广,不那么容易入毂。”总管的语气有些惋惜。

“我的总管,你太心急了,等翦除了那王都知,丁家还不是随你我搓圆搓扁?”迭刺忽失与总管相视一眼,哈哈大笑。

对这些事茫然不知的刘禹此刻正在帝都,繁华的王府井商业区,因为临近春节的缘故,人流挤得走都走不动。

刘禹想给晚霞带些东西,两件睡衣一人一件,内衣什么的买了一大堆,想着天已下雪,还选了一件翻毛领水貂皮大衣。想着晚霞穿上这些的样子,刘禹的嘴角不觉浮上一丝笑意。

背了一大包东西,紧赶慢赶,好歹在大都城门关闭之前进了城。回到自家小院,刘禹将东西扔在地上,抱起自家女人就进了内室。

“好像又丰腴了些。”一番温存之后,刘禹摸着晚霞光滑的后背说道。

“可不是,这些日子尽吃喝了,人都懒了不少,看看,腰间都有些赘肉了。”晚霞娇声抱怨。

“这样便不错,瘦得见骨了反而不美。”刘禹拍拍女人的脸,有些婴儿肥,控制一下也好。

“奴不管,大郎不得嫌弃奴家。”晚霞只是不依,在他怀里扭来扭去。惹得刘禹一阵心热,一个翻身又将她压在身下。

如此这般一通折腾,晚霞终是告了饶,不过刘禹还是看到她眼里闪过一阵狡黠的笑意。有些气恼,究竟没吃晚饭,体力实在跟不上,只能作罢。

“大郎!”晚霞满足地望着刘禹,明亮的眼睛里全是秋波。

“嗯。”刘禹有些睡意上头。

“若是此刻便死了,奴才不枉这一生。”晚霞将脸靠住刘禹的胳膊,轻轻地磨着。

“又来了。”这姑奶奶什么都好,就是动不动喜欢来一阵感叹,还特别地狠,不是死就是死。刘禹在心里长叹,哥就这么没安全感?

“如何又提死字,你家中便再无亲人可念了么?”刘禹直起身靠在床背上,将头枕在右手上。

“奴自幼便被人掳走,哪里去寻亲人?”晚霞一边说话,一边披起睡衣下床。她知道刘禹的习惯,帮他拿来一根烟和火柴。

“下面冷,进来说话。”刘禹赞许地点点头,就着晚霞手里点着的火柴吸了口烟。

“掳走之时可记得事?”这之前刘禹没想过要打听晚霞的过去,今天提起了,见她并不伤感,想是过去已久了,便当个话题聊起。

“如何不记得,那时奴都六岁了,家里尚有一长兄和一幼妹,家兄大奴十二岁,妹妹方才三岁。”晚霞上床钻入被窝靠在刘禹身上,望着燎绕的轻烟开始回忆。

“家兄名唤‘柱儿’,奴那小妹唤作‘雉儿’,当年家母病逝,小妹又病重,阿兄带了小妹去瞧大夫。奴孤身一人在家。过了许久不见阿兄回来,奴好生害怕,便独自去寻。走至偏僻处,被歹人所掳,待醒来时已在一艘大船上了,奴与朝露姐姐便是那阵认识的。”

“你原来唤作什么?”刘禹知道,‘柱儿’‘雉儿’都是父母起的小名,穷人家大名都要到成年也就是男子冠礼,女子及笄之时方会取。

大部分贫寒人家,一辈子可能就是姓氏后加个排行就称呼一生了,比如‘张三’‘李四’之类。

“‘盼儿’”晚霞的声音轻轻地,刘禹将烟叼在嘴上,腾出手往她脸上一抹,果然全是泪迹。

“‘盼儿’,好名字,你还记得家乡在何处么?’”刘禹放下枕着头的手,揽住晚霞。

“奴家幼时那村子唤作‘上营村’,属襄阳府治下,交战多年,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了。”襄阳,宋蒙前线最重要的据点,双方在此处拉锯多年,直到前年,才被蒙人攻陷。

“我那老泰山可是从军征战而去的?”战争时期,受苦最多的还是普通百姓,特别是兵灾之地。

“嗯,家父当年战死在鄂州。”鄂州之战时,现在的大汗忽必烈还只是王子,若不是大汗蒙哥战死在钓鱼城,大宋可能那时就已经灭亡了。

“放心,徜有机会,我定会带你回去寻亲,只要人还活着,断无找不到之理。”刘禹知道其实希望不大,只是安慰她罢了。

“奴省得,多谢大郎。”晚霞轻轻答到,显然也并无信心。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