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混在1275 > (第一部)崖山血色 (卷一)大都惊魂
第七章 晚霞
作者:哥是出来打酱油的  |  字数:3009  |  更新时间:2014-09-24 18:24:41 全文阅读

位于城东的德庆楼是大都有名的销金之处,也就是“青楼”。它集休闲,娱乐,饮食,消遣,住宿于一体,楼高三层。

入夜之后,灯火通明,人声鼎沸,车马往来不歇,莺燕笑语不绝。

走下马车的刘禹所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丁应文用一付“是个男人都懂的”欠扁表情当先朝大门走去。

“哎哟,我说这不是丁大官人吗,您这可是稀客。”一个花枝招展的妇人扭着腰迎出来。

“这是刘公子,真正的贵客,休得怠慢了去。”丁应文朝着后面呶了下嘴。

“大官人说得,刘公子一看便贵不可言,岂敢,楼上请,朝露姐儿可盼得狠了,今儿不如就去她房中如何?”妇人眼光上下打量着刘禹。

“天色已晚,一会宵禁了,却待如何?”刘禹很烦那妇人的做派,拉着丁应文紧走了两步。

“自然是要宵禁了,关我等何事,难不成还要回去?”丁应文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一笑。

“老弟且放宽心,一会丁某为你挑选的,个中滋味,一尝便知,保管不会失望。”

听着丁应文絮叨的解释,刘禹一阵苦笑,他没想到会来这里,所以......没带套。

那位朝露姑娘的香闺不知道点了什么香,十分好闻。本人姿色倒是不俗,只是脂粉重了些,刘禹在心里暗暗评价。

桌上已经放了四色点心,刘禹夹起一块放进嘴里,酥香软糯,像是栗子糕。边上的丁应文随意地和朝露调笑着。就见房门突地打开,挟着一阵香风扑面而来。

“公子恕罪,晚霞来迟了,自罚一杯。”这姑娘自顾自地倒了一杯掩着嘴喝了下去。

刘禹看了她一眼,云鬓高悬,眉目如画,一身鹅黄薄纱半臂,一条紫色锦缎披帛,胸前大红色抹胸突起。好一幅仕女图。

“晚霞?恩,好名字,且坐前来。”刘禹也不矫情。拉着她在旁边坐下,仔细打量。这么近距离地看古装美女,真不错。

酒菜流水价地送上来,摆了满满一桌。几个乐师拿着各色乐器进来在边上坐下,调弦弄音,这是乐队现场伴奏?就见朝露走到中间,福了一福。

就在刘禹以为她要唱个“拾八摸”之类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听不懂。

“开元盛日,天上栽花,月殿桂影重重。十里芬芳,一枝金粟玲珑。管弦凝碧池上,记当时、风月愁侬。翠华远,但江南草木,烟锁深宫。

只为天姿冷淡,被西风酝酿,彻骨香浓。枉学丹蕉,叶展偷染妖红。道人取次装束,是自家、香底家风。又怕是,为凄凉、长在醉中。

辛稼轩的‘声声慢’。”

晚霞在他耳边轻呤道。刘禹有些尴尬,要不要盗一首后世的诗词来找回自信呢?

一曲既罢,丁应文大声叫好,害得刘禹也只好跟着拍手。

“姐儿会什么?”刘禹凑到晚霞耳边问她。

“奴家会什么,一会公子自然知道。”晚霞嗔了他一眼,媚态横生。

刘禹心头一热,就看晚霞也走到场中,双手一拍,乐师们收拾东西退了出去。许多人鱼贯而入,男男女女都有,男的手里似乎是小鼓,女的脸蒙面纱,腰下露脐。

“波斯胡姬!”宅男刘禹也是如雷贯耳。丁应文横了他一眼,似乎说他少见多怪。

不一会,咚咚的鼓声响起,晚霞当先与四个胡姬站成棱形开始踩拍子。

随着鼓点不断地加快,晚霞甩开披帛开始原地旋转,四个胡姬也开始转,脚上叮咚作响,原来缠了银铃。

“龟兹胡旋,只以羯鼓作乐,余者不用,舞者有天魔之姿,又称天魔舞。”丁应文看刘禹的表情,给他解释。

鼓声越来越快,五人也越转越快,刘禹也为这种节拍鲜明奔腾欢快的舞蹈吸引,打着拍子大声叫好。

过了不知多久,鼓声骤停,五个人摆出极齐整的造型。两个观众拍得手都红了。

“公子可知晚霞会什么了吧?”晚霞接过刘禹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把头上的汗,笑着说道。

“不错,果有天魔之姿。”刘禹暴汗,原来自己想歪了。

酒酣情热,各自歇息,自有一番风流婉转之事不提。

第二天醒来,刘禹看着边上还在熟睡的晚霞,面态娇憨,想起昨夜的荒唐事,二次还是三次?

刘禹摸起烟点上一支,舒服地吸了一口。该去处理狗大户的订单了,为了今后的幸福生活,还得辛苦奔波啊。

回到现代的刘禹首先做的是跑到医院验了个血,看到结果显示没事才舒了一口气。

两个时空的气候变化让刘禹很不习惯,异时空秋意已浓,可着长袍大衣了,这边还是艳阳高照如同夏天,全球变暖看来不像是谣传。

网上下完订单余下的事情就只有等待。看看快到下班的点了,刘禹开着他的东风去接胖子和他女友。算起来也差不多有一周没见了。

刘禹问他们去哪吃,陈述嚷嚷着要吃大户,于是刘禹很豪爽地拉着他们去了家有名的大饭店。

门童看着东风微面露出鄙夷之色,刘禹也不以为意。三人找了桌坐下,胖子看了一眼菜单上的价格嘴直咧咧。

刘禹一把抢过甩给陈述,然后扔给他一根烟,“让陈述点,你只管吃。”

“哥哥,你也算是有钱人,还抽这个丢不丢人?”胖子一看6块一包的中南海。

“习惯了,懒得换。”刘禹吸了一口,靠在沙发上,看着落地玻璃窗外行色匆匆的人流。

“你上次说的那事我问过了,工商所有一哥们,看你做什么,办个皮包公司也就一星期。主要验资这块慢点,要四五天。”胖子做事还是挺上心。

“进出口这块你问陈述,我听她说了一遍,很复杂。”胖子指指他女友。

陈述点了一堆菜,基本上是什么贵点什么。刘禹很欣赏她这性格,不做作。

“费用不会很高,但是流程不是一点点的麻烦,一共七个步骤。”陈述喝了口水。

“首先是去外经贸厅办理对外贸易经营者备案登记手续,取得进出口资质。需要:营业执照复印件、组织机构代码证复印件、国地税正副本复印件、

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复印件、银行开户核准通知书复印件、财务人员身份证复印件、企业章程复印件等。”

“其次到工商局增加经营范围‘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代~理进出口’。除上述文件外,还有股东关于更改营业范围的决议书,法人签字的承诺书。”

“第三到海关注~册登记,进入海关系统,取得海关进出口代码,以备进出口报关时调用。刻“报关专用章”一枚。这个有专门要求的,办理的时候你可以顺便问一下,他们应该会告诉你的。”

“第四步到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备案,取得检疫备案代码。办理后会给你自理报检备案登记表的。”

“第五电子口岸备案办理IC卡审批,将海关、检疫、外管局和国税等几个部门的数据联网,进口付汇及出口申请核销单、收汇和退税时所用。

这个系统很关键,而且用起来也要比较专业的,到时候叫你的财务去培训一下。”

“第六到外汇管理局取得外汇帐户开立许可,并出口备案。最后一步,到国税办理出口退税登记手续。”

“这么麻烦?可以找人代~办吗。”刘禹听得很认真,但他没这个时间。

“你先把公司手续跑了,别的我来吧,就是时间可能久点。”陈述吃了大户,只好很自觉地主动帮忙。

刘禹听完一眼看向胖子,看得胖子毛骨悚然。

“哎,算了,你想个名字,把资料准备好,我来跑。”胖子很无奈。

“好兄弟,今儿尽管吃,随便吃,饭后的娱乐节目也算我的。”刘禹达到了目地,异常豪爽。

一阵提示音响起,陈述看了一眼手机,神色变得有些怪异。

“怎么了,我看看。”胖子凑过去一看,神色也变得不太自然。

“什么表情,陈述你出轨了?”刘禹开玩笑地说道。

“自己看吧。”陈述把手机递给他。

“古古怪怪的!”刘禹接过手机一看,呆住了,居然是林玲发来的,她人已经上了飞机,目的地是加拿大。

“走了啊,看来找着下家了。什么来路,老外么?”刘禹笑着说。很奇怪,心情没有多少激动,看来自己并没有想像中的爱她。

“加拿大籍华人,38岁,离异,有个女儿跟了前妻,你们分手之后才发生的事。”陈述解释道。

“喔,可惜了,不知道长得有没有我帅。”刘禹自嘲地笑一笑,把手机还给她。有些东西,错过了,就再也没有了。

陈述看了他一眼,没理他。吃完到走人,一直无事,没有发生什么二代装逼踩人之类的狗血情节。

出门刘禹去取车,回来看到胖子站那儿看表,刘禹招呼二人上车,看着胖子手上的表突然产生了一个想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