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奇幻玄幻 > 大明佛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五章 各方事
作者:凤凰山下汉丰湖  |  字数:5190  |  更新时间:2020-09-20 23:39:49 全文阅读

毕澜澜等人,随着那老嬷嬷,侧门而入大周皇宫,七拐八拐,左避右闪,来到一处偏殿。

“皇宫禁地,尔等不可出去胡乱走动。”那老嬷嬷嘱咐道,“稍后,自会有人送来一应供奉。”

她离去之后,果然没多久,便有两名侍女随着两名侍卫,送来了一些灵果灵茶。

众人一边享用着,一边观察起来。殿内,自然富丽堂皇,皇家气象,明里暗里有许多禁制,外面的动静传不进来,里面的动静也传不出去。

“这不会有什么阴谋诡计吧?”赵秋鹤忽然暗中传讯给其他人。

“能有什么阴谋诡计?难道这皇宫成了人肉客栈不成?”毕澜澜,淡淡地说道。

“大周皇室不是上了天?怎么还有公主留下?”

“公主想必不是嫡系,不受待见。”

“大周名存实亡,六宗群起进犯,到底会如何?”

“那虎嗅公主,喜欢听什么经文?”

“这等人家身份,我等诵经念咒,应景而已。”

“无非是涅槃经、大悲咒、往生咒之类的。”

“此事,未尝不是一个机缘,我等还是小心尽力为好。”

众人这般议论一番后,便没了言语,耐着性子,等着那老嬷嬷的通知。

只是这么一连数日过去,却不见那老嬷嬷前来。那两名侍女也不苟言笑,每次送了东西便目不斜视地无声退去。

众人只得这般既来之则安之地暂住了下来。

这一晃,便是小半月过去。殿外的灵花,也不知香了几茬。若是在人世间,便是寒暑轮回了。

这一日,那两名侍女终于传来老嬷嬷的消息,要毕澜澜等人准备着,黄昏时分开始诵经,而且指定了须得是《地藏菩萨本愿经》。

“不知嬷嬷还有何要求?”毕澜澜沉思片刻,恭声问道。

其中一名侍女,小圆脸樱桃嘴,见众人一向安分,恭敬有礼,想了想,便提点道,“别的倒没什么,只不过诸位只在殿内诵经即可。”这恐怕也是看毕澜澜等人一副俗家装扮的缘故。

毕澜澜,随即取出两颗晶莹剔透香气四溢的灵丹,“此丹乃佛门秘制曼陀罗丹,静心养颜,驱虫祛毒。这些日子,承蒙两位女施主照顾。,些许薄礼,不成敬意。”

这两名侍女,修为不高,一直都是仗着宫中身份绷着的,此刻终于笑了笑,各自接过毕澜澜信口胡诌的所谓曼陀罗丹。

随后,另外一名侍女,瓜子脸丹凤眼,微微拢了拢衣袖,沉吟着说道,“今日乃虎嗅公主母妃胡贵妃的忌日,虎嗅公主极具孝心,若是不出意外,黄昏之后,便会到外面的花园祭拜一番。上一次,有慈恩寺高僧入宫来,以梵音诵《地藏菩萨本愿经》,据说一夜之间,百花齐放,胡贵妃死而复生。”

梵音诵经?毕澜澜等人,待这两名侍女离去之后,对视一眼,纷纷摇头。悟虚,还是释海,都不会梵语,

至于所谓的“百花齐放,胡贵妃死而复生”,毕澜澜等人也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百花齐放,倒是没问题;但死而复生,恐怕是幻术或者骗术了。悟虚曾告诉毕澜澜等人,人死之后,肉身消解,神识消散,若当时得以往生,亦不在这一界了,或者修鬼道,但也谈不上死而复生,也无须佛门修士诵经召回。

“这两侍女,修为低微,所言所述,恐怕当不得真。”江如春,忽然说道,“老是这样待在这皇宫中,也不是个办法。”

“大周皇室,多半离去。但俗话说得好,烂船还有三千钉。若能暂且留下来,也不失为一个办法。”赵秋鹤,缓缓说道,“但皇宫之中,究竟是何情形,亦未可知。”

毕澜澜想了想,“依我之见,莫若我等法界相融,以声闻法门诵持经文,尽力施为。至不济,也问心无愧,对得起人家这些日子的招待。”

这番话,得到众人共识。

待黄昏时分,众人各自祭出法界,融合成一体,以声闻法门,一起诵持起《地藏菩萨本愿经》。

于是,抑扬顿挫的诵经声,便在殿内响起,然后在众人刻意之下,传到外面,在花园中盘旋回荡。

花园深处,一名素衣年轻女子,闭目合掌,朱唇微动,正在焚香祭拜,忽然闻得诵经声,不由微微睁开眼, “何来如此诵经声?”

旁边一直默然而立的老妇人,面色不喜地朝着毕澜澜等人所在的偏殿望了一下,轻声说道,“今日乃贵妃娘娘忌日,老身斗胆请了几位佛门修士来。这几人虽然俗家装扮,但看着却是一身精纯的佛息,却想不到连经也诵不好,叽里呱啦的,倒像是那些酸儒们背书一般。”

这名年轻女子,听这老妇人这么一说,倒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说了四个字,“心诚即可”。随后,又闭上双眼,继续祭拜起来。

夜色渐浓,毕澜澜等人的诵经声,渐渐显得洪亮起来。那老妇人,也微微皱起了白眉。她方才已经暗中通知侍女,前去传讯,让毕澜澜等改诵大悲咒,可谁知侍女们进去后,却不见了毕澜澜等的人影,小心出声呼喊,也没有任何回应。

此时此刻,毕澜澜等人,身处法界,专心诵经。那两名侍女如何能联系上?

其实不管以何种语言诵经,像这种情况下,以施主为主的诵经,一般而言,关键在于唱诵。不是纯粹的诵,要带着唱,语速要快一些,甚至可以允许字音不清,不在于抑扬顿挫,咬文嚼字,而在于唱诵出一种气氛或者意境。否则,便有些喧宾夺主,显得是诵经之人在宣讲说教,给别人上大课一般。毕澜澜等人,却是没有为施主诵经作法的经验。

如此下去,岂能讨喜?

又过了一会儿,那年轻的虎嗅公主,再次睁开双眼,结束了祭拜,起身对着老妇人,轻声说道,“还请沈嬷嬷按照惯例给他们些供奉吧。”

老妇人,点点头,答道,“公主仁慈。明早,老身便让他们出宫。”

虎嗅公主不置可否,转身离去。谁料,她未走几步,便突然停了下来。

诵经声中,深重夜色中,竟然浮现出一幅幅模糊的画面。刀山火海,地狱景象。。。。。。

虎嗅公主,甚至隐约看见了许多似乎甚是熟悉的身影,在地狱中,经受酷刑,哀号不止!

“何方妖僧,胆敢来皇宫捣乱!”她当即转身,朝着毕澜澜等人所在的偏殿飞去。身轻如燕,势若猛虎。

毕澜澜等人分依旧在虚空法界,以声闻法门,专心诵持《地藏菩萨本愿经》。此经,毕澜澜等人极少诵持,此番也算是机缘。

那虎嗅公主飞至偏殿,不见众人踪影,冷笑一声,双手一翻,祭出一方金灿灿的宝印。此印,乃皇室子弟成年后,敕封之印,不但是身份的象征,更有诸多妙用。

此印一出,这偏殿的禁制便运转起来,从顶上垂下道道金光,金光之中更有许多玄妙符箓显现。

“金光锁灵,尔等纵然隐匿,也是无所遁形。”随后急急跟过来的老妇人,厉声说道。

一尊地藏菩萨法相浮现空中,近在眼前,远在天边。那锁灵金光,也定不了,锁不住。

毕澜澜等人的身影,在此法相周围显现出来,然后如梦方醒地看着虎嗅公主和老妇人。

“公主殿下,沈尚仪,这是为何?我等谨遵吩咐,一心诵经,不知有何冒犯之处?”毕澜澜,神识发音,缓声问道。

还装无辜?那老妇人沈尚仪,正要再喝问,却被虎嗅公主抬手拦了下来。

“诸位大师,方才不见踪影,本宫还以为有歹人暗中偷袭。”虎嗅公主,一边收了金印,一边笑吟吟地说道。

毕澜澜等人相视一眼。方才若不是一番机缘,一心诵持,于法界修出了一尊地藏菩萨法相,恐怕便被这金光破虚空而锁住,

“堂堂皇宫,岂有歹人敢来自投罗网?”毕澜澜笑言着,与江如春、赵秋鹤等出了法界,落在地上,合掌行礼。

虎嗅公主合掌还礼,,露出两颗虎牙来,“诸位大师,佛法精深,本宫仰慕不已。不知诸位大师,可否赏光,移步本宫的琥梦园一叙。”

毕澜澜等,目不斜视,却个个心中暗喜。这大周皇宫似乎可以长久待下去了。而且,瞧方才金印一出的阵势,这虎嗅公主恐怕在宫中地位势力也不差。

琥梦园,虎嗅公主的私属别院。院中,猛虎如猫,养了十余头。寻常侍女侍卫都不敢靠近此处。尤其是夜晚,这些猛虎,带着妖兽的气息,四处潜行游走,却偏偏那一双双虎眼睛睛明晃晃的,似乎随时便从黑暗中的某个角落。跳出来,扑过来。

只不过今夜,这些猛虎,都温顺如猫,有几头还站了起来,直立行走,颇有礼仪地将一盘盘美酒佳肴,送到虎嗅公主和毕澜澜等人的面前。

见此情形,毕澜澜心中一动,便在举杯之际,款款谈道,“先前我等在雍州的时候,便听悟虚师兄时常说起伏虎将军鲁智深。言道,他与鲁将军,不但甚是要好,更皆与虎族颇有渊源。”

虎嗅公主,大吃一惊,举起的酒杯停在半空中,急忙惊问,“原来诸位大师是雍州悟虚大师的同门师弟?”

毕澜澜等人,矜持地点点头。

那虎嗅公主,忽然仰首喝下手中酒,然后将酒杯朝着长几上重重地一放!

这几乎便是摔杯为号了!

刹那间,方才还低眉顺目端盘子的虎妖,忽然三三两两地朝着毕澜澜等人围扑了上来。更有那老妇人,忽然发出一声低沉虎啸,如刀剑冲进毕澜澜等人识海,直令众人只觉神识欲裂,无法第一时间祭出法界来。

如此,近战不行的毕澜澜等人,毫无悬念被这些虎妖扑倒在地。

“虎嗅公主,这是为何?!”毕澜澜,扭过头,避开一张血盆大口,高声质问。

“为何?!”虎嗅公主冷笑一声,“我虎族一脉,有多少精英,全都葬送在你们那忘恩负义的师兄悟虚手中!”

说到此处,虎嗅公主一挥手,“都绑了!”

一干虎妖齐声应下,一根根虎筋绳将毕澜澜等人捆绑得犹如粽子一般。

毕澜澜等人,暗暗叫苦,谁曾想悟虚竟然与虎族结下这般深仇大恨?!他们在那虎筋绳捆绑下,动弹不得,神识也被封禁,真的是有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沈嬷嬷,这些人,如何处置?”虎嗅公主,对着身旁的老妇人问道。

那沈尚仪,笑了笑,“杀了他们,倒是便宜了,不如统统炼成妖傀。”

毕澜澜等人,大骇!眼睁睁,看着那沈嬷嬷,越走越近,伸出宽大的手掌。

一道金光闪现,一个浑身铠甲的光头将军,一边从远处夜色中飞了过来,一边大声说道,“鲁智深护驾来迟,还望公主恕罪!”

鲁智深?毕澜澜等人,听悟虚说起过两人关系,心中顿时一喜,便要出声求救。但随即发现,自己已不能出言发声,便是神识也被那沈嬷嬷牢牢压制住。

鲁智深,飞落在地,瞥了毕澜澜等人一眼,随即向那虎嗅公主和沈尚仪拱手说道,“这些人,竟然敢在皇宫中招摇撞骗,已然惊扰世子。世子特命我等前来缉拿。”

“鲁智深!”虎嗅公主没有什么,但那沈嬷嬷却是怒喝道,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杀意。

鲁智深,缩了缩头,不敢与其正视,只轻声说道,“前辈,这是大周皇宫。”

“不要以为,在这皇宫之中,老身便不敢杀了你?!” 沈嬷嬷,声音也低沉,杀气腾腾地上前一步。

“前辈息怒,息怒。”鲁智深,连连后退,苦笑着,望着虎嗅公主。

“既然如此,鲁统领,便他们带走吧。”虎嗅公主忽然说道。她站在那里,皎洁的面容在夜色中若隐若现看不透,浑身冷冰冰的,犹如春天里还未凋谢的寒梅。

鲁智深,如蒙大赦,带着毕澜澜等人急忙离去。

出了琥梦园,毕澜澜等人,纷纷出言相谢。

鲁智深,没有回答,只暗中神识传音,“今夜,尔等诵经,惊动了世子。稍后世子召见,尔等小心应对,然后找个机会出宫去吧。”

毕澜澜等人,随着鲁智深行走在

皇宫深处,暗禁甚多,更有一道道转瞬即逝的杀气笼罩四周有几处地方,竟然需要特别的令牌,才能传送过去。不过有鲁智深带路,一路上倒是畅通无阻。

很快,众人便来到了一处明亮宫殿。殿中上首,坐着一名中年男子,皮肤白皙,鹰钩鼻高挺,双眼细长,隐约有摄人光华闪现。其左右两侧,分别站着两名年轻貌美的侍女,看样子修为都不低。下方一点,又左右各坐着一名老者,双眼微闭,似乎对座前的灵酒灵果熟视无睹。

待众人随着鲁智深行礼后,那中年男子,微微颔首,“我那妹妹,一向有些骄纵,诸位无须见怪。”

毕澜澜领头说道,“世子殿下客气了。”

这世子,笑着摆摆手,“本王对佛法也是颇为仰慕,方才听闻诸位诵经,顿生亲近之意。诸位,可愿留在皇宫,受本王供奉?”

毕澜澜记得来时鲁智深传讯,斟酌片刻,答道,“世子殿下错爱,我等修为低微,此番从雍州前来,只为游历四方,增长见闻。”

那世子,复又笑了笑,“宫中也有不少佛门典籍,诸位若是留下来,尽可翻阅。”

他此言一出,鲁智深双目圆睁,急忙对着毕澜澜等连连点头示意。大周皇宫,佛门典籍不知几许。便是此番皇室“飞升”入驻周天星辰大阵,带去了秘密珍藏,却还是有许多留了下来。

“阿弥陀佛!”毕澜澜等人,口诵佛号,对着这世子殿下合掌行礼,应承了下来。

“如是甚好!”这世子殿下,爽朗一笑,挥手之间,飞出三枚令牌,“诸位暂且居住在祥云院,一应供奉,自有专人负责。”

。。。。。。

雍州,悟虚接到毕澜澜等人的传讯,言道暂在皇宫中落脚,沉吟片刻,对着传讯玉简诵了声佛号,算作回应。

张翠露等人,前往道门报信,出发的第三日,那道门紫阳宫便派了两名真灵修士前来,一名道号玄明子,一名道号玄灵子。紫阳宫,自有灵丹妙药,玄功秘法。悟虚,自然不用担心,反倒是惦记起张翠露等人来。

毕澜澜等人,已有消息和去处;张翠露带着谢凌云等,前往道门,也不知此刻身在何处,见到那青田子刘伯温没有?这些日子,却是一道讯息也没有传回来。

那玄明子和玄灵子刚来之时,悟虚见面之际,也曾问过如今道门的局势,打探过刘青田的情况,但没说几句,这二人便匆匆闭关,全力为玄机子疗伤去了。

悟虚收到毕澜澜等人的消息后,心中有些挂念张翠露,忍不住又朝着还珠楼那一处望去。紫色灵气,结成一道道符箓,隔绝了一切。

。。。。。。。

忽有一道魔影从天际飞来,老远高声叫道,“我家伊春城主有拜帖送来。”

说完之后,这魔修将手中一卷犹如圣旨的卷轴,射向雍州,

伊春?自己并不曾去过。悟虚想了想,天眼大阵露出一道缝隙,让这卷轴飞了进来,然后展开一看,上面寥寥数字,却是令悟虚震惊不已,

“未来之景,末法时代,速来一观。”

落款则是一个“潜字。”

神潜的潜。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