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娱乐 > 天才医生 > 第一卷:年少轻狂!
第二章、烧山火!
作者:柳下挥  |  字数:3336  |  更新时间:2010-04-19 10:26:34 全文阅读

小儿科主任林唐国忠眉头紧皱,嘴里不停地发布着各种应急命令。

“林梅,去劝慰孩子父母,好好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稍安勿燥-----在这儿吵闹也与事无补。影响了治疗,责任算谁的?”

“李明,细菌培养结果出来了没有?出来了赶紧送来。”

“黄绍然,吩咐救援组根据情况给感染婴儿注射&-内酰胺抗生素-----加大剂量。”

看到林清源院长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过来,唐国忠赶紧迎了过去。擦掉额头上急出来的汗珠,一脸凝重地说道:“院长。情况不容乐观。如果我们再拿不出治疗方案的话,这些孩子恐怕-----”

“我知道了。有可能是小儿霍乱。”林清源说道。用人不疑,既然他已经选择让秦洛治疗,就应该相信他做出的结论。

“什么?霍乱?”唐国忠的瞳孔猛地涨大。“怎么可能是霍乱?”

“院长说是霍乱。那自然就是霍乱了。唐主任,别耽搁时间了。院长请来了中医界鼎鼎有名的专家,一定会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的。”副院长马有才在旁边催促着说道,不无幸灾乐祸地意味。

林清源没有理会马有才这种小人,转过身重重地拍了拍秦洛的肩膀,说道:“秦洛。靠你了。”

“放心吧。院长。不过,我需要一个帮手。”秦洛信心满满地说道。

他看地出来,面前这老头儿对自己不是很有信心。如果自己再不自信一些的话,恐怕他当场就要反悔了。

时间急迫,容不得半点儿耽搁啊。

“需要什么帮手?专家组的成员需要哪位,尽可以提出来,想必大家都不会拒绝的。”林清源说道。

秦洛扫了四周一眼,随意地指了一个漂亮的小护士,说道:“就她了。”

“她?”林清源稍微诧异。然后点了点头,说道:“好吧。”

“你跟秦医生一起进去。他需要什么,你就尽量配合吧。”林清源对那个护士说道。

需要什么都要配合,那自己------秦洛掐断了自己的无良想法。暗地里骂自己贱格。

“是。院长。”女护士吓的脸色煞白,她自然知道霍乱的传染性有多么恐怖。可是碍于院长的权威,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之心。

“没关系的。”秦洛对着小护士笑笑。拉着她的手,毅然推开了新生儿监护室的密封玻璃门。

不少人是抱着看笑话的心理跟过来的,他们这些专家都难以解决的棘手病案,不相信一个土里土气的愣头小子可以治疗成功。

见到秦洛进入病房,他们便站在玻璃墙门欣赏他在里面的表现。

秦洛从怀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银色盒子,对护士说道:“我们就从001床开始吧。帮我取一些消毒酒精。”

护士答应了一声,便利索的递来秦洛所需要的东西。

秦洛一边用酒精棉给银针消毒,一边吩咐着说道:“脱掉婴儿身上的衣服。我要用针了。”

小护士很是配合,快速完成了秦洛的交代。

“很好。”秦洛说着,便用手里的银针快速的刺向婴儿胸口的天突、关元、鹫尾等几处穴位。

深深浅浅,或刺或挑。一连刺了一十八针,快速出针,又快速拔针。中间没有间隙,跟魔术表演似的。让旁边给他打下手的小护士看的眼花潦乱。

“好了。盖好被子。然后脱掉002床婴儿的衣服。要快。我们的时间不多。”

“这就好了?”小护士瞪大着眼睛问道。

“好了。下一个。”

“好。好的。”

“烧山火?天啊。他用的竟然是烧山火?”玻璃墙外面,专家组里的一个老中医先是面露凝重表情,然后一脸惊奇地尖叫出声。

“老汪,什么烧山火?”马有才不悦地问道。看那个小子扎针的手法,好像还真是有一手。

“烧山火。太乙神针的绝技啊。”老中医显然没有察觉副院长的表情,满脸兴奋地解释着。

“太乙神针?雍正年间一代医王张卿山的太乙针?资料上记载,不是早失传了吗?”林清源博闻广记,倒是知道一些太乙神针的典故。

“既然多年就失传了,你怎么就知道他用的是太乙神针?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懂得这么高深的针法?”马有才质疑地说道。

“不会有错的。他用的就是太乙神针。我从一本古谱上看到太乙神针的介绍。用长一寸六分利针,三提三泄,然后以‘凤翔式’收针,可滋补身体,驱除身体的瘴气湿气。”老中医冥顽不灵,竟然出声反驳副院长的话。

“不过,据说太乙神针需要用内力运针。难道这小伙子会气功?”

“嘿嘿。看他那病秧秧的样子,也不可能会气功。说不定只是形似而已。有了结果再说吧。”马有才冷笑连连。

重症室里的秦洛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人因为自己所使出来的针法而引发一场争论,他聚集全部心神,不停的出针、收针。

原本苍白的脸色现在更是没有一丝血色,额头上渗出大颗大颗的汗滴,然后汇集成小溪顺着脸颊滑落,看起来很是疲惫。

“秦医生。我帮你擦擦汗吧。”小护士拿着一条干净的白毛巾,红着脸说道。

“好的。谢谢。”秦洛点头。却没停止手上的银针消毒动作。

小护士拿着毛巾走过去,细心的帮秦洛擦拭着脸上的汗水。

少女多情。看着眼前这个清秀迷人的小帅哥,看着他神乎其技的针术,不由得有些心动。

这个时候,她早就忘记了霍乱的传染性。

--------

“最后两个了。”秦洛气喘吁吁地说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连续针治了三十四个孩子。

扎针是一件极其耗费精力和体力的活计。认穴要准、速度要快、用针要巧,最重要的是根据所扎穴位的不同,力道也是各不相同。

而且,那个老中医说的不错。使用太乙神针是需要以气运针的。秦洛虽然以《道家十二段锦》打基,又学过《引体术》,可是身体里蕴藏的气力还是不够支撑他连续施展三十几次太乙神针。

“秦医生。休息休息吧。”小护士再次劝慰道。满脸的关心。

“不能再等了。”秦洛摇头。“哪一个父母都不愿意失去自己的孩子。”

“可是------”

“脱掉035床的衣服。”

“好的。”护士只得答应着。

秦洛用左手抓着右手,这样避免他的右手因为脱力而打摆子。

然后,再次捏针向那因病毒折磨而拼命挣扎啼哭的婴儿身上扎去。

秦洛是被小护士搀扶着走出来的,针治完最后两个孩子后,他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了。

刚刚走出新生儿监护室,一群人就簇拥了过来。

“秦洛,怎么样?”林清源抓着秦洛的手,急切地问道。

“你是问我还是问那些婴儿?”秦洛笑着问道。

“------都有吧。那些孩子怎么样了?”林清源说道。

“他们没事儿了。”秦洛说道。“甘草四分、当归二分、石盐三分、浆水一升半。文火煎熬。半个小时后,喂他们喝下。”

“那就好。那就好啊。”林清源连连说道。

马有才原本想说几句反驳的话,但是心思陡转,一脸笑意地走到秦洛面前,很用力的拍拍秦洛的肩膀,笑着说道:“英雄出少年啊。看不出来。还真是看不出来。你挽救了三十六个孩子、挽救了三十六个家庭,也挽留了我们医院的声誉。”

“我代表中医大学附属医院向你表示感谢。刚才是我说话重了点儿,我也是心忧这些孩子的安全嘛。还请小友不要介怀。我为我刚才所说的话向你道歉。”

马有才知道,这件事儿一直受到媒体的跟踪报道,到时候自然要把救人的主要人物秦洛给推出去。

现在和他搞好关系,让他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夸上自己几句,总比关系搞僵持要好上许多吧?

“道歉?你怎么不说罚酒三杯?”秦洛一脸鄙夷。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怎么说话呢?”马有才气地吐血。这混蛋竟然不接自己递出去的橄榄枝。

“什么态度?”秦洛笑着问道:“你是我的领导?”

“--------”

“我有求于你?”

“---------”

“两样都没有的话,我为什么要和你这种人客气?”秦洛指了指马有才身上穿着的白大褂,说道:“做为一个医生,如果不能救死扶伤的话,就把这身衣服脱了吧。别污染了。”

他早就看这个副院长不爽了。如果刚才不是为了抓紧时间救人,他早就和对方吵起来了。

这种医疗体系内的人渣,除了升官发财外,其它的东西在他们眼里都是无足轻重的。包括最宝贵的生命。

也就是有这种人的存在,才会让患者对医生这个原本很伟大的职业产生诸多误解。

没有医德的医生,是不值得同行尊敬的。

“你-----你------”马有才脸上的肌肉抽搐着,手指着秦洛,却气地说不出话来。

林清源没想到看起来文文弱弱的秦洛会这么霸道,一点儿亏也不愿意吃。不过,能够给马有才一点儿脸色,也是他所乐意看到的。

等到马有才憋不住快要爆发的时候,林清源笑着说道:“秦洛。你累了。好好休息休息吧。后面的事儿交给我们好了。”

“好。”秦洛答应着。他真的是累极了。眼睛一黑,就要栽倒下去。

啊!

林清源赶紧张开双臂,就要把秦洛抱在怀里。

男人--------好可怕!

与是,让人诧异的一幕出现了。

身体正往前倾倒的秦洛突然间停顿住了,并且不可思议地做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垂直逆转。

然后在一个女孩儿的惊呼声中,一头栽进了站在他身后的美艳小护士怀里。

软软的。酥*酥的。暧暧的。像是母亲的怀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