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第58章 黑喜鹊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010  |  更新时间:2014-09-01 17:30:01 全文阅读

“你还打算留在这里等虫子?”

恢复真元之后,秦雀睁眼看看不远处同样盘坐连曦涵问道。

“你?”听到秦雀话语,连曦涵又一阵恼怒,顿了顿又说道:“不跟你一般见识。我不平白占你便宜,我身上有几枚符箓,你是想要一枚腾云符,还是要一枚隐身符?”

腾云符、隐身符,至少是二品的符箓,随便哪一张也比秦雀身上的神行符要高级,也要好用的多,但秦雀哪里会要,若真有这个打算,先前就不会将那灵液给对方了,听连曦涵还在计较,当即撇撇嘴道:“还真是千金大小姐,身上居然带了这么多宝贝。不过还是自己留着用吧,记住,下次遇到危险,别舍不得用,再要被一群虫子围住,可不一定有人救你了。”

说着话,秦雀站起身拍拍屁股便迈步朝着旁边那座峰头走去。

看着秦雀攀援而上的身影,连曦涵一阵黑脸,嘴里低声喝骂几句后,一跺脚,也站起身迈开了步子。

秦雀可没心思想要去祸害什么风落落,之所以会如此,还是因为先前听到的半句话,让扶风宗弟子忌惮还要找帮手的一群乌鸦,至少里面也该有不少二品妖兽,秦雀自然不是冲着二品的乌鸦去的,就算是三品也没那个兴趣,让秦雀动心的是一群。

没错,秦雀惦记的还是那神奇灵液,在他心里,妖兽灵草哪里能和提升自己的神识,恢复青乌飞剑相提并论。先前的蚂蚁也好,毛虫也罢,虽然都和乌鸦这样的飞禽妖兽不同,但不也都是一群?说不准,这群乌鸦背后也有那神奇灵液呢。

本就是抱着碰运气的态度,就算没有也可以四处转转,秦雀一边扫量四周,一边手脚并用朝上攀援。

先前在山下已经判定了几个地方,又有成群乌鸦这样的目标,没有费多少时间,秦雀便看到了自己的目的地,几十只乌黑鸦雀正栖息在一座光滑如镜数十丈的悬崖绝壁临顶处。

“应该就是这里了,应该还没来,风落落,你可不要让我失望。”

虽然无法如风落落那样御剑腾空,但一座崖壁已经难不住洗脉大圆满的秦雀,不过左右打量一番后,秦雀没有费力沿着那光滑石壁向上去,而是朝着旁边绕到了过去,多走十几里山路绕道崖壁侧面,不仅免了被大群二品甚至三品乌鸦当成活靶子,更遂了秦雀黄雀在后的心思,何乐而不为。

小半个时辰后,秦雀俯着身子悄悄将头冒出点点,看着十几丈外崖下栖息的一群鸟雀。

刚看了没几眼,秦雀便低声喝骂一声:“你妹,不止是骚包,还是个傻帽儿,这是乌鸦?这分明是一群喜鹊。”

喜鹊乌鸦,身形相仿,但一个通体乌黑,一个黑白相间,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分辨出来,何以风落落会认错?无他,只因为眼前这群喜鹊不似别的同类,浑身上下没有一根白色羽毛,通体漆黑如墨,若远远看去不注意的话,还真能错认。

不过秦雀断然不会有如此差错,就算是满身漆黑,喜鹊就是喜鹊,这点自信秦雀这个优秀猎手还是有的。

认出这一群鸟雀是乌色的喜鹊,心中嗤笑风落落几句,秦雀也在暗自思量,为何它们会生出这样古怪的变化。

趴在草丛中盯着看了半响,也没发现什么端倪,想要以神识探查,还要更接近许多才行。缩回头来,秦雀沿着山崖缓缓爬过去,想要趁风落落没来之前,先探探这群古怪喜鹊的究竟。

还没等秦雀爬到离黑喜鹊最近的地方,忽然一声厉喝声音从崖下传来:“风落落,你这个瓜货,这哪里是乌鸦?这分明是喜鹊塞?”

西川之地乡音如唱歌般的语调,却是在数落风落落,随之同时而起的还有阵阵喳喳叫声。

这个声音主人乐铮秦雀还有些印象,就因为他独一份的乡音,当天好像排在第七还是第八。

紧接着风落落的声音也传了上来:“喜鹊就喜鹊,有什么不一样。赶紧的,引开它们,好让我将那株泪霜断叶草采集到手。”

泪霜断叶草?刚刚俯下身子的秦雀神情微微一动,先前只听到半截话,只当风落落就是要斩杀一群妖兽,不想还有泪霜断叶草这回事。在白咎师兄监督之下,半年多时间里,秦雀很是恶补了一番有关灵草的知识,若秦雀没记错的话,泪霜断叶草成熟体应该是三品的灵草,就算年份不够也是二品中的高级货色,难怪让风落落如此上心,去请人来助手甚至不惜请到别家宗门弟子身上。

原本的打算就是自己藏在附近,静静等着风落落引开那群喜鹊也罢,猎杀掉也罢,而后自己再去探查有没有神奇灵液。现在事情却是有些些许变化,若泪霜断叶草还没有成熟的话,那群漆黑喜鹊应该就是几只二品妖兽领着一群一品的手下,以风落落乐铮两名洗脉大圆满修士联手,定然能够将灵草采集走,到时候自己下去还要应对一群一品二品妖兽。

若是这样也没什么,不过是费些手脚罢了,秦雀担心的是,那株泪霜断叶草已经足够年份,那样的话,可以肯定其中定然有三品妖兽坐镇。

相当于通窍后期甚至辟海境初期的家伙,风落落还有他请来的乐铮两名扶风宗洗脉境弟子想要对付可就难了。

虽然心中对扶风宗、扶风宗弟子都没多少好感,但见死不救的事情秦雀还是做不出来的,真要两人遇险,说不得自己也要出手,再要传讯给几位前辈高人的话,自己可就真的没机会探查究竟了。

秦雀脑中转起了念头,下面厮斗声音已经响起。

没有探出头去,秦雀也能听出个大概,一阵阵喳喳乱叫声音传来,那群喜鹊正在攻击来犯的敌人,大群声音渐渐远去,应该是被乐铮引开了。

仅剩的几声稀稀拉拉喳喳声音,随着风落落一声欣喜呼喝声后,也消失不见,应该是风落落将剩下的几只喜鹊妖兽灭杀掉了。

紧接着,秦雀听到风落落连续几声欣喜呼喝声音,八成是灵草到手了。

紧握青乌飞剑的手刚刚松了些许,忽然乐铮一阵急促呼喝声音传来:“我日,三品妖兽,风落落,我被你娃害惨喽,快跑。”

“啊?”风落落一声惊呼。

秦雀同样心中一凛,顾不得再潜伏草丛中,当即探头出去,却只看到两道剑光在前,一道乌光在后,直直朝远处而去。

只思量了一瞬间,秦雀低喝一声:“去你妹的,总要看看才甘心。”

说话声中,秦雀站起身来,纵身一跃跳下悬崖,朝先前喜鹊聚集之地落了下去。

“咦?”脚踩着一块突出石块刚刚站定,秦雀先是惊疑一声,一道石缝之间,一株一尺高,片片只有半截斑斑白叶的灵草不是泪霜断叶草又是什么,风落落居然半天都没采走?

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风落落可不是同伴队友,就算他现在回来,也只能见面分一半。秦雀没有二话,举起青乌飞剑,咔嚓咔嚓几下,便将石缝拓宽,跨入一步后,立刻又举着飞剑绕灵草周围划了一个圈,连灵草带土石一并挖了出来,看也不看,直接扔进了随身携带的储物口袋之中。

收起灵草,秦雀没有片刻迟疑,立刻催动神识扫探四周,想要找到那神奇灵液的踪迹。

这一次没那么好的运气了,仔细探查了灵草周围自己所能够得到的山石最深处,也探查了先前一群喜鹊落脚之地周围每一处,始终没有找到神奇灵液的气息。

没有就罢了,秦雀回身跨出裂缝,正要攀援上去,忽然眼角瞥到一道亮芒,瞬息之间便到了近前。

却是去而复返的风落落,风落落扫了一眼崖壁石缝,神色一变,怒喝一声:“秦雀?”

话音未落,远处又一道剑光,一道乌光飞速而来,乐铮领着三品乌黑喜鹊也过来了。

人还未到,声音先到:“风落落你个瓜货,发什么鬼楞,拿到手就赶紧走塞。咦?秦雀?”

最后一句,却是看到了攀在崖壁上的秦雀惊疑一声。

“秦雀,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有些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乐师兄,我们走。”风落落也算干脆,呼喝一声,当即再次催动飞剑疾驰而去。

本来以为风落落不过是临走放一句狠话,秦雀心中还鄙视几句,忽然间,发现了不对劲,那道乌光并没有随着两道剑光追去,反倒直直朝自己扎了过来。

“你妹?”一个瞬间,秦雀便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身前落下一根枝条,散出丝丝灵草气息,泪霜断叶草不是一株,而是两株,先前风落落已经采摘了一株,只是如今其上的一根小枝挂在了秦雀衣领。

秦雀双眼扫了一眼远去的两道剑光,哪里不知道自己被风落落陷害了,愤愤一声:“你妹,太阴险了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