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第45章 九倍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293  |  更新时间:2014-08-25 11:30:01 全文阅读

去典籍阁不为别的,秦雀就想找一门合适的法术。

拜入禾山算算也有半年了,从第一天便开始修习春风化雨这门浇地法术,到如今也不过将将达到当初白咎师兄定下的标准,三天灌溉灵参园子一遍,想要借之杀敌还远远不够,唯有另寻办法。虽说现在修为比当时高了许多,真元也浑厚了不少,但短短五天,秦雀也没想着自己能修炼成什么厉害法术,去典籍阁只为找一门遁法。

秦雀想的明白,自己以后要面对的对手不再是灰蝙蝠那样的邪物,也不再是龙玄道人那样的花架子,或许是二品之上的妖兽,也可能是同样洗脉大圆满甚至通窍境的修士。面对这样的对手,即便手中青乌飞剑如今能催发出法器威能,一手落叶术也可以迷惑对手,终究手段还是少了些,少不得要落到下风,就算加上两个相当于洗脉后期的尸兵,也不过多两个牵制,说不定什么时间自己就要落荒而逃,神行符虽好,却是个消耗品,远不如自己修习一门遁法更好。

秦雀要找的遁法不是扶风宗胡不二施展过的腾云术那样飞遁万里的法术,那至少要通窍之后才能修习,秦雀只想找一门斗法杀敌时候能用得着的躲闪法子,说白了,就是一门逃跑身法,不求遁出百里千里之外,只求遇到危险时候自己能提升几分速度,闪出数十丈,百余丈就好。

这样的法术典籍阁里有不少,只是大多都需要水行真元催动才能有威能,无他,只因为禾山宗正宗心法修炼出的真元都是水行真元。秦雀如今不再是刚入山门时候那般懵懂,早已知道自己青木句神诀修出的真元是精纯木行真元,想要修习这些法术不是不行,只是要花更多功夫不说,修成后催发起来也没有别人那样得心应手。

木行遁法不是没有,有一门名叫木遁术的法术可以借万木催发,修习小成后只要周遭数里内有草木便可以轻松遁离,大成后甚至可以瞬间遁出数十里之外,再合秦雀心意不过,奈何这门法术比腾云术还要高阶,需要通窍境中期之上才能开始修习。

秦雀找来找去,到最后也只找到一门唤作飞絮术的木行法术。

五天之中,除了第四天考核修为去了一趟东来峰外,秦雀一直待在青谷灵参园子里,借着木灵精巩固自己的道基本源,累了就熟悉青乌飞剑威能,同时修炼几门法术。落叶术春风化雨之术不提,新选的飞絮术也略有小成。细说起来,飞絮术不算遁法,只能算是一门身法,催发起来身如飞絮,借由周围真元之力,可以入随风摇摆如柳絮一般晃荡,自然不如秦雀早先想的遁出百丈,身在半空甚至无法自如控制方向,也算聊胜于无,总归多了些手段。让秦雀最欣喜的是洗脉大圆满时候领悟到的木蒺藜甲,几天时间居然威能又上了一个台阶,催发出的木蒺藜比之青乌剑几只乌鸦差了不少,但已经超过了鱼骨钉的威能,虽然没那么隐蔽,但胜在数量众多,也无需太过耗费心神专门催发。

第六天,四门同比出发的日子,一大早,秦雀刚刚醒来,正要起身去东来峰报道,忽然灵参园子外面传来几声招呼声音,数天没有露面的白咎师兄走进园子。

远远的白咎便开口了:“还好你小子懒了些,否则还要我受累再跑一趟东来峰了。”

听着师兄打趣话语,秦雀笑笑迎了过去,走近了,看到白咎脸色有些差,浑不似修士该有的红润模样,倒像是几天几夜没睡觉一般:“师兄,你最近干什么去了,怎么把自己弄成这个鬼样子。”

白了秦雀一样,白咎哼哼两声道:“若不是你,用得着我这么辛苦?拿着,这是我为你准备的东西。”

说着话,白咎扬手将两个瓷瓶扔给秦雀。

接住瓷瓶,秦雀心中一阵暖意,一边伸手去拔瓶塞,一边朝师兄问道:“丹药?师兄自己炼制的?”

听到秦雀话语,白咎很是得意的扬扬头:“废话,不是我炼制的,还是你炼制的不成。”

“咦?师兄,这是什么丹药,怎么一股怪味?”刚刚打开瓷瓶,还没有看清里面丹药模样,一股怪味先传入鼻中。

白咎应声说道:“管味道干什么,这丹药又不是让你吃的。”

“啊?”低头的秦雀没注意到师兄说话时脸上闪过的一丝古怪神色,闻言抬头朝师兄疑惑看过去。

“啊什么啊,我炼制的这丹药名叫爆元丹,不是用来恢复真元的,而是用来杀敌的。”

“爆元丹?杀敌?咦?”秦雀又将目光投入瓷瓶之中,终于看清了丹药模样,发现居然和自己炼化过的聚元丹很是相像,只是丹药上多了几条鲜艳条纹,看着有些怪异。

白咎撇撇嘴自己嘀咕一声,忽然看到秦雀要将丹药倒出来,连忙呼喝一声:“千万不要催动真元,若催动真元进入丹药,它就会爆裂开。”

“啊?师兄,我怎么没听过还有这种丹药?”秦雀又一声惊疑。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白咎看到秦雀住手,又撇了一下嘴,随即又交代道:“只要催动少许真元进入爆元丹,然后迅速将它砸出去就可以了,记得一定要迅速,自己则要退出两丈之外。”

“师兄,这爆元丹威力有多大。”

“丹药半丈方圆内,威力可比三符到四符的法器。”

“三符到四符?也当不得大用啊。”听师兄交代的郑重,秦雀还当有多大威能,不想还比不上自己的青乌飞剑,难免有些失望。

看到秦雀神色,白咎哪里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当即没好气呵斥一声:“这是让你万不得已体内真元匮乏时候用的,只要有一丝真元便可以将它引爆。”

秦雀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这玩意是这么用的,随即将瓷瓶盖好收入怀中,朝师兄拱拱手道:“多谢师兄。”

“谢什么谢,还不赶快去东来峰报道。”

“哦,我现在就过去。”秦雀应了一声,随即抬腿走出去。

远远听到秦雀传来几声疑惑声音,似乎还在想爆元丹的来历,白咎脸上又显出先前的古怪神色,嘴里嘟囔几声:“你要是能想得出来才怪,只此一家,别无分号。”顿了一顿,白咎猛一跺脚:“娘的,我就不信了,我堂堂白咎,就炼制不出聚元丹?”

说着话,白咎也返身走出灵参园子,朝紫藤园走回去。

迈着轻快步伐的秦雀不知道爆元丹根本是师兄炼制聚元丹失败的产物,更不知道爆元丹这个名号是白咎随口起的,不过不用浪费多少真元,却有三符四符法器的威能,也算是不错的东西,用对时机或许能奏奇效也不一定。

片刻之后,秦雀来到东来峰执事殿前,殿前广场上已经聚集了七八人,这些人就是这次参加四门同比的禾山宗弟子了,远远的秦雀就看到东方翼还有他身侧的林晓寒,这一次禾山宗的领队。

紧走几步走到林晓寒面前,秦雀拱手施礼:“林师兄,青谷秦雀报到。”

林晓寒没有多话,嗯了一声算是回礼。

知道这位林师兄对自己一直都看不大顺眼,秦雀也没再找没趣,走到后面人群边上,和旁边几位不认识的同门师兄弟点点头打个招呼,随即站在了一边。

别人都不说话,秦雀干脆闭起了眼,自顾自的脑中推演起了自己的几门法术,思量该如何组合,如何施展,能取得怎样的效果。

正自思量间,耳边忽然响起一声轻微声音,却是东方翼凑了过来:“秦雀,听说你这几天还临时抱佛脚修炼法术?”

听到是东方翼,秦雀眼睛都没有睁开,同样轻声回道:“东方师弟有什么指教?”

“秦雀,可敢与我再比一次?”

睁眼瞥了东方翼一样,秦雀道:“怎么,还想赌斗?东方师弟你连月例丹药都输给我了,不知道东方师弟还想拿什么出来?难不成你要把你身上那柄青离刺拿出来?”

听到秦雀话语,东方翼有些怒了,哼了两声道:“我拿青离刺,你又能拿什么出来,你身上那柄飞剑不过是一件四符法器而已。”

“哦?那你又是什么意思?”

“就以这次大比中的收获对赌,谁排名靠前,谁就可以将对方所有收获一并拿走。”

东方翼一边说话,一边盯着秦雀,眼中满是挑衅神色。不想秦雀根本没理会他,直截了当来一句:“不赌。”

心中已经想着这次扳回之后的情形,听到秦雀话语,东方翼脸色一变,哼了一声道:“怎么,怕了?”

闭起眼睛的秦雀呵呵一笑:“好像上次输的不是我吧。”

“上次你我修为不同,任务难度也不同,输赢带了太多偶然性,这次大比任务相同,你我修为又相当,正好可以正面比试一番。”

“东方师弟,要赌也可以,不过不能每次都让我吃亏。”

东方翼打定主意要找回前一次失掉的脸面,听得秦雀终于松了口风,眼神一亮,当即问到:“哦?你是说你上次多了十几枚聚灵丹的事情?无妨,这次我多加进去就是。”

“东方师弟真会算计。不过我不是你这么算的,不是多了十几枚聚灵丹,而是三倍。”

“秦雀,不要太过分,难道你觉得当初的三倍能与现在相比?”

“不是三倍,东方师弟你还忘了一点,当初你的修为还高出我三倍以上,如今你我修为相当,算下来至少是九倍。若你愿意拿九倍的灵物出来,我不介意再与你赌一次。”

“你?哼。”

东方翼终究没有答应如此不找边际的赌斗,跺了跺脚愤愤离开秦雀,转回师兄林晓寒身旁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