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地42章 一境圆满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065  |  更新时间:2014-08-23 17:30:02 全文阅读

“不是告诉你不要听路丘那家伙的话吗?不对,就算是聚元丹也不可能如此之快,你究竟炼化了几枚聚元丹?”

看到秦雀得意点头,白咎有些恼怒的冲秦雀呼喝出声。

“六枚。”

“什么?六枚?你居然在洗脉境浪费了六枚聚元丹?”

听到秦雀回应,白咎眉毛都要竖起来了,迈着步子来回走了几趟,嘴里嘟囔不已,过了半天忽然又朝秦雀问道:“还有?”

秦雀一摊手:“没了,都用了。”

一句话让白咎又发狂了,手指指着秦雀连珠炮般喝道,:“败家,太败家了,不就是四宗同比吗,区区虚名有什么好争的,败家,太败家了。”

“白师兄,我可是洗脉大圆满了。”

“屁,以你的资质,洗脉大圆满还不是应该的?不就是多费点时间吗?”白咎又几声怒喝,过了半响才摇摇头道:“算了,反正都用了,不说了,将来打通穴窍时候遇到难事不要后悔就好。”

“呵呵,怎么会呢,师兄也说了,大不了多花点时间。师兄,你看这些灵草怎么回事,咦,没了?”看到白咎总算接受了事实,秦雀连忙顺着接上话头,只是再朝周围看时,刚刚四周朝自己倒过来的灵参已经恢复了本来模样。

看着秦雀模样,白咎撇撇嘴说道:“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几株灵草与你真元共鸣了一下而已,除了好看外没有半点用处。记住,安心修炼提升自己修为才是根本,其他一切都是虚的。不说这些,都洗脉大圆满了,让我看看你春风化雨之术修炼的如何了。”

秦雀看到师兄有些飘忽的目光有些奇怪,不过感受了一下自己身体各处后确实没发现什么异样,点点头道:“还真是没什么用处。”

说完话,秦雀一扬手,一丈多大的雨云突现,淅淅沥沥的雨滴随即而落,接受到灵雨洗涤的十几株灵参好似一个贪食的小孩,来回抖动叶片,贪婪将雨滴汲入身躯,不过短短数息间,好似又长高了些许。

很是满意自己这番施为,三天浇灌这片灵参园子也不是什么难事,秦雀有些得意的朝白咎问道:“师兄,还可以吧。”

白咎撇撇嘴:“洗脉大圆满要是催发不出一丈雨云就可以找块豆腐一头撞死了,好了,以后这片灵参园子就交给你了,两年之内将他们培植成五叶灵参草。”

秦雀惊呼一声:“五叶?那不是五十年份的。现在它们不过三十年份而已。”

白咎翻了一个白眼给秦雀:“废话,你以为修炼春风化雨之术白练的?”

“啊?这法术居然有如此效用,我再试试。”秦雀一愣,随即一扬手再次催发出一团丈许雨云,依旧灌溉在先前那十几株灵参之上。

看着灵参叶子又舒展了些许,秦雀失望道:“只有这么点点啊。”

“要容易的的话,还用你两年工夫?行了,这次大比回来之后,便安心修炼,不用再想些有的没的的事情。我们青谷弟子,只有照看好这片药园,熟悉各种灵草脾性,以后才能修习炼丹一道。”

“炼丹?”

白咎今天怎么看秦雀怎么不顺眼,逮到机会又打击说道:“怎么,又刚刚学会走路就想跑了?想要炼丹,须得有真火,你还早着呢。”

“哦,我知道,要通窍中期之后才会有真火,是还早。”

“知道就好,行了我要走了,对了,你的竹叶青自己不喝的话,都给我好了,免得又便宜了别人。”

“呵呵,上次就都要给你的,你非得给我留下一半。”秦雀笑笑将青葫芦递了过去,看着白咎往自己白葫芦里倒酒,秦雀忽然又想起师兄刚到时候说的话:“师兄,你之前说四宗同比是什么意思。”

听到秦雀的话语,白咎动作一顿,冲秦雀瞪眼喝道:“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你不知道这么急冲冲炼化聚元丹干什么,败家,真是个败家子。”刚刚平复没多久的怒火又一次被秦雀激发出来,白咎一边呼喝,一边猛的将青葫芦倒立起来抖了几下,不像是倒酒,倒像是将青葫芦当成秦雀狠狠教训一般。

“炼化丹药是为提升修为啊,师兄,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清楚啊。”

“哼,自己去东来峰执事大殿打探去。”没好气留下一句话,白咎背着手离开灵参园子,再不理会后面秦雀连声招呼,留下秦雀腹诽不已。

返回紫藤萝园子,白咎才又嘀咕出声:“万木朝拜,居然真的是万木朝拜,这小子炼化出的真元得多精粹才能引起如此异象,不成,既然他自己不清楚其中意味,这种事情还是不要传扬出去的好。至于秦雀以后如何修炼,还是等师父出关后由他老人家定夺吧。”

之前第一次见秦雀时候,便被秦雀催发出春风化雨术惊到过一次,白咎对秦雀木系天赋已经想的够高,没想到还是低估了。

刚才在那边,白咎并没有说实话,秦雀洗脉大圆满时候引发的青谷异象,并不是如他所说的那么不值一提。诚然,修炼之人修炼到某个境界圆满时候,忽然引起周围天地灵物共鸣,确实不算什么稀奇事情,这种异象也确如白咎所言对修士本身没有什么额外的好处。但通常修士能引动身体左近三五尺甚至三五寸内灵物反应已经了不得,更多的人就如白咎自己一样,根本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秦雀居然同时引动数十亩青谷中被阵法笼罩的所有灵草的异动,这种事情白咎不要说见,便是听也没有听说过。可以肯定的是,秦雀身上的真元精粹之极。

修炼之人,谁不想自己天赋异禀,对于秦雀的这般表现,白咎心底有几分羡慕,甚至还有几分嫉妒,但没有将实际情形告诉秦雀主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白咎担心秦雀这样的表现会引来麻烦,不仅仅是同门,还有别家宗门尤其是上宗大门的麻烦。与其这样,让秦雀当成一件普通事情扔到脑后最好。修炼之事,修为足够高明之人面对修为低下示人可能一眼就看穿洗练了几条经脉,打通了多少穴窍,但真元之事,除非别人也催动自身真元进入秦雀经脉之中,否则任再高的修为也难有精确的判断,想来以秦雀的精明,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思量片刻之后,白咎摇摇头,又狠狠抿了一口酒,随即盘坐在丹炉前继续起了自己的炼丹大业。

另一边灵参园子里,秦雀同样盘坐在地,刚刚白咎走后,秦雀没有急着去打探什么四宗同比的事情,兴致大发的他一遍又一遍催发春风化雨之术,看着一株株灵参灵雨灌溉之后抖擞了许多,秦雀心中说不出的痛快,直到感觉丹田内真元即将告罄这才收手作罢,盘坐在地恢复起了真元。

如今的秦雀无需再刻意操控,自然而然心分二用,各自操控一道真元流转起来。

半个时辰之后,恢复真元的秦雀没有再催发春风化雨之术,也没有起身去东来峰打探事情,而是盘坐原地,心念一动,催发出了一道新近习来的法术——木蒺藜术。

说是法术,但这道法术与秦雀先前修习的几样法术并不相同,这门法术是秦雀贯通经脉之后突然领悟到的,也不需要秦雀如春风化雨之术一样一遍遍练习,就好像鸟儿长大自然会飞,野兽长大自然会跑一般,洗脉大圆满境界一到,这门法术便熟练之极的催发出来,其实这样的法术还有另外一种称呼——神通。

木蒺藜甲就是秦雀领悟的第一门神通,低头看看自己身体周围,不仔细看都难发现包裹着一层淡淡绿芒。

难怪叫木蒺藜甲,神通初现,秦雀便知晓了一切,看似薄薄一层绿芒护甲,单论防御要比自己身上剑袍高出许多,至少能抵挡二符鱼骨钉两记攻击,而且它不仅仅是一件护体灵甲,还带着反击的手段。

秦雀心念又一动,手中多了一枚小小蒺藜,手指微弹,绿芒闪过,药园边上一块青石多了一枚小小空洞,这便是木蒺藜甲的反击手段了,真要对敌时候,根本不用秦雀分心理会,只要敌人近身,灵甲自然就会发动木蒺藜攻杀对方。

很满意这门神通的威能,秦雀哈哈笑道:“只要催发这门神通我就是一只刺猬了?不错不错。”

连续催发几次之后,秦雀停了下来,一伸手将腰间青乌木剑抄在手中,之前因为修为不足的原因,拿着这柄四符飞剑也只能当烧火棍用,如今才算可以真正催发出它该有的法器威能,至于黑狗钉可以直接扔掉,鱼骨钉以后恐怕都没什么大用了。

看着青乌木剑中幻化而出的四只三寸大小的漆黑鸟雀,虽然没有呱噪叫声,但分明就是四只小小乌鸦,秦雀一阵无语,喃喃一句:“娘的,没想到连乌鸦也凑来了,倒是没白用青乌剑这个名字。”

摇摇头,收起青乌飞剑,秦雀这才站起身跨出灵参园子,朝青谷深处门户行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