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武侠仙侠 > 万族至尊 > 正文
第41章 万木朝宗
作者:紫云白沙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14-08-23 11:30:02 全文阅读

“小子,不要听路丘那家伙胡说,有聚元丹留着冲关破镜时候再用,否则打通不了穴窍不要怪师兄没提醒。”

还在炼化最后一枚聚元丹时候,秦雀便觉察到自己传讯玉符传出一阵波动,等到收功之后拿起玉符,久没露面的白咎师兄懒洋洋声音传入耳中。

暗道一声师兄你提醒的晚了些,聚元丹早被我都消耗掉了,秦雀笑笑将玉符收起,没有去回讯,接着继续催动心法温养刚刚贯通的十八截经脉。

从这一天开始,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没有人再来打搅秦雀,秦雀也再没有离开过青谷灵参园子一步,就连月例丹药都没有去领取,每日间除了修炼心法提升修为,便是研习法术法器提升实力。

不负秦雀所望,将从吴伯颜师叔哪里讹来的那枚木系灵玉叶汲取炼化之后,十八条经脉已经贯通了五分之四还要多些。后来这半个多月,秦雀便一直借助木灵精修炼心法。

之所以一个多月还没有完全贯通经脉,并不是木灵精不如聚元丹木系灵玉,而是因为秦雀刻意放缓了进度,只为修炼之时能细细体味其中味道,能够巩固道基本源,这种事情秦雀又怎么会放过。

可惜大半个月过去了,秦雀恍惚之中似乎能感觉自己有些收获,但究竟有什么收获,却又说不上来。

这一天,感受了一下十八条即将彻底贯通的经脉,秦雀伸手打开桃核取出木灵精直接含在口中,又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喝一声:“该通了。”

秦雀再次催动起了青木句神诀,丹田真元先在两条洗练出的经脉之中流转一周,随即化为十八道裹挟着木灵精中涌来的精粹木元朝十八条经脉轰然而去。

一如往日,随着秦雀催动心法,一丝丝黑色污垢从各处皮肤毛孔渗了出来,只是比往常时候更浓了不少,不大工夫,便将秦雀包裹其中,远远看过去,青色剑袍上顶着一个黑炭头一般。

片刻之后,秦雀眉头猛的一皱,不是因为经脉之中传来的痛楚,虽然这痛楚远比别人修炼时候更猛烈的多,但许久以来秦雀早已习惯,让秦雀皱眉的是,十八条经脉最后一小段想要贯通远比自己之前预估的更难。

感觉稍加一把力便可以冲击打破,但每次催动真元过去,都好似碰到一块挡住通路的牛皮糖一样,可以推动却始终难以穿破,每每真元力竭,立时便反弹回来。

仔细感应一番之后,秦雀眉角露出一丝喜色,并非没有一点收获,只是这进展没那么明显而已,

“哼,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心中发狠一声,将自己的经脉看作了对手,秦雀再次催动真元冲击过去。

一次又一次冲击之中,秦感觉的真元好像一棵想要极力生长却被巨石挡住头顶天空的小小树苗,经脉最后的阻隔便是那挡住自己去路的巨石了。

噼里啪啦一阵脆响,这声音不是在秦雀耳边,而是在心神之中响起,秦雀双眼猛增,放出一道明亮光芒,同时嘴里一声大喜呼喝声:‘哈哈,终于通了。“

小树苗终于掀翻了巨石,见到了梦寐以求的阳光照耀,秦雀从没有一刻如现在这样浑身通畅,原来这就是经脉尽通的感觉?

“嗯?”仅仅一瞬间后,秦雀便发出一声惊疑声音,就在贯通经脉的一瞬间,自己嘴里含着的木灵晶忽然涌出更多的精粹灵气,不是涌入自己经脉之中,而是通通没入了胸前青叶子吊坠之中。

不惊反喜,有过一次经验的秦雀当即便收住心思,盯住了胸前吊坠,之前还想着自己洗脉境之后是不是要去修炼禾山宗心法,不想根本不用自己忧心,原本是自己修为不够,青叶子才没有显现出后续的心法来。

一如前一次,随着精粹木元不停涌入,青叶子上一道绿光好似游蛇入水般流转,这丝绿光越来越盛,片刻之后,整片叶子忽然放出晶莹光芒,将秦雀笼入其中。

又一次见到了森森双木,又一次见到了煌煌骄阳。

待到光芒散尽,秦雀嘴里已经再喃喃自语:“运行路线竟如此复杂?不对,这不仅是通窍境的心法,辟海境也包括其中?居然还有一门法术?木蒺藜甲?区区一门法术居然还要经脉彻底洗练后才能催发?”

思量片刻之后,秦雀将口中木灵精取出收好,随即扔了一颗聚灵丹进去,当即便开始了后续修炼,当然,这会儿还不能试着去打通穴窍,刚刚贯通的十八条经脉还需要洗练。

不大工夫,秦雀便眉头紧锁,再一次收住了功法。

与禾山宗心法不同,青木句神诀经脉尽通之后的心法并不是真元依着顺序在二十条经脉中流转一周便算一个大周天,而是先行化为两道,以最开始的两条基础经脉为起点,各自流转一圈,最后合二为一股再次流转一周,才算一个完整的周天循环,换句话说,秦雀一个周天便是别人三个周天的路径。

运行路线长些倒没什么,路线繁复些也没什么,最多是多花些功夫而已,让秦雀停住修炼的是分心操控两道真元各自运行。

分心两路,看起来比先前催动十八道真元冲击经脉数量要少了许多,实际上却是更难了许多,先前冲击经脉时候,秦雀根本不用理会,只需要全力催动真元,它们自然而然就会分开十八道朝着各自经脉而去,如今却不是这样,都说一心难二用,果真如此,至少秦雀刚刚试了好几次都难以做到,稍有一丝差异,两道真元便会缩回丹田,难以为继。

秦雀此刻改修禾山宗心法没有半点问题,但再次见识了青木句神诀神奇,又怎么会就此放弃,休整片刻之后,秦雀再次闭目凝神,试着分心二用。

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开始,两个月过去,秦雀依旧没有成功运转哪怕一个周天,秦雀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试验了多少次,甚至已经忘记去想自己究竟试验了多少次,就在懵懵之中,忽然一阵舒畅自心头传来。

“终于还是被老子做到了。”

两道真元终于各自流转一周而后合二为一,一个周天完成了一半,神情疲累的秦雀眼睛忽然一亮,欣喜之中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稍一分心,真元立时有了晃动,似乎又要原路返回去,秦雀没给它这个机会,当即收住心神继续催动起了心法,操控一道就要容易多了,又片刻之后,真元终于运行了一个大周天重新返回丹田之中。

两个月,运行一个周天居然用了两个月功夫,两个月中,周遭一圈愣是被他啃食出一块空地来,功夫不负有心人,终究还是做到了。

秦雀没有去理会传讯玉符动静,当即便探入经脉之中探查,片刻之后,脸上一阵喜色:“这么下去,不用多久便可以彻底洗练出来了啊。”

青木句神诀没有辜负秦雀对它的期望,运行线路繁复不假,修炼效果却也奇佳,不过一个周天,秦雀已经能感觉十八条经脉凝实粗壮了几分。

没什么话讲,稍稍缓了几口气,秦雀便再次催动起了心法,有了一次成功经验,再来一次就没那么难了,不过试到第三次,秦雀便再一次成功操控着两道真元各自运行起来。

十天时间一晃而过,这一天,禾山青谷紫藤萝园子里,白咎挥手将身前丹炉里冒出的几颗丹药抓住放在鼻前嗅了几下后,脸上露出几丝失望神色。

摇摇头的白咎深仇拿起腰间白葫芦,抿了一口小酒美滋滋享受了一番,忽然自言自语道:“这小子,居然一直不回我的传讯,不会是知道了那个消息,一门心思想提高修为修炼傻了吧。算了,还是过去瞧瞧他,我们青谷弟子哪里用争这些虚名,种药炼丹才是我们该干的事情,可不要浪费了那一身的天赋。”

说着话,白咎站起身来,正要迈步时候,忽然身形一顿,惊疑一声:“嗯?”

只见满园的紫藤萝无风自动,一阵呼啦啦声音中,万千叶片连同藤条通通朝着一个方向,好似叩拜君王一般。

青谷之中从未有过这样的事情,看得白咎一阵愣神,瞬息间,忽然想到了什么,白咎一个猛跃,朝园子外门跑出去,身体灵动哪里有半点胖子该有的笨拙。

不仅仅紫藤萝一处,白咎所经之地,所有药园里的灵草通通都一样,都弯腰朝向一处,不是别的地方,就是茅草屋旁的灵参园子,秦雀修炼的地方。

“靠,这小子天赋居然能引起如此异象?

白咎暗骂一声,脚下步子迈得更快,不大工夫便来到灵参园子前,刚刚跨步进去,便看到正在那里摇头晃脑一脸惊喜的秦雀。

觉察到白咎到来,秦雀当即伸手指指周围满园子的灵参:“师兄,你看他们像不像在朝拜我。”

没理会秦雀的问话,白咎上下打量了秦雀几眼后问道:“你洗脉大圆满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